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徐水良文集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2015年
2015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徐水良


   
   

提要:

   
   1、国家不等于政权,国家是特殊的地域概念。
   
   2、国家的阶级和暴力异化,不是国家本质;国家的本质,是它的地域性全民性。
   
   3、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不是镇压机器。不能把政权和治权的本质,说成镇压和暴力。
   
   4、民主制度下全民共有的国家政权国家机器,应该转变成本质上的服务机器,而不是统治和压迫机器。
   
   汇编本人几篇文章,来说明这些问题:
   
   (注:文中某些词因避开敏感词需要,用同音字词代替)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徐水良


   

2018-3-21日


   
   
   几十年来,我写了许多、许多论述国家和政权的文章,阐明了国家的地域性质、全民性质,批驳了马列主义阶级国家,阶级暴力,镇压机器等等的谬论。同时也论述了国家地域性全民性,与国家政权阶级异化之间的矛盾。指出解决这个矛盾,只能靠公共领域的公有化、民主化来解决。把公共领域的国家政权、国家权力公有化,建立和完善民主制度,使国家政权国家权力尽可能全民化。同时论证,国家政权和治权,是管理机器,不是镇压机器。
   
   但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过去只是简单提及,没有详细论述。这就是随着自由民主的逐步发展,随着自由民主社会逐步向人性化的人本社会发展,国家,将愈来愈从单纯的管理机器,变成为全民服务的服务机器。
   
   今后,这个问题,需要大家一起来认真研究。
   
   实际上,人类社会的管理机构或管理机器,包括国家政权,本来就是为居住在国家这块土地上居民,即国民设立的,不是居民或国民为管理机构即国家政权而存在,而是国家政权为居民而存在。因此,从原始社会的部落联盟、部落和氏族领导机构,到国家,本质上说来,都是为居民创造和设立的。从这个意义上,他们本质上就应该是为居民服务的服务机构。
   
   只是,随着国家政权的阶级异化,国家政权、国家公权力为某些阶级、集团、组织、政党、家族或个人霸占,国家政权,就越来越失去其服务功能,越来越变成霸占国家机器的统治者的统治和压迫机器,它的管理职能,越来越变成为维护统治者的利益而对其他居民的统治和压迫职能。
   
   古代国家的对内对外职能,相对简单。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国家政权的职能,越来越分化,越来越复杂化。它的服务职能,也就越来越多。
   
   现代国家政权的对内职能,不仅继承了古代国家的水利,道路,赈灾等等服务职能,而且发展出经济、文化、教育、消防、交通、通讯、公立公园、国家森林、社会福利、养老、社会救济、救灾、全民健保等医疗服务、体育、以及其他许多、许多服务职能。其中的教育职能,包括幼儿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社会教育,以及对家庭教育的指导等等,形成一个庞大的公共教育体系。这些服务职能,越来越变成国家政权中最大最重要的职能。
   
   随着自由民主制度的建立,未来社会将在自由民主制度的保护和引导下,逐步向人性化的人本社会发展,国家将越来越变成一部庞大的服务机器。而且,传统的管理职能,也将越来越具有服务性质。即使军队、警察等武装力量,武装机器,也将越来越具有服务性质。不仅他们担负的交通、消防、救灾等等,本来就应该是服务职能。他们负担的管理职能,例如警察负担的社会治安和管理只能,也将越来越具有更多的服务内容和服务性质。
   
   因为国家公权力是公共领域的服务机器,所以,人们才能把执行国家公权力的官员,称为“公仆”。他们不应该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
   
   但是,要实行从单纯管理机器到服务机器的转变,其必不可少的条件,就是国家政权国家权力的公有化、民主化。必须在自由民主条件下,才能转变。否则,国家政权国家公权力为少数人霸占,为某些阶级、集团、组织、政党、家族或个人霸占,那国家就必然具有异化的性质,必然变成统治者抢劫掠夺,巧取豪夺,并为此具有对被统治者进行压迫的性质。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可能会有毛式公有化大抢劫大掠夺,而且可能会有邓式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中国大陆独特的、逆世界历史潮流而动的教育医疗社保等领域搞的所谓“产业化”,实际上是权贵们在教育医疗领域损害国民利益、搞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品化、市场化、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的典型之一。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徐水良


   

2014-1-25日


   
   本人论述国家问题这个理论问题,一些公认的五毛就群起对本人造谣污蔑,人身攻击。看来这个国家问题,牵涉五毛及其主子的核心利益。所以这里必须继续简单说一说。并且将再配发两组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的文章。
   
   在中国,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中国正体(繁体)“国”(國)字的本意,就是荷戈武士武装保卫的地域。
   
   到周朝时,“诸侯有国,大夫有家。”诸侯的封地称国,大夫的封地称家。所以以国家两字作为国的通称,形成国家概念。
   
   因此,中国的国或国家概念,至迟周朝时就已经形成。
   
   所以,拼命把古代中国的“中国”概念,说成只是单纯的地域,不是国家,完全是闭着眼睛撒谎。
   
   反过来,因为国家是地域概念。用马列国家概念狡辩,说中国是地域就不是国家,那当然也完全是胡说八道?
   
