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谢选骏文集
·1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谢选骏: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从水刑的历史来看,它并非特例,而是人性的深刻体现——我猜想,水刑是不会游泳的人们发明的,他们因为自己不会游泳因而恐惧水,才会想到用水来惩罚人,而不是用水来奖励人。试想,如果受罚者的水性够好,足以游到大河对岸,那就是得到了神明的赦免的和祝福吗?太太太可笑了。试想,如果受罚者的水性够好,可以几十分钟都不呼吸,那么审讯者岂不都要拜他为神了?大大大可笑了!水刑是怯懦者的游戏,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这个恶魔女特工!竟成川普最喜欢的女人》(2018-03-19 万维读者网Lee综合)报道:

   
   这几天,英俄之间的毒杀间谍事件闹的不可开交,可谓是赚足了世界的眼球,毕竟“间谍特工”在普通人眼中一直都是神秘与危险的代名词,更别说是“双面间谍”了。
   而在美国,一个不简单的特工——吉娜·哈斯佩尔,开始在美国政坛上崭露头角。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13日发推特表示,中情局原局长蓬佩奥将取代蒂勒森出任国务卿,而吉娜·哈斯佩尔将接任中情局局长。
   
   由此,吉娜·哈斯佩尔将成为美国中情局历史上第一位女局长。
   据路透社介绍,1985年,哈斯佩尔加入中情局,成为了一名资深特工。作为一名间谍老手,哈斯佩尔曾被派往世界各地执行任务,多次担任海外工作站站长,并多次被联邦政府嘉奖。
   3月13日,当特朗普提名她担任新一任中情局局长时,受到了美国情报界许多人的支持,但在美国政界和国际上,多半都是批评与质疑的态度。这一切与美国臭名昭著的监狱——“黑狱”有关。
   2001年9月11日,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遭遇恐怖袭击,震惊了世界。而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为了加大反恐力度,在17日就签署了一份总统文件,授予中情局以很大的反恐权限,使它可以在海外展开秘密行动,包括刺杀、抓捕和拘留。
   由于美国法律不允许将囚犯关押在与世隔绝的秘密监狱里,所以,中情局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即把秘密监狱建在海外。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中情局在海外共设有8座“黑狱”,分别位于亚洲、非洲和中东欧。这些秘密监狱之所以被称为“黑狱”,是因为美方涉嫌在狱中对被关押人动用酷刑以榨取情报。
   而哈斯佩尔则是第一批去“黑狱”执行任务的人。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2002年中情局在泰国设立首个海外秘密监狱,哈斯佩尔为该监狱的主要负责人。
   在“黑狱”中,哈斯佩尔的任务是用酷刑审讯被关押的恐怖分子嫌疑人,以获取情报。采取的酷刑包括剥夺犯人的睡眠、将犯人关进棺材、动用水刑等等。
   纽约时报指出,一名犯人在一个月内曾接受过水刑83次,险些死亡。不仅如此,他还被按着头撞墙,导致一只眼睛失明,直到被证明确实再无有价值的情报才被放过。
   而水刑是一种很残酷的刑罚:受刑人被绑成脚比头高的姿势,脸部被毛巾盖住,并被反复浇水,使受刑人产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觉。
   2004年阿布格莱布监狱与关塔那摩监狱虐囚丑闻被曝光后,美国中情局受到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中情局为了挽回这一局面,在2005年启动了一项争议工程——销毁过去的虐囚录像,并再次任命哈斯佩尔负责。
   但可惜的是,中情局没能得逞。
   美媒报道指出,2005年,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启动对虐囚丑闻的调查,于2012年形成长达6700页的《中情局羁押和审讯调查报告》,认定CIA的审讯方式比他们自己承认的粗暴得多。
   2014年,这份记录着中情局用直肠喂食、水刑等令人作呕的审讯酷刑报告公诸于世。
   但在这份报告中,除了水刑这一酷刑外,还披露了多处令人发指的酷刑,包括:中情局将鹰嘴豆泥灌入犯人的肛门、威胁要性侵一名囚犯的母亲、审讯者强迫囚犯在伤腿上站立、明知会使犯人伤情恶化的情况下,开展暴力审讯、囚犯连续180个小时不得睡眠、不停折磨囚犯,直到他被鉴定为“彻底奔溃”等等……
   而哈斯佩尔则都是“亲力亲为”过这些恶行。但不同于美国政坛质疑的声音,特朗普却极其看好哈斯佩尔,因为特朗普认为在处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必须要凶狠和暴力,在特朗普看来那些极端组织也是暴力的,而美国应该“以牙还牙”。
   在宣布任命决定后,特朗普在致《华盛顿邮报》的一份声明中表扬了哈斯佩尔,还说首位女性担任中情局局长是“历史性里程碑”。
   《赫芬顿邮报》等美国媒体也担心地指出,哈斯佩尔当上中情局老大恐怕是要恢复“酷刑”“虐囚”的做法。
   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沉默已久的美国叛谍斯诺登突然发声,称:"由于有欧洲宪政和人权中心向德国检方的控告,中央情报局新局长吉娜∙哈斯佩尔可能不会冒着被捕的风险前往欧盟与其他情报机构主管会面。"
   媒体对此指出,在2017年6月,欧洲宪政和人权中心要求德国政府因酷刑审讯而发布对哈斯佩尔的逮捕令。其理由便是在泰国中情局秘密监狱遭到83次水刑的朱贝达案件。
   
