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朝三暮四的猴子]
谢选骏文集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三暮四的猴子

谢选骏:朝三暮四的猴子
   
   在党国体制下,什么党什么国什么民,从来都是一丘之貉,都是朝三暮四的猴子——
   
   网文《格致夫:党进国退!中共最要命的改革来了!》说:

   
   两会刚刚落幕,大家都听闻的是,重大议题之一是机构改革,但很多人并没有注意的是,此次机构改革非比寻常,与改开40年来历次机构改革都不同,仅从其名称“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即可看出端倪,改革包括中共党内和政府两大块。而提交两会审议的只是涉及国家机构改革部分,涉及党内机构改革部分并未提交,而这才是最要害的部分!
   
   两会政府机构换届,有些人事变化令外界看不懂,如杨晓渡爆冷出任国家监察委主任(笔者前一篇《揭秘国家监察委“降格”真正原因》有分析),杨洁篪令人“意外”地没有出任国务院副总理。由此引发外界种种不到位、不靠谱、甚至荒谬的解读和猜测,皆因为党内机构改革方案尚未公布。
   
   为什么说此番中共党内机构改革最要命?
   
   这可从以下三个要点加以把握。首先是这次改革的核心原则:是“党领导一切”,中共更用新修宪法第一条予以最高规格的保障:“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针对这一重大改变,笔者半个月前发文《比废除任期限制更要命的修宪!》,很多人当时并不相信或尚未意识到事局的严重性!
   
   其次是此番改革的关键任务,可从几句话中去体会:“以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为统领”,“形成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党的领导体系”。“加强党对各领域各方面工作领导,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确保党的领导更加坚强有力。”
   
   第三是改革的基本内容,说白了,就是要在政府所有职能部门之上,都设立对应的党内主管机构!习麾下的“党领导一切”,不是说说而已,不是泛泛的形式,而是要体现在对所有职能部门的实质领导上来!“要建立健全党对重大工作的领导体制机制,强化党的组织在同级组织中的领导地位,更好发挥党的职能部门作用”。
   现有中共“领导体制机制”有哪些?
   事实是,对于国家要害部门和领域,中共党内早已下设主管机构。
   ——外交从来都是中共最高领导人直接操控,由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决策;
   ——军队、武警、国防部上面有中央军委的绝对指挥;
   ——公检法和国安部门等由中央政法委掌管;
   ——中共的法宝统一战线,则有中央统战部掌控;
   ——国务院人事部上面有主管干部的中组部;
   ——广播电视、电影、新闻、出版等政府部门则由中宣部主管;
   ——新设立的监察委,其掌门人级别为副国级,目前可以明确隶属中纪委领导。
   一眼望去,所有要害部门和领域,都已经有中共的“领导体制机制”。但用习核心“党的领导全覆盖”的标准衡量,仍然是不够的!这就是未提交两会审议的党内机构改革要解决的重大任务。
   中共党内改革新增和强化的“领导体制机制”知多少?
   党内机构改革与政府机构改革方案都是在19届三中全会上通过的。由于政府机构改革部分必须由13届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党内改革部分也只能等到两会后才能公布实施。3月21日,新华社公布了党和国家机构的重磅改革共20项内容。主要包括一下几方面。
   由习近平亲自担任组长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均升格为委员会。
   这一改变最能体现政府主要职能部门都要设立对应的党内主管机构这一重大变革要求。之前的领导小组由于规模、正规性和机构性均显不足,升级为委员会,其正规机构特征就具备了。这里有一个问题值得特别关注:该四个委员会堪称掌握国家走向和命门,其一把手,究竟还是习本人独揽?还是向老毛学习,也开始当甩手掌柜的,分别安排四位新负责人呢?
   改革依然是中国当前和今后的长期命题,由具有最高权威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领导,乃必然之举;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的特殊任务是必须面对网络时代层出不穷的新课题拿出应对之策;中央财经委员会掌管国家经济命脉;统领外交部和中联部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对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中国而言,其使命和责任之重大,也是不言而喻的。
   近日,不少媒体和评论者大呼小叫:杨洁篪意外落选副总理!杨就没有被提名为副总理,何来落选之说?所谓他将出任主管外交副总理的说法,纯属好事者的个人臆测。另一说法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将统领外交事务,杨洁篪仅负责党际交往事务,其上司是王沪宁。甚至还有杨被边缘化的说法等。这类观点的问题是,忘记了王岐山已经没有任何党内职务,至少在形式上不可能再去领导隶属中共中央的外事工作委员会。而杨是19大新晋政治局委员,作为副国级领导人,不可能无缘无故被边缘化。两会换届“失去”政府职务的他,原任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在改革后新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中,理应是常务负责人。党必须领导外交,这是政府层面不再设主管外交副总理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直至江、胡时代,中央政法委的掌门人都是由正国级的常委出任。但自习近平上任伊始,为汲取周永康当年坐大政法委,“阴谋篡党夺权”的教训,改由政治局委员出任这个掌控“刀把子”的职位。相应地,其权力也开始受到削弱。武警部队不但不再接受政府领导,也不再归政法委掌控,而完全划归中央军委统领。
   其它党内新设机构还包括: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中央审计委员会、中央教育工作领导小组、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等。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党校和国家行政学院合并为新的中央党校,无疑,这是中共未来高级干部的真正摇篮。
   此外,为强化中共领导,还有一些其它重大调整。例如,国务院靠边站,由中宣部直接管控广播、电视、电影、新闻、出版等具有宣传属性的领域;民族、宗教、侨务等事务直接划归中央统战部管辖;公务员工作亦划归中组部范围;社会治安、维稳、防范与处理邪教等事务划归政法委直接负责。
   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改革?
   纵观此番中共党内机构改革,“党领导一切”的原则可谓贯彻到家了!有人说,这是文革再世!很遗憾,这是错失了焦点,弄错了实质。文革的要义是派系斗争,是“大民主”,是无法无天。而习式改革的方向与文革正好相反!其实质是以宪法和法律的名义,实行党的领导全覆盖,实施高压管控。必须听党话,跟党走。只许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翻白眼也不行!
   而更要命的是,这场所谓的党的机构改革,与中共40年来奉行的改革大方向“党政分开”完全相反!虽然不是党政合一,却变成了“党领政随”。国务院职能部门在进行撤并或放权,而党的机构却接连设立或扩权。如果用八个字来概括这场所谓改革的实质,就是:党进国退,党进民退!
   最后,无疑,这场改革必将对整个国家机器的运行带来巨大影响,必将对每个中国人的生活和工作带来影响。而最终,必将对整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产生不可估量的深刻影响。
   
