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走向大自然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曾节明是以难民来到美国的, 应该说我一开始是对他抱着同情和帮助的态度的, 这当然受了陈泱潮先生的很多影响, 陈泱潮对他当时推崇备至, 给过他很多帮助, 我自然认为他是优秀的后辈, 在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后继无人, 我们更应该珍惜这样的人才。 直到他最近无缘无故的一再骂我伪类, 暗喻我是共产党的暗钉时,我才不得不注意这是什么一个人了。中国人说来而不回非礼也, 但是我是不完全同意这句话的, 网上什么人没有, 都要回, 就太浪费自己精力了, 但是当我看到他对陈泱潮先生的谩骂时, 我觉得不亮出这个人的品质来, 太没有公理了, 因为陈泱潮先生曾对他有大恩大德, 被他称为比亲生父亲还亲的,
   
   下面让我们看看他是怎样对待他再生父亲陈泱潮的, 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了:
   
   下面是他自己写的:

   
   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我一家人能够从濒临流落曼谷街头的惨境中被救到美国,并且喜得贵子,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一个我做梦都未曾奢望的奇迹;这种戏剧性的人生转折,没有冥冥之中的大力量施加作用,是不可能发生的。原来我对宗教信仰没有太深的感受,但现在我深信:我一家人奇迹般获救的事实,是上帝存在的强有力的见证;上帝通过对我一家人的伸手救护,再次向世人彰显他的大能与慈悲。
   
   一般情况下,上帝的救恩要通过人的手来施予。在上帝的安排下,这些人于我流亡中给了我珍贵的帮助,我终身感谢他们。
   
   首先感谢陈泱潮老先生。陈老先生向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帮助我:2008年秋,在我濒临再次被捕的情况下,他为我审时度势,果断地建议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向我提供了泰国庇护通道,并且以他自己在泰国申庇的亲身经历,分几次将泰国申庇的经验和常识发给我,还通过SKYPE与我交流,敦促我尽快行动。我一直犹豫不决,陈老先生的帮助,令我坚定了逃离中共国魔窟的决心。
   
   于是,我乘当局还未收缴我的护照之际,赶在国庆节期间全家经云南出走,十月三日凌晨抵达曼谷。岂料,刚逃离魔窟,又踏入兽域,刚入曼谷,我们就误上了黑的士,被那黑车拉到一个叫“Washington Hotel”的黑店,连车费带住宿加电话费,一个晚上被宰掉两千五百泰铢。打原定联系人的电话数次不通,站在黑店门口,望着十月曼谷亮闪闪的烈日蒸热天,我茫然无措、焦虑已极,唯有向陈老先生电话求救,也顾不得丹麦正值晚上了。
   
   拨电话之际,我的心悬到了烈日蒸腾的湄南河上空,要是恰逢陈老不在家,我走投无路,全家处境就悬了!万幸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那熟悉的、厚亮的声音!时值丹麦时间凌晨四点多钟,我把陈老吵醒了;但陈老先生不仅没有一丝责怪我的意思,还欣喜于我成功逃离中共虎口;从丹麦四点多钟开始直到丹麦天亮,陈老围着电话筒,一直在为我张罗接应和入住事宜。找人颇为不顺,先找了某女士,但某女士显然因顾虑个人风险得失,拖延再三,最终电话不通。
   
   等到曼谷时间上午十点多钟,我一家人饥肠辘辘,不得不冒着如火的骄阳,到就近的小街上寻地方吃早点。妻子愁极欲泪、七岁的儿子困倦不堪,他们面对贵得可以、分量却少得可怜的泰国酸甜米粉,难以下咽。
   
   穿过蒸热灼人的空气走回“华盛顿”黑店,那个印度人前台主管用乌尔都英语告诉我:有两个电话找我。是陈老先生打来的;见我在黑店打电话贵,陈老不久又主动打来电话,无奈地告诉我:他正在找一个能量很大的人来帮我,如果这个人再帮不了我,他就没有办法了。
   
   无边的焦虑中,天下大雨,我的心,悬在了大雨滂沱的湄南河上空。好,在那人终于来电话了!半小时后,一辆的士于大雨当中,穿过内涝的曼谷大小街巷,把我们全家接到他的公司,在安排我们吃了一顿午餐后,他嘱咐他的女儿帮助我们。接下来两天,他的女儿亲自开车,带着我们找房、购物,象观音菩萨一样热心肠。我们终于安顿下来。
   
   接下来,陈泱潮老先生通过互联网,授予我完全版的他当年申庇经验:如,第一时间去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申庇申请书要点、在等待面谈期间,全力争取媒体、组织和知名人士的证明、如何整理证明材料、如何准备面谈等等,在我妻子的敦促,陈老的指导,我基本上都虚心接受;事后证明,陈老先生的指导,对我顺利获批难民资格起了纲领性的作用。
   
