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谢选骏文集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谢选骏: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脸书为了赚钱,可谓不择手段,但这样一来,也就使得自身涉及到了多重阴谋。为了继续,就得制造新的阴谋来弥补旧的,如此循环,越陷越深。可悲。可能之一就是带领现代文明继续沉沦……
   
   (一)

   
   《扎克伯格“失踪”脸书已到生死关头?》(2018-03-20 国搜家居-家居)报道:
   
   近日一则“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sis)”丑闻,引发全球数据泄露风波。身处“原爆点”的Facebook(脸书),不仅要吞下“百亿市值蒸发”的苦水,还要面对用户逐年流失的事实。再加上外界需其重新审核的数据管理机制,恰恰与Facebook的盈利模式息息相关。
   
   风暴之中,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却又玩起“失踪”,不但至今未公开回复此事,甚至也不会主持即将就此事举办的全体员工大会。
   
   尽管目前脸书的反应可谓淡定,依然坚称“除了涉事人最后将数据转手给第三方(剑桥分析公司)的行为,其他都合理合法。” 但在早就对其不满的部分媒体眼中,脸书已处于“生死存亡之秋”了。
   
   四年来最大跌幅:市值蒸发360亿
   
   受丑闻影响,华尔街日报19日称,一夜间,Twitter、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Snapchat等社交媒体公司,股票大跌。但跌相最惨的是Facebook,其股票深跌近7%,市值蒸发360亿美元。
   
   此前,在声讨社交媒体巨头涉嫌雇用“假账户”、“俄罗斯水军”,投放“竞选广告”等问题时,Facebook的市值就多次用“跳水”来回应。唯独这一次,被“实锤打脸”的Facebook遭遇四年内最大单日跌幅。
   
   事情起因于17日的媒体曝光——Facebook上5000万名用户个人信息数据遭一家名为剑桥分析公司的泄露,背后还牵扯到更为吊诡的政治密谋,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英国“退欧“事件。
   
   这个消息让年初还宣誓要改善Facebook的扎克伯格无地自容。1月4日,扎克伯格在个人页面上给2018年许下新年愿望,称“现在执行的政策与防止滥用的手段有太多错误”,并表示今年就对此进行改善。
   
   纽约时报当时分析,这是扎克伯格在解决“俄罗斯网络渗透”一事上给自己下挑战书,争取在今年彻底与“通俄门”一事撇清关系。不料才第三个月,扎克伯格就被自己打脸。但显然,Facebook的管理团队中,是有人对先前的用户信息数据管理存疑的。
   
   这个人就是Facebook首席安全官斯塔莫斯(Alex Stamos),他提倡“数据隐私保护事宜透明公开化”,但Facebook的其他高管似乎并不同意。
   
   在管理层成为一匹“孤狼”,纽约时报透露,斯塔莫斯早在去年12月就从公司的各项事务中“隐退”。借助这次“剑桥分析”风波,斯塔莫斯本人在社交媒体上承认“工作重心的确已经转移”,但并没有像外界所述那般“无心工作”。
   
   然而,他并没有公开否认,自己将在今年8月份离职的消息。
   
   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压力纷至沓来
   
   Facebook内部似乎乱作一团,美国国会向其从外部施压。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内部正商讨是否要请扎克伯格来“坐一坐”;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已经确认,要向扎克伯格发送听证令;而参议员怀登(Ron Wyden)已经等不及,直接写亲笔信质问Facebook“数据泄露”的严重性。
   
   美国以外,欧洲议会议长塔亚尼(Antonio Tajani)在推特上点名Facebook,称欧洲议会将对此事彻底调查;更有甚者,欧洲司法委员会主席乔洛瓦(Věra Jourová)表示会将此事放在下周访美的行程之中,并计划和美国同行商讨。
   
   办公桌上需要回的信越来越多,关键时刻,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却玩起“失踪”——事件发酵后,他至今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回应。
   
   “对用户数据的收割转卖,早已写入Facebook的DNA”
   
   扎克伯格的确有更多需要顾虑的事。比起“到底有没有被俄罗斯占便宜”,Facebook首席执行官更要在乎的,是在这场声讨后,“公司还能不能继续靠卖用户数据来赚钱”。毕竟,这是Facebook立足之本。
   
   美国有线卫视新闻网CNN称,对用户的数据“挖掘”,已经写入Facebook 的DNA。换句话说,其目前的盈利模式,就是“收割”用户的数据,再向软件开发商、广告商转卖获利。
   
   更要命的是,这看似“与法律、道德违背”的操作,在Facebook眼中,是符合规范的。
   
   就拿这次“剑桥分析”的主谋来说。剑桥大学心理学系高级研究员科根(Aleksandr Kogan)设计的那款“学术研究”APP,虽只有27万Facebook用户下载,却套得5000万个人信息数据(包括下载用户的好友)。此外,媒体调查甚至又指向了几年来的西方的头号大敌俄罗斯。卫报调查显示,科根与俄罗斯有很深的关系,甚至他的研究经费都是俄罗斯出的。
   
   面对如此多的槽点,Facebook的回答却令人意外:“除了科根最后将数据转手给第三方(剑桥分析公司)的行为,其他都合理合法,符合规范。”
   
   这种被卫报和纽约时报形容为“高度不负责”的态度,在另一件事上尽显无疑:据CNN透露,2015年就得知有“千万级数据外泄”的Facebook,刚开始的回应是“逃避”——删数据;直到今年危机爆发,Facebook才坦言,“是当时没删干净”。
   
   虽然近年来Facebook对用户信息保护政策进行了完善,但到底离不开“利益驱使”的经营逻辑——根据广告数据追踪公司Borrell Associates的数据显示,从宏观角度来看,2014年美国中期选举时,数字广告仅占政治选举广告投入的不到1%,到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22%,总额高达19亿美元。
   
   CNN援引分析人士称,就这点来看,要让Facebook停止将用户数据转让,这几乎不可能。
   
   摇钱树正在枯萎,Facebook是下一个MySpace?
   
