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淫乱邪教“上帝之子”逃脱者讲述令人震惊的往事]
文学博
·Shen Yun and the Falun Gong Cult
·美国女作家:“神韵晚会”是邪教年度演出
·大骗子李洪志
·莫纳什大学新闻网:“神韵晚会”夹杂着过多的政治色彩
·美国心理学家:请慎重购买“神韵晚会”门票
·美国《外交政策》:自不量力的法轮功
·自不量力的法轮功企图通过神韵晚会推翻中共
·Foreign Policy Magazine:Footloose and Falun Gon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神韵演出”只不过是一场刻意隐藏邪教背景的政治宣传
·“神韵演出”为何受主流社会唾弃
·“神韵”演出淋漓尽致地暴露了法轮功不真不善不忍的邪教本质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神韵,请别借娱乐之名,行宣传邪教之实!
·如此一个造谣机器他的结局终将是什么呢?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提款机
·神韵演出遭恶评揭示出法轮功被西方主流社会抛弃的事实
·神韵演出如此亵渎“中华传统文化”,当然被唾弃
·神韵演出屡遭抗议观众哄台到底是因为啥?
·神韵演出广告严重误导并欺骗观众
·拙劣的演技到底还能神多久?
·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是“神韵演出”根本无法企及的
·这样充满欺骗和政治宣传的“神韵演出”,你还会去看吗?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小心别上当,“神韵演出”是假冒中华优秀文化的冒牌货
·为何“神韵”屡屡受挫,频获差评
·李洪志对待死亡骨干的三种做法
·面对疾病,李洪志对信徒的洗脑三步曲
·你还要忽悠我们到啥时候?
·如此坑人害人,世上少有
·世界骗子冠军李洪志
·致那些被冤死的“法轮功”骨干们
·原来篡改生日是为了神化自己
·为何四十多名法轮功骨干都是病亡?
·听李洪志说:我是如何被“活摘”了阑尾的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李洪志的圆满说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李大忽悠的造假风波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全能神”人员恶意使用难民申请滞留韩国
·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 李洪志自身劣迹斑斑,还自称宇宙“主佛”
·李洪志宣称的“神通”
·扒一扒“主佛”的房产
·法轮功藐视法律
·“风流主佛”李洪志
·邪教之邪,邪在哪里?
·为何要取缔法轮功,是在挽救那些被洗脑的痴迷人
·听信邪教之言,后悔莫及
·天安门自焚案是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根源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芦淑珍之死戳破“主佛”谎言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四)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三)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一)
·中国专家:对"活摘"谣言非常气愤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图)
·麻原彰晃等多名日本“奥姆真理教”邪教骨干被执行死刑
·奥姆真理教死刑犯手写忏悔信《直面罪行和死亡》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一):“法轮功”修炼者拒绝看医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二):李洪志对“法轮功”的领导控制是专制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三):李洪志有鼓励信徒们寻求迫害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四):许多西方评论家故意忽视李洪志荒唐的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五):“法轮功”操控维基百科涉“法轮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六 ):“法轮功”是一个大肆渲染精神战争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七):解读“1.23”自焚事件
·黄洁夫将担任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名誉主席
·以大爱之名——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中国华章
·美国邪教NXIVM已停止活动
·美媒:十种迹象表明你可能已身陷邪
·追问让“全能神”邪性毕露
·“全能神”邪教破坏宗教三宗罪
·日本邪教教主被处绞刑 奥姆真理教影响仍在
·麻原札幌的罪恶一生
·教主自身不保,邪教“神力”何在?
·“全能神”在韩国遭批引发的思考
·“全能神”蛊惑人心的四种手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淫乱邪教“上帝之子”逃脱者讲述令人震惊的往事


   核心提示:2018年1月10日,英国《每日邮报》网站报道,前成员道恩·沃森在臭名昭著的邪教“上帝之子”中长大,不但自幼正常的教育被剥夺,还受到该教邪恶的教义洗脑,被灌输色情教育、强迫从事色情表演,遭受种种虐待……13岁后与家人逃离邪教掌控,历尽千辛万苦重回正常生活,并创办非盈利机构道恩·沃森研究所,帮助邪教受害者重建生活。
     一位曾在十几岁逃离臭名昭著的性邪教的妇女,分享了她令人震惊的故事,以帮助鼓励其他受害者走出来。
     道恩·沃森,来自巴西,在臭名昭著的邪教“上帝之子”中长大,却渴望逃脱备受煎熬的虐待。
     她还在邪教中时,就被教导怎样发生性关系,被迫给“叔叔们”进行色情表演,还被要求观看裸体女人捆绑在十字架上的图片。

