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谢选骏文集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谢选骏: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英国《大宪章》是现代宪政的雏形,也是古代约法的延续,是从《圣经》获得支持的范例。
   
   《刘军宁:法在王上,王在法下——从《大宪章》到美国宪法的宪政保守主义的脉络》(2018年3月15日 转载作者博客)说:


   
   今年是英国《大宪章》签署800周年。在与英女王共同出席的《大宪章》800年庆典上,英国首相卡梅伦宣称:《大宪章》改变了世界,永远改变了政府和人民之间的权力平衡。的确,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权力的天平至今还是偏向政府一边的。当年,英国通过《大宪章》做到的,至今,在许多国家还没有做到。
   
   800年前,数十名有爵位的贵族与坎特伯雷大主教在苏格兰王和威尔士王的见证下,迫使英王约翰签署了《大宪章》。这部宪章确认:王在法下,国王必须在法律范围内活动,不得凌驾于法律之上;国家应该尊重与保护个人的财产权、人身权与自由,政府征税应该先得到纳税人的授权与同意,未经正当的法律程序不得定罪。所以,它也被称作《自由大宪章》。在签署之后,《大宪章》也几经坎坷,数次废立,最后被正式确立为正式的法律。
   
   《大宪章》并不是横空出世的。约翰王的曾祖父,英王亨利一世,在1100年即位之际,就颁布了一部《自由宪章》(Charter of Liberties)。这部宪章保障贵族的财产权与人身权,是《大宪章》的先声。但是约翰王却无视这一宪章,践踏贵族国民的自由权,任意掠夺国民的土地、财产,未经同意就征税。于是,贵族们决定采取行动,用成文的法律文件来限制国王与政府的权力,保护个体的自由权、财产权与人身权。这个法律文件就是《大宪章》。它用法律约束了暴力,用自由压倒了权力。从《大宪章》对自由传统的贡献来看,后来人们称之为《英格兰自由大宪章》(The Great Charter of English Liberties),可以说是名至实归。
   
   《大宪章》是对盎格鲁自由传统的进一步确认。为了重申这一自由传统,《大宪章》开宗明义地强调,“首先,我们感谢神通过宪章向我们自己和我们万世万代的后代证实英国教会需要自由,充分拥有所有权利和完全的自由。”“我们还给予在王国中的我们还有万世万代后代以下列举的自由,坚持并将这种自由传承给他们,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直到永远。”《大宪章》把个人自由置于国王的权力之上,用法律确立了英国人的自由和法治的诸原则。《大宪章》所确立的是个体的自由。这样的自由,连国王也必须尊重。
   
   《大宪章》是盎格鲁自由传统的里程碑。它产生于在英国,但是其作用并不局限于英国。它传达的是普世的信息,它贡献的是人类自由的共同传统。《大宪章》所确立的“法律之下的自由”不仅是英国人与生俱来的权利,而且是全人类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美国法学家萨姆纳认为,有一条笔直的路从《大宪章》的签署地兰尼美德(Runnymede)通向独立宣言与美国宪法的诞生地费城。在今天的美国国家档案馆大厅,紧邻着高悬的《独立宣言》便是当年《大宪章》的13世纪珍贵抄本。美国建国后,《大宪章》从英格兰延伸到北美,构筑了盎格鲁-美利坚的自由传统。当英国的殖民者抵达北美新大陆之后,也将盎格鲁的自由传统与《大宪章》的精神带到了那里。1606年《弗吉尼亚宪章》、后来的《独立宣言》、宪法和《权利法案》,都贯穿了《大宪章》的政治理念。《独立宣言》与美国宪法再现了《大宪章》的精华。《大宪章》的原则继续渗透到最高法院的审判中。《大宪章》对美国的意义远远深于对美国宪法这一单一文件的影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曾援引《大宪章》达百次之多,即便它不是美国的正式法律。
   
   《大宪章》所承载的自由与正义,法律与秩序,将在下一个八百年继续鼓舞与引导着热爱自由的人。就生命力而言,《大宪章》已有漫长的过去,可以相信,它将有更加久远的未来。《大宪章》,从发端于英国的自由传统,传承为美国的自由传统,同时在扩展为是人类自由的大传统。从《大宪章》到美国宪法的传统是一个保守自由的传统。《大宪章》是保守自由的宪章,美国宪法是保守自由的宪法。美国的宪法是一部保守主义的宪法,它保守的是《大宪章》所光大的自由传统,继承的是《大宪章》的宪政原则。这一传统在美国也被称为宪政保守主义的传统。英国二十世纪伟大法学家丹宁勋爵认为:《大宪章》是历时历代中最伟大的法律文件,是个人反对专制赢得自由的基石。
   
   最后我想用《大宪章》结语来结束这篇短文:“英国的臣民及其子孙后代,在任何事件中,适度而和平,自由而安静,充分而完全,享受上述各项自由、权利和让与。”如此享受这样的自由,不仅限于英国国民及其子孙,而且同样适用于各国国民及其子孙。
   
   谢选骏指出:刘军宁盼望英国的《大宪章》可以适用于中国,但却不懂得没有圣经信仰,中国是无法施行宪政的。没有圣经支持的中国,古代只能通行王法,现代只能通行党法,哪有可能实行宪法呢。而想要宪政却拒绝基督教的人,无异于缘木求鱼。
(2018/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