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苏明张健评论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2018-03-01
   
   古人说,“强梁世界,原无皂白。”当然指的是土匪、强盗霸占的山寨或地区。盗匪当政,自然没有黑白对此的原则,所以山寨区的人民都过着苦不堪言的生活。
   
   1949年以前的匪区被共党改称为解放区,并且厚颜无耻地编出歌词歌颂。例如:“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 、、、、、、.” 现在,人们当然都知道了这是共党的欺骗宣传。整个大陆沦陷为共党匪区以后,明朗的天变成了阴霾笼罩的天,还不时地夹杂着沙尘暴。

   
   匪区的人民由不喜欢逐渐变成怨,最后到恨共党。至于“民主”二字,就更惭愧了,这已经成为了共党定下的一个罪名。共党们曾是1949年前的匪区的盗匪,现在是由它们的第二代统治着大陆匪区。之所以把大陆地区仍称做匪区,是根据古人的一句名言:“其父盗,子必行劫。其流弊然也”的推论而来的。
   至于父为盗匪,其子是否有不行劫的?从理论上讲,是应该有的,但也只是在一个正常的人之社会环境中才能出现。由于当时的国际和国内的种种历史原因,加上一贯投机钻营的共党特色,原来的星星点点的匪区突然成了气候,竟然把全大陆都变成了匪区。这就使共党第一代匪类不但匪性不改,反而更加骄狂起来,以为天下事都应该用匪性去解决才是最好的方法。
   
   正如毛魔头曾经说的,“没有钱可以有钱,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政权可以有政权。”有了钱、枪和政权,就等于有了一切,吃喝嫖赌当然更不在话下。生于匪区的匪二代,在共匪的这潭污泥浊水中成长,享特权,为所欲为,又怎么可能不去行动呢?更何况十几年前民间就已总结说共匪体制内无官不贪,就连村镇这类未入流的小吏们都有几十万、几百万,甚至更多的身家,当然就不难想象匪二代的身家就更吓人了。
   
   中国民间流传着“一命、二运、三风水”的说法,那也是指一般人在娶妻、事业、生活上的顺心顺意与否,这个说法绝对不适合用于匪盗。任何一个人沦落为盗匪都为祖宗父母蒙羞,甚至死后不得埋进祖坟,更是遗羞亲友影响后代。
   
   古人十分讲究三代清白和家规家风,诗书继世或许做不到,但忠厚传家规则是必要的,至少也要做到“家无犯法之男再嫁之女”。共党匪类与这些丝毫不沾边,那么或许是它们的缘分。
   
   佛家说,“性空缘起”。这个说法当然不适合共匪。但我们可以重新解释为当一个人完全丧失了人性以后,做盗匪的缘就出现了。古人说,“男不耕则为盗,女不织则为娼。”共党的第一代匪类又有哪一个是从事耕织的?第二代匪类就更不必说了。两代匪类除了抢劫就是杀人,还要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去为它们的匪性歌功颂德。
   
   写到这里,使我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杭州西湖边上有一个城隍庙的一副对联。上联是:夫妇是前缘,善缘恶缘,无缘不合。下联是:儿女原宿债,讨债还债,有债方来。
   
   这原本是一副醒世的对联,如果用于现时的话,难道中国人和共匪有缘分?否则的话,又为什么三代中国人受匪类两代的杀抢统治六、七十年而不去推翻它们?如果说到债,中国人就更冤死了。共匪进城不但没有带着一分钱来,反而要人民供养它们,还要享特权。即便如此,匪类们还要多吃多占,喜好贪个小便宜,逐渐地从小贪到大贪,最后到明火执杖的公开抢劫。
   
   中国人民不欠共匪的债,更没有人盼共匪解放他,反而是共匪欠下中国人民的债。不仅仅是钱财的债,还欠下了土地债,工商企业的债,中国人祖传下来的私有财产的债。而最大的是欠下中国人的上亿条人命债。时至今日,真不知道中国人还有多少家产可供共匪抢劫的,更不明白中国人还准备再死多少人去为共匪的伟光正当炮灰和牺牲品。
   
   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一伙匪徒,在文化底蕴如此丰厚的中国大陆上一直猖狂六、七十年。这该是每一位正常的中国人认真反思的问题。其实不必忌讳,盗匪作乱,人民有没有责任?本人始终认为,人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如那场死人三千七百万、近四亿人口遭受触击的文革后,当时的两院和几所大学的学者和教授,组织和研讨对文革的反思。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人民当然有责任”。
   
   从来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古人说,“事从两来,莫怪一人。”上有疯狂者,但无人去响应他的疯狂,人权的灾难又如何能发生呢?至于人民没能负起应尽的责任的原因,其实就只有一条,那就是不读书之过,或者是没读懂书之过。读书是为了明理,明理是为人处世之道。
   
   《红楼梦》中的一副对联,上联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下联是:“人情练达即文章”。细细品读其中的每一个字,寓意都是很深的。
   
   另一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对联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言简意深,足以启发人们追求事理的意愿。
   
   读书不是虚荣的事,更不是为了出人头地,而是为自己创造幸福生活,兼且造福社会。大约两年前,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高傲地对我说:“没有改革开放,我就上不了大学。上了大学,我才学会了辩证唯物主义。”
   
