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后极权概念的份量与价值]
江棋生文集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价值保护主义:色厉而内荏
·权力趋于任性,绝对权力绝对任性
·写在六四26周年前夕
·追忆贾秀文
·我看8·31决定与6·18否决
·赌场资本主义,还是围场社会主义?
·鸭绿江畔小隐记
·中原访友纪行
·悲悼蒋培坤老师
·台海两岸政治博弈之我见
·惜叹福山掉链子
·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我和引力波还真的有缘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极权概念的份量与价值

   
   
   江棋生
   
   


   今年2月20日,吴思先生抵达美国哈佛大学,任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不久,受民间性双周学术文化沙龙——哈佛沙龙之邀,他在沙龙第50期作了主题演讲,题目是:关于当代中国社会性质的争论。无疑,这是一个我非常感兴趣的课题。数天前,当我拿到吴思的《哈佛讲座修订稿》电子版后,就一口气读了一遍。然后是一而再、再而三,一连读了三遍。
   春分时节,刚看完贺卫方的翻白眼,又品读吴思的讲座稿,一种美妙的精神愉悦感,灿然灵动,漾于心中。以前,我在读吴思的《潜规则》和《血酬定律》时,启迪多,共鸣多,会心的笑意多。如今,读吴思亲手修订之文稿,复又如此。比如,他对“权贵资本主义”的分析,就出自他的独到见解。他说:在当代中国,资本能“主义”吗?不是只有权贵或官家在“主义”吗?因此,称其为“资本一官家主义 ”较好。在我看来,这一命名的确比“权贵资本主义”要可取得多。和吴思类似,张显扬和刘军宁基于事实和学理,也不认同把板子胡乱打到资本主义身上,尽管早在170年前,三十而立的德国人马克思就已胡乱敲响了资本主义的丧钟。显扬认为,当代中国社会应称为“权贵社会主义”社会;[1]军宁则主张,可定名为“官商社会主义”社会。[2]
   再比如,针对有些人用“新极权”来命名当代中国社会,吴思提出了十分有力的质疑和辩驳。基于公认的极权定义,吴思发问道:“没有强大的意识形态主导,还可以或可能成为极权社会吗?没有深度动员,极权如何可能?”的确,只有在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社会绝大多数成员都傻傻地、真诚地接受官家意识形态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建立极权社会。曾记否,在被极权意识形态所深度麻醉和全身心俘获的年代,官家可以一呼万应,甚至一呼亿应,而国人却可悲到连翻白眼的想法都不会有!现在,知识分子的大多数都已不傻或只是在装傻,虽然他们还不敢站出来当谔谔之士,但至少,他们都敢在家里翻白眼了,极权又如何可能?略显遗憾的是,基于极权定义,吴思本该再发一问:极权是不允许存在任何多元化的,而中国已经存在经济、社会的有限多元化且又不可能被抹去,还可以或可能成为极权社会吗?
   三读之后,可以说讲座修订稿中的大部分论述,我都能认同;对其中有些内容,则深表赞同。然而,也正因为三读,我大出意外地发现,在吴思讲座稿的“第三套叙事”中,存在一个在我看来完全不该有的学术硬伤。
   上述“第三套叙事”说的是:根据西方转型理论的概念框架,就如何判定中国社会的性质一事,20多位中国知识人所展开的思索、切磋和论争。在娓娓叙事中,吴思重点介绍了由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胡安·林茨修正和完善的转型理论概念框架,并对林茨所提出的“威权主义”概念作了恰如其分的肯定评价。吴思所描述的林茨框架(以下简称吴思叙事框架)是:
   极权·后极权———威权———民主自由
    一元化———有限多元化——多元化
   作为吴思的校友和朋友,我深知吴思做学问,一向认真、扎实,可以信赖。我当然认为,上述叙事框架,是对林茨本意的如实表述。说真的,如果我没有读第三遍;又如果在读第三遍时,我对吴思文稿中所列有的表3.1只付以一瞥而没有认真查阅,那么,我就肯定不会发现吴思叙事框架偏离了林茨的本意,也就不会提出“后极权概念的份量与价值”这一话题,并动手写作本文了。
   表3.1来自胡安·林茨的《民主转型与巩固的问题》一书,[3]它有一个标题,叫做:现代政体的主要理想类型及其判定依据。事先我根本不可能想到,读罢表3.1,我会大吃一惊。当时我发现,吴思所给出的概念框架,与林茨的原意有明显对不上号的地方。根据表3.1,胡安·林茨一清二楚地给出的转型理论概念框架(以下简称林茨框架),其实是这样的:
   极权—————后极权——————威权————民主自由
   一元化——部分有限多元化——有限多元化———多元化
   从林茨框架可知,在西方转型理论原先的极权—民主框架中,林茨不仅加进了重要的威权概念,而且还加进了另一个重要概念——后极权概念。这一概念不是用以指称步入后期的极权社会,即不是指“后期极权”或“弱化极权”,而是用来说明离开极权之后、未到威权之前的社会形态。在林茨心目中,后极权概念是一个很有份量、可以和极权、威权与民主相提并论的概念。请看,在表3.1中的“后极权”三个字后面,林茨郑重其事地加上了“主义”二字,名为“后极权主义”,从而使其与“极权主义”、“威权主义”和“民主”赫然并立,如大厦之栋柱共同撑起他的概念框架——林茨框架。
