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徐水良文集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徐水良


   

2018-3-3日


   

   

一、谈孙中山、国民党和国粉

   
   我肯定辛亥革命,也肯定孙中山对辛亥革命的贡献。反对告别革命派和赞扬袁世凯的派别,对他的攻击。但是,他的另一个方面,尤其是他献媚苏俄列宁,甚至要求参加共产国际,联俄容共,依靠苏俄顾问,把国民党改造成列宁式的党,引狼入室,把苏俄和马列共产组织引入中国,最后结果,导致中国被马列共产专制统治等等问题,以及国民党被改造成列宁式的党,曾经长期搞过一党专制等等问题,不能像国粉那样,全部加以拼命掩盖和抹杀。
   
   实际上,二十世纪世界潮流是双重的,既有民主化潮流,又有社会主义马列专制左倾大倒退潮流。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社会主义的一种。所以,孙关于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那段话,恐怕是更倾向于二十世纪社会主义左倾大倒退潮流。
   
   孙要求参加共产国际,尤其联共联俄,也称联俄容共以后,在苏联顾问指导下把国民党改组成列宁式的党,就彻头彻尾投入到二十世纪左倾大倒退潮流中去了。
   
   最后,连老婆都做了共产国际的间谍。
   
   《解密:孙中山与共产国际的合作与摩擦》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Pm9PAGA136pHPhjkJn-W3q7OSY8czYC3FpfgE7oN9c
   
   《为何国民党要加入共产国际》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Q-iPqyKjPeGLUR3-W2kyVshtirgSMlcXiJ8HXt94GGY
   
   《苏联统战孙中山》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CaonNbfjNIh6FTut-w5dCgT8E4nMEFyr1JcSWp1r5gs
   
   大约二十多年前,中共情报机构确定由他们在海外的特线开始,然后逐步推广到国内,用赞扬国民党和蒋介石的办法,欺骗国民党,搞第三次国共合作。为此调动了一大批特线,来配合这个工作。他们的策略很成功。由于国民党在台湾内部,与独派打得不可开交,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这种策略对国民党很有吸引力。结果,连战制定了“联共制独”的方针。从连战访问大陆开始,国共第三次合作实际上就正式开始了。
   
   但因为国民党在前二次国共合作中一直受骗,不愿意正式命名为第三次国共合作。所以,第三次公共合作,是没有正规合作名称的实际上的合作。
   
   陈孔立:“第三次国共合作”解读
   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449.html
   
   明报:国共第叁次合作反帝国主义
   https://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5/04/200504211029.shtml
   
   为什么有些配合第三次国共合作特殊人物,像毛左和五毛一样,整天污言秽语,用痞子文化冒充传统文化,骂骂咧咧宣传传统文化,实际上是恶心丑化传统文化。他们见到对孙中山和国民党持有异议的人士,他们就骂骂咧咧,群起围攻攻击,容不得任何不同意见。他们不断攻击反诬反咬对孙中山和国民党持有异议的人士,是五毛,是自干五,不断造谣攻击民主派,挑起矛盾和内斗。甚至不断咒骂“民逗”,说中国民主运动早已经是臭大街了,其仇恨中国民主运动的心态和立场,表露无遗。其原因,就在这里。一是他们的任务,二是这些人的共同习惯,共同的习惯性行为。
   
   实际上,第三次国共合作,是周恩来最早提出来的。《周恩来提国共第三次合作 56年已谈安排蒋介石职位》
   http://news.ifeng.com/history/phtv/wdzgx/detail_2012_05/14/14510196_0.shtml
   
   只是经过文革、改革开放,到上个世界九十年代,才制定出具体策略,并开始实施。
   
   

二、再谈自由主义

   
   有人说:“自由主义就是对自由的追求”。这个说法不对。自由主义与自由是不同概念。胡适以来的中国人,都是望文生义,把自由主义解释成主张和追求自由的主义,实际上不是这回事。
   
