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谢选骏文集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谢选骏: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网文《辣笔骂老蒋 闲暇逛窑子 成百年第一国士》(2018-03-22 睿瀛内容生产队)报道:
   
   他是报业先驱,他是文坛巨擘,他是一代骄子。


   
   他去世时,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对他都做出极高的评价,为他举行隆重追悼活动,这在中华民国史无前例。
   有人说,在他的一生中,如果论文章,他未必是完美的,未必是无懈可击的。但是,他做到了用他的文章影响时代,他是有诚意的,有勇气的,所有的一切取决于他的责任意识,而他表达的技术,源于一颗谦卑的心。
   他被赞誉为百年第一国士,他就是张季鸾。
   张季鸾,名炽章。中国著名新闻家,政论家。
   
   一、“不党、不卖、不私、不盲”
   
   张季鸾, 1888年3月20日出生于山东邹平。1901年,父亲去世后,他随母亲返回祖籍陕西榆林,后就读于烟霞草堂,得到沈卫、沈钧儒的赏识和器重。
   少年时期,张季鸾虽体弱且轻微口吃,却在文笔上展露出过人的才华。他作文常常一挥而就,洋洋洒洒。于是, “神童”这一称呼声名远播。
   1911年辛亥革命前,张季鸾上海协助编辑《民立报》。1926年,张季鸾开始主持新记时期的“三驾马车”之一《大公报》。
   他,追求新闻客观、经济独立、言论公允、服务公众的报业精神,对中国新闻史最大的贡献之一便是提出了“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四不”办报方针。
   张季鸾,是一个有人格的人,因此, 《大公报》的报格才会是“四不主义”。
   但是,那一段时期,张季鸾却打破了自己定下的新闻铁律。
   1937年6月,蒋介石邀请各界人士举行茶话会,商榷对日外交等问题,被蒋介石视为“百年第一国士”的张季鸾也参与了。
   会上,蒋介石发表了《最后关头》的抗战宣言:“如果战端一开,只有牺牲到底。那就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这份宣言,出自张季鸾之笔。
   当天,蒋介石希望张季鸾立即通过《大公报》大力宣传抗战。
   “四不”方针中“不党”意即“对于中国各党阀派系,一切无联带关系已耳”。但是,张季鸾认为凡是有利于国家的,大公报就应该去做,于是将大公报“完全贡献给国家,听其统治使用”。
   比如,在抗战浪潮中,“第五纵队”散布谣言,鼓吹亡国舆论。
   张季鸾发表社评《最低调的和战论》,文章指出,只要“不分党派,同心奋斗,”“中国就永不亡,民族精神也永不至衰落,力言和局之不可保,只有继续抗战之一途。”
   这篇社论将当时的谣言一扫而空,坚定了人们团结抗战的决心。
   再比如,1937年12月,张季鸾在《置之死地而后生》一文中,呼吁“大家对军事,今后不许有悲观心理。事实上,凡力量都不是本来有的,应当于紧迫环境中,赶紧制造,赶紧补充。”
   这篇社评,对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张季鸾,虽带有旧时文士的习性与气质,逛妓院,吃花酒,善谐谑……却饱含作为中国人的气节,忧国忧民、笔含风雷刻画了他另一面。
   
