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谢选骏文集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谢选骏: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诸多不同,但其出台都可以说是划时代的历史事件。台湾旅行法,获得美国参众两院的一致通过;而租借法案则在国会引起了巨大的分歧——由此可说,现在的台湾,比那时享受租借法案利益的准盟国们,与美国的关系更为紧密,也说明美国正在做出40年以来的最大政策调整,是从“一个中国政策”向“两个中国政策”的大幅变动——而这,又正好和中国大陆取消限任制的动作表现为“同步回应”。可见绝非孤立事件。这一动向,将改变全球现有均势,值得密切注视。
   
   (一)

   
   《台湾旅行法》(英语:Taiwan Travel Act),是美国众议院及美国参议院于2016年9月分别提出、2017年1月及5月重新提出,已获参众两院通过及总统川普于2018年3月16日签署生效的一部法律,旨在促进台湾与美国间的高层级交流。本法是续《台湾关系法》后,另一部现行与台湾相关的美国国内法。
   
   台湾旅行法(H.R.6047)最早于2016年9月15日由美国联邦众议员史蒂夫·夏波、布莱德·薛曼及泰德·波伊提出,法案内容促进了美国与台湾间所有层级互访;夏波特指出,透过台湾旅行法,美国政府应促进与台湾民选总统间的直接对话,确保双方关系稳定。台湾外交部对此一法案表达感谢与欢迎,并强调台湾旅行法为“美国国会议员的自发性提案”,呼吁美国进一步提升双边交流以深化双方关系。
   
   而在众议院提案后,联邦参议员吉姆·殷荷菲及马可·鲁比欧也于9月27日提出参议院版本法案(S.3397),鲁比欧指出台湾与美国间长期缺乏有效沟通,阻碍双边关系发展,透过台湾旅行法将促进美国与台湾之间所有层级的互访。
   
   然而,两项法案最终都未能在第114届美国国会通过。2017年1月13日,在台湾总统蔡英文过境访问旧金山期间,联邦众议员史蒂夫·夏波、布莱德·薛曼、泰德·波伊及外交委员会主席艾德·罗艾斯重新提出法案(H.R.535),而联邦参议员谢罗德·布朗、劳勃·梅南德兹、柯瑞·贾德纳、盖瑞·皮特斯、吉姆·殷荷菲及马可·鲁比欧也于5月4日跟进众议院重新提出参议院版本法案(S.1051)。
   
   2017年6月15日、10月12日、2018年1月9日,美国联邦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外交委员会、院会陆续通过台湾旅行法草案(H.R.535)。2018年2月7日及2月28日,美国联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院会先后通过该草案。通过的草案已由美国国会于当地时间3月5日送交白宫待由美国总统唐纳·川普签署,若川普并未签署也未动用否决权,此法案将在3月16日自动生效。不过川普选择在期限的最后一天(3月16日)签署该法案,白宫并在当天下午发出新闻稿宣布法案生效。
   
   内容
   
   《台湾旅行法》的众议院版本(H.R.535)内容规定美国在政策上应该允许所有层级的美国官员前往台湾,并与对应的台湾官员会面;允许台湾高层官员进入美国,并在适当的尊重条件与美国官员——包括国务院、国防部以及其他内阁机构官员会面;鼓励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及任何台湾在美国成立的机构在美国进行正式活动,并使美国国会成员、联邦及各州政府官员、台湾高层官员参与其中,而不再受到限制。
   
   参议院版本(S.1051)则大致与众议院版本相似,但明确授权美国政府所有层级官员,包括内阁级国家安全官员、军官和其他行政部门官员可前往台湾与对应的人员会面。以及要求美国国务卿在法律制定后180天内,及其后每180天向参众两院的外交委员会提交报告。
   
   评价
   
   台湾人公共事务会认为台湾旅行法是美国国会释出的重要讯息,认为原有的台湾与美国间双边沟通模式过时而不足以继续维持区域和平;而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则在美国联邦参议院亚太小组6月15日通过台湾旅行法后,表达欢迎与感谢,并指此为“迟来的正义”。台湾总统蔡英文在美国众议院通过草案后,在推特上表示感谢支持台湾的民主及政府,并表示此法案将有助于更强化台美关系。
   
   另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东亚研究所所长章念驰则对台湾旅行法评价为“太愚蠢了”,主张台湾旅行法只会更加损害台湾的利益,而且最终也不会通过。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坚决反对,认为“有关法案极度违反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确立的原则,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键,则宣称这条法案是武力统一台湾的好借口,并宣称美国总统一旦签署或通过该法条将依反分裂法攻打台湾。由于在此之前数月,中国驻美公使李克新才公开宣称一旦美军舰艇停靠台湾将武力攻台,短时间内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及官方媒体皆宣称要武统台湾而引发议论。
   
   (二)
   
   租借政策,正式名称为“促进美国国防的法案(An Act to Promote the Defense of the United States)”。是指美国免费或有偿提供给法国,英国,中华民国,以及后来的苏联和其他同盟国粮食,军事物资以及1941年至1945年期间提供的武器装备。它于1941年3月11日签署成为法律,并结束于1945年9月。大部分时候,援助是免费的,一些物资如船只,在战后被归还。作为回报,美国获得了战争期间在盟军领土上的陆军和海军基地的租借权。
   
   共计价值501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6670亿美元)美元的物资运抵了同盟国。价值314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4180亿美元)的物资运达英国,价值113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500亿美元)的物资运达苏联,价值32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426亿美元)的物资运达法国,价值16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213亿美元)的物资运达中国,而剩下的价值26亿美元的物资运达其他同盟国。
   