   (二)
   
   “水刑”(waterboarding),一种使犯人以为自己快被溺毙的刑讯方式,犯人被绑成脚比头高的姿势,脸部被毛巾盖住,然后把水倒在犯人脸上。有关专家说,这种酷刑会使犯人产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觉。
   水刑就像是个单向阀。水不断涌入,而毛巾又防止你把水吐出来,因此你只能呼一次气。即便屏住呼吸,还是感觉空气在被吸走,就像个吸尘器。“水刑”自中世纪问世以来,一直被公认为是一种酷刑。
   美国军方2009年9月份修改过的审讯手册中,迫于压力才禁止使用“水刑”和其它被日内瓦公约禁止的“残忍、不人道、有损人格”的审讯手段。
   
   历史追溯
   
   水刑的使用至少可以追溯到西班牙宗教裁判所(Spanish Inquisition)时期。许多专业医疗人员警告说这种刑罚有可能致命。
   水刑历史悠久,可追溯到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成文法典《汉谟拉比法典》。这部以古巴比伦国王名字命名的法典,在关于通奸罪的条目中规定:男人控告妻子与人通奸,必须提供有力证据,若妻子被判有罪,将被扔进幼发拉底河,最后的判决权交由“神”来完成——如果神认为她是清白的,她会安全到达对岸;如果神认为她确实有罪,则会被淹死。当然,大多数被判这种水刑(也译“泳刑”)的人,都到不了对岸。类似的水刑,在中国有另一个恐怖又充满羞辱性的名字:浸猪笼。
   另外,传说中的水牢,也是酷刑的一种。被关进水牢的人,虽然不会像上述受刑者一样在短时间内窒息而死,但人在水牢里无法坐下休息,更无法睡觉,不出几天,身体支撑不住,就会倒入水中被溺毙。这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其惨酷程度,实不亚于几分钟内的窒息而死。
   拉罗克在反对水刑的Waterboarding. org网站上发现了一个有关如何实施水刑的指南。需要的仅仅是一个斜坡、一罐子水、一块湿毛巾或是一块塑料布。塑料布要放在嘴上,不要盖住鼻子和眼睛。然后将水注入人的鼻子中。塑料布会防止人们将水喷出。而如果用毛巾的话,要盖住人的整个脸部,然后再浇水。
   
