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曾节明文集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国人曾经对“胡温新政”寄予厚望,希望团派出身的胡锦涛,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但是胡锦涛屁股坐热后流露出来的,居然是比“四人帮”还要僵硬狰狞的面目:
   
    在2004年9月中共16届4中全会上,胡锦涛咋呼:“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绝不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失败,说到底,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
    四中全会后,中宣部于2004年9月29日召开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下达关于加强管理意识形态、打击自由化思潮的中央文件。胡锦涛在文件上批示:“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
   
    从此,“学朝鲜”成为胡锦涛的硬伤,沦为为数不多的胡锦涛的狰狞嘴脸自爆;公开号召向朝鲜、古巴学习,实属中共窃国以来前所未有,其颟顸倒退的嘴脸,不仅远超江泽民,足令邓力群瞠目结舌。
   
    胡锦涛并不只是光说不练,他偷偷摸摸地把太子胡海峰培养成了市长,打定了以年龄熬垮江老贼,团派控股传位于子的算盘。哪里知道老贼寿命超长,命硬三分,军队迟迟拿不到手,胡正日同志本想萧规曹随赖着军委主席不退,谁知令计划自我爆炸,胡面瘫的朝鲜梦彻底破产!
   
   
   
    由于新上台的习近平与江老贼有几丝挂像,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学朝鲜的危险结束了,谁知道习近平的学朝鲜,远远超过了胡锦涛,就象朝鲜的核武器一样取得了长足进展、突破性进展,比起胡锦涛,习近平的倒退程度,就象金正恩比金正日的倒行逆施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样。
    有道是:“咬人的狗不叫”,习近平虽然不象胡锦涛一样瞪着三角眼、扯着破锣嗓子叫嚷向朝鲜学习,但动作的力度却比胡锦涛大得多:
   
    其一,社会管制大幅的朝鲜化,而且技术独步全球:网络言论空间空前缩水、社会活动空前空前压缩——“公知”团体被扫光、以言治罪深入微信角落、监控技术突飞猛进,其“大数据”和“人脸识别”系统领先全球;
   
    其二,独裁向朝鲜看齐,党内增加“妄议中央罪”、、.
   
    其三,主席终身制死灰复燃,“两会”上成功修宪,成就了习近平的终身主席梦;
   
    其四,习氏“主体思想”显露雏形,它就是:
   
    一,睁着眼睛说瞎话,瞎话重复一万遍,也就成了真理,如“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计划生育增进了中国人民生育率”、、.更雷人的屁话:
    “社会主义的最根本特征,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哪怕这个党的领导团伙,全部变成了亿万富翁盗国贼);
   
    二,灌输传统文化糟粕,煽动伪民族主义,伪装民族利益代表。如象朝鲜金家崇尚韩服一样,装腔作势地推动汉服运动,控制汉服运动,利用汉民族主义思潮为自己维稳,同时却拼命兜售满清特权专制和奴才观念,竭力宣扬愚忠、愚孝、“武德”等儒家糟粕,却对孟子的“君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思想讳莫如深;习近平搅动传统文化糟粕沉渣泛起,一个镜像就是伪类们竞相献媚吹拍,争做“国师”大梦,如伪儒东海一枭憋足了马屁歌功、颂德、上表、劝进,就是典型之一。
   这些人,为之甚至对当朝国师王沪宁嫉恨入骨,把习近平的倒行逆施罪责,归到王沪宁的头上,这就和把毛泽东的罪恶归咎于张春桥一样荒谬。
   
    三,大搞个人崇拜远超邓江胡,直追毛泽东,鼓吹新时代血统论思想,甚至搞新时代的造神运动。就象朝鲜金家鼓吹“白头山血统”一样,习近平上台以来,大力鼓吹“红色基因代代传”,就是中国版的“主体思想”。
    胡锦涛大骂达赖喇嘛是“披着羊皮的狼”,习近平则在少数民族地区大搞造神运动,对牧区藏人大行洗脑,宣扬习近平是活佛,是菩萨转世,因为上天拣选了习近平取代了达赖喇嘛。
    综上可以看出,习近平的“主体思想”,就是朝鲜主体思想的世袭制、血统论+满清特权奴才观念+儒家糟粕+佛教糟粕,这么一锅糟粕大杂烩,外面包着马克思主义枯死的树皮。
   
   
   
   
    由习近平对朝鲜的深度学习来看,朝鲜金家党就是中共的老师,习近平就是中国的金正恩,中朝两极权的关系还铁得很,根本没有习共抛弃朝鲜的可能,也没有朝鲜弃共投美的可能。
   
   
   
   
   曾节明 2018.3.12戊戌乙卯癸卯晚于春寒微雪纽约州
(2018/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