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谢选骏文集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大国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不复礼怎能读经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第四次鸦片战争
·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谢选骏: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澳洲学者痛骂中国!悉尼都染红了》(?2018-03-28 转载德国之声)报道:  
   
   


     澳大利亚一批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周三上书议会,指责中共采取一系列行动干预澳洲政治。澳议会正在就一项法律草案进行审议,未来外国干政行为可能会被定性为刑事犯罪。
   
     据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一个中国研究学者团队表示,有详细记录的报道显示,中共的一系列行动已经对澳大利亚的社会和政治构成了“令人无法接受的干涉”,并且介入了导致社群分化的辩论。
   
     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引入相关法律,将外国干预澳洲政治定为犯罪行为。去年年底,澳总理特恩布尔曾经表示,外国势力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并且越来越熟练的手段去企图影响(澳洲)政治进程”。
     特恩布尔提到了“有关中国影响力的报道令人不安”。中国方面否认了相关指责。
     有关的法律草案正在议会审议过程中,相关学者在这份周三提交的文件中表示,中共的行为具有“危害澳大利亚利益和主权的潜在威胁”。不过这份文件并未就其所提到的那些报道提供具体实例。
     批评者指责一些澳洲大学对其中国学领域的研究予以压制,因为这些高校从据称与北京关系密切的捐赠者那里获取资金。
     去年12月,一名澳大利亚反对党工党的议员就因为一系列“通华”指控而被迫辞职。
     3月19日,另有一批学者上书澳议会,称中国并没有干预澳洲政治的企图,认为澳大利亚政府正在大力渲染一种“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官方口吻的中国阴谋论”,而这种阴谋就是子虚乌有。
     据路透社称,有来自同一所大学的不同教职员工分别在上述两份上书文件中签了字。
     “在同一个院系里,人们对于同一个议题会有非常不同的观点”,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与国防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研究院倪凌超(Adam Ni)表示。他参与了本周这份上书文件的联署。而他所在大学的三名员工则在3月19日的那份公开信上签了名。
     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无意干预澳大利亚内政,也不会利用政治捐款去谋取影响力。
     去年12月发表的一篇《人民日报》评论文章称澳大利亚媒体有关“中国干政”的新闻报道是“毫无根据的种族主义”指责。
   
   谢选骏指出:大惊小怪的澳洲学者难道不懂:“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会干涉你的内政?”你们拒绝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所以才有今天的窘境。——“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这不是一种卑鄙,不是一种无耻,不是一种无所不用其极,而是生物世界的基本法则——你不吃掉我,我就吃掉你,永无止息。“和平共处”只是暂时的“势均力敌”,“宽容理解”只是处于守势的下坡。今天来给你上上课。
(2018/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