   操作流程
   
   使用“水刑”时,由数名行刑人抓住受害人的头发,将受害人拖到水池前,用力将受害人的头按进水中并阻止其抬起。一般的常人在过了五十秒钟或者约一分钟后,由于用力地挣扎,体内的血氧降低消耗地很快,此时人体的条件反射使神经中枢控制受害人张开大口用力地呼吸和吞咽,导致大量的水被吸进胃中、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
   在胃中,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的水,刺激受害人在水中呕吐及咳嗽,这时,在胃中、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的水对人体的刺激极度地难忍,此时此刻,受害人会突然间双手乱划,双脚乱登,饱尝难以忍受的痛苦。大约过两到三分钟,受害人基本丧失了意识,但是,受害人的中枢神经仍然在工作,中枢神经仍然在保护主人,所以,此时此刻,受害人虽然丧失了意识,但是,肉体上的痛苦更加煎熬。从受害人的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分泌出大量的粘稠的分泌液——即大量的浓鼻涕,受害人开始小便失禁,一部分人会有大便排出。此时此刻,受害人开始最后的痉挛式的挣扎——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垂死挣扎,受害人表现为全身痉挛,双手双腿乱划乱蹬,非常地有力,并伴有放屁的行为,受害人的眼睛和鼻孔及嘴巴里有时会有血液流出。
   就在此时,行刑人揪住受害人的头发,将其脱出水中,稍稍让受害人吸几口空气,再揪住受害人的头发,将受害人的头再按在水中。
   “水刑”效率很高,凡享用“水刑”的人,大约百分之八十都会开口,或者说大约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屈服,让他们说什么都会达到目的。剩下的大约百分之二十的受害人会被活活折磨至死,为了减少受害人的死亡率,美国人做了技术上的改进:增加受害人的痛苦,减少受害人的死亡。比如:用冷水实施——降低人体中的血氧的消耗,使受害人的痛苦时间延长。在实施的水中投放辣椒粉剂——能够更加刺激受害人的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
   
   主要危害
   
   水刑特指一种刑讯方式:犯人被捆在条凳或斜坡上,脚上头下;行刑者用毛巾将受刑者的脸盖住,然后不断地把水倒在上面,使受刑者有了窒息和快被溺死的感觉。而另一种类似的处死犯人的酷刑,则是用湿纸张将受刑者整个脸盖住,一层又一层覆盖,过程中不停浇水,直至受刑者窒息而死。
   
   水刑之所以残酷,在于过程中无法呼吸的受刑人在神经中枢控制下,张开大口用力呼吸地吞咽,大量的水被吸进胃、肺及气管中,导致受刑人在水中呕吐、咳嗽,肺及气管分泌大量浓鼻涕,大小便失禁,饱尝难以名状的痛苦,不断死去活来。
   
   在2009年秋天的参议院证词里,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医学部的教授艾伦·凯勒(Allen Keller)表示,水刑能够造成“真正的致命风险,这些风险包括溺毙、心脏病发或因肺部吸入水后造成的损害。” 凯勒当时还警告说,水刑会给人们带来长期的影响,其中包括恐慌、抑郁以及遭受创伤后的身心失调。
   
   实施案例
   
   美国一名27岁军人因4岁女儿不会背诵英文字母,竟效法中情局用来折磨恐怖分子疑犯的酷刑,向女儿施加“水刑”。
   4周前才获女儿抚养权的泰伯(Joshua Tabor)承认,知道女儿怕水,才想到用“水刑”来逼她学习。“水刑”是中情局特工对付恐怖分子嫌犯的惯用手法。施刑者会用水令疑犯产生窒息感觉,常见做法是在疑犯脸上放一块布,然后不断倒水。总统奥巴马上任后已禁止这项不人道的逼供手法。
   泰伯是华盛顿州一个空军基地的士兵。他早前因为头戴军盔在街上可疑地来回走动,又威胁要打破邻居窗户,引人侧目,警方接报来到他位于塔科马郊区的家,向其女友问话,始揭发他曾以“水刑”向女儿施虐。当警方找到藏在衣柜的女童时,她的颈和背满是伤痕,问她为何受伤时,她只说“是爸爸弄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