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徐水良文集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徐水良


   
   

提要:

   
   1、国家不等于政权,国家是特殊的地域概念。
   
   2、国家的阶级和暴力异化,不是国家本质;国家的本质,是它的地域性全民性。
   
   3、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不是镇压机器。不能把政权和治权的本质,说成镇压和暴力。
   
   4、民主制度下全民共有的国家政权国家机器,应该转变成本质上的服务机器,而不是统治和压迫机器。
   
   汇编本人几篇文章,来说明这些问题:
   
   (注:文中某些词因避开敏感词需要,用同音字词代替)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徐水良


   

2018-3-21日


   
   
   几十年来,我写了许多、许多论述国家和政权的文章,阐明了国家的地域性质、全民性质,批驳了马列主义阶级国家,阶级暴力,镇压机器等等的谬论。同时也论述了国家地域性全民性,与国家政权阶级异化之间的矛盾。指出解决这个矛盾,只能靠公共领域的公有化、民主化来解决。把公共领域的国家政权、国家权力公有化,建立和完善民主制度,使国家政权国家权力尽可能全民化。同时论证,国家政权和治权,是管理机器,不是镇压机器。
   
   但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过去只是简单提及,没有详细论述。这就是随着自由民主的逐步发展,随着自由民主社会逐步向人性化的人本社会发展,国家,将愈来愈从单纯的管理机器,变成为全民服务的服务机器。
   
   今后,这个问题,需要大家一起来认真研究。
   
   实际上,人类社会的管理机构或管理机器,包括国家政权,本来就是为居住在国家这块土地上居民,即国民设立的,不是居民或国民为管理机构即国家政权而存在,而是国家政权为居民而存在。因此,从原始社会的部落联盟、部落和氏族领导机构,到国家,本质上说来,都是为居民创造和设立的。从这个意义上,他们本质上就应该是为居民服务的服务机构。
   
   只是,随着国家政权的阶级异化,国家政权、国家公权力为某些阶级、集团、组织、政党、家族或个人霸占,国家政权,就越来越失去其服务功能,越来越变成霸占国家机器的统治者的统治和压迫机器,它的管理职能,越来越变成为维护统治者的利益而对其他居民的统治和压迫职能。
   
   古代国家的对内对外职能,相对简单。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国家政权的职能,越来越分化,越来越复杂化。它的服务职能,也就越来越多。
   
   现代国家政权的对内职能,不仅继承了古代国家的水利,道路,赈灾等等服务职能,而且发展出经济、文化、教育、消防、交通、通讯、公立公园、国家森林、社会福利、养老、社会救济、救灾、全民健保等医疗服务、体育、以及其他许多、许多服务职能。其中的教育职能,包括幼儿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社会教育,以及对家庭教育的指导等等,形成一个庞大的公共教育体系。这些服务职能,越来越变成国家政权中最大最重要的职能。
   
   随着自由民主制度的建立,未来社会将在自由民主制度的保护和引导下,逐步向人性化的人本社会发展,国家将越来越变成一部庞大的服务机器。而且,传统的管理职能,也将越来越具有服务性质。即使军队、警察等武装力量,武装机器,也将越来越具有服务性质。不仅他们担负的交通、消防、救灾等等,本来就应该是服务职能。他们负担的管理职能,例如警察负担的社会治安和管理只能,也将越来越具有更多的服务内容和服务性质。
   
   因为国家公权力是公共领域的服务机器,所以,人们才能把执行国家公权力的官员,称为“公仆”。他们不应该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
   
   但是,要实行从单纯管理机器到服务机器的转变,其必不可少的条件,就是国家政权国家权力的公有化、民主化。必须在自由民主条件下,才能转变。否则,国家政权国家公权力为少数人霸占,为某些阶级、集团、组织、政党、家族或个人霸占,那国家就必然具有异化的性质,必然变成统治者抢劫掠夺,巧取豪夺,并为此具有对被统治者进行压迫的性质。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可能会有毛式公有化大抢劫大掠夺,而且可能会有邓式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中国大陆独特的、逆世界历史潮流而动的教育医疗社保等领域搞的所谓“产业化”,实际上是权贵们在教育医疗领域损害国民利益、搞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品化、市场化、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的典型之一。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徐水良


   

2014-1-25日


   
   本人论述国家问题这个理论问题,一些公认的五毛就群起对本人造谣污蔑,人身攻击。看来这个国家问题,牵涉五毛及其主子的核心利益。所以这里必须继续简单说一说。并且将再配发两组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的文章。
   
   在中国,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中国正体(繁体)“国”(國)字的本意,就是荷戈武士武装保卫的地域。
   
   到周朝时,“诸侯有国,大夫有家。”诸侯的封地称国,大夫的封地称家。所以以国家两字作为国的通称,形成国家概念。
   
   因此,中国的国或国家概念,至迟周朝时就已经形成。
   
   所以,拼命把古代中国的“中国”概念,说成只是单纯的地域,不是国家,完全是闭着眼睛撒谎。
   
   反过来,因为国家是地域概念。用马列国家概念狡辩,说中国是地域就不是国家,那当然也完全是胡说八道?
   