     十几岁的女孩和妇女还被迫从事“色情引诱”,被送到社区之外拉客,为教区公社筹措金钱。
     新近卷入电影大亨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丑闻的好莱坞演员罗丝·麦高恩,以及演员杰昆·菲尼克斯,也曾经是该邪教成员。
     道恩下定决心不想在这些规则下生活,在13岁时成功逃离了“上帝之子”——现在被改称“家庭国际”。但是她的康复之路前路漫漫,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需要很长的岁月才能得到消除。
     现年29岁的道恩告诉巴克罗夫特电视台:“作为孩子,你们学会了刷牙,我们却是学会了性。这是你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也就是这样发生的。”
     “我们学到了‘上帝就是爱’,表达上帝之爱的途径就是通过性。除了那个,我从来不知道还有别的。”
   
   道恩·沃森的童年照和近照
     “我认为没有人真正理解,到底什么才是虐待,除非你亲身经历过。我说的虐待各种各样,有性虐待、情感虐待,还有精神虐待。”
     “独处的时间是我最珍爱的时光。我想那就是我的逃避。”
     “我曾经养着一条名叫午夜的狗,它是最可爱的东西,它拥有一座大的犬舍。我会在犬舍前坐上好几个钟头,仅仅是盯着狗儿。狗看起来懂得所有正在发生的事,那对我而言是一种疗救。因为我跟它能够无所不谈,而且我知道它不会审判我。它更不会惩罚我。”
     邪教内幕
    “上帝之子”始于1968年,由大卫·贝尔格在加利福尼亚的亨廷顿创立的。截止到1972年,该教在世界范围内已发展有130个全日制的成员社区,包括养育道恩的巴西社区。
     贝尔格标榜自我为“圣徒”,一心想运作一个有志同道合者组成的全球社区网络,却有着混乱不堪的历史。
     好莱坞演员罗丝·麦高恩和杰昆·菲尼克斯,两者皆分享过在教派内的童年经历细节。
   
   童年的道恩·沃森梦想逃离充满虐待的邪教生活
   
   上帝之子邪教于1968年由大卫·贝尔格创立于加利福尼亚的亨廷顿
   
   道恩曾经有一只叫 “午夜”的狗,那是她抚平创伤的最大慰藉。
   
   邪教内的女性成为教会赚钱的性奴隶
     道恩讲道:“大卫·贝尔格本人有很多污点。甚至在他开创这个社区之前,他对自己的孩子也不放过。他曾经性侵自己的孩子。在开始建立这个社区之前,他被教会开除,因为他想妻妾成群。他不知道怎样拥有一个女人。”
     直到道恩在邪教内出生,贝尔格都是一位影子人物,他通过教义和“大卫上帝”的身份存在于成员之中。
     虐待和性淫乱的文化仍然盛行。道恩回忆了作为一个孩子,曾经被迫观看赤身裸体女人钉在十字架的图片和打上“耶稣之妓”标题的海报,而这些都是“上帝之子”制作的。
     她讲到,妇女和儿童被鼓励单独跟“叔叔们”待在一起,而且邪教还对成员洗脑,让他们相信性爱分——即使她们非常年幼还不理解所作所为——就是“上帝”爱的表达的全部。
     离奇的“色情引诱”
     道恩说道:“在教区成长的日子里我从来没有父亲那样的角色。没有一个男性,我能够与之联系并且付费对我予以保护。我常常将教区内的男性和叔叔们视作危险人物,而且我想竭尽所能地远离他们。”
     年轻女性被送到教区外拉客,为教会公社筹集资金,被称为“色情引诱”。
     道恩说道:“他让每一个妇女深信这是一项事业的一部分,如果你不想那么做,如果你对之没有忠诚,那是因为你的精神脆弱。”
     “色情诱惑从十几岁开始。我觉得也许有一天我将不得不为之,而且,有点儿像你把自己想象成一位英雄,那也是非常自然和正常的。”
   
   道恩生在邪教内,跟母亲和弟弟生活在那里。
     质疑教区的行事方式会招致反感,而且,质疑发生的事也会受到惩罚。
     道恩讲道:“许多孩子会被透明胶带封住嘴巴,因为谈论教会文化或者我们的信仰系统的事情。我们有一个打屁股的房间,我是那里的常客。”
     “我记得有一天,我们都不过是些孩子罢了,我们最后遭到一顿惩罚,我记得我屁股挨了一通臭揍,以至于我的大腿都淤青了,我记得去了妈妈那里,并问‘这是爱吗?’。”
     道恩生在教区内,并且跟母亲和弟弟居住在那里。
     她说:“我的母亲确定不知晓正在发生的许多事情;他们总是让她去唱歌,总是给她很多工作去做。”
     “很多时候,妇女们不能照看自己的孩子。他们总是跟叔叔和阿姨们在一起。”
     住在教区内的孩子们得不到真正的教育,进一步被困在虐待和洗脑的恶性循环中。
   
