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谢选骏文集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谢选骏: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却也颠覆了很多人的生活本身,结果搞得民不聊生。现在竟然涉及到了国家安全的层次,如果在中国大陆就会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了。简单说来,脸书只敢在西方犯浑,大逆不道,几乎成为魔鬼的工具了。
   
   


   (一)
   
   《扎克伯格被曝黑历史 脸书要走下坡路?》(2018-01-28 华尔街见闻):
   
   摘要:美国著名科技财经评论人Nick Bilton发表了一篇对Facebook毫不留情的抨击文,称扎克伯格是“冷漠的自大狂”,“关于Facebook如何‘残忍无耻’的故事,流传于硅谷、纽约和好莱坞”,还表示Facebook已经在走下坡路,如果不着手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那么这家公司将面临毁灭性的后果,而他很怀疑Facebook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
   
   近日,美国老牌生活杂志《名利场》刊登了一篇专栏,对Facebook和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进行了不留情面的犀利抨击,并表示,Facebook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如果不着手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那么这家公司将面临毁灭性的后果,而他很怀疑Facebook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
   
   这篇专栏文章的作者是美国著名科技财经评论人Nick Bilton,他在文中称如今的扎克伯格是一个“冷漠的自大狂”,并爆料此前他的一位创业朋友与扎克伯格的“黑历史”:扎克伯格曾热情的找他的创业朋友谈合作,并在谈话后安排了一系列的双方公司的合作会议,最后他的朋友很惊奇地看到Facebook自己出品了一款类似的竞争产品。
   
   文章对Facebook的“劣迹”描述非常直白:
   关于Facebook如何“残忍无耻”的故事,流传于硅谷、纽约和好莱坞。每当这家公司想要取得某一领域全球主导地位的时候,就会显露出“恶霸”品相。最近社交软件Snap的CEO Evan Spiegel 拒绝了Facebook的收购邀约后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此外,Facebook还会公然盗取竞品的主要设计特征,掠夺产品思路,当然,“挖墙脚”也是其擅长的手段,推特、谷歌和苹果的很多前任中高层都被挖过。
   拒绝过Facebook的推特、Snap、四方网(Foursquare)都遭到冷漠待遇,而接受其合作或收购需求的Instagram、WhatsApp、Oculus VR等等都得到了“呼吸空气的权利”。
   而且,文章进一步指出:扎克伯格还非常会“搞关系”:
   在政府意识到Facebook所制造出的问题、理解社交网络对公民信息侵害的风险之前,扎克伯格就会迅速行动,到处拉拢政府关系。文章还表示,Facebook走下“神探”的迹象越来越显而易见,尤其是2016年美国大选之后,该公司最基本的一些问题引发了诸多场公关战。如今到了2018年,扎克伯格终于坦白:Facebook的的确确是遇到麻烦了。
   过去半年的时间里,很多曾效力于Facebook的高管都公开表达了社交媒体对于家庭和民主的风险:
   该公司早期的一位高管Chamath Palihapitiya表示,社交网络“正在摧毁社会的运转方式”。
   该公司前总裁Sean Parker也表示,“只有上帝知道社交网络对孩子们的大脑都做了什么。”
   此外,与这篇文章作者Nick Bilton交流过的Facebook员工中,也不止一人针对公司所做的事情对社会的影响表达过担忧。
   扎克伯格自己在2018年的新年目标中,也把整顿Facebook列在了重要位置。他表示,Facebook将更多地把重点放在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纽带方面,而不是新闻资讯方面。
   文章还提到了中国,称“留给Facebook最大的增长机会在中国“,但这方面的约束至今没有任何放松的迹象。
   另一个对Facebook未来发展构成巨大威胁的因素,是人们对于隐私的日益重视。据文章描述,“几年前,他认识的几乎所有人手机上都装了一个Facebook的APP,但如今的情况相反,几乎我的朋友都卸载了至少一个社交软件,而这其中Facebook总是大家第一个删除的。Facebook、推特、Instagram、Snapchat等一系列对于个人隐私有威胁的应用正在遭到人们的质疑。”
   文章还引用了一些专业人士对于Facebook前景的看法: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Tim Wu表示,在监管风险方面,Facebook面临着实质性的潜在问题,国内国外都是如此。面对过激言论和隐私保护等问题,各国政府都在探索如何关停社交网站,尤其是Facebook,防止更多的伤害在社会中扩散。政府要关停Facebook其实轻而易举,毕竟推特、Instagram、Messenger等几大社交平台背后都是不同的管理者在运营。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教授Scott Galloway也曾预测,在如今美国五大科技公司(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和Facebook)中,Facebook是最有可能遭到法律重锤打击的一家。
   