   我听了之后,为她难过又悲哀。共党灌的狼奶和洗脑,又哪里有真实的学问?所以凡是共匪发出个祸害人民的号召,毫无疑问地响应的就是这些人。等到灾难发生后,这些人也不会去反思,原因是他们没有独立的人格,当然就不可能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周而复始,共匪依然祸国殃民。因为共匪对全民毒化的成功,形成了适应共匪继续生存和猖狂的社会土壤。
   
   习近平要修宪,据说是要对1982年的宪法进行修理。自从1982年的宪法出台后,至今三十多年了,我就没听到过哪怕一个人说那个宪法是好的。开宗明义的“四个坚持”被有识人士们骂了三十多年,一切的共匪罪恶都是在那个宪法的名义下发生的。以习近平这种胸无点墨的东西去修宪,不问也可知必将比那个宪法更邪恶。
   
   果不其然,小学程度的人的思想要入宪,还想做终身主席。共匪越折腾越得意,恨不得爬到天上去。任由它们想入非非,固然不对;然而毕竟精力还是要放在唤起民众推翻匪类政权这件大事上。令人欣慰的是在国内外的一片批驳的舆论下,中国修宪无疾而终。想来习近平的脸更加浮肿了,也更加无精打采、更加愁眉苦脸了。
   
   一个狂妄者对权力的欲望究竟有多大?百年前的袁世凯就是个例子。孙中山先生为了消灭军阀割据、统一中国,甘愿把临时大总统的职位让给了袁世凯。而当上了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又把自己弄成了终身大总统;居然还不满意,终于当上了洪宪皇帝。但却仅得意了八十三天。
   
   记得习近平在五、六年前曾说过,不想做末代皇帝。想必是它的自我感觉一路下来,一切顺心顺意,于是做皇帝的中国梦复兴。党内也没定下个接班人,党又领导一切,那么这个总书记也是终身制了。
   
   历代的王朝早早就指定将来接位的太子,防备的是皇帝万一有个意外的驾崩,太子可以理所当然地继位。春秋时期第一霸的齐恒公直到七十岁还没指定继位的人。十几个儿子各有优缺点,他始终拿不定主意。到他死后,儿子分成几派,各带家丁家将占领宫中的一部分对峙,直到两、三个月后,大臣们才把乱象平息下来。可是齐恒公的尸体已经腐烂得无法入殓了。幸亏朝政大乱时没有人去发动群众搞群众运动,所以百姓照常生活,相安无事。
   
   早在周朝中期,就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作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的普遍共识。朝廷尽管乱,但朝政一旦造成民不聊生,国民一定起来推翻这个朝代,这在中国历史上已经发生几十次了。现在看来习近平不得民心是个铁定的事实。所谓修宪的内容刚一透露,即遭到几乎是全民性的反对和谩骂。加上即便在共匪高层,习近平的敌人也真的不少。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它就开始走霉运了。想想五年前它上台后,大谈四个自信,又是什么“治大国如烹小鲜”的狂言。五年后,到了去年底,它公开说防政变、防兵变、防暗杀。四个自信哪里去了?这不是怕是什么?
   
   可笑的是,还有人说它已牢牢掌握了所有的权力。它掌了权,是否于国有利、为民造福?如果全没有的话,它掌它的权,当它的小组长,它的敌人和对手就仍想政变、兵变、和暗杀它。各自都在干着各自的事,谁也不影响谁。反正一个目标不能变,那就是彻底驱逐共匪不能手软,清算它们的罪恶不可留情,扫除它们的罪恶不可留情,扫除共产匪类的意识形态务必彻底,永远不许这个邪恶的残余分子留在人世间。
   
   中国文化的一个不易的原则,就是治国平天下之道。如何政通人和,如何国泰民安,如何民丰物阜。共匪则是反其道而行之:搞的是暴力统治,群众运动;宣传的是一大堆的主义思想,全不入正途。尤其可笑的是盗匪们也要提倡精神,但却不知精神不可滥用,否则不但于事无补,于人于己无利,甚至适得其反的效果。
   
   中国人有中华民族的精神,这种精神代代相传已有几千年了,渗透在每个中国人的血液中和骨髓里。中国人没有傲气,只有傲骨,傲骨所反映出的就是我们的民族精神。这又岂是“从下流而妄反,舍正路而不由,居然表里为奸”的共党匪类所能懂得的?!
   
   今天的中国人又有谁拿党会、两会当回事?恨共党、恨习政权的国民是大多数。习或许不知道,但它周围的人是清楚的。尤其金融经济的崩溃,更是加剧了共党垮台的步骤。本人始终坚信,如历朝历代的改朝换代一样,真正的仁者、志士、大智大勇之人、能够创造时势的潜在的英雄们,以及真正爱民、爱国、爱民族的有识之士就在民间。这些人就是我在以前多次说过的正义的力量在民间。他们正在审时度势,随时会出来拨乱反正,还给中国人一个清明的政治制度,一个符合人的自然属性的生活环境。
   
   已经觉醒了的中国人一定要支持他们,更应参与到他们的行列中去。陈义不必太高,只当为自己、也为子孙积下点阴德。我这样说,倒也不是迷信。唐朝的笔籍小说中出现了一副对联是:“曰校、曰序、曰庠,两字德行阴教化;上士、中士、下士,一堂礼乐鬼门生。”
   
   行义积德造福,为的是假如有来生,重又为人的话,也为自己修下一个出生在没有共党匪类的朗朗乾坤中,去开始一个全新的人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