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信仰与科学没有冲突我要为信仰竭力争辩]
徐永海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仰与科学没有冲突我要为信仰竭力争辩


   信仰与科学没有冲突我要为信仰竭力争辩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18年2月16日正月初一
   
   
   1、基督信仰与自然科学没有任何冲突,没有任何矛盾,为此我坚信耶稣
   
   1986年,我26岁,我在北京图书馆看到了方励之先生写的《宇宙的创生》,其中说到了“宇宙大爆炸理论”,即在1百多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并说到了,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从那时开始,我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
   
   1988年4月,我28岁,我在当了4年内科医生后,转行当了精神科医生。1989年2月,我29岁,我走进了缸瓦市教堂,很快接受了耶稣,成为了基督徒。作为基督徒,作为精神科医生,我思考、探索、研究,为什么耶稣能够改变人心,能够使人的心中充满爱——连仇敌坏人都爱。“凡有爱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并且认识上帝。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约一 4:7-8) 。
   
   经过这近30年来的思考、探索、研究,我的结论是:
   
   在动物进化过程中,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
   
   在我们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存在一个“崇拜、痛恨仇敌区(中枢)”。使得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崇拜明星,如崇拜英雄;并使得我们崇拜效法了“谁”,我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痛恨仇敌”的心。
   
   如果,我们崇拜效法了英雄(战斗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痛恨仇敌”的心——仇恨那些敌对的国家民族阶级及人;我们就会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而带来屠杀与战争。恨,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只会带来德国法西斯、柬埔寨红色高棉那样的灾难。
   
   而,我们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痛恨仇敌”的心——只恨撒旦,而拿去恨人的心,具有大爱的心,连仇敌坏人都爱。拿去恨人的心,具有大爱的心,个人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人类才会进入美好的社会。
   
   在《圣经》中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著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约13:15)。使徒彼得说:“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使徒保罗说:“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
   
   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的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第3天复活,第40天升天)”。只有耶稣才能给我们带来如此大爱的心,只有耶稣才能给我们人类带来那未来的美好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我想,只要是一个尊重自然科学知识的人,只要是一个希望社会走向美好的人,都应当来接受耶稣,具有基督信仰,成为基督徒。为此,这近30年来,我一直坚持为主传福音,带领家庭教会。
   
   可是,在我们当今的中国,很多人缺乏应有的科学知识,他们是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宗教信仰(包括基督信仰)都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他们不但不来接受基督信仰,反而是打压基督信仰。
   
   因此,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1995年至1997年)、行政拘留13天(2003年)、有期徒刑2年和监视居住2个多月(2003年至2006年)、剥夺权利2年(2006年至2008年)、刑事拘留1个月(2014年)。
   
   
   2、作为家庭教会,我们仅仅是在一起学习圣经,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先行者——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
   
   即,我们是——以耶稣为榜样——向耶稣学习,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而,不是来学习某些神学理论,因为单单的神学理论,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
   
   他们夫妻俩生前还时常说:“教会是属天的、属灵的,是政教分离”。(“政教合一”曾给中世纪的欧洲带来过一千年的黑暗,如烧死科学家等)。
   
   即,教会只是来带领大家学习《圣经》,以此来使大家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时,自然会带来那美好的社会)。教会不是社会政治团体,不应当专注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但是作为基督徒个人反而应当积极关注、积极参与)。
   
   他们夫妻俩生前还时常说:“我们坚持家庭教会”,并说到:“聚会人一多,就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我们家庭教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使得在短短的几十年内,中国基督徒从几百万人,发展到上亿人)。
   
   即,家庭教会,由于缺乏受过神学教育的神职人员,由于缺乏论述神学理论的神学书籍,而使得我们不得不单单地学习《圣经》;而《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我们单单地学习《圣经》,正好使我们能够单单地以耶稣为榜样,向耶稣学习,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因此我们坚持家庭教会。
   
   我们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尤其是传统的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仅仅是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来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来使人们的心中都来具有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这没有什么不好。可是,一些人却非要打压我们,他们实在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为此,我们要为我们的基督信仰、家庭教会竭力争辩。
   
