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江中学子
·第三次赴天安门申冤
·[图文]第四次赴天安门申冤
·[图文]第五次赴天安门喊冤
·(图文)母子第六次赴天安门喊冤
·(图文)母子第七次赴天安门喊冤
▽邹引娇母子被监控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宁愿百万截访
·江西宜黄打击报复邹引娇1(图)
★★★★★
·江西邹引娇母子遭软监(图)
·软禁(图)
·软禁(图)
·软禁(图)
·软禁(图)
·解除软禁但仍受监控
·官员断言访民耗不过政府
·上海病友家属:我妈妈也在复旦五官科医院治病,双目失明
·两会期间再次被24h软禁
·解决方案一再反复
·官员玩“躲猫猫”
·江西宜黄县官员欲谋害访民母子(图)
·[图文]中共钳制网上言论欲将访民母子置于死地
·附文;变卖良田的黑幕
·江西宜黄县公安、便衣等严密监视(图)
·计生委(图)
·建设局(图)
·凤冈镇政府(图)
·中共拉拢收买邻居、低保户、失业人员等(图)
08-09年12月 租赁隔壁二楼麻将馆的张氏夫妇(低保户)监视邹引娇母子
·张氏(一)
·张氏(二)
·张氏(三)
·张氏(四)
·张氏(五)
·张氏(六)
·张氏(七)
·张氏(八)
·张氏(九)
·张氏(十)
·张氏11
08-10年3月 租赁隔壁杂货店的方氏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方氏1
·方氏2
·方氏3
·方氏4
·方氏5
·方氏6
·方氏7
·方氏8
·方氏9
·方氏10
·方氏11
·方氏12
·方氏13
·方氏14
·方氏15
·方氏16
·方氏17
·方氏18
·方氏19
·方氏20
·方氏21
·方氏22
·方氏23
·方氏24
·方氏25
·方氏26
·方氏27
江西宜黄县凤冈镇工作人员袁氏夫妇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袁氏1
·袁氏2
·袁氏3
·袁氏4
·袁氏5
·袁氏6
·袁氏7
·袁氏8
·袁氏9
·袁氏10
·袁氏11
·袁氏12
·袁氏13
·袁氏14
·袁氏15
·袁氏16
·袁氏17
·袁氏(18)
黑社会青年余康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余某1
·余某2
·余某3
·余某4
·余某5
·余某6
·余某7
·余某8
·余某9
·余某10
·余某11
·余某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作者:邹引娇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强拆将至,家里兔子数量日益增多,这段时间卖了大部分兔子。2018年3月11日上午,我在街上卖兔子。一位居委会工作人员走过来对我说:“听说县里给你一百多万拆迁补偿款,但你还不同意搬迁。”我回答:“没有这回事。县拆迁办说我弟邹怀刚已经签了拆迁保密协议拿到了一百多万拆迁补偿款。我县城房屋土地证、房产证被县土管局和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县拆迁办欺骗说邹怀刚没办房产证,连土地证也想一笔勾销,说邹怀刚只填写了土地登记卡并未办理土地证。要把我家县城证件齐全的合法房屋作为无证违建房屋以超低价征收,怎么可能给我一百多万拆迁补偿款。这是县里派人造谣。”宜黄县官员此次针对我家拆迁造谣“一百多万拆迁补偿款”和几年前针对宜黄钟家拆迁造谣“补偿300万”手段如出一辙,有异曲同工之妙,堪称当局又一“杰作”。2010年9月10日,宜黄钟家对抗县委县政府强拆导致3人自焚。宜黄官方随后发文称钟家提出三点要求:一是在自家原址自拆自建;二是如不能在原址自建,就要在规划的商业街中置换四块总计480平方米的可做店面房的商业用地,并准许他们自建和办理好相关建设手续,其房屋价值及装修等按市场价格另行补偿;三是如不能满足上述要求,必须补偿300万元作为安置费,否则,拒不接受拆迁。南方都市报记者实地调查“补偿300万元”的真实情况是:“对于要价300万元的说法,钟如田表示,他之前听到有人在外面传言,说要补给他们300万元,他表示‘怎么会给那么多钱?现在就给我,我马上答应’,结果就几经传播,成为政府对其他的拆迁户的说辞,称‘这家好难说话,给几百万都不答应’。钟如田称,从来没有在与政府谈判过程中,提出过300万元的诉求。”
   