   马列把国家与国家的一个附属要素政权要素,也即政治意义上的国家概念等同起来,绝对荒谬。我论述多少年,说明真正的国家概念是什么,(逐步深入论述,延续三十多年了),可是所谓的民运人士,老是不懂我再三说明的,国家是带有人民(国民)、主权和政权要素的地域概念这个日常理论道理。
   
   国家的三要素或四要素中,核心要素是地域概念,所以国家能在地图上标示出来。不是地域概念,就无法用地图表示。其次是人民(国民或人口)要素。
   
   地域和人民两者,也是国家的基本要素。没有这两个要素,就不是国家。
   
   主权及政权要素,包括治权,只是附属要素。特殊时期,暂时没有政权或主权,国家依然还是国家。
   
   中国周朝后古书上几千次几万次说的“中国”,这个“国”,当然是周朝就已经形成的古代中国的国家概念。
   
   因此,说中国这个概念,不是有几千年历史的古代概念,而是民国以后的新概念,完全是林思云隐瞒历史事实的撒谎。
   
   那些不读中国历史书籍、不懂中国历史,不懂国家理论,在我们说明事实真相以后,继续拼命吹捧和伙同林思云撒谎的人,也是别有目的的人。
   
   十多年来,海内外五毛伪右派,利用马列错误的国家概念和谬论,把国家理论搞得极度混乱不堪。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浑水摸鱼,以曲线道路,帮助土公维护极权专制的国家制度。
   
   这些五毛,把土公与国家等同起来,高唱反工必须反华的谬论,要把反对土公的人们,转移方向引向反华。甚至是反华不反工的方向。把反土公就必须不爱中国就该当汉奸去卖国等等的荒谬观念和谬论灌输给民众。
   
   尤其是,这些人,杜撰“爱国贼”概念,大力宣传,提倡卖国当汉奸。当年他们组建多个《汉奸论坛》,一方面,他们用骂土公“爱国贼”的方式,帮土公洗脱卖国贼罪名,掩盖土公卖国、害国、祸国的各种劣迹,颠倒黑白把土公卖国害国祸国,说成爱国贼爱国行为。另一方面,又用提倡卖国、自称汉奸的办法,帮土公坐实土公的反诬,即诬蔑中国民主运动卖国的罪名。一时间,他们的谬论传遍海内外,铺天盖地。本人从一开始就非常反对他们的荒唐谬论和做法,因此撰写许多指名或不指名批评他们谬论的文章。
   
   说到爱国问题: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最高表现,就是发动和依靠中国民众,联合全世界自由民主文明力量,推翻土公卖国贼实行极权专制、仇视自由民主普适价值文明阵营的腐朽制度的统治,防止土公挑起国际战争甚至新的世界大战,危害甚至毁灭中国和人类。这种反工爱国的目的,是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热爱和平,与全世界友好相处,与民主文明阵营结盟、实行普适价值的自由民主文明制度。
   
   附: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290469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二)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290470
   部分中国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吕柏林:古代中国语录
   
   
   

从根本上批判马列专制理论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徐水良


   

2013-10-19日


   
   
   网上,有的左派又吹捧列宁的《国家与革命》。
   
   事实上,列宁根本不懂什么是国家。不知道国家是一定民族居民占据、生活居住、并用武力保卫的特定地区,不知道国家是带有居民民族要素的一个地理概念。马列甚至不知道因为国家是地理概念,所以国家才能在世界地图上画出来。他们当然更不知道国家的基本要素是人民和领土。(注,因篇幅所限,本文几位简单的阐述中暂时不谈主权要素和主权在民的现代民主思想,另外写文章阐述。)
   
   相反,列宁继承马克思谬论,只是用政权治理的政治概念来称呼国家,把国家等同于政治概念的政权,不知道政权只是国家的从属要素,而不是基本要素。
   
   当然,这里也有翻译问题,马克思和列宁使用俄语,德语,他们的国家概念,是政权和社会治理意义上的政治概念,也即治权意义上的国家概念。中文翻译成笼统的国家概念,与原意有很大差别。因此,中国毛左、左派,与装扮成爱国愤青大反所谓“爱国贼”“爱国主义”,曲线救专制的五毛们,他们虽然表面上互相对立,实际上他们的国家概念完全一样,都用的是马列的国家概念,都一样荒谬,而且比马列的国家概念更加荒谬。
   
   其中,曲线救专制的五毛,欺骗性特别大。他们接过马列国家学说,把国家与政权等同起来、混为一谈。他们以表面上反专制的面目出现,与专制演戏唱双簧,搞阴谋,欺骗民主派,捏造“爱国贼”概念,以便让民主派自愿把爱国帽子送给专制卖国者,把专制卖国者说成爱国者。相反,欺骗民主派,让关心国事,为了国家好,因为爱国而冒险搞民主的民主派,说成反对爱国、反对“爱国贼”、主张卖国的派别,从而帮专制坐实民主派的卖国罪名。通过这种阴谋,非常阴险地达到曲线救专制、救专制卖国的目的。
   
   第二、无论是国家的本质意义上,即国家的基本要素——人民要素和领土要素,还是国家的附属要素,治权即政权要素,国家的特点都是国家的全民性。基本要素不用说,他们本身就是全民性。
   
   第三、即使国家的附属要素、政权要素,即马克思和列宁使用的治权意义上的国家,连马克思和列宁也都不得不承认:“国家是全社会的唯一正式代表”,也就是说,国家的性质,就是全社会的代表,并且是唯一代表。实际上,本人的研究,发现国家的客观事实,这个治权意义上的国家,还是具有武力排他性的全社会的唯一正式代表。这唯一代表的意思,当然就是代表全社会,而不是代表某个阶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