   
   3、因为基督信仰,我们曾坐牢,为此更要为基督信仰、家庭教会竭力争辩
   
   2000年辽宁鞍山,因为聚会学习《圣经》,一些基督徒遭到酷刑、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是打嘴巴、上小绳、木棍打、竹竿抽、电棍电、烤电炉等,不少肢体被罚款,李宝芝、孙德祥、侯荣山还被劳动教养。
   
   2001年,他们来到北京请求帮助,虽然我们之间并不相识,但是肢体之痛,我们必须帮助。我拿出了刚发的工资1千元钱作路费(后来成了我被判刑的罪证),刘凤钢弟兄去了鞍山,参加了李宝芝行政上诉案公开开庭的旁听,并到劳教所看望了李宝芝姊妹,进一步了解了情况。
   
   刘凤钢回京后,我们写了《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主要记录了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的经过。后来此文章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会杂志《生命季刊》上。
   
   我还写了《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致信给我的大学儿科学老师、当时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何鲁丽副委员长。在信中我说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中规定:‘对基督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徒习惯称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及其他有关法律规定,基督徒在自己家中聚会是允许的,并应受到保护,可是我们这些弟兄姊妹却被抓被关,并且在审讯过程中受到拷打”。
   
   “《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二条,人民警察不得有下列行为:(四)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人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7条: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的、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警察马毅的行为不仅侵害了我们的弟兄姊妹,也侵害了国家的法律。”
   
   2003年,因为我们写文章、写信反映了这鞍山基督徒遭酷刑的事情,为此我们也被抓了,并被判刑。其中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给我们按的罪名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我们可能是以此罪名被判刑的唯一一例,其它都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我们所反映的李宝芝公开开庭审理过程自然不属于国家秘密)。也就是说,我们反映基督徒聚会学习《圣经》而遭酷刑的事情,被认为是危害了国家安全和利益。也就是说,警察马毅酷刑基督徒,被认为是在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那有警察马毅这样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的。
   
   根据法律规定,定案必须要有鉴定书,并且在鉴定书上必须要有鉴定人签字、盖章。可是,在我们的案件中,仅仅只有一个国家保密局出具的《复函》(起诉书原话),上面也没有鉴定人签字、盖章。这个《复函》最多只能说明“可能是情报”。翻译成文言文就是“莫须有”。一千年前,岳飞是以“莫须有”的方式被杀害了;今天,我们是以“莫须有”方式被判刑了。都是发生在杭州西湖边上,我们是被关在离杭州西湖不远的杭州监狱。
   
   因为基督信仰、家庭教会,我们坐牢了,为此我们更要为我们的基督信仰、家庭教会竭力争辩。
   
   
   4、在我们中国,我们为信仰争辩,我们就要说清楚,我们的信仰与科学没有冲突
   
   在《什么是科学》(作者吴国盛,见http://www.ximalaya.com/87376549/album/11169070/)一书中说到:
   
   1895年甲午海战一败涂地,洋务运动宣告破产之时,人们终于认识到,中国的落后不只是“技不如人”,而是全方位的落后,包括政治制度、人民素质、思想传统,都需要来一场革命性的转变才行。……
   
   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全盘破产之后,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价值真空,客观上要求一个新的价值体系加以替代,“科学”作为西学中为国人最钦佩、也相对最熟悉的部分,就由“用”转为“体”、由“器”进为“道”。……
   
   1923年,胡适在为《科学与人生观》一书写的序这样说:“这三十年来,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他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那个名词就是‘科学’。……。”
   
   通过《什么是科学》一书,我们可以了解到,“科学”在我们中国具有着无上尊严的地位。在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科学”就是正确的同义词,“反科学”就是错误的同义词。
   
   可是,一些基督教徒,他们却在极力地反对科学;如极力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坚持认为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如极力反对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坚持认为我们人类是上帝用泥捏出来的。这些基督教徒,他们不是高举耶稣并他钉十字架,而是高举这些神学理论。
   
   而使得,在上个世纪20、30年代出现了“反基督教运动”,很多人拒绝接受耶稣基督。而使得,在今天,一些人是在理直气壮地、肆无忌惮地打压基督教,打压基督教家庭教会,说我们基督教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