   二、骂吴、骂汪、骂蒋
   
   张季鸾做人十分敦厚,作文却很犀利。最脍炙人口的是被人们称之为“三骂”的三篇社评,一度在国内风行中。
   一骂吴佩孚
   1926年,是中国新闻史上“风声鹤唳”的一年——“中国第一记者”邵飘萍和著名报人林白水先后被张作霖和张宗昌以莫须有的罪名枪决,可谓凶险之至。
   然而,同年12月4日,他在社评《跌霸》中却火力全开,痛骂当时直系大军阀吴佩孚:“吴氐之为人,一言以蔽之,曰有气力而无知识,今则并力无之,但有气耳。”
   酣畅淋漓,一语中的。不过,吴佩孚虽是军阀,却平生注重修身,廉洁自守,为人忠直,至性至情,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他并没有像张作霖或张宗昌那样对待张季鸾。
   二骂汪精卫。
   1927年,汪精卫撕毁与陈独秀签订的《汪陈联合宣言》,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
   同年11月4日,张季鸾在《呜呼领袖之罪恶》一文中,痛斥汪精卫“特以‘好为人上’之故,可以举国家利益,地方治安,人民生命财产,以殉其变化无常目标不定之领袖欲。”
   后来,汪精卫做了汉奸,应验了张季鸾的痛骂……
   三骂蒋介石
   1927年,桂系倒戈,宁汉谋划合流,蒋介石下野,于8月13日宣布辞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并定于同年12月1日举行蒋宋婚姻。
   蒋介石称“深信人生若无美满姻缘,一切皆无意味”,并“确信自今日结婚后,革命工作必有进步”。
   同年12月2日,发表的《蒋介石之人生观》社评,针对以犀利尖锐的笔触指出“蒋氏人生观之谬误”,“夫何谓革命?牺牲一已以救社会之谓也。命且不惜,何论妇人?”
   社评责问,以蒋氏的结婚后革命工作必有进步的说法来论,南京政府军队有数十万,国民党党员也有数十万,蒋氏能否一一与谋美满之姻缘,俾加紧所谓革命工作?
   其实,张季鸾或是没看破、或是没说破,老蒋“革命工作必有进步”完全是给自己戴高帽。他下野,本质是吃相太难看玩青帮绑票威胁那一套,于是原来支持他的力量倒戈他下台。他娶宋美龄,本质是向江浙财阀纳了投名状,抱了大腿,接下来当然“革命工作必有进步”了。
   尽管是“骂”,张季鸾仍然保持着不偏不倚的超然态度和立场。他一生的文章议论,铸成了他那个时代的活历史。当年的《大公报》,构建了中国百年言论史上的重要篇章。
   
   三、身后一无长物
   
   此外,张季鸾一生对做官、敛财毫无兴趣。
   临终前,他身边只有10元钱。张季鸾老年得子,友人赠送金银饰物为贺。当时《大公报》正在呼吁民众踊跃捐款,救济难民。张季鸾想把这些礼物捐献给受难同胞,夫人则想留下两件作为纪念。
   他说,你只想儿子可爱,不知比他更可爱的许多孩子,因为父母惨遭敌人杀害而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他们正企望着我们的救助呢!夫人听后心悦诚服地将礼物全部捐献。
   1941年9月6日,张季鸾病逝于重庆。
   病逝后,周恩来、邓颖超送去挽联“文坛巨擘,报界宗师”,肯定了他的一生;毛泽东认为他“坚持团结抗战,功在国家”。
   纵观中国新闻评论的发展历史,从梁启超到张季鸾,从李大钊到邹韬奋,他们的评论文章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为中国新闻评论写作的不断成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特别是张季鸾,在主持《大公报》时期所撰写的社评,声情并茂的笔调、针砭时弊的议论、酣畅淋漓的文风,堪称新闻评论写作情理与文采统一的典范。
   
   谢选骏指出:文革时有句骂人的话说“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这句话用在张季鸾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张季鸾活了五十三岁就死了,逃过了一劫。试想,他要是多活个二十年到1961年再死,很可能会被饿死,或是更早地成了右派下放劳改,再早点就会沦为反革命遭到处决。那么,流亡台湾呢?也不免闭嘴,十分郁闷。就算逃到香港,也只能躲进小楼了。好在他死的早,逃过了一劫又一劫。由此可见,国共两党的厮杀,给中国带来的苦难,超过了日寇侵华。这都是孙文引狼入室的结果,苏联就是那头饿狼,共产主义就是狼图腾。
(2018/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