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佛朗哥阴魂不散]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佛朗哥阴魂不散

   谢选骏: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发现无法实现内在团结的社会,只有依靠外在压力而存在——这就是专制制度的来源及其基础。
   
   《独立不成加泰罗尼亚陷入死胡同》(2018年3月25日 转载法广RFI 安德烈)报道:


   
   加泰罗尼亚独立党人推选图鲁尼担任大区主席遭遇失败后,星期六,加泰罗尼亚陷入政治上的死胡同。图鲁尼之所以未能担任主席,关键是西班牙当局在前夜对独立领袖发起司法攻势,图鲁尼被关入监狱。而出访芬兰的前大区主席普伊格德蒙特在获知有可能被拘捕后,重新回到流亡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按照事先安排,周六再次投票选举大区新主席。但是,议会开幕时,独派议长托伦德宣布,加泰罗尼亚主席候选人以及本议会的其他一些议员被捕入狱。从独立党人占议会绝对多数来推理,独立党人的候选人图鲁尼自然会当选主席。但是,候选人缺席,“很明显,在这种条件下议会无法正常举行会议”,议长托伦德宣布。这意味着独立党人的政治行动被挫败。
   
   这也是第三次,在议会拥有绝对多数的独立党人,未能成功地履行职权,批准新主席诞生。临近选举时司法部门的行动,阻断了独立党人完成这一进程。第一次失败是因为普伊格德蒙特被以分裂罪通缉后逃亡布鲁塞尔,第二次是因为另一位独立党候选人桑切兹关入了监狱。
   
   独立党人的日程表十分紧急,如果他们未能在5月22号之前选出新一届大区主席,新的地方议会选举将自动启动。只要加泰罗尼亚没有新的主席,该区就一直处于马德里当局的接管之下。去年10月27日加泰罗尼亚议会宣布该区从西班牙独立之后,西班牙当局依法接管了加泰罗尼亚,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梦想胎死腹中。
   
   图鲁尼的情形略微有点区别,星期四首场投票得以如期举行,但他没有得到在场的最激进的独立党派议员的支持而没有获胜,因此,星期六,议员们必须第二次对图鲁尼担任主席进行投票。然而,他却被抓进了监狱。
   
   星期五,专门承负加泰罗尼亚分裂企图调查案的西班牙最高法院法官正式对25名分裂人士提起诉讼,其中13人被以“反叛罪”指控。根据西班牙法律,这一罪行如得到认定,被控者最高可判三十年徒刑。
   
   但是这一罪名争议很大,因为它假定发生了“暴力起义”,但是许多法律专家认为,这一情形从来没有发生。法官以预防名义下令把五名独立分子收监,其中就包括图鲁尼。至此,被司法部门正式起诉的并且收监的独立党人领袖增加到九人。加泰罗尼亚议会主席揭露,周五发生的这一幕完全是对民主核心的攻击,他抨击此举造成了一种不公正、倒退和镇压的局面。
   
   星期五晚上,支持独立党人的加泰民众在首府巴塞罗纳游行,反抗司法当局的决定,但与警方发生肢体冲突,造成37人受伤。
   
   西班牙法官同时针对六名在国外避难的独立党人领袖向国际社会发出通缉令,其中就包括前面提到的前加泰罗尼亚主席普伊格德蒙特。
   
   普伊格德蒙特的命运漂泊难定。周四起,他从布鲁塞尔前往芬兰,同当地议员会面,并参加论坛。但是星期六早晨情形发生了变化,芬兰警方表示准备逮捕普伊格德蒙特,但是,其中一位接待普伊格德蒙特来访的芬兰议员通过推特宣布,普伊格德蒙特已于周五晚间通过不为人知的方式离开芬兰前往布鲁塞尔。但是芬兰犯罪调查机构当时无法确证普伊格德蒙特是否已经离开了芬兰。周六晚间,普伊格德蒙特的律师发推称,普伊格德蒙特已经不在芬兰。但他并未说明普伊格德蒙特位于何处。
   
   独立党议员既然无法使他们的候选人担任主席,星期六,在加泰罗尼亚议会,反对独立的大党公民党领袖伊内斯·阿里马达斯呼吁政治对手放弃独立进程,并指责独立党人蔑视法律于去年10月1日发动了独立公决。
   
   阿里马达斯称,这一独立进程可以说是全体加泰罗尼亚的失败。“现在,你们应该提出一个真正的问题,发动这一独立进程到底有什么用?”她表示,社会分裂经济前景不明给加泰罗尼亚这一向西班牙提供了百分之二十国民生产总值的七百五十万人口的大区带来了不幸。但是,《先锋队报》总编Marius Carol认为:不要过分指责或抨击,应该设法重新缝合社会。这位总编认为法官星期五做出的决定“无助于找到一个出路,恰恰相反。”
   
   谢选骏指出:看来西班牙佛朗哥阴魂不散,我发现无法实现内在团结的社会,只有依靠外在压力而存在——这就是专制制度的来源及其基础。
(2018/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