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谢选骏文集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谢选骏: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英控俄毒杀双面谍 俄:破坏莫斯科名声》(2018年3月14日 转载中央社)报道:
   
   俄罗斯今天抨击英国指控俄国涉及以神经毒剂杀害一名前俄罗斯双面间谍,是在破坏莫斯科当局的名声,并要求伦敦当局提供凶手使用的神经毒剂给莫斯科。


   
   英国首相梅伊昨天表示,这名双面间谍遭人下毒「非常可能」是出于俄国当局指示,英国将考虑对俄国采取报复行动。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梅伊向俄国政府下达最后通牒,要求俄国在13日午夜以前,说明斯克里帕尔在英国索尔兹伯里(Salisbury)遭到毒杀的事件,否则她将断定这是俄国对英国「非法使用武力」的行径。
   
   俄罗斯外交部今天为此召唤英国大使。
   
   俄罗斯外交部在声明中说:「英国当局的行动是公开挑衅,这起事件是英国当局另一个破坏俄国名声的龌龊行动。」
   
   「任何对俄罗斯采取制裁行动的恫吓,绝对会有回应。」
   
   俄国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表示:「在发出最后通牒前,你最好先履行自己对国际法的义务。」他指的是「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
   
   法新社报导,拉夫罗夫表示,英国政府应向莫斯科当局提出正式申请,请求说明(凶手)在英国领土使用的神经毒剂。
   
   拉夫罗夫指出,俄国没有收到这样的申请,并且要求检视凶手毒杀前俄国双面谍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和他女儿尤莉雅(Yulia Skripal)所使用的俄国制神经毒剂。
   
   拉夫罗夫说:「我们透过正式照会,要求检视这项毒剂。」他并说,俄国政府并且要求得知调查进度。「我们的要求遭到拒绝」。他指出:「如果公约规范的流程获得履行,我保证俄罗斯将会履行本身的责任。」他坚称,斯克里帕尔遭到毒杀,责任不在莫斯科当局。他并说,俄国已经准备好和伦敦当局合作。
   
   梅伊(Theresa May)主持国家安全会议后,向国会议员表示,俄国「非常可能」要为斯克里帕尔和女儿遭毒杀事件负责。她警告,英国不会容忍这种「明目张胆在我们国土上杀害无辜平民的行径」。
   
   谢选骏指出:英国女相之所以声称“无辜平民”,是因为这位俄国叛徒的女儿也被杀害了。这一暗杀行动显示,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因为他一次杀掉父女两个,而斯大林却先是杀害政敌的儿子,让他尝透了心酸之后再干掉他——斯大林更像一个卑鄙小人。不过斯大林的政敌也都不是无辜的。
   
   网文《灭门与被灭门——末代沙皇与托洛茨基》报道:
   
   1918年7月16日,沙皇全家在叶卡捷琳堡吃了最后的晚餐。他们早已从显贵的皇室沦为阶下囚。他们在惶惶不安中被囚禁了七十多天,如今,命运最终向他们翻出了底牌。 
   
   囚犯有7个:沙皇、皇后和他们的五个孩子。最大的孩子22岁,最小的13岁。他们围坐在餐桌上默默地吃完了晚餐,沙皇做了餐后的祈祷。然后他们就都被遣送回各自的房间。次日凌晨,他们被唤醒,通知他们到地下室集合。为了预防万一,女孩子们赶紧把宝石塞进内衣裤里。但她们不知道,这已经毫无意义。
   
   残忍至极的魔鬼
   
   在地下室,全副武装的士兵等着他们。为首的行刑队首领向他们宣读了死亡判决令。沙皇震惊地向前走了一步,说:“什么?什么?”迎接他的是一粒铅弹。子弹射进了他的脸部,然后,他的妻子儿女也被一个一个射死。尸体被拉到外面的空地上,然后被剥光。沙皇的女儿藏进内衣裤里的珠宝全部被拿走。行刑队把他们的尸体扔进了一个矿井。然后又往死者脸上泼了硫酸。
   
   五个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安静地躺在一起。但他们的脸庞已经被硫酸烧的面目全非。后人无法辨认出这些遗骸,直到最后用DNA技术才检测出他们的确切身份。如果真有上帝的话,他应该不需要DNA就能认出这些人。在另一个世界,他会抛弃尘世的裁判,去抚慰那些还未开放就匆匆凋谢的幼小生命。
   
   在莫斯科的尘世上帝下达了死亡令。但是,在那个革命政府,对此也不是没有争议。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如果这可以称为勇气的话)下令处死13岁的孩子。许多人对这个死亡令从道德上、从政治上都提出了质疑。党的第二号人物、红军总司令托洛茨基则坚持这一决定毫无问题。他认为:杀死沙皇的子女,也许不符合道德,但它符合革命的利益。而革命的利益高于一切道德。托洛茨基自己就习惯于扣押沙皇政府的军官家属。如果这些军官有任何不忠,他就会毫不留情地枪毙这些人质。
   
   报应来了谁也难逃脱
   
   十年后,斯大林在高层斗争中彻底击败托洛茨基,将他逐出莫斯科的尘世天堂。托洛茨基开始了12年的流亡生涯。但是,他的长子谢尔盖没有和他一起出走,被留在了莫斯科。
   随着苏联开始大清洗,托洛茨基开始为儿子的生命担心。就像中国国家主席到挨斗的时候,才想起中国有本宪法一样,托洛茨基此时也才想起世界上有种东西叫无辜。他反复申辩儿子与政治无关。他向所有人诉说:谢尔盖是无辜的。托洛茨基向罗曼.罗兰、萧伯纳、纪德等知名左翼人士发出求援信。但是所有的信件都如石沉大海。没有人伸出救援的手。
   此时,沙皇儿女的尸体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而他之前,一直是把这些尸体忘得干干净净的。他在日记里开始提到那个残酷的死刑令。他还是坚持那个死刑令是正确的,但他强调那是列宁下达的命令,他事先并不知情。他用了很多文字解释谢尔盖和沙皇的子女不一样。沙皇的子女应该被枪毙。而他的儿子,却是无辜的、无害的,应该活下去的。
    
   但是即便谢尔盖和沙皇子女之间真的有区别,斯大林也分辨不出。1937年,谢尔盖被枪决。第二年,托洛茨基的二儿子列夫在巴黎做阑尾炎手术的时候,神秘地死于非命。
   
   1940年,在墨西哥,托洛茨基被刺客用冰斧砍破了头颅,痛苦地死去。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他们会和1918年叶卡捷琳堡的死者相遇。那时,可能一切都将无法言说。
   
   整人——被人整;害人——被人害;杀人——被人杀;骗人——被人骗;忽悠人——被人忽悠…….此恶性循环专利是西来邪灵共产主义和共产党邪恶组织的特色。天理昭昭,善恶有报,那些追随邪恶做孽的人,是难以逃脱的因果报应的怪圈的。因此,奉劝天下人,尤其是被邪恶的中共洗脑的人:只有认清中共的邪恶、退出它的组织、消除它的一切因素,才能够真正步入:善待人——被人善待,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良性循环正常的社会形态。
   
   谢选骏指出:诚然,托洛斯基双手沾满了幼童的鲜血,至于沙皇,在他们统治期间就没有沾满幼童的鲜血吗?据我所知,仅仅为了夺取中国领土,俄国人就杀害了许多中国幼童。他们的血债与列宁这个鞑靼人与犹太人的杂交后代、托洛斯基这个犹太人的杂交后代的残暴行为,真的毫无关系吗?
(2018/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