   道恩恢复之旅漫长,伴随着痛苦的记忆
     道恩说道:“我们不被允许过多的学习或者阅读书籍。也不被允许从事任何将会把我们的心思从他们给予的教育中抽离的事情。”
     由于找不到自己问题的答案,道恩倍感挫败,有些夜晚她开始偷偷溜出去,带回了雪茄和音乐。
     她听过的歌曲中,抛开不属于“上帝之子”教会的,第一次听到的其中一首,是艾米纳姆演唱的。
     下定决心离开邪教
     教会“爱的表达”是不正确的,这种毫无动摇的感觉道恩始终没法摆脱,因此她决定在13岁时离开邪教。
     她说:“我终于到了人生的转折点,一个需要出路的地方。我不顾一切地说:‘你知道吗?如果外面的世界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如果上帝要审判我,要杀我,我就去下地狱。我真的不在乎。’。”
     “离开教区并且还必须弄清楚外面世界的生活真的很困难,既令人激动,又有些害怕,百感交集。”
   
   道恩参加“与命运有约”活动,第一次分享人生故事
     道恩将母亲和弟弟留在教区,整整三年时间,她辗转在巴西多位前成员家中。
     “我走东家串西家。特别是前教会成员,那些我已经离开他们,后来又有了自己小家庭的人,他们会接纳我。我就经常变换地址,住到离开教区的人们家中。”她说道。
     “因此,生活感觉很熟悉。但是,与此同时,我仍然不得不要跟外面世界的人们打交道。”当她相信已经关闭了生命中最黑暗岁月的大门时,道恩15岁那年却被人强奸。
     她说:“在我留宿的一个房间里,我被强奸了。”
   
   道恩帮助他人打破沉默走出邪教
     “那是我最为黑暗的时刻,我是在那个时刻,拨通了妈妈的电话。我最终了解到妈妈已经能脱离教会。”
    “她有能力离开,我有能力回家。 ‘好吧,现在我能重新开始,开始构建新的生活,而且我不是孤军奋斗。’就是这种感觉。”
     打造自己的未来
     跟家庭重新团聚后,在那些年间,道恩学习心理学。尽管在巴西出生,道恩在离开“上帝之子”的时候,根本不懂葡萄牙语。
     然而,她仍然挣扎着去感受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她已经被关在外面好久了。
     道恩讲道:“谈论我从哪里来这个话题,我仍然感到不自在。有好多的鸿沟人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你有口音?’,我生在巴西,但是葡萄牙语从来不是我的第一语言。”
     “他们谈论电视连续剧或者发生在巴西的正常的事情。我毫无概念。我感觉就像这个世上的外星人一样,与人们谈论的任何事情都格格不入。”
     “最后我不得不编故事。编造我来自哪里的各种背景。这样我就能感到解脱。但是那样做又确实让我感到内心的恐惧,好像我从来就不是我。”
     2014年,道恩变卖了她大多数的财产,买下一张“与命运有约”的门票, “与命运有约” 是企业家兼人生导师托尼·罗宾领导的自助运动。在那里,她第一次公开讲出她的故事。
     道恩说道:“那一刻对我而言,‘我历尽千辛万苦,我的心锁重重’,我仅仅是想释放自己。”
     “那是我生命中非常惶恐的时刻。但是我开始收到很多男性和女性的邮件和信息,他们说‘你的故事帮我解决了正在遭受的痛苦。’”
     道恩不但重建了自己的生活,还帮助其他人重建生活。2016年,她创办了自己的非盈利机构——道恩沃森研究所。
   
   道恩后来研究心理学创办研究所助人
     她说道:“我接纳那些经历了极端痛苦的人们,我帮助他们跨过我生命中的曾经,不念既往,宽恕为怀,让曾经拥有的失而复得。”
      “帮助人们逐步打破内心的沉默,说出他们经历了什么。然后他们就可以开启疗伤的历程。”
     “我认为我跟自己的过去发生联系的方式,真切地定义了人们将会怎样联系我。我感到我越是羞于我的过去,他们也越是不想谈及它。”
     “但是,现在我谈论过去是这样的:‘这就是我,我不羞于启齿。这就是我的过往。’”
     背景阅读:
     1.“上帝之子”是谁?
     上帝之子教派是大卫·勃朗特·贝尔格于1968年建立的。
     20世纪60年代大部分时间,贝尔格和自己的孩子到住所附近的教堂游历,唱着赞美诗并且“传播上帝的神示”,之后举家迁往加利福尼亚的亨廷顿,在1967年他在那里开了家咖啡店,开始向顾客布道。
     最初名叫“耶稣少年”,不久贝尔格将其更名为“上帝之子”,期望吸引更广泛的民众,包括寻求支持和安慰的脆弱的青年人。以这些人群作为目标,贝尔格得以迅速扩大他的“宗教”,到1969年,他已经为他的“家庭”发展了超过50个成员。
     不久之后,“上帝之子”离开了惠廷顿,开启了再次游历之旅,在接下来的八个月内,教会规模扩大到超过200人。
     教会公社很快就在世界各地建立起来,成员们加入进来共同组成他们自己的“上帝之子”的家庭——到1972年,在全世界有130个全职成员“社区”。
     “上帝长子”成员被要求放弃他们的工作,专职致力于宣传贝尔格的教义,改变他人的信仰以发展更多成员——尽管贝尔格本人离群索居,仅仅通过“信件”以文字的形式分享他的预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