   马列把国家与国家的一个附属要素政权要素,也即政治意义上的国家概念等同起来,绝对荒谬。我论述多少年,说明真正的国家概念是什么,(逐步深入论述,延续三十多年了),可是所谓的民运人士,老是不懂我再三说明的,国家是带有人民(国民)、主权和政权要素的地域概念这个日常理论道理。
   
   国家的三要素或四要素中,核心要素是地域概念,所以国家能在地图上标示出来。不是地域概念,就无法用地图表示。其次是人民(国民或人口)要素。
   
   地域和人民两者,也是国家的基本要素。没有这两个要素,就不是国家。
   
   主权及政权要素,包括治权,只是附属要素。特殊时期,暂时没有政权或主权,国家依然还是国家。
   
   中国周朝后古书上几千次几万次说的“中国”,这个“国”,当然是周朝就已经形成的古代中国的国家概念。
   
   因此,说中国这个概念,不是有几千年历史的古代概念,而是民国以后的新概念,完全是林思云隐瞒历史事实的撒谎。
   
   那些不读中国历史书籍、不懂中国历史,不懂国家理论,在我们说明事实真相以后,继续拼命吹捧和伙同林思云撒谎的人,也是别有目的的人。
   
   十多年来,海内外五毛伪右派,利用马列错误的国家概念和谬论,把国家理论搞得极度混乱不堪。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浑水摸鱼,以曲线道路,帮助土公维护极权专制的国家制度。
   
   这些五毛,把土公与国家等同起来,高唱反工必须反华的谬论,要把反对土公的人们,转移方向引向反华。甚至是反华不反工的方向。把反土公就必须不爱中国就该当汉奸去卖国等等的荒谬观念和谬论灌输给民众。
   
   尤其是,这些人,杜撰“爱国贼”概念,大力宣传,提倡卖国当汉奸。当年他们组建多个《汉奸论坛》,一方面,他们用骂土公“爱国贼”的方式,帮土公洗脱卖国贼罪名,掩盖土公卖国、害国、祸国的各种劣迹,颠倒黑白把土公卖国害国祸国,说成爱国贼爱国行为。另一方面,又用提倡卖国、自称汉奸的办法,帮土公坐实土公的反诬,即诬蔑中国民主运动卖国的罪名。一时间,他们的谬论传遍海内外,铺天盖地。本人从一开始就非常反对他们的荒唐谬论和做法,因此撰写许多指名或不指名批评他们谬论的文章。
   
   说到爱国问题: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最高表现,就是发动和依靠中国民众,联合全世界自由民主文明力量,推翻土公卖国贼实行极权专制、仇视自由民主普适价值文明阵营的腐朽制度的统治,防止土公挑起国际战争甚至新的世界大战,危害甚至毁灭中国和人类。这种反工爱国的目的,是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热爱和平,与全世界友好相处,与民主文明阵营结盟、实行普适价值的自由民主文明制度。
   
   附: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290469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二)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290470
   部分中国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吕柏林:古代中国语录
   
   
   

从根本上批判马列专制理论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徐水良


   

2013-10-19日


   
   
   网上,有的左派又吹捧列宁的《国家与革命》。
   
   事实上,列宁根本不懂什么是国家。不知道国家是一定民族居民占据、生活居住、并用武力保卫的特定地区,不知道国家是带有居民民族要素的一个地理概念。马列甚至不知道因为国家是地理概念,所以国家才能在世界地图上画出来。他们当然更不知道国家的基本要素是人民和领土。(注,因篇幅所限,本文几位简单的阐述中暂时不谈主权要素和主权在民的现代民主思想,另外写文章阐述。)
   
   相反,列宁继承马克思谬论,只是用政权治理的政治概念来称呼国家,把国家等同于政治概念的政权,不知道政权只是国家的从属要素,而不是基本要素。
   
   当然,这里也有翻译问题,马克思和列宁使用俄语,德语,他们的国家概念,是政权和社会治理意义上的政治概念,也即治权意义上的国家概念。中文翻译成笼统的国家概念,与原意有很大差别。因此,中国毛左、左派,与装扮成爱国愤青大反所谓“爱国贼”“爱国主义”,曲线救专制的五毛们,他们虽然表面上互相对立,实际上他们的国家概念完全一样,都用的是马列的国家概念,都一样荒谬,而且比马列的国家概念更加荒谬。
   
   其中,曲线救专制的五毛,欺骗性特别大。他们接过马列国家学说,把国家与政权等同起来、混为一谈。他们以表面上反专制的面目出现,与专制演戏唱双簧,搞阴谋,欺骗民主派,捏造“爱国贼”概念,以便让民主派自愿把爱国帽子送给专制卖国者,把专制卖国者说成爱国者。相反,欺骗民主派,让关心国事,为了国家好,因为爱国而冒险搞民主的民主派,说成反对爱国、反对“爱国贼”、主张卖国的派别,从而帮专制坐实民主派的卖国罪名。通过这种阴谋,非常阴险地达到曲线救专制、救专制卖国的目的。
   
   第二、无论是国家的本质意义上,即国家的基本要素——人民要素和领土要素,还是国家的附属要素,治权即政权要素,国家的特点都是国家的全民性。基本要素不用说,他们本身就是全民性。
   
   第三、即使国家的附属要素、政权要素,即马克思和列宁使用的治权意义上的国家,连马克思和列宁也都不得不承认:“国家是全社会的唯一正式代表”,也就是说,国家的性质,就是全社会的代表,并且是唯一代表。实际上,本人的研究,发现国家的客观事实,这个治权意义上的国家,还是具有武力排他性的全社会的唯一正式代表。这唯一代表的意思,当然就是代表全社会,而不是代表某个阶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