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4-1: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五节3 峣关奇骗,史书免谈《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4 兵定咸阳,千古名谏《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5 佐策入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6 火烧栈道,战略忽悠?《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1 张良假信赚刘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2 下邑战略,史书见谎《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3 御将兴汉,矛盾再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4 雄辩八难,化险未然《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5 御将兴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章《代代美誉埋张良》后续各节介绍
·
·第二部 天象在循环 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系列视频:2016年凶险天象与真实历史——荧惑守心,天责帝君1
·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遥视历史问天机》)
·第一章 荧惑守心与荧惑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火星顺行、逆行与留守(《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
·第二节 荧惑守心、在心、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二章 前479年荧惑犯心,宋景公感天延寿(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一节 善言得寿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
·第二节 感天延寿的真相(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三节 天机的警示(第二部《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三章 前210年荧惑守心,秦始皇天灾降临
·第1~5节简介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4节 荧惑守心,天谴降临(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五节 延寿无望,命丧沙丘(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三章)
·第四章 荧惑假守心,相薨帝崩(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汉书》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二节《汉书》假造的天象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1(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2(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三节 荧惑犯相 王莽阴谋3(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四节 成帝先死看天机 同性恋的悲剧(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四章
·第五章 荧惑守心 梁武帝先死(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五章)
·第六章 荧惑守心-唐太宗废太子(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六章)
·第七章 荧惑守心-后梁帝亡(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七章)
·第八章 荧惑守心(房)-后唐帝先亡(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一节 爱唱戏的开国皇帝(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二节 同性恋再造悲剧(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八章)
·第九章 荧惑守心-萧太后延寿(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大辽承天命-北宋失正统(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二节 天象为证:澶渊之盟,大辽继正统2(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二节 天象为证-澶渊之盟,大辽继正统3(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九章
·第十章 荧惑守心-元顺帝死(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十章)
·第十八章 2016圣诞节拉开凶险天象:荧惑守心
·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016年天象古今谈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2016年天象古今谈
·習近平天難,熒惑守心可解?2:何為熒惑?怎樣守心?
·習近平天難,熒惑守心可解3:荧惑天难,真伪误传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4:荧惑犯心与宋景公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5: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上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6: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6: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7:南京大屠杀·荧惑守心·秦始皇3-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7:南京大屠杀·秦始皇3-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8:南京大屠杀-秦始皇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9:假守心,帝相双亡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0:假守心,帝相双亡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1:荧惑守心与梁武帝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1:荧惑守心与梁武帝先死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唐太宗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2:唐太宗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3:荧惑守心与朱温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3:朱温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4:萧太后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4:荧惑守心与萧太后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5萧太后与荧惑守心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5荧惑守心与萧太后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6荧惑守心与萧太后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6-6萧太后延寿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7古今看灭佛,雷同见恶果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7古今看灭佛,雷同见恶果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8中兴盛世,根源在此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8中兴盛世,根源在此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9中兴盛世,根源在此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19中兴盛世,根源在此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7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8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0中兴盛世,根源在此9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1夺命关头,因何延寿?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1夺命关头,因何延寿?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2朱元璋与荧惑守心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2朱元璋与荧惑守心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随笔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2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44-1: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作者:古金


第四十四章 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1)


   
   逆天而为痛悔迟44-1: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


   图44-1:1937年水星顺行守斗、逆双守斗的天象,对应中华民国的两样大劫。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1937年的天象之一:荧惑守心,天劫指向了当时的中华天子蒋介石。蒋公身边的国师——七世章嘉大师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高人,大隐隐于朝[1],可惜蒋公不识。对国师化解两重天劫的两个预言,听了前者,解脱了自身,赢了对日抗战;没听后者,输了国共战争。
   
   这一章,我们开始展现章嘉大师那两个预言的天道根源。
   

5. 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在讲述1937年荧惑守心天象前,还是有必要去伪存真,排除讹传的干扰。不然,那些没细看过前文的读者,还是会被误传干扰,与天象的真谛擦肩而过。
   
   当前,两种误传大行其道:
   
   (1)“二十五史的记载中:记录的23次荧惑守心天象错了17次!”
   (2)“荧惑守心是伪造的天象”。
   
   在本系列的中部,我们做过详细论证,在文献学、统计学、逻辑学上,指出了这两个误传的问题所在,读者可参考《第十五章 千年欺骗挖根源,逆天天谴见真颜》,这里把其中的简表引申开来。
   

天象在循环,历史藏答案

   
   表44-1:部分荧惑守心天象与人间大事的对应
   逆天而为痛悔迟44-1: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

   

日本侵华,蒋介石迁都重庆

   
   可见,荧惑守心天象,直指天子的夺命凶劫。《史记·天官书》:“(火)犯守房、心,王者恶之”。《乙巳占》:“火守心,大人易政,主去其宫……火守心,哭声吟吟。”这些天象意义的阐释,绝不是空穴来风。
   
   对照上表能看出两个问题:
   
   (1)754年荧惑守心的天象,和人间的对应有着较大的错位,有问题!这个大问题后文再讲。
   (2)1937年的荧惑守心,和754年荧惑守心对应的安史之乱有些相似,都是“天子”入川,结果先败后胜。
   
   难道败逃,就可以躲过天劫么?
   

