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谢选骏文集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谢选骏:自然规律是谁创造的
   
   《张又普:进化不是随机过程》(2018年3月1日 转载华夏文摘)说:
   
   神学是人类最古老的学说,并且必将与人类共存。随着自然科学的产生,越来越多的神秘现象,如刮风下雨,得到了合理的解答,很多神学问题就转换成了科学问题。最近且最有名的问题就是地球是否是宇宙中心的问题,500年前,这是神学与科学斗争的焦点。神学家们曾经为此把天文学家布鲁诺处死,以示神学的伟大、光荣、正确。而在今天,所有的神学家和宗教派别都承认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科学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近年来,神学与自然科学斗争的焦点转到了进化论。神学家们指出,进化过程是一个随机过程,每繁殖一代,都会产生随机的变异,而有益的变异少之又少,繁殖代数充分多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概率充分小的事件,而小概率事件是不会发生的。因此,人类的产生必定是由某种充满智慧的超自然神灵所创造。本文想用神学家们常用的语言来说明一个科学论点:进化过程不是随机过程,它的确是在一个充满智慧的力量的指导之下,有计划、有目的、有方向的变化过程,神学家们的论断是有一定的道理的。首先请允许我讲一个轮船航行的例子。


   
   有一艘轮船要从上海开往旧金山,两地之间存在着一条理想的大圆弧线。船上有一位充满智慧的船长,他知道这条理想曲线,并希望他的轮船能沿着这条理想曲线航行。然而实际航行时,由于狂风巨浪等不可预知和不可抗拒的力量,轮船航行的方向是一个随机函数,不知不觉当中,轮船就偏离了理想航线。当偏离大到一定程度时,智慧的船长可以观测到这种偏离,并且采取行动订正航向,使轮船返回到理想曲线处。这种偏离和订正的过程反复循环,使轮船沿着一条锯齿般的路线,弯弯曲曲地前进。当轮船到达旧金山时,让我们回过头来观察轮船的航行轨迹。如果我们只观察一公里左右的距离的话,可以肯定地说,航向是一个随机函数。如果我们观察一百公里的距离的话,我们会发现,轮船基本上是沿着理想曲线航行的,只是左右略有偏差。如果我们观察一万公里的距离的话,我们会发现,与漫长的距离相比,这些微小的偏差是微不足道和可以忽略的,轮船是一直在沿着理想曲线前进着的。在这里,智慧的船长其实并没有干什么智慧的工作,他只干了两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一是观测轮船的偏离,二是订正轮船的航向。
   
   下面开始讨论进化过程。35亿年前,地球上出现了最早期的简单生命,到今日五彩缤纷的生命世界,其间存在着一条理想的进化曲线,一位充满智慧的船长知道这条曲线,他希望他的轮船能沿着这条理想曲线进化。生命的基本特点就是隔一段时间就要繁殖出新的一代,而新一代与母本之间存在着微小的差异,这种差异基本上是随机的,并且大多数变异都是有害的。当变异和偏差大到一定程度时,智慧的船长就能观测到这种偏差,然后采取行动订正偏差,使进化过程回到理想曲线处。这种偏离和订正的过程反复循环,使进化沿着一条锯齿般的路线,弯弯曲曲地前进。当我们到达今日时,让我们回过头来观察进化的航行轨迹。如果我们只观察一两代的变异的话,几乎可以肯定地说,进化方向是一个随机函数。如果我们观察一百万年的距离的话,我们会发现,进化基本上是沿着理想曲线前进的,只是左右略有偏差。如果我们观察35亿年的距离的话,我们会发现,与漫长的距离相比,微小的偏差是微不足道和可以忽略的,进化一直是在沿着理想曲线前进着的。在这里,智慧的船长其实并没有干什么智慧的工作,他只干了两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一是观测进化方向的偏离,二是订正进化的方向。
   
   现在我们要问,这位充满智慧的指导生命进化的船长是谁?答曰,他不是任何具体的个人,也不是什么抽象的神人或超自然的神灵,而是一条顺应环境的自然规律。当生物有害的变异大到一定程度时,那些生物个体就无法顺应环境继续生存下去,它们就会被大自然所灭绝,而只留下那些顺应环境的有益变异,使其可以继续繁殖后代,沿着理想的进化曲线继续前进。这个过程就是观测偏离和订正航向的过程,每繁殖一代都要进行一次,接受大自然的选择,其实控制非常简单,并不需要什么大的智慧。自然规律是物理学的公理,它遍布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指导着整个宇宙有条不紊地进化,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它可以被观测到,可以被我们利用,然而却不可能被修改。复杂的进化过程就是在它的具体指导之下,有计划、有目的、有方向、有智慧地进行的,不是随机过程。自然规律有智慧吗?那要看你观察多长时间,如果只观察一两代,没有智慧,如果观察35亿年,那它充满了智慧,它指导着地球上的生物,从最简单的单细胞出发,构建出了极为复杂的人类。最后,让我们一起来感谢自然规律这一伟大的造物主和超智慧的神灵吧。
   
   谢选骏指出:上文没有解释什么是“自然规律”因为它不知道自然规律是谁创造的。这样一来,“自然规律”就还是神秘的,和“神灵”没有区别了。其实作者还是缺乏真正的科学精神,那就是不说不可知的东西。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类天生就对不可知的东西好奇,天生想对不可知的东西发言,这就是神学的起源。
(2018/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