   (二)
   
   《最高可罚2万亿美元!美国调查脸书》(2018-03-20 澎湃新闻 )报道: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The U.S.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可能已在调查Facebook,是否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用户个人数据移交给了剑桥分析。
   
   据彭博社3月20日报道,知情人士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正在开展的调查,主要针对Facebook是否违反了2011年的和解令(consent decree)。
   
   上述报道介绍,2011年,由于Facebook更改了一些用户设置却没有通知用户,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Facebook欺骗用户,强迫用户分享更多用户本无意分享的个人信息。Facebook最终与联邦贸易委员会就该案达成和解协议,即2011和解令。和解令的要求之一是,Facebook在隐私设置变化时要事先征得用户同意。
   
   据华盛顿邮报3月18日报道,两位参与起草了Facebook与联邦贸易委员会2011和解令的前联邦官员表示,Facebook有可能违反了和解令。该报还引用乔治敦法学院( Georgetown Law)Vladeck教授的介绍称,和解令每违反一次,可判处40000美元罚款。这意味着,如果确实如新闻所报,有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被泄露的话,Facebook可能会被判处2万亿美元的罚款。
   
   据CNBC当地时间3月20日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称,“我们知晓近日提出的这个问题。但对于是否正在调查,我们不能作出评论。”发言人还称,“我们对违反和解令的指控非常谨慎。”
   
   刚刚过去的周末,Facebook被推上了舆论和政治场的风口浪尖。
   
   当地时间3月17日,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卫报共同发布了深度报道,曝光Facebook上超过5000万用户信息数据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不当获取,用于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针对目标受众推送广告,从而影响大选结果。
   
   Facebook目前在其官方声明中,仍然坚称是剑桥分析和app开发者Aleksandr Kogan滥用了用户数据。
   
   在3月17日对华盛顿邮报发布的声明中,Facebook称,”我们拒绝任何认为我们违反了和解令的指控。我们恰当地尊重了人们拥有的隐私权。隐私权和数据保护是我们所做的每个决定的基础。”
   
   但外国主流媒体普遍认为,Facebook构成潜在违规。
   
   经过一个周末的舆论发酵,Facebook的股票于3月19日周一大跌6.77%,3月20日又跌了2.56%。
   
   Facebook此次曝光的事件引起了美国的民主和共和两党,美国和欧洲两大洲之间的共同关注。
   
   除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可能正在对Facebook开展调查之外,英国官员同样于当地时间3月20日对Facebook开展了调查。此外,英国监管机构还叫停了Facebook对剑桥分析进行审计的计划。
   
   此前的3月19日,Facebook更新声明称,其已雇佣数字取证公司对剑桥分析指控开展调查,“确定Facebook的数据是否仍然存在”。
   
   随后,Facebook的官方声明中追加道:“Stroz Friedberg的审计师今天晚上本来在‘剑桥分析’的伦敦办事处现场工作,但由于英国信息委员会办公室宣布,其正在申请对‘剑桥分析’亲自进行现场调查的搜查令,应其要求,Stroz Friedberg的审计师才退出。”
   
   英国时间3月20日,赫芬顿邮报驻英国记者George Bowden在其个人推特上写道:“一个个装满文件的箱子被从剑桥分析总部所在大楼搬出。文件归属者还未能被核实。运货员没有回答问题,卡车司机称:’无可奉告’。”
   
   英国信息委员会是英国的隐私监管部门。CNBC于3月20日的报道中称,信息委员会申请的搜查令可授权委员会进入剑桥分析的服务器。此外,多名英国议会议员还要求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提供Facebook与剑桥分析有关联的证据。
   
   英国议会成员Damian Collins在一封给扎克伯格的信中,要求他就将信息泄露给“剑桥分析”公司一事,向英国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Digital, Culture, Media and Sport Committee)做出说明,并给出了3月26日的时间限制。
   
   谢选骏指出:脸书FACEBOOK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却也颠覆了很多人的生活本身,结果搞得民不聊生。现在竟然涉及到了国家安全的层次,如果在中国大陆就会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了。简单说来,脸书只敢在西方犯浑,大逆不道,几乎成为魔鬼的工具了。
   

此文于2018年03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