    3月14日上午,几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上门说县里主管城建的杨越武副县长今天上午将在拆迁指挥办公室和我面谈。杨副县长在2017年8月21日上午带了一伙工作人员到我家这一带实地查看,当时我把我家县城房产被县国土资源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及宜黄县委县政府徇私枉法指使县国土资源局搞假调查和县房管局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大致讲了一下。杨副县长承诺“会妥善帮你处理这件事”。但之后此事未得到任何处理,杨副县长承诺一直未兑现。县拆迁办工作人员起初编故事说邹怀刚没办房产证只办了土地证,后来故事越编越离谱,连土地证也想一笔勾销,说邹怀刚只填写了土地登记卡并未办理土地证,其不良用意已昭然若揭,要把我家证件齐全的合法房屋作为无证违建房屋予以征收。杨副县长是否有诚意解决我房屋拆迁之事,一试便知。我打杨副县长手机,手机无人接听。我发短信给杨副县长:“杨县长:你好,我是邹引娇,请县里为我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正登记或者以县政府名义下文承认我家房屋系证件齐全的合法建筑。谢谢。”杨副县长过了一会儿回短信:“我在开会。”我又给叶峰县长发了一条相同内容的短信,叶县长在几十分钟后回短信:“我会联系你。”但截至目前为止,叶县长仍未联系我。
   
    3月15日上午,一名南门路居委会女工作人员打我手机,叫我去县民政局填表免费办医保。我说我这几年生病都是我大儿子用中草药、针灸、拔罐等进行治疗不办医保也可以。几十分钟后,这名南门路居委会女工作人和几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上门再次叫我去县民政局填表免费办医保,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中有人拿手机对我拍摄。2015年6月18日上午,一名县民政局男工作人员二次打我手机说邹怀刚和妻子李金珠已办理离婚手续并将全部财产(三处房产和银行存款等)给了李金珠,叫我去县民政局签名。县里不依法依规为我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正登记,反而在相关文件上暗设机关派县民政局工作人员骗我去签名,企图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将我县城房产转至李金珠名下,我若签名必落入县里设计的陷阱当中。宜黄县官员对付访民和拆迁户花招百出,手段无所不用极,南门路居委会工作人员此次二次通知我去县民政局填表免费办医保决非善意,县民政局工作人员肯定会在填表过程中做手脚,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为避免中计入套,我不会去县民政局填表和签名。
   
    3月27日上午,县里派几名拆迁工人携带木梯说要拆掉邹怀刚后屋与我后屋共墙的房间。我和丈夫对这几名拆迁工人说,邹怀刚这间后屋与我家后屋共用一面超过二层楼高的砖墙,拆除这间后屋会损坏我家后屋,很可能导致我家屋毁人亡,暂时不要拆,再说邹怀刚后屋离马路十多米,附近许多离马路近的房屋也未拆除,这完全是县里派你们来搞破坏,要损毁我家房屋。我打叶峰县长手机,叶县长拒接。于是,我发短信给叶县长:“叶县长:你好,我是邹引娇,刚才县拆迁办派人要拆邹怀刚与我家共墙的后屋,势必导致我后屋倒塌甚至屋毁人亡。请叶县长督促县拆迁办依法拆迁。谢谢。”叶县长未回短信。当天下午,县里又派几名拆迁工人在我前屋边邹怀刚已倒塌店面残留的一面墙上又打又砸。我和丈夫叫他们不要乱打乱砸。他们说,这是在清除路障,县里会派挖掘机来继续拆除邹怀刚房屋。县里于2018年2月7日派挖掘机将我家隔壁的邹怀刚前屋及马路边店面弄倒。县里明知邹怀刚后屋与我家后屋共用一面超过二层楼高的砖墙,仍打算派挖掘机来继续拆除邹怀刚残留的房屋明显是冲我家房屋而来,企图损坏我家房屋甚至让我家屋毁人亡。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8年03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