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空的地狱]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空的地狱

   谢选骏:天空的地狱
   
   
   
   《形象工程大师——张艺谋vs.Speer》(2007年1月)写道:


   
   昨天,王朔同志以他一贯中肯的态度谈到张艺谋:“…国家要搞形象工程,要搞面貌工程。我送张艺谋同志装修大师(的封号),绝对没有贬义,他确实能把你破破烂烂的东西装裱得金碧辉煌。你看那个歌剧《图兰朵》,装修得多好啊,什么东西都能装修得好。他是摄影出身,造型感特别强,塑造大国形象非常好。张艺谋大师原创力不够,但是匠心独具,巨匠,当得起。张艺谋是个巨匠,在我中华复兴,大国崛起,需要这么个文化巨匠在这里头,勤勤恳恳给你铺张门面,咱中国人不是好面子吗?至少让他们知道中国是有一套…”
   
   还是王朔生猛,几句大白话就把情况谈得透透的。
   
   的确,在张大师的大制作中,那辉煌的宫殿,超大的广场,远处的崇山峻岭,跟前的遍地黄花,牛x烘烘“为天下而武力统一天下”、杀人如麻还有理的皇帝,整齐列队、铺天盖地的傻冒工兵,再调上眩眼的颜色,配上激昂的音乐,可不就是活脱脱一组中华物质、精神双文明建设的样板工程?
   
   现正在纽约上演、还搞了场全球影院直播的歌剧《秦始皇》,去看了的朋友回来都只有两个评价:1. 好家伙,那场面可是相当大滴! 2. 当多明戈-秦始皇带全台引吭高歌“China! China! China!…”,那可是相当让银热血沸腾滴!
   
   张大师这些“国家主义美学”行为越来越让我想起上个世纪搞形象工程的终极大师,阿尔伯特·斯佩尔。
   
   斯佩尔(Albert Speer 1905—1981) 在1930年代不光是德国第三帝国装备部长,还是备受希特勒恩宠的首席“国家级建筑大师” 。(顺便提下,斯佩尔的儿子小阿尔波特·斯佩尔Albert Speer Jr. 也是城市规划师,现正在中国猛搞项目,包括北京南北中轴线规划,上海安亭九镇中的“德国镇”规划等。)斯佩尔除了规划了整个柏林复兴计划,还用简化的古典语言设计了一大堆宏伟的政府建筑。在他所有的形象工程中,最高艺术成就当数“光的教堂”——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灯光工程”。为了把1934年纽伦堡纳粹党政治集会“审美化”,斯佩尔在超大广场周边按十几米的间距排放了130架防空探照灯——动用了当时纳粹军队所有的探照灯,齐齐向夜空投射。一排排巨形光柱汇成了刺破夜空的超现代哥特教堂列柱。一个政治集会变幻为一件壮美的艺术品——手法之洗练、空间效果之震撼,在艺术表达上比张艺谋的视觉堆砌、比蔡国强的上海APEC烟花不道酷哪儿去了。
   
   斯佩尔1934纳粹纽伦堡集会的“光的教堂”
   
   斯佩尔自己说:“光柱的好处是将奇观景象彻底戏剧化,并且有效地掩盖了那些没什么吸引力、腆着大肚子在队伍中行进的我党官员 ”。
   
   斯佩尔想张扬的很明显:把政治最高程度地审美化,把所有参与者和观众洗脑,使他们陷入感观晕眩和心智迷狂,陷入权力崇拜和种族狂热;而斯佩尔要掩盖的显然不光是纳粹党官员的大肚子——德国当时严酷的社会现实彻底退到黑暗背景里去了。在这一点上,张艺谋的大制作倒是越来越接近了,不管是出于有意还是政治上的昏庸。
   
   此后斯佩尔还把类似灯光工程用在了1936年柏林奥运会——一场向世界展示第三帝国雄起、雅利安人种最优秀的盛会——闭幕式上。
   
   斯佩尔1936柏林奥运会闭幕式“灯光工程”
   
   1934年纳粹纽伦堡集会盛况,被当时才三十出头的美眉导演Leni Riefenstahl,以高度的摄影技术和美学创新,拍成记录片《意志的胜利》(Triumph des Willens),成为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宣传电影。1936年奥运会盛况被她拍成Olympia,同样有大量技术和美学创新。Riefenstahl的电影影响了众多好莱坞大片导演,他们小心避开原片中宣传纳粹的“政治问题”,模仿其摄影技巧和宏大场面,以供当代人娱乐。
   
   同样在纳粹全面崛起的1936年,在巴黎流亡的犹太作家瓦尔特·本雅明写出《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名篇。(1940年5-6月法国沦陷后,本雅明为躲避纳粹追捕向南逃亡,计划取道西班牙、葡萄牙去往美国。同年9月,本雅明在法国-西班牙边境上绝望自杀)。本雅明认为像电影这样的新艺术,可以运用镜头如手术刀般切入历史和现实,通过对习以为常事物的特写、对隐蔽细节的聚焦、对一闪而过运动过程的慢放等手段,刷新和扩展人们对历史和现实的感知和思考。并且,由于不存在原本、其胶片可无限“拷贝”,电影激进地改变了传统的艺术定义,蕴含着使艺术全面走向大众的进步潜力。然而,在另一方面,可以启迪观众的电影艺术也同样可以把观众蒙昧化。它可以通过操纵图像和音效制造出奇观景象令人“分神”,令人丧失独立思考能力和机会,为一些反动政治如法西斯利用,以美化它们的政治暴力。文章的结尾这样写到:“……法西斯主义将政治美学化。作为回应,共产主义将艺术政治化”。
   
   如果活到今天,看到好莱坞“大片主义”在世界的横行,本雅明会认为是艺术走向大众的完美实现吗?显然不会,因为他一开始就强调,艺术在于呼唤观众以智性和感性来积极参与。通俗电影的最大问题在于很容易把观众都变成被动的接收器,肆意蛊惑其感观,操纵其情感,让其放弃独立思考。激进的本雅明一定会把“大片主义”唾弃为另一种掩盖社会现实、将一切过度审美化、麻醉观众的软性暴政。
   
   话说回来,张艺谋的大制作,无论是艺术水平还是娱乐性,比起上述纳粹艺术家和好莱坞导演们都还差一大截:很多时候故事也编不圆,台词太弱智,煽情太做作等等。但是无论如何,他在形象工程的铺张、奢靡、华丽、空洞方面,那可是已经相当的牛x了——而且可以明显看出他在加倍努力把这三种优良传统——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大片主义——融合在一起。王朔力挺他为广电部副部长,我认为都太屈才了:建设部、文化部、宣传部、统战部,所有这些部长都该他一人当啊!
   
   我们就等着尽情欣赏他的2008年奥运会开、闭幕式吧。背后有我们崛起的大国撑着,身边有斯皮尔博格艺术顾问锚着,头上有蔡国强的烟花炸着,中间诺大个场子可着他折腾,他想不超越Speer,都难!
   
   网民linan评论:
   “光的教堂”视觉感很震撼,仿佛一个“光”的牢笼
   
   谢选骏指出:确实,我看过了“灯光工程”这部电影以后,比仅仅看过照片的网民linan,有了一层新的感受——那不仅是一个“‘光’的牢笼”,而且是一座伸向夜空的无尽地狱。这个地狱,不仅埋葬着纳粹和德国,也埋葬着欧洲文明和科学神话。
(2018/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