   反向租借政策包括美国航空基地在同盟国领土上租用的服务(如租用机场、海军港口等),共计78亿美元;其中,68亿美元来自英国和英联邦。加拿大实施了一个类似的互助计划,向英国和其他盟国发放了10亿美元和34亿美元的物资和战争贷款。
   
   历史背景
   
   在1940年6月法国沦陷之后直至意大利军队入侵希腊,英联邦和英帝国的部队是唯一一支与德国和意大利交战的部队。按照1930年代美国《中立法案》的要求,英国一直以“现金和运输”方式支付黄金用来向美国购买军用物资,但到1941年底,它已经清算了非常多的资产,以致现金短缺。
   
   在这一时期,美国政府开始全面加入二战之中,国防预算增加了五倍(从20亿美元到100亿美元)。在这期间,由于英国开始缺少资金,武器和其他物资,首相温斯顿邱吉尔需要罗斯福总统的帮助。出于对英国困境的同情,但由于公众舆论和《中立法案》的阻碍,该法案禁止以信用出售武器或向好战国家借贷资金,罗斯福最终提出了“租借”的想法。一个罗斯福的传记作者描述说:“如果没有可行的替代方案,只能钻空子。英国和英联邦正在进行一场维护文明的战争,而在他们的选举中,绝大多数人希望美国人帮助他们。”
   ?
   1940年12月,罗斯福总统提出向英国和加拿大出售军火。但遭到了孤立主义者的强烈反对,他们警告这将被大多数美国人视为美国将卷入欧洲的冲突。
   经过十年的中立,罗斯福知道,对盟军支持的变化必须是渐进的,特别因为德国裔美国人是当时美国最大的种族之一。最初,美国人的立场是帮助英国人,但不参加战争。1941年2月初,一项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54%的美国人赞成在没有租借条件的情况下向英国提供援助。还有15%人赞成这样的条件:“如果它不能使我们卷入战争”,或者“如果英国能给我们提供我们所给予他们的安全。”只有22%的人明确反对总统的提议。当民意调查参与者被问及他们的党派关系时,民意调查显示出严重的政治分歧:69%的民主党人明确支持租借,而只有38%的共和党人无条件支持该法案。至少有一位民调发言人还指出,“大约有两倍于共和党人”给出了“有资格的答案”
   
   国会中的孤立主义共和党人极度反对《租借法案》,他们担心这项措施将是“这个国家参与对外战争所迈的最大的一步”。”众议院终于在1941年2月9日举行了一个表决,民主党238票对25票赞成,共和党24票赞成,135票反对。
   一个月后举行的参议院选举显示出类似的党派分歧。49名民主党人(79%)投赞成票,只有13名民主党人(21%)投票反对。相反,17名共和党人(63%)投了反对票,而10名参议院共和党议员(37%)支持民主党通过法案。
   
   罗斯福总统签署了租借法案,四月,这一政策扩大到中国和苏联。1941年10月底,罗斯福批准向英国提供10亿美元的租借援助。
   
   紧随其后的是驱逐舰基地协定,其中50艘美国海军驱逐舰被转移到皇家海军和加拿大皇家海军,以换取在加勒比海地区的权利。丘吉尔还授予美国基地在百慕大群岛和纽芬兰岛的自由权力,并要求英国军事资产重新部署。
   
   租借法案意义
   
   租借法案将有助于英国和盟军赢得未来几年的战斗;它在1941战争中所给予的帮助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在1943 - 1944年间,大约四分之一的英国弹药是通过租借而来的。租借而来的飞机(特别是运输机)大约占到英国使用的四分之一,其次是粮食、陆运工具和轮船。
   
   在1943至1944年间,美国在欧洲和太平洋的力量开始全面增长,租借仍在继续。此时,大部分同盟国前线的设备都基本做到了自给自足(如坦克和战斗机),但租借可以在此时提供一些有益补充,并提供后勤物资(包括汽车和铁路设备),这是巨大的帮助。
   
   考虑到战争造成的经济扭曲,大部分援助可以得到更好的理解。多数交战国严厉削减非必需品的生产,集中生产武器。这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军事或军事工业综合体需要的相关产品的短缺。例如,苏联高度依赖铁路运输,但战争实际上切断了铁路设备的生产。战时,苏联大约92.7%的铁路设备都由租借法案提供。
   
   此外,苏联军队的后勤支援还是由数十万辆美国制造的卡车提供的。美国的电话电缆、铝、定量口粮和衣物的运送也是至关重要的。
   
   租借法案还提供了大量武器弹药。苏联空军共接收了18200架飞机,相当于苏联战时飞机生产的13%,尽管大多数苏军坦克单位装备了苏联制造的坦克,但红军仍部署了大约7000个租借坦克,是苏联战时坦克生产的8%。
   
   据俄罗斯历史学家鲍里斯 维达诺夫斯基 索科洛夫的观点,租借为战争胜利起了重要作用。
   
   总体上可以得出如下结论:没有这些西方的货物,苏联不仅无法赢得伟大的卫国战争,它甚至很难对德国的侵略进行反击。因为它不能自己生产足够数量的武器和军事装备或燃料弹药以供应庞大的战争需求。苏联当局清楚地认识到这次战争对租借的依赖性。因此,斯大林告诉哈利霍普金斯(罗斯福1941年7月派到莫斯科的使者),苏联若想赢得战争,必需西方盟国的支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