   那么,林茨如此看重的后极权概念,其价值又如何呢?林茨明确认定,世界上有一类社会形态,既不能归于极权名下,也不能归于威权名下,必须用后极权概念去加以界定——这就是其价值所在。在表3.1中,林茨对后极权社会的基本特征作了如下描述:
   1、多元化:有限的但非责任的社会、经济和体制多元化,几乎没有政治多元化。(余略)
   2、意识形态:指导性意识形态仍是法定的,且作为社会现实的一部分而存在,但对乌托邦的忠诚和信仰已经减弱。
   3、动员力:领导人和非领导人参与组织动员的兴趣日益下降,对国家赞助的组织内的人员的常规动员,目的是获取最低程度的一致和服从。许多“干部”和“军人”只是职业家和机会主义者,对主导价值的厌倦、淡出以及最终的私人化成为公认的事实。
   4、领导权:后极权主义政治精英越来越强调个人安全,通过政党结构、程序和“内部民主”实现对高层领导权的制约。高层领导人很少是克里斯马型的,高层领导的选拔仅限于执政党内,但很少取决于政党组织内的事业发展。高层领导人可能来自国家机构中政党技术专家。
   上述关于后极权社会的判定依据,是林茨在多年前给出的。今天的我们,应当也能够对之加以必要的审视和修订。但是我认为,用其“政治一元化,社会、经济有限多元化”的本质规定来比照和判定当代“特色”中国社会,仍然是大体靠谱的。而这,就是后极权概念在当下的一项重要价值体现。
    关于林茨的表3.1,吴思简明、客观地给出了一些相关导读。那些导读表明:他是认真读过表3.1的。然而,究竟是出了何种情况,做学问一向极为认真的吴思,竟然没有给出我在上文中列明的林茨框架,而却给出了吴思叙事框架呢?对此,我三思不得其解。因为,谁都能一眼看出,吴思叙事框架与林茨框架存在重大的区别。前者将林茨颇为看重的后极权概念陡然降格,并违反林茨本意将其附于极权名下。林茨的“后极权”明明是指“政治一元化,社会、经济有限多元化”的社会,怎么能将其与“没有任何多元化”的极权社会归为一类呢?
   当然,如实给出林茨框架和进行不失真的解读,并不意味着就不能对之持有异议了。如果认为林茨的“后极权”还不够称“主义”的资格,那么,就给出你的理由。又如果认为,“后极权主义”可以成立,但介乎“后极权主义”和“威权主义”之间,世界上还存在一种现实的社会形态,因而应该提出一种新的概念去加以命名,那么,就作出你的尝试。事实上,包括吴思在内的20多位知识人正是认为:当代中国已相继离开了极权时代和后极权时代,但是,又没有进入威权时代,因此,他们才展开了长达两年多的认真讨论和理性交锋,尝试去解决如下问题:对“处在(极权)后极权与威权之间”的当代中国社会,如何加以命名?他们已经作出的两种命名尝试是:“新极权”和“半极权半威权”。
   然而,不管心中持何种异议,胸中有多少创见,我认为首先必须做到:一是不能有意、也不应无意将林茨框架加以变形。二是不应将林茨的“后极权”误读为“后期极权”或“弱化极权”。遵守上述学术规范,是作出学术贡献的当然前提。将林茨框架以吴思叙事框架失实地表述出来,是一种不幸,也是一条学术硬伤。这一硬伤,无论是由什么原因所造成,“灯下黑”也好,“智者千虑 必有一失”也好,总之,是一条让我嘘叹、实不该有的低级硬伤。
   行文至此,应是点评“两种命名尝试”的时候了。我看到,在20多位知识人中存在两条基本共识:一是当代中国社会,是没有政治多元化的部分有限多元化社会。二是当代中国社会,已不是“后期极权”社会。他们中间的主要分歧是,有些人将其命名为新的极权社会,而吴思则称其为半极权半威权社会。在这里,我首先要指出,既然当代中国连“后期极权”社会都已离开了,他们的命名尝试中还出现“极权”字样,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新极权”命名者事实上明白这一逻辑困难。其中的崔鹤鸣先生,主张弃用林茨框架中的极权定义,通过另行定义“极权”来将其命名为“新极权”,如极权“可以接受多元化的存在”,极权允许“实现一定程度的多元化和开放度”等等。但这么做,就违背了基于西方转型理论寻求命名的初心,并与立足于林茨框架的论说无法对话和互动。
   吴思的命名依然采用转型理论的概念,但他的“半极权半威权”提法,在逻辑上站不住脚。一方面,由于存在有限的社会、经济和体制多元化,当代中国社会已毫无悬念地失去了极权社会的会籍。并且正如他指出的那样,也已回不到极权社会。另一方面,由于官家铁了心地使出浑身解数,就是不走威权主义和民主宪政的“邪路”,因此目前的中国社会,离威权边界足有数十箭之地,又岂能称其进入威权领域已达一半之遥?换句话说,当代中国社会,既不是中等强度的极权社会,也不是中等硬度的威权社会,更不是中强极权与中硬威权的半极半威混合体。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用林茨框架中“极权之后、威权之前”的后极权概念来命名当代中国社会,至少到目前为止,是相对而言较为确切和精当的。不过,如能找到比它更好的概念,我则乐见其成矣。
   2018年3月23—26日 于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3月26日播出)
   参考文献与注释:
   [1]张显扬,历史决定论批判,香港东西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3年,第175页
   [2]刘军宁,权贵资本主义,还是官商社会主义?上网搜索,立等可取。
   [3]胡安·林茨,民主转型与巩固的问题,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
(2018/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