   谢选骏指出:上文作者不知深浅,却故作惊人之语。在我看来,在党国体制下,什么党什么国什么民,从来都是一丘之貉,都是朝三暮四的猴子——
   
   语云有个养猴子的老头,人称狙公,对众猴子说:“伙食情况是这样,实行半军事化的供给制,每天两顿干饭,每人两张饭票。标准是朝三暮四:早饭三颗橡子,晚饭四颗橡子。”猴子都是急性子——出了名的猴急,一听早饭只有三颗,整个白天都得半饥不饱地活受罪,顿时呲牙咧嘴地发怒了,把火药、罗盘、造纸术、印刷术等旧四大发明和大鸣、大放、大字报、大批判等新四大发明都用上了,闹了个五洲震荡云水怒,天翻地覆慨而慷。老谋深算的狙公胸有成竹道:“别急别急,别忘了我们是民主集中制,有意见好商量。既然大伙儿不同意,那么就朝四暮三:早饭四颗,晚饭三颗。”猴子们一听早饭增加到四颗,可以半饱不饥——至于晚上睡着后饿肚子就管他娘了,权当饿的是梦里的别人——于是就满意了。而且感激于狙公的顺从民意,替天行道,竟高呼起“狙公万岁”来。也难怪,喊惯了,不喊嗓子痒得难受,谁让猴子们都长着一个喉头呢?
   庄子认为,狙公对类人猿的北京人或类猿人的山顶洞人的统治术,纯粹是一种阳谋——阳得不能再阳,简直是和盘托出。后世的阳谋家还是说半截子话的,后半截话要等时机成熟了,也就是等觊觎禁果的蛇被引出山顶洞以后再说。而庄子笔下的狙公却认为“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橡子早就成熟了,所以后半截话不必吞吞吐吐,可以按照真正的阳谋,直截了当地“有话就说,有屁有放”。怪只怪猴子们自己只听了前半截话,就急不可耐地大鸣大放。当然,庄子没有料到的是,后世的半吊子阳谋术的实际统治效果胜过他所讽刺的纯正阳谋,甚至胜过古今一切统治术,可以令全体猴子心服口服衷心敬爱。这是不擅阳谋而专搞阴谋的历代万岁爷如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辈,所望尘莫及和自叹弗如的。
   庄子挥舞寓言的双刃剑,左右开弓,对狙公和群猴加了八字总评:“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
   总评中的“名实未亏”四字,赞叹狙公的高明。从名的角度看:朝和暮,三和四,四个字换来倒去,不增一字而尽得风流。难怪狙公要得意忘形地吟诗:“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今暮,忽三忽四;朝朝暮暮,不三不四。”从实的角度看:三加四得七,四加三也得七。全国一盘棋,就这么七颗橡棋子,随你众猴子怎么折腾,再也多不出一颗。这个由狙公随意摆布的楚汉残局,斗来斗去,斗去斗来,与天奋斗,与地奋斗,老将冲锋,小将上阵,广阔天地,战天斗地,反正狙公是无本经营而决不亏本,名至实归而其乐无穷。孙猴子的斤斗,翻不出如来如去的手掌心;子猴孙的斤斗,也逃不出狙公狙婆的脚底板。
   总评中的“喜怒为用”四字,嘲笑众猴子的愚蠢。早饭三颗,你发怒了;那么就发扬民主,早饭四颗——料定你就不敢不欢喜。反正为民作主,集中起来总共就这七颗米下锅。哪怕嫌两顿不够,要吃三顿也民主到底,无非是从两顿干饭,变成两稀一干——两顿稀饭各下两颗米,一顿干饭下三颗米;或者变成两干一稀——两顿干饭各下三颗米,而一顿稀饭下一颗米。反正最后是集中起来皆大欢喜。当然,对狙公狙婆集中成欢喜佛而欢天喜地,容易理解;对众猴子为何连红薯也吃不饱却欢天喜地,就难以明白。
   总评的八个字合起来,就是狙公名实未亏,而众猴子喜怒为用。说穿了,就是众猴子无论喜怒,都被狙公利用了。在街头看过摆棋摊的人一定明白:摆棋摊的老头摆下只有七颗橡棋子的残局,自己先做红方,让你做黑方。你以为自己能赢,欣然入局,结果当然是你输。你要是不服气,他就挑逗你做红方,大大方方地自己做黑方。你以为这回自己赢定了,结果还是你输。因为你不知道摆棋摊的老头是集中华民族五千年狡智于一身的阳谋家。所以不论你是黑八类还是红五类,只要你成了入局者,就必定没有读懂庄子的寓言,而摆棋摊的老头却读懂了。或许还有局外的观棋者也读懂了。我虽然观局,但不在局外,所以也无法读懂。而且观棋者应该不语,而我却喋喋不休,可见至今依然懵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