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佛朗哥阴魂不散]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佛朗哥阴魂不散

   谢选骏: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发现无法实现内在团结的社会,只有依靠外在压力而存在——这就是专制制度的来源及其基础。
   
   《独立不成加泰罗尼亚陷入死胡同》(2018年3月25日 转载法广RFI 安德烈)报道:


   
   加泰罗尼亚独立党人推选图鲁尼担任大区主席遭遇失败后,星期六,加泰罗尼亚陷入政治上的死胡同。图鲁尼之所以未能担任主席,关键是西班牙当局在前夜对独立领袖发起司法攻势,图鲁尼被关入监狱。而出访芬兰的前大区主席普伊格德蒙特在获知有可能被拘捕后,重新回到流亡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按照事先安排,周六再次投票选举大区新主席。但是,议会开幕时,独派议长托伦德宣布,加泰罗尼亚主席候选人以及本议会的其他一些议员被捕入狱。从独立党人占议会绝对多数来推理,独立党人的候选人图鲁尼自然会当选主席。但是,候选人缺席,“很明显,在这种条件下议会无法正常举行会议”,议长托伦德宣布。这意味着独立党人的政治行动被挫败。
   
   这也是第三次,在议会拥有绝对多数的独立党人,未能成功地履行职权,批准新主席诞生。临近选举时司法部门的行动,阻断了独立党人完成这一进程。第一次失败是因为普伊格德蒙特被以分裂罪通缉后逃亡布鲁塞尔,第二次是因为另一位独立党候选人桑切兹关入了监狱。
   
   独立党人的日程表十分紧急,如果他们未能在5月22号之前选出新一届大区主席,新的地方议会选举将自动启动。只要加泰罗尼亚没有新的主席,该区就一直处于马德里当局的接管之下。去年10月27日加泰罗尼亚议会宣布该区从西班牙独立之后,西班牙当局依法接管了加泰罗尼亚,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梦想胎死腹中。
   
   图鲁尼的情形略微有点区别,星期四首场投票得以如期举行,但他没有得到在场的最激进的独立党派议员的支持而没有获胜,因此,星期六,议员们必须第二次对图鲁尼担任主席进行投票。然而,他却被抓进了监狱。
   
   星期五,专门承负加泰罗尼亚分裂企图调查案的西班牙最高法院法官正式对25名分裂人士提起诉讼,其中13人被以“反叛罪”指控。根据西班牙法律,这一罪行如得到认定,被控者最高可判三十年徒刑。
   
   但是这一罪名争议很大,因为它假定发生了“暴力起义”,但是许多法律专家认为,这一情形从来没有发生。法官以预防名义下令把五名独立分子收监,其中就包括图鲁尼。至此,被司法部门正式起诉的并且收监的独立党人领袖增加到九人。加泰罗尼亚议会主席揭露,周五发生的这一幕完全是对民主核心的攻击,他抨击此举造成了一种不公正、倒退和镇压的局面。
   
   星期五晚上,支持独立党人的加泰民众在首府巴塞罗纳游行,反抗司法当局的决定,但与警方发生肢体冲突,造成37人受伤。
   
   西班牙法官同时针对六名在国外避难的独立党人领袖向国际社会发出通缉令,其中就包括前面提到的前加泰罗尼亚主席普伊格德蒙特。
   
   普伊格德蒙特的命运漂泊难定。周四起,他从布鲁塞尔前往芬兰,同当地议员会面,并参加论坛。但是星期六早晨情形发生了变化,芬兰警方表示准备逮捕普伊格德蒙特,但是,其中一位接待普伊格德蒙特来访的芬兰议员通过推特宣布,普伊格德蒙特已于周五晚间通过不为人知的方式离开芬兰前往布鲁塞尔。但是芬兰犯罪调查机构当时无法确证普伊格德蒙特是否已经离开了芬兰。周六晚间,普伊格德蒙特的律师发推称,普伊格德蒙特已经不在芬兰。但他并未说明普伊格德蒙特位于何处。
   
   独立党议员既然无法使他们的候选人担任主席,星期六,在加泰罗尼亚议会,反对独立的大党公民党领袖伊内斯·阿里马达斯呼吁政治对手放弃独立进程,并指责独立党人蔑视法律于去年10月1日发动了独立公决。
   
   阿里马达斯称,这一独立进程可以说是全体加泰罗尼亚的失败。“现在,你们应该提出一个真正的问题,发动这一独立进程到底有什么用?”她表示,社会分裂经济前景不明给加泰罗尼亚这一向西班牙提供了百分之二十国民生产总值的七百五十万人口的大区带来了不幸。但是,《先锋队报》总编Marius Carol认为:不要过分指责或抨击,应该设法重新缝合社会。这位总编认为法官星期五做出的决定“无助于找到一个出路,恰恰相反。”
   
   谢选骏指出:看来西班牙佛朗哥阴魂不散,我发现无法实现内在团结的社会,只有依靠外在压力而存在——这就是专制制度的来源及其基础。
(2018/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