   其中特别关键的是:陈老先生让他的好朋友郭国汀律师来帮助我,郭国汀先生的帮助,为处于悬崖边上的我,架起了一座通往彼山的桥梁,令我全家绝处逢生。
   
   为了我的安全计,陈老先生把曼谷民运圈的状况、以及他对与之相关的曼谷民运界的各色人物的观察和判断向我全盘托出。事后证明,陈老的观察和判断相当准确,他的提醒让我避开了诸多麻烦和某些危险人物。
   
   陈泱潮老先生如照妖镜一般的如炬眼光,在关键时刻帮助我避开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2009年十一月,陈泱潮老先生赴新西兰,途径曼谷转机,欲利用转机时间看我,但不巧打不通手机,又不知我的详细地址,就打的摸索,结果被贪鄙的泰国司机拉着故意乱走,狠狠宰掉了一千泰铢还没找到我。
   
   2010年九月,陈老先生在新西兰处理完业务,专程到曼谷来探望我一家人。久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某先生的公司办公室,终于第一次见到了陈老先生:陈老生得天庭饱满、地廓方圆、银发闪烁、大头垂耳,犹如弥勒再世、目光慈祥,但于慈悲当中,又现出炯炯威严;陈老身高不到一米七,但身材敦厚结实、嗓门洪亮、不怒自威、气质非凡、一如矮个子版的叶利钦,余当时不禁暗叹:“此诚乃总统相也!”
   
   闻知我妻子新产,陈老执意从拉查丹家乐福采购了数大包补品、食品和水果,长途驱车来到我那位于曼谷市郊彭信区的家中,看望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他向我一家奉上于新西兰专门为我们购买的礼品。
   
   最难忘怀的是,他赠予我一万泰铢作为我一家的生活援助。我知道自金融危机后,丹麦难民福利待遇大减,陈老扣除房租费用后,每个月所剩无多,这些钱都是他省吃俭用从牙缝中节省出来的!
   
   2011年三月,陈老先生感觉我行将赴美,赶到曼谷来再次探望我,因为今后要见我得去美国,去美国不便且昂贵。陈老先生还要去印度办事,此行开销很大,但还是执意送给我两千泰铢作为赴美旅费。
   
   实事求是地说,陈老先生对我之恩,比起我已故的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可是这个曾节明是怎么后来对待他称为比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陈老先生的呢?下面是陈先生写的一篇文章。
   
   
   
   六问曾节明/陈泱潮
   
   
   
   曾节明先生:
   
   N次奉读赐教。
   
   中国古训有言:凡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再四。
   
   想不到你继续严重误解我,更想不到你竟然继续以诬蔑不实侮辱之词,强加于我。
   
   1、敬请阁下指明:我什么时候、在哪一地点、哪一篇文章中,“自己自命是毛岸龙”?
   
   若毫无证据、不能指证,阁下就是民运人士中以诬蔑不实之词,欺师灭祖、无道、无德、无情、无义的典型之一!
   
   关于犹太人问题。由于你一向有严重的种族倾向,特别对满族怀有莫名其妙的深仇大恨情绪。所以,在你一再说把我当作你F亲看待的情况下,我确实与你说过:中华民族是混合民族,而非单一纯种血统。中华民族血液中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中国人之间万不可怀种族歧见。例如,我家族是在清初做跨省贸易碗花(瓷器表面釉矿)生意,从江西吉安安福,搬迁到云南省宣威的。数百年来书商传家,以商业为生,全无农耕民族谋生习惯。我父祖及我都是少年白发,家族中亦不乏犹太人体貌特征返祖现象。我受圣经启迪圣灵感动,深信具有犹太人血统基因,日后基因科学发展,或可得到证明——这是我在把你作为好朋友、相信你认我为F是出于真心、真诚把当作自己的孩子,讲的私房话。确有其事,我承认。
   
   但是,
   
   2、再请问阁下:中华民族是不是混合民族?中国是不是多民族大国?民族问题是不是今日及今後中国之大问题?今日中国从政之人,能不能抱有种族歧见?你自己有没有严重的种族歧见?我对你开导的这些话,是爱护你,为你好,还是害你?
   
   3、又再请问阁下:朋友间能不能薄情寡义,说翻脸就翻脸,一再翻脸?中国文化传统讲究:【君子绝交不出恶声】。你作为一位文笔滔滔的文化人,能不能如此无道、无德、无情、无义,把好朋友、情同父子之间的私房话,动不动翻出来攻击鞑伐卖友求荣,令亲者痛仇者快?你这样搞今後谁还会信任你帮你?做人能这样做吗?
   
   4、四请问阁下:你按照彭明枭雄黑道路线,能够打倒推翻当下之中共,建立民主国家、民主制度吗?
   
   我一再告诉你:今日末世的民主革命,不是昔日的