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感谢澳洲孙立勇对国内良心犯的关心帮助]
徐永海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何为法?何为德?
·新年的祈祷
·我的丈夫徐永海
·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可笑的国家机密
·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二○○四年的历程
·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不得不有的“习惯”
·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佘祥林杀妻案有感
·冤假错案后当事人的命运
·国家信访局的官老爷,都给闭嘴吧!
·自取其辱?
·被囚家属要求放人 五十二名北京基督徒签名关注
·贾建英路坤金艳明李珊娜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狱中我的苦难与狱外妻子的苦难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的
与我们出狱相关的刘凤钢的有关文章
·*********与我们出狱相关的刘凤钢的有关文章
·刘凤刚: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辅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
·刘凤刚: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来自祖国的报道)
·袁相忱口述,刘凤钢整理:你要誓死忠心
·刘凤钢等:总统来访华,我们就被抓
2003至2006年坐牢期间的文章
·******2003至2006年坐牢期间的文章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献给逝去的袁相忱爷爷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
2006年2月的文章(出狱第1个月)
·********2006年2月的文章(出狱第1个月)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的信
·我为什么入狱——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第二封信
·狱中再苦不如妻子在外边的苦——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的第三封信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郑钦华的信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刘明的信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时间不可以倒流——对于“相对论”人们存在着错误的理解
·用光速不变原理去探讨万有引力(重力场)的本来面目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九篇文章之前的信——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弟兄、姊妹的信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给《生命季刊》王峙军牧师的信
·走十字架道路——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头三个结婚纪念日我都在牢里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张胜凯先生精神不死
·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捍卫宗教自由而正在牢里受苦的刘凤钢
·我们的家庭教会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国内良心犯的关心帮助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国内良心犯的关心帮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3月3日
   
   
   1、
   
   2月27日在澳洲的孙立勇弟兄在微信中说到“刚给你汇去600澳元。折合2937.33人民币。请你取出后转给王连喜。喜子病了,心里非常难过------”;“拜托了徐大哥!”;“谢谢喜子才对!他把青春献给了中国的进步事业,因此我们大家都要感谢喜子!”
   
   
   2、
   
   喜子,王连禧,曾是个死刑犯,在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曾说到:“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连禧……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但,因王连禧是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低下)的患者,他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2007年8月1日王连禧出狱。
   
   王连禧原来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他的父母和他居住在这里。在他坐牢期间,他的父母去世了。在拆迁中他的家也没有了,成了现在的金融街。
   
   2007年8月1日,出狱后的王连禧无家可归,不得不住在区政府司法所的接待大厅里。白天这里是政府工作人员办公、接待的地方,王连禧只能是“傻傻地”坐在一旁;晚上政府工作人员下班了,他就睡在一个沙发上。住在这里,吃饭、洗脸、洗澡、洗衣服等等,都很不方便。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直到2008年3月,有关部门给他临时找了一个小平房里(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他才有了自己的“家”。
   
   他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每月靠几百元的低保生活。在坐牢的18年中,他几乎吃不上肉;出狱后也同样吃不上肉。因为营养不够、低血糖,王连禧时常头晕、站不稳。
   
   奥运会来了,2008年7月有关部门将王连禧送进精神病医院。说真心话,住进了精神病医院,王连禧才算过上“正常地”的生活,能时常洗澡了,能穿上干净的衣服了,能按时吃上三顿饭了,也能时常地吃上肉了,也不再时常头晕、站不稳了。
   
   因我曾在这家精神病医院里当过十多年的精神科医生(我因基督信仰坐牢,2006年出狱后成了“失业医生”)。为此,我曾几次看望过王连禧。王连禧出院后,继续住在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的那间小房了,我也曾和胡石根长老看过他几次。这些年来,我们教会的主内弟兄姊妹也曾断续地看望过王连禧,靠着主耶稣的爱,给予过一定的关心、帮助。
   
   今年2月2日,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2月12日我到医院看望了王连禧。并送去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给王连禧的一点奉献(600元)。并写了文章《29年前的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希望大家来关心王连禧。2月22日,王荔蕻大姐通过微信转来5百元钱,让我转交给了王连禧。
   
   
   3、
   
   孙立勇,1991年5月被抓坐牢,被判7年,《判决书》中写到:
   
   1、“撰写的为反革命暴乱份子鸣冤叫屈、煽动群众‘在清明节为他们祈祷,为他们默哀’的反革命文章《清明祭》”;
   
   2、“印制成反革命刊物《民主中国》……,该刊物《发刊词》诽谤国家‘独裁’,煽动推翻国家政权”;
   
   3、撰写并印刷了《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公开信》的反革命传单,对人民解放军执行国家法令,进行诬蔑”;
   
   4、“印刷了反革命刊物《钟声》……。《钟声》发刊词诬蔑国家制度,煽动社会动乱和反革命暴乱活动”;
   
   5、“撰写了旨在推翻政权的题为《呼吁书》的反革命传单,煽动社会动乱”。
   
   每一次都印刷百余份,投递、散发。
   
   在监狱里,孙立勇经过很多苦难,如当时孙立勇组织人搜集整理了二监在押良心犯的全部名单,秘密送出监狱。狱方根据关键(因间谍罪被判刑20年)的揭发,得知孙立勇是这一行动的策划者和组织者,被关入禁闭室183天。
   
