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谢选骏文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中国学生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吗
·德国人比法国人更懂中美冲突是在建立全球政府
·六四屠杀是共产党的天鹅之歌
·学生领袖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吗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甲骨文公司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为何华人喜欢入室盗窃
·华尔街补给中国大陆的人血馒头
·战场经济开始显灵
·为爱犬取名“公安”、“书记”、“主席”该当何罪
·川普是共产党的学生
·支持国际自由、镇压国内自由
·第三个三十年已经过了十年你们刚刚知道
·美国创新秘笈——全球唯一的移民国家
·斯金纳为何像个种族主义者
·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
·专制国家绝对不能遵守和民主国家达成的协议
·不能整合全球的就不是中国文明了
·反美不如融美
·第二次上山下乡不用强制动员了
·《丧尸未逝》影射毛泽东僵尸策划六四天安门屠杀
·严家其就是魏京生
·台湾的独立二次获得共产党七十年担保
·党天下不如新王国
·习近平批判毛泽东愚蠢
·中国已经称霸世界了
·创新能力岂能耳提面命
·蛇鼠不能同窝
·红毛人民桀骜不再
·中国人民不仅可以吃草还可以吃虫了
·安全第一还是速度第一
·日本人喜欢僵尸妻子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养老院就是看守所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专制审查就是绑匪行为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巩俐没有葫芦娃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华为是一个军工单位
·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 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移民最反对移民
·移民最反对移民
·富人往往是贱人
·从洗脑到洗肺
·美国永远不会排外
·中国为何不能学习日本处理对美关系
·福音派是自由派的预备科
·福音派是敌基督的冲锋队
·电脑病毒是不是电脑公司迫使用户升级的利器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官二代如何变成红三代
·环球日爆是回民办的
·英国应该接纳罗兴亚难民
·欧洲人其实是亚洲人
·赎罪券帮助欧洲免遭穆斯林蹂躏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英国人不仅贩卖鸦片还摧毁地球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国王与文明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已死”的变局已到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〇与虚无的叙事
·《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中共发表新冷战宣言
·川普的假动作
·不及格的波音能够拯救美国吗
·旧金山君为何不敢署名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谢选骏: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普鲁士杂种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因为他竟然敢说“中国落后的原因是内在精神的黑暗”。显然,黑格尔不懂文明的周期现象,以为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像乾隆时代那么堕落的。如果按照他这样的观点,那么十八世纪屈服在土耳其人胯下的希腊人不也是一样可怜吗?
   
   “精英博览”2017-06-07 18:06说:


   
   毋庸置疑,留学潮与移民潮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两大显著特征,用波澜壮阔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多少人为了拿到一张赴美签证不惜一切,从当初的考托福、GRE、祖孙恋的婚配,到后来的技术移民、投资移民,乃至假结婚、裸官、跨洋坐月子、飞机上生孩子,自20世纪末,逃离中国的大戏自打上演就从未停歇,而今更接近泄洪的状态了。
   穷时,我们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富时,为何也要迈出告别的脚步?这一切,仅仅是外部花花世界的诱惑所致,还是中国人的自身诉求出了问题?更可怕的是,难道,生我养我的热土,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坑我害我的恶土?
   去年6月,我在温哥华偶遇一位推销信用卡的中年女士,温文尔雅的她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移民前在北京一家大型跨国企业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问道:“这么多中国人移民到了加拿大和美国,您觉得用一个什么词来形容中国人的移民,是最准确、最客观的?” 她思忖一会说:“我不知道,您说呢?” 我说:“背井离乡!”她答:“您太悲观了! ”
   我不觉得我悲观,正如她觉得自己的移民不“悲观”。按理,每个人都有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移民也是人的基本权利,与悲观、乐观并无关系;当然,更与中国人常常挂在嘴边的是否爱国毫不相干,以客观立场看待这件事当然是应该的。但是,中国人的移民真的如“良禽择木而栖”那么简单吗?很多人会说,没错啊,我们就是为了更优质的生活、更安全的存在而出来的!这我信。但是,君不见,唐人街每逢重大节日的舞龙灯,透射出中国人骨子里割舍不掉的中华传统文化之依赖;去教堂大肆领取赠品然后进行倒卖的行为,则露骨地说明,大多数身在海外的华人,灵魂依然活在中国的社会风俗中(尽管这只是我们的陋习之一)。身心之背离,难道算不得“背井离乡”吗?
   因此,我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留学潮、移民潮所折射出的深层社会问题。移民本身是非常正常的,跟闯关东并无二致,都是讨口饭吃的勾当,但大规模的移民,就一定是这个社会出了问题,当最先富起来的中国精英阶层——非富即贵者——或举家投资移民,或倾尽财力送子女出国留学,甚至出现了众多“裸官”,任何人发出这样的疑问都算不得突兀:不说是盛世吗?你们在逃避什么?
   200多年前,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这样一段话:“造成中国落后的原因是中国人内在精神的黑暗。中国是一片还没有被人类精神之光照亮的土地,在那里,理性与自由的太阳还没有升起,人还没有摆脱原始的、自然的愚昧状态。凡是属于精神的东西都离它很远。”
   我惊叹于黑格尔的深刻与犀利:内在精神的黑暗——这正是彼时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
   那么,20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社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了吗?理性与自由的太阳,在中国人的心中升起了吗?
   黑格尔之后100年,清末著名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也真切地看到:“在中国,传教士所面临的问题,不仅是如何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人的灵魂,而且还包括如何在年均四百万的死亡率下拯救他们的肉体,以及如何解放他们那比妇女的裹足更扭曲的心智——从一种延续了无数个世纪的哲学和习俗的统治之下解放他们的心智。”
   李提摩太对中国社会的认识,与黑格尔完全一致。值得我们思考的是,相隔百年时空,为什么二者的思考如此惊人的一致?
   
