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谢选骏文集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谢选骏: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公共空间一团糟糕;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写文章大多数使用假名,除非是为了评职称或完成任务。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说“假如他真的能倒车掉头,那才是中国人的福祉”。就拿本文作者“时评人长平”来说,分析得头头是道,写作的洋洋洒洒,只是少了一个可以承担法律责任的署名,让读者的感觉就好像面对一份没有真实签名的虚假文件。这样的文件可以认真看待吗?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就被培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就是共产党所说的“中国人民的选择”吧。
   
   《剧情反转!习近平在倒车还是飙车?》(2018-2-28 长平观察)报道:


   
   习近平修宪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吗?时评人长平认为,习近平是典型的中共官员,从未背离邓小平的改革轨道。假如他真的能倒车掉头,那才是中国人的福祉。
   
   2月25日,中国微信群出现怪现象:一些时事讨论群里突然鸦雀无声,一些平时很少谈论政治的群里却因为政治新闻热闹起来。一个宪政学者群“如死亡之后般的安静”,而一个幼儿教育群里转发著各种敏感消息。
   
   两种异常都可以用一个词来解释:震惊。对于那些宪政学者来说,尽管知道迟早一天会被打脸,但是耳光真正落到脸上的时刻,还是吓得傻了。那个幼教群里,前两天还在传诵“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如今却发现永不落的红太阳比黑暗还要可怕,鸡汤救不了沉疴。
   
   人们蒙受羞辱。中国人在很多方面都已经全球化,可以和西方人一起思考移民火星。有一个人走过来说:“我是你们的皇帝!”大家都不理他,继续自己的思考。然而那个人说:“我是认真的,都给我跪下!”尤其蒙羞者,是那些曾经坚持认为中国正在朝着现代政治文明前进的人们。“开历史的倒车!”这是一种普遍的反应。
   
   我能理解这个比喻。自1949年以来,中国人对这种比喻耳熟能详,甚至都变成了一个表达政治愤怒的口头禅。然而,它不是事实。毋宁说,我希望它是事实。在我看来,习近平一直在往前疯狂飙车。如果他真的能够倒车,把历史的大卡车开回到1949年以前,那就真的是英明领袖了。
   
   1982年宪法就是权斗的工具
   
   捍卫1982年宪法,成为一时之政治义旗。我非常敬佩在此万马齐喑之际敢于大声反对的中国人,但是这个义旗值得商榷。首先,1982年宪法本身有其荒谬之处,一方面规定言论、出版和集会自由,另一方面又在序言中规定“共产党领导”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宪政学者煞费苦心。一个通行的说法是,宪法序言不具备法律效力。这是彻底的自欺欺人之说,官方也曾出面否定。
   
   其次,1982年宪法本身就是适应当时权斗(而不是根据普世人权原则)修正而来,有什么理由不能为了权斗再次修改呢?当时修宪的流程,跟今天并没有什么两样:领导意志、中央开会、建议修改、全国人大修改。它也没有促成任何确保宪法实施的机制。
   
   因此,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这部宪法未能阻止1989年的天安门屠杀,也未能阻止之后的思想禁锢和全民去正义化教育,未能阻止执政党一如既往地全面腐败,也未能阻止它对人权律师的残酷迫害,当然也不能阻止伟大领袖要对它再次修改。
   
   再次,1982年宪法确定对中国国家领导人任期作出限制:“国家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这是邓小平“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的伟大功绩。讽刺的是,邓小平本人的权力毫无疑问是一个终身制。他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呢?很多人相信这是因为他的“崇高威望”。
   
   翻开历史看任何独裁者,在其权力控制期间,无一例外都享有“崇高威望”。政治权术并没有那么浪漫。邓小平不是依靠崇高威望而是宫廷政变攫取了权力。在连连废黜了毛泽东的嫡系“四人帮”和华国锋之后,邓小平要获得统治正当性,必须和毛泽东有所区别,不可能在形式上变成另一个毛泽东。扶植一个长期傀儡的难度,显然大于轮流坐位的傀儡们。这也是为什么慈禧太后一定要毒死光绪皇帝。
   
   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什么?
   
   那么,习近平巩固权力,是否背叛了邓小平的改革初衷?或者说,习近平修改宪法,是否偏离了邓小平铺设的轨道?
   
   邓小平从来没有隐瞒他的改革目的,而且反复强调“中国要有自己的模式”,那就是著名的“一个中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两个基本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简单地说,就是一边发展经济,一边巩固权力,“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更准确地说,发展经济是为了救党,维持中共的长期统治。
   
   赵紫阳在回忆录中说得很明白,邓小平所谓的“政治体制改革”,其实是“行政体制改革”,甚至就是工作方法的变更。如果说这也算政治体制改革追求,那么习近平一直都做到了“勿忘初心”。
   
   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发生之后,邓小平首先考虑的不是政治体制改革,推进人民福祉,而是中共统治危机。流行的辩解是,镇压和屠杀维持了社会稳定。如果逆天下人心,对和平示威的学生和民众大开杀戒可以维持稳定,那么为什么不用这支强大的军队来作为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后盾呢?
   
   正是邓小平为中国设定的发展模式,导致了今天官员滥权、腐败丛生、法治倒退的政治现实。也正是天安门屠杀闯关成功,让中共自信再大的罪恶也无人可以奈何之。
   
   习近平是典型的中共官员
   
   习近平并非横空出世的政治怪胎,他是在毛泽东时代成长起来,在邓小平时代经受历练的中共官员。知青、红二代、从基层干起、血腥权斗,这些都是典型的中共干部特色。从习近平的自身经历看,打通“前后三十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习近平赖以运作权力的系统,也并非他的创造,基本上还是1989年以后,在江泽民、胡锦涛两任统治之下形成的维稳体制。如果说真有所谓的“习近平思想”的话,那么其核心就是“四个自信”,也就是摆脱“文革”包袱和国际压力,肆无忌惮地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自信,是在2008年前后,西方国家发生金融危机、北京举办奥运会等背景下建立的。
   
   只要不加以阻止,这种维稳体制是不停上升的螺旋。是它选择了习近平,培养了习近平,一直将习近平扶持到今天。如果它选择了另外的人,而这个人要破坏它,结果要么是它启动自我保护机制,废了此人,要么是此人得到外力相助造反成功。无论哪种情况,都是系统的错误。
   
   如果说有什么让人意外的话,那就是整个国际社会在强权面前仍然如此脆弱和怯懦。习近平比他的前人更清楚地看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走在一条康庄大道上,他可以爽快地飙车。
   
   谢选骏指出: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公共空间一团糟糕;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写文章大多数使用假名,除非是为了评职称或完成任务。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说“假如他真的能倒车掉头,那才是中国人的福祉”。就拿本文作者“时评人长平”来说,分析得头头是道,写作的洋洋洒洒,只是少了一个可以承担法律责任的署名,让读者的感觉就好像面对一份没有真实签名的虚假文件。这样的文件可以认真看待吗?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所以“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就被培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就是共产党所说的“中国人民的选择”吧。
(2018/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