天子失都,中华易主

   
   说到这里,不得不展现一条“天纲”:天子失都,中华易主。这不像人想像的:“只有天子打败仗、称臣或者签订城下之盟,中华的天子之位才转给胜利者”。给中华定下的“法则”是:只要战争中天子丢掉都城,哪怕是一时的战略撤退,天子之位同样被上天削夺,你战略反攻反败为胜,再把天子的桂冠打回来。
   
   所以,755年唐玄宗天宝年间发生安史之乱,756年唐玄宗出逃川蜀,中华天子已经是当时的胜利者、在洛阳自立为“雄武皇帝”的安禄山了。1937年蒋介石抵抗日军侵略前期败退,到下达迁都重庆的命令那一刻起,蒋公也就不是天子了。
   
   荧惑守心的天象,是天子最大的劫数。《乙巳占》:“火守心,大人易政,主去其宫……火守心,哭声吟吟。”其实,如果此时天子放弃天子之位,也是一种顺天而行,等于主动应天劫。因为这个天劫是针对天子的,既然原来的天子不是天子,是普通人了,那么一般说来,天劫也就不再追究他了——这是最简单的解数。但是,因为天子基本都不愿意失去皇位权柄,所以一般都是应劫而死。
   
   再看上表中1369年的荧惑守心,元顺帝在1368年明军进攻元大都(今北京)时,放弃抵抗主动出逃。在天道上看,他放弃了中华天子之位,等于提前应了1369年火守心的天劫,也就躲过了死劫。反之,如果他按照臣下的主张,据城死守,1369年必然应天劫而亡。
   
   由此可见,蒋公1937年迁都重庆,在天道上看,主动应劫放弃天子之位,只是放弃了天子应有的天佑而已;在人间又抓住军政大权,伺机反攻夺回复国,是很高明的、顺天道而行的战略。
   

6. 事后诸葛亮,与事先谋兴亡

   
   很多人可能会说:蒋介石迁都重庆,有什么高明可言?往最安全的地方逃跑,谁想不到呢?
   
   其实,这种说法,是事后诸葛亮。1937年的中国,抗日前景十分迷茫,蒋介石节节抵抗,节节败退,迁都到哪里,也逃不过日本空军的打击。
   

悬殊对抗,举国迷茫

   
   当时中日的差距太悬殊了。三十年代的日本,陆军可出征的兵力为448万,中国230万。日本海军吨位跟美、英相同,是中国的19~30倍。海军开战不久,中国的军舰就全部打光了。日本造出了世界第一艘航空母舰。1941年日美太平洋开战的时候,日本航母有10艘,美国能实战的航母只有4艘。日军一个旅的火力,超过中国一个师,还有空军支援,而当时国军几个兵合用一条枪的情况很常见。所以当时,中华亡国的氛围弥漫全国,谁也看不到希望。
   

识天纲,知兴亡

   
   1938年毛泽东发表了《论持久战》,文章很漂亮,但那只是表面文章而已。当时中共逃到大后方,假抗日、真逃亡,何况《论持久战》也不是毛泽东的发明。蒋公1937年迁都前,已经在内部会议上定下了“以退为进,以持久对速胜”,这个持久战略下,国军节节的抵抗都是殊死的搏击,日本的速战亡华梦已经破碎。打到1938年,日本已经提出了“以战养战、以华制华”的持久战略[2]。所以,1938年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只是唯恐落伍的跟风而已。
   
   1931年“九一八”日本侵华,亡华之势已经是势所必然。蒋介石一面布置全国抗战,一面在1935年,单骑走西南,修好云贵川,使整个大西南遵从了民国政府的领导,成了抵抗日本的坚强后方。蒋公当时讲过:“即使中国打得只剩云南、贵州、四川,我们也一定能从这里打回去,收复全部国土!”
   
   而迁都重庆的总纲略,前一章我们讲过,七世章嘉大师早早就秘密给蒋公讲出了,这个顺应天道的谋略,终使迷茫的天子豁然开朗。
   
   (未完,待续)
   
   ----------------------------------------------
   
   [1] 出自中国古代的谚语:“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意思是:隐居山野的隐士是小隐士,隐居在市井中的隐士是中隐士,隐在朝中为官的隐士,才是最高深莫测的大隐士。”
   
   [2]1938年7月19日,日本五相会议制定了《内部指导中国政权的大纲》,其中规定:“方针:帝国从内部对中国政权进行指导的目标,在于对这次事件的解决有利,并促进日华两民族的合作,又与确立日满两国不可分割的友好关系相结合,以适应我国的国防国策。……恩威并施,以促进一般民族的自发的合作”。又规定:“在联合委员会或新中央政府之下,在华北、华中、蒙疆等各地,各自组织适应其特殊性的地方政权,给予广泛的自治权,进行分治合作。”“使各个政权进行以下工作:努力打倒和摧毁抗日容共政权,特别是要拉扰反蒋反共分子,以激起他们之间的内讧。”(《日本外交年表和主要文书》下,原书房,1969年版)
(2018/03/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