   他是带着手铐、脚镣以及把二者链接在一起的“链儿”度过了这漫长的时间。
   
   由於摩擦,手铐、脚镣接触的皮肤全都溃烂,铐子深深地陷进了肌肉。带着全套戒具的孙立勇根本直不起腰来,走路只能像狗一样,哈着腰提着脚镣子,吃饭只能用舌头舔。
   
   由於手和脚被链在一起,无法解开裤扣正常大小便,他只好一点一点地撕开裤裆,穿了数月的“开裆裤”,即便这样,由於手被绑着够不着,大便后还是无法用手纸清理,以致肛周感染脓肿。
   
   禁闭室恶劣的生活条件使他得了中耳炎、美尼尔综合症、高血压等其它多种疾病……
   
   
   4、
   
   1998年出狱以后,孙立勇一面艰苦打工维持生计,一面任劳任怨地、尽力去帮助那些良心犯及家人。但孙立勇的生活也时常是陷入困境,如女儿开学时,连女儿的学费都拿不出。
   
   为此,孙立勇不得不流亡到了澳大利亚(澳洲)。他不懂英文,只能从事体力劳动,先是靠拣瓶子维持生计,后来给搬家公司打工,扛着冰箱、洗衣机、钢琴爬楼……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他依旧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关心、帮助国内的良心犯及家人。
   
   这十来年,每到春节前,孙立勇弟兄都会给我汇来600澳元(折合人民币3000多元),每次都对我说:“这点钱,过年了,带嫂子到馆子去吃顿好的,带商店去买身好衣服”。
   
   可是每次,我几乎都没有做到,或没有全部做到,这两点。我总是把钱留下来,过日子。在2006年我出狱后,因一直被监视,时常遭软禁(如这几天,因两会我就一直被软禁着,不能出门,出门买菜也被跟着),使我一直无法恢复正常的生活、工作,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不能及时去做手术。
   
   真是感谢孙立勇弟兄,他的600澳元(折合人民币3000多元),一般都能使我维持几个月的日常生活开销,来买米、买面、买菜、买油盐酱醋等,来交水费、电费、煤气费等等。
   
   我家也就只有我和我老婆两个人,我们俩口人的生活也很简单,如果家里不来客人,我们极少吃肉,我们是萝卜白菜保平安。结婚这么些年,我们也不敢要孩子,如果有个孩子,那真是无法生活下去了。
   
   一是,我真的感谢孙立勇弟兄这么些年来,对我的关心、帮助,如果没有他的这些帮助,有时真的是过不下去了。二是,我也确实感到很惭愧,我除了当医生给人治病,我几乎没有什么其他挣钱的本事,尤其是在这种一直被监视时常遭软禁的情况下。三是,我虽然是因为基督信仰几次坐牢,但是因我作为医生从来不反对“神导进化论”,而使一些信徒说我信仰有问题,使我是与其他教会(尤其是海外教会、机构、团体)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
   
   真是感谢孙立勇弟兄,(当然也感谢其他曾关心、帮助过我的朋友,这些年一直有一些肢体、朋友给予我一些帮助),使我这么些年了,一直能生活下来。
   
   
   5、
   
   孙立勇弟兄,多年来一直在关心、帮助国内的良心犯及家人,尤其是关心、帮助那些良心犯的孩子,孙立勇弟兄是做了很多、很多事情。不论是在澳洲,还是在全世界,就对国内良心犯及家人的关心、帮助,孙立勇弟兄可以说是做得最多的、最好的、最有效果的。
   
   我们自然应当将这“爱”传递下来。
   
   为此,这些年来,我和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主内肢体,曾多次去看望王连禧,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只是,我们这小小教会的主内肢体也多是良心(释放)犯,也多生活艰难,给予的帮助实在是力不从心、微不足道。
   
   王连禧原来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在他坐牢期间,父母去世了,房子被拆迁了。可是,拆迁的补偿去了哪里?我一直希望,那些有法律知识的朋友,尤其是律师朋友,帮助一下王连禧。
   
   并且,王连禧也确实年纪老了,6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了。在3个月前,我电话王连禧,王连禧说他病了。为此,我和我们教会的杨秋雨弟兄,一起去看望了王连禧。他真是病了,患肺炎一个月了,一直在治疗,吃药、打针、输液。我们转交了我们教会杨英环老姊妹奉献的300元钱,也带去了一些食物和水果。
   
   我们实在是有心无力,多年来,我一直希望有能力的朋友,应当尽责任的朋友,来帮助一下王连禧,为此我是竟可能地利用一些机会,写一些文章,来为此呼吁。
   
   如,2016年底,加拿大的一个朋友(DONG弟兄)通过微信联系上我,问了王连禧的情况,并
   通过微信给我寄来3千人民币,说是几个朋友、弟兄姊妹一起奉献的,希望能够帮助王连禧改善一下生活。
   
   我没有一次都转给王连禧,而是分成4次转交给的王连禧。一是王连禧一个智力低下的人,一个精神发育迟滞患者,一次将3000元钱都转交给他,他可是会丢失。二是分4次转交给他,这样我和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就是先后4次看望了他,并且每次看望后我都写了一篇文章,是先后写了4篇文章来为他呼吁。(因呼吁,一个外地教会的肢体又转来600元,因此我们是4次去看望了王连禧)
   
   这次,我想也是如此,将孙立勇弟兄汇来的600澳元(2937.33人民币),分3次转交给王连禧,每一次转交1000元。这样我和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就可以先后3次去看望王连禧,我还可以先后写3篇文章,来为王连禧呼吁。
   
   我真希望,我们大家的呼吁,能使有能力的朋友,有责任朋友来帮助王连禧,使王连禧找回自己的房子(拆迁补偿款),使王连禧不再居住在那个不到十平方米,永远见不到阳光的,又黑、又潮的房子里。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8/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