   扎克伯格若要继续安心收割,必须维持好一定体量的用户。但恐怕在这个点上,Facebook也遇到了危机。
   
   在Facebook于今年1月底公布的财务报表上,其2017年第4季度在北美地区的活跃用户数,首次下降——从上一季度的1.85亿将至1.84亿。
   
   不要小看这1百万的用户流失。彭博社分析指出,每个活跃用户对Facebook来说就是26.76美元的收入;而且随着上述电子广告投入的力度增加,每位用户的“价格”总的来说都在逐年上涨。这26.76美元,就比2016年同比增长了35%之多。
   
   不巧的是,北美市场还占了占Facebook第四季度收入75%。
   
   还有一些数据印证了摇钱树正在逐渐枯萎。比如,Facebook去年失去了280万25岁以下的用户,有分析称今年还要再丢200万;上个季度,用户每天上线Facebook的总时间同比减少了5000万小时。
   
   这些都是不好的征兆,路透社甚至用MySpace来对比Facebook,称曾经的如日中天已经不复存在。在用户量减少、广告市场饱和的前提下,即便是Facebook的“立足之本”,也会给其带来更少的收入。另外,这场数据外泄风波,很可能提前给Facebook宣判死刑。
   
   个人信息如何不再“裸奔”?
   
   同样的问题在国内也不乏讨论。相信很多读者都遇到过,消费者在登录一些网站时,经常会被问道,是否同意将个人信息用于第三方,但并未告知具体将消费者信息给了哪个第三方。
   
   对此,天津大学法学院卓越教授、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霸王条款,算是侵权。因为《互联网交易管理办法》不仅规定了经营者应采用显着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还规定了,对于信息收集,要求经营者需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否则,这就是侵权行为。也就是说,经营者到底将收集到的信息给了哪个第三方,适用什么范围、要去做什么,这都需要跟消费者讲明白。而且,消费者理当有充分的选择权。”
   
   同时,网络上也存在某些“对个人信息的多度获取”,比如一个手电筒App,需要读取通讯录、定位地址等内容。
   
   对此,杨立新表示:“无权获取而获取他人个人信息,是侵权行为;有权获取他人个人信息,但是超出合法的范围而收集与交易不相关的个人信息,同样也是侵权行为,都要承担侵权责任。对此的防范方法,就是只要你不同意,你就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要轻易点击。”
   
   另一方面,黑客攻击窃取个人信息呈增长趋势。
   
   从事网络安全保护业务的一位技术人员曾向新华社表示,“从对政府机构、大型国企、高校、电商、交通等重点客户遭遇互联网黑客攻击的实时监测数据看,网络黑客入侵重点网站窃取信息有增无减,攻击手段日益多样化,而大量掌握公民个人信息的一些机构网络安全防护意识不强,投入不足,特别是没有对不断出现的网络安全漏洞及时采取修复措施,很容易被黑客攻陷,造成大规模信息泄露。”
   
   (二)
   
   《丑闻曝光前2周扎克伯格抛114万股股票》(2018-03-20 凤凰网)报道:
   
   据CNBC 3月21日报道,作为一项股票出售计划的一部分,在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前两周内,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抛售了114万股股票。
   
   据市场研究公司Argus Research称,这创下了过去3个月上市公司高管抛售股票的记录。
   
   扎克伯格和Facebook另外一名高管的股票卖出价格比当地时间周二交易价格高出了约20美元。
   分析师并非认为扎克伯格股票出售行为存在黑幕,但是,抛售如此大量的股票,无异于在公司股票需要支持时反而推了它一把。
   星期一——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后的第一个交易日,Facebook股价大跌6.77%。星期二下午,Facebook股价一度跌至近163美元,跌幅达到5.3%。星期二Facebook股价报收于168.15美元,跌幅为2.56%,盘后交易中一度跌至166.46美元。
   
   过去3个月内部人士出售股票最多的10家公司
   
   市场研究公司InsiderScore研究总监本·西沃尔曼(Ben Silverman)表示,“企业内部人士利用Rule 10b5-1定期出售股票,他们按计划出售股票。我不认为扎克伯格等出售股票与过去数天的丑闻存在关联。”
   尽管如此,根据公司高管买卖股票活动作出投资决策的投资者和分析师,仍然相当重视企业高管出售股票的计划。
   西沃尔曼说,“他们随时可以中止出售股票的计划,很显然,我们会根据高管的行为推测企业的情况,了解高管近期出售的股票数量是否减少。”
   企业通常会向高管提供股票薪酬,高管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出售这些股票,或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Rule 10b5-1制定的计划出售股票。除Facebook外,过去3个月高管抛售股票数量最多的是RealPage、Oritani Financial和Vonage,高管抛售的股票数量都超过50万股。
   扎克伯格抛售的股票是最多的,远超过其他公司高管。去年9月,扎克伯格公布了将在未来18个月出售3500万至7500万股股票,资助慈善事业的计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