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谢选骏文集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谢选骏: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英国和马来西亚本来是宗主国和殖民地的关系,照理说为人处世应该有所秉承,但是在面对类似的挑战是为何表现大异呢?看来,这就是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了。现在英国不是一个纯粹的基督教国家,正如现在马来西亚不是一个纯粹的伊斯兰国家——但是他们各自的宗教传统还是根深蒂固的,由此可培养了不同的人格特质和社会习俗。结果就导致了上述的区别。伊斯兰国家,怎么可能现代化呢?
   
   


   《两起惊世毒杀案!两国反应大不同》(2018-03-19 BBC)报道:
   
     前俄罗斯双面谍在英国中毒,引发英俄两国外交战。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遇刺,马国政府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3月4日,居住在英国的前俄罗斯双料特工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及其女儿遭到神经毒剂的攻击,引发英国政府迅速而强硬的反应。
   
     英国已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寻求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协助,还在联合国安理会指责俄罗斯在英国使用生化武器。
   
     俄罗斯强烈否认涉案,但英国政府相信俄罗斯应为此案负责,并公开指责俄罗斯政府。
   
     这与一年多以前发生的另一起震惊世界的毒杀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017年2月13日,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兄长金正男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遇刺身亡,凶手使用的也是化武级的神经毒剂。
   
     马来西亚政府对朝鲜政府涉案的可能性并未深入调查,甚至极少提及平壤的责任。
   
     这两起毒杀案,凶器都是化武级的神经毒剂,凶手都可能与外国政府有关。但为何事发国政府的反应却如此不同呢?
   
     两名“女刺客”
   
     在金正男死亡三天后,马来西亚警方就逮捕了29岁的越南女子段氏香(Đoàn Thị Hương),后来又抓捕了25岁的印尼籍女子茜蒂·艾希亚(Siti Aisyah)。
   
     马来西亚检察官指控她们于去年2月13日,乘金正男从吉隆坡机场准备搭乘飞机返回旅居地澳门时,向其脸上涂抹VX神经毒剂,致其死亡。
   
     这两名被告坚称她们是被朝鲜特工欺骗,以为在参与电视台的整人节目。二人去年10月开始出庭受审,审判可能还会持续几个月时间。一旦罪名成立,她们可能被判死刑。
   
     但是,据信曾雇佣这两名女子并组织刺杀行动的五名朝鲜人,包括一名身份已确定的朝鲜特工,至今仍逍遥法外。
   
     在自己的领土上发生这样危险而又明目张胆的政治暗杀,马来西亚政府却没有深入调查。个中原因,至今仍是个谜。
   
     朝鲜指调查“政治化”
   
     金正男遇刺后,大马当局称,有四名与此案有关的朝鲜人于案发当天逃离马来西亚,并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发布逮捕令。另有三名嫌犯滞留在朝鲜驻马大使馆内。
   
     马来西亚警方还拘留了一名据信曾驱车将杀手带往机场的朝鲜人,但很快就将其释放,并允许其离境。
   
     马来西亚的调查行动很快受到朝鲜当局的激烈抨击。朝鲜政府与该国驻马来西亚大使姜哲说,马来西亚与韩国合谋,调查已经“政治化”。
   
     在此情况下,马来西亚政府于2月20日发布金正男遇刺后的第一份官方声明,批评朝鲜大使的话都是“妄想、谎言和半真半假的欺骗性描述”。姜哲后来被马方驱逐。
   
     马国警方2月24日正式确认,金正男确实死于VX神经毒剂。3月3日,马国政府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在金正男遇刺案中使用致命神经毒剂攻击。但是,声明没有指明朝鲜犯案。
   
     朝鲜扣“人质”施压马国
   
     事实上,马方唯一一次直接指控朝鲜是在3月8日,当时朝鲜阻止三名马来西亚外交官和六名家属离境。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气愤地说,朝鲜将马国公民扣作“人质”,并指控朝鲜政府使用被国际禁止的化学武器,在马来西亚境内刺杀本国公民。
   
     但是,为了营救马国公民,纳吉布不得不降低调门。马来西亚最终同意准许三名在朝鲜使馆内的嫌犯离境。
   
     马来西亚还同意“按照金正男家属的要求”将他的遗体移交给朝鲜方面,但拒绝透露是哪一名家庭成员,也没有提供更多的信息。
   
     朝鲜至今坚称,死者并不是金正男。
   
     神秘的“詹姆斯”
   
     马来西亚政府允许三名在朝鲜使馆内的嫌犯离境前,曾对其中两名进行了问话。但第三个人的身份一直没有被披露,甚至连他是否已经随其他两人离境,都没有确凿的消息。
   
     直到审判开始后,主要调查警官阿济兹(Wan Azirul Nizam Che Wan Aziz)才承认,这个神秘的第三个人名叫Ri Ji U。
   
     涉案的印尼籍女子艾希亚说,此人自称“詹姆斯”(James),就是他雇佣她参与一个电视台的“整人节目”。
   
     阿济兹警官说,警方并未在朝鲜使馆内与“詹姆斯”面谈,因为没有收到相关指示。他还说,他没有查证Ri Ji U是否已离开马来西亚。
   
     在法庭上,阿济兹警官的证词有时自相矛盾。例如,他说警方没有朝鲜嫌犯的护照信息。但去年2月,警方就向媒体提供了其中三人的护照号码。
   
     证人:朝鲜“星探”聘用段氏香
   
     在审判期间,两名“女刺客”的辩护律师指出控方证词的多处严重纰漏。
   
     辩方质疑警方为何没有讯问一名越南的重要证人。该证人的证词说,是她把段氏香介绍给一个姓李的男子,她和段氏香当时都以为此人是为拍喜剧找演员的星探。
   
     据信,这位姓李的男子是Ri Ji Hyon。他是一名前朝鲜驻越南大使的儿子,越南语流利。他于金正男遇刺当天离开马来西亚。
   
     另外,辩方认为,马国警方没有逮捕任何朝鲜嫌犯,而这些人是重要证人,其证词对该案至关重要。这些人可能有外交豁免权,但这并不妨碍警方对其进行讯问。
   
     金正男还是“金哲”?
   
     但是,最惊人的一点是,对朝鲜政府涉案的可能性,控方干脆拒绝考虑,甚至不想提及,也不愿调查任何相关的线索。
   
     辩方在审判中提及,有媒体报道说,金正男遇刺前曾在马来西亚的浮罗交怡岛(Langkawi)会晤一位身份神秘的韩裔美国人,此人可能是个情报人员。
   
     阿济兹警官承认警方对此次会面知情,但又说他什么具体情况都记不起来了。
   
     这次会面的情况显然值得进一步调查,但马国警方似乎并未跟进。
   
     尤其奇怪的是,控方和朝鲜官方的口径一致,用金正男持有的假护照上的姓名“金哲”来称呼死者。
   
     金正男遇刺案疑云重重。按理说,案件审理过程中,各方证词应会令案情明朗化。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不知是什么原因,马来西亚正试图将朝鲜政府在案件中的角色继续掩盖在疑云当中。
   
   
   谢选骏指出:英国和马来西亚本来是宗主国和殖民地的关系,照理说为人处世应该有所秉承,但是在面对类似的挑战是为何表现大异呢?看来,这就是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了。现在英国不是一个纯粹的基督教国家,正如现在马来西亚不是一个纯粹的伊斯兰国家——但是他们各自的宗教传统还是根深蒂固的,由此可培养了不同的人格特质和社会习俗。结果就导致了上述的区别。伊斯兰国家,怎么可能现代化呢?
(2018/03/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