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谢选骏: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普鲁士杂种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因为他竟然敢说“中国落后的原因是内在精神的黑暗”。显然,黑格尔不懂文明的周期现象,以为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像乾隆时代那么堕落的。如果按照他这样的观点,那么十八世纪屈服在土耳其人胯下的希腊人不也是一样可怜吗?
   
   “精英博览”2017-06-07 18:06说:


   
   毋庸置疑,留学潮与移民潮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两大显著特征,用波澜壮阔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多少人为了拿到一张赴美签证不惜一切,从当初的考托福、GRE、祖孙恋的婚配,到后来的技术移民、投资移民,乃至假结婚、裸官、跨洋坐月子、飞机上生孩子,自20世纪末,逃离中国的大戏自打上演就从未停歇,而今更接近泄洪的状态了。
   穷时,我们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富时,为何也要迈出告别的脚步?这一切,仅仅是外部花花世界的诱惑所致,还是中国人的自身诉求出了问题?更可怕的是,难道,生我养我的热土,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坑我害我的恶土?
   去年6月,我在温哥华偶遇一位推销信用卡的中年女士,温文尔雅的她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移民前在北京一家大型跨国企业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问道:“这么多中国人移民到了加拿大和美国,您觉得用一个什么词来形容中国人的移民,是最准确、最客观的?” 她思忖一会说:“我不知道,您说呢?” 我说:“背井离乡!”她答:“您太悲观了! ”
   我不觉得我悲观,正如她觉得自己的移民不“悲观”。按理,每个人都有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移民也是人的基本权利,与悲观、乐观并无关系;当然,更与中国人常常挂在嘴边的是否爱国毫不相干,以客观立场看待这件事当然是应该的。但是,中国人的移民真的如“良禽择木而栖”那么简单吗?很多人会说,没错啊,我们就是为了更优质的生活、更安全的存在而出来的!这我信。但是,君不见,唐人街每逢重大节日的舞龙灯,透射出中国人骨子里割舍不掉的中华传统文化之依赖;去教堂大肆领取赠品然后进行倒卖的行为,则露骨地说明,大多数身在海外的华人,灵魂依然活在中国的社会风俗中(尽管这只是我们的陋习之一)。身心之背离,难道算不得“背井离乡”吗?
   因此,我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留学潮、移民潮所折射出的深层社会问题。移民本身是非常正常的,跟闯关东并无二致,都是讨口饭吃的勾当,但大规模的移民,就一定是这个社会出了问题,当最先富起来的中国精英阶层——非富即贵者——或举家投资移民,或倾尽财力送子女出国留学,甚至出现了众多“裸官”,任何人发出这样的疑问都算不得突兀:不说是盛世吗?你们在逃避什么?
   200多年前,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这样一段话:“造成中国落后的原因是中国人内在精神的黑暗。中国是一片还没有被人类精神之光照亮的土地,在那里,理性与自由的太阳还没有升起,人还没有摆脱原始的、自然的愚昧状态。凡是属于精神的东西都离它很远。”
   我惊叹于黑格尔的深刻与犀利:内在精神的黑暗——这正是彼时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
   那么,20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社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了吗?理性与自由的太阳,在中国人的心中升起了吗?
   黑格尔之后100年,清末著名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也真切地看到:“在中国,传教士所面临的问题,不仅是如何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人的灵魂,而且还包括如何在年均四百万的死亡率下拯救他们的肉体,以及如何解放他们那比妇女的裹足更扭曲的心智——从一种延续了无数个世纪的哲学和习俗的统治之下解放他们的心智。”
   李提摩太对中国社会的认识,与黑格尔完全一致。值得我们思考的是,相隔百年时空,为什么二者的思考如此惊人的一致?
   
   日本近代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在题为《日清战争是文明与野蛮的战争》的文章中写道:“战争虽然发生在日清两国之间,而如果要问其根源,实在是努力于文明开化之进步的一方,与妨碍其进步的一方的战争,而绝不是两国之争。”
   甲午海战显然是大和民族对中华民族的侵略,侵略者当然是野蛮的,但福泽谕吉的这种“文明对野蛮的侵略”论,中国思想界对此进行过深刻的反思吗?不得不遗憾地说,当代中国思想界,少有人能真正理解福泽谕吉那并不深奥的启蒙思想,亦少有人能够达到福泽谕吉对人类文明的认识水平。
   黑格尔在18世纪做出的论断,依然值得今天的我们深入反思。黑格尔生于1770年,孔子生于公元前551年,黑格尔生活的年代,中国文化早已有了诸子百家的辉煌,但黑格尔居然无视孔子与诸子百家的存在,而做出上述论断,黑格尔会如此无知和肤浅?显然不会,其中的逻辑简单清晰:黑格尔在明知中国文化悠久与“灿烂”的情况下,依然对以诸子百家思想为底蕴的中国文化做出了全面否定!
   今天的中国思想界,对此极少进行思考和反思,是看不到、想不到,也有做不到。但这不说明中国人各个都无自知之明。一百年前的郑观应先生,就在彼时的“盛世”之下,深刻洞察到中国社会潜在的巨大危机,写出警世之作《盛世危言》。后来的历史证明了郑先生的远见卓识,不幸的是,一次次经历苦难的中国人,今天依然将郑先生的警世之书与深邃思想尘封于高阁,对西方学者与福泽谕吉的真知灼见,同样置若罔闻,导致今天从普通民众到社会精英,有几人能理解其深刻含义?
   正如黑格尔和李提摩太所指出,中国人始终没有认识到自身内在精神的黑暗和心智的极度扭曲,也因此,中国人里极少如有福泽谕吉那样深刻理解现代文明的真正含义。精神的黑暗与心智的扭曲,导致广泛的理性缺失与无序——严重的环境污染、难以忍受的交通拥堵、高不可攀的房价、大面积的权钱交易、日趋严重的贫富悬殊……一切生命中的沉重与艰难,正是以中国文化为基础、与现代文明严重冲突的落后愚昧观念,所必然导致的结果。
   今天中国的现实与中国人的行为清楚表明,中国人的观念与中国社会均尚未发生实质性的转变。中国人的内在精神,迄今依然是黑暗的。相当多的中国人,其心智的扭曲,更是日积月累,已经达到不可救药的程度。这一切的根源,便是所谓“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尤其儒家文化中的那些糟粕。
   
   选择移民,当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但如果没有对腐朽文化的抛弃和否定,内心的黑暗,终归还要侵蚀掉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黑格尔如此总结人类的悲哀:历史的教训,就是人们从不接受历史教训。这句话,用在中华民族身上再贴切不过了。
   
   谢选骏指出:愚昧的黑格尔哪里懂得,“人们从不接受历史教训”,就是因为他的“历史哲学”错了,就像他的“自然哲学”和“世界精神”一样,全是他自己想当然耳的东西。而且是完全错误的想当然。因为,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他只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也就是“透过清朝看中国”。黑格尔只是“仔细阅读了当时他所搜集到的全部有关中国的文字”,却没有读懂一个中国字——黑格尔怎么可能正确理解中国呢?
(2018/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