   日本近代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在题为《日清战争是文明与野蛮的战争》的文章中写道:“战争虽然发生在日清两国之间,而如果要问其根源,实在是努力于文明开化之进步的一方,与妨碍其进步的一方的战争,而绝不是两国之争。”
   甲午海战显然是大和民族对中华民族的侵略,侵略者当然是野蛮的,但福泽谕吉的这种“文明对野蛮的侵略”论,中国思想界对此进行过深刻的反思吗?不得不遗憾地说,当代中国思想界,少有人能真正理解福泽谕吉那并不深奥的启蒙思想,亦少有人能够达到福泽谕吉对人类文明的认识水平。
   黑格尔在18世纪做出的论断,依然值得今天的我们深入反思。黑格尔生于1770年,孔子生于公元前551年,黑格尔生活的年代,中国文化早已有了诸子百家的辉煌,但黑格尔居然无视孔子与诸子百家的存在,而做出上述论断,黑格尔会如此无知和肤浅?显然不会,其中的逻辑简单清晰:黑格尔在明知中国文化悠久与“灿烂”的情况下,依然对以诸子百家思想为底蕴的中国文化做出了全面否定!
   今天的中国思想界,对此极少进行思考和反思,是看不到、想不到,也有做不到。但这不说明中国人各个都无自知之明。一百年前的郑观应先生,就在彼时的“盛世”之下,深刻洞察到中国社会潜在的巨大危机,写出警世之作《盛世危言》。后来的历史证明了郑先生的远见卓识,不幸的是,一次次经历苦难的中国人,今天依然将郑先生的警世之书与深邃思想尘封于高阁,对西方学者与福泽谕吉的真知灼见,同样置若罔闻,导致今天从普通民众到社会精英,有几人能理解其深刻含义?
   正如黑格尔和李提摩太所指出,中国人始终没有认识到自身内在精神的黑暗和心智的极度扭曲,也因此,中国人里极少如有福泽谕吉那样深刻理解现代文明的真正含义。精神的黑暗与心智的扭曲,导致广泛的理性缺失与无序——严重的环境污染、难以忍受的交通拥堵、高不可攀的房价、大面积的权钱交易、日趋严重的贫富悬殊……一切生命中的沉重与艰难,正是以中国文化为基础、与现代文明严重冲突的落后愚昧观念,所必然导致的结果。
   今天中国的现实与中国人的行为清楚表明,中国人的观念与中国社会均尚未发生实质性的转变。中国人的内在精神,迄今依然是黑暗的。相当多的中国人,其心智的扭曲,更是日积月累,已经达到不可救药的程度。这一切的根源,便是所谓“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尤其儒家文化中的那些糟粕。
   
   选择移民,当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但如果没有对腐朽文化的抛弃和否定,内心的黑暗,终归还要侵蚀掉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黑格尔如此总结人类的悲哀:历史的教训,就是人们从不接受历史教训。这句话,用在中华民族身上再贴切不过了。
   
   谢选骏指出:愚昧的黑格尔哪里懂得,“人们从不接受历史教训”,就是因为他的“历史哲学”错了,就像他的“自然哲学”和“世界精神”一样,全是他自己想当然耳的东西。而且是完全错误的想当然。因为,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他只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也就是“透过清朝看中国”。黑格尔只是“仔细阅读了当时他所搜集到的全部有关中国的文字”,却没有读懂一个中国字——黑格尔怎么可能正确理解中国呢?
(2018/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