   他们说:“自由是一个纯政治概念”。
   
   这个说法同样不对。民主是公共政治领域的事情。自由却是社会生活一切方面私人领域的事情。把自由说成纯政治性的,完全是搞反了。自由恰恰不是纯政治性的。民主才是纯政治性的。
   
   也就是说,自由是全方位的,民主才是纯政治的。
   
   有人坚持说:“洛克是自由主义大师毫无疑问。”“英国早期的自由主义大师洛克、亚当·斯密,欧洲大陆第一个传播自由主义学说的是法国的萨伊,往后德国的威廉·洪堡。”甚至说:“中国的老子、鲍敬言都是杰出的自由主义大师。”
   
   实际上,自由主义1810年代产生,这时洛克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他怎么复活过来,成为自由主义大师?然后再死?国际国内一批新自由主义的骗子,智力低下,连撒谎也撒不好。如果他们的逻辑成立,那被基督教封的圣基督教圣徒、共产主义乌托邦或乌有之乡创始人圣托马斯莫尔,以及实行基督教共产主义的早期基督教信徒,都可以称为马列主义者了?洪秀全搞基督教共产主义,也可以称为中国马列共产主义者了?
   
   他们坚持说:“自由主义并非产生于1810年代,我不知道你这个时间从哪里来的。”
   
   笔者回答:自由主义1810年代在西班牙产生,那是历史常识,你去看看大英百科全书,中国的百科全书,网上搜索一下,到处都是。可惜,新自由主义“大师”以及新自由主义者,往往非常无知。
   
   自由主义无大师,这里说大师,是讽刺。
   
   这位朋友竟然回答:我不需要看什么字典或者什么书。我只需要看哪些人宣传的主张是否是自由主义主张即可。
   
   笔者惊讶: 原来你们自由主义者真的是不看书,甚至不看辞典的。
   
   像日常生活中,骗子往往风行一时一样。理论界的骗子,往往也能风行很长时间。连黄色文明蓝色文明的无稽之谈,告别革命之类的骗子理论,都能风行几十年。马列主义风行一百几十年。自由主义,开始不是骗子理论,但被现代新自由主义“大师”改造成骗子理论。很多人不看书,不看辞典,就很容易上当。
   
   这位朋友坚持把“洛克的《政府论》中宣传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自然法原则,限制政府权力,保障个人自由。”说成自由主义,坚持以此作自由主义标准。
   
   笔者回答:再告诉你一次,洛克不是自由主义者。
   
   不过,我有事,没有兴趣与他继续谈下去了。
   
   实际上,正像我过去说的,华人圈自由主义者,往往偷梁换柱。他们不仅把左派自由主义说成右派。而且他们不断强调的许多所谓自由主义的观点,例如坚持私有化,反对公有化;坚持小政府,反对大政府等等,恰恰是自由主义的对立面——保守主义的观点,而不是自由主义的观点。但因为中国自由主义者无数次重复此类简单化教条,给人洗脑,竟然被国内华人圈,部分还被海外华人圈,普遍误认那些保守主义观点,是自由主义坚定不移的教义和教条。
   
   这位朋友说的观点,就是这样,这恰恰不是自由主义的观点,而是与自由主义对立的保守主义的观点。所以,他的标准,完全是上了新自由主义骗子的当,把保守主义标准,当作了自由主义标准。新自由主义是在左派自由主义吃不开的情况下,吸收右派保守主义的许多观点,而产生的一个派别。
   
   中国的自由主义者除了说“中国的老子、鲍敬言都是杰出的自由主义大师。”而且往往把自由主义的产生,推到古希腊、古罗马时代。
   
   自由主义者,真是把中国道教伪冒假托道家,并捏造出老子化胡,把很早产生的佛教,说成几百年以后产生的道教化胡化出来的,自由主义把道教这一套造假手段,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建议自由主义者们,不妨认真论证,从上帝创造亚当亚娃开始。那亚当亚娃,就是自由主义者。或者从宇宙大爆炸开始,那宇宙就是自由主义,那样,你们那自由主义就变成最最古老的、无所不包的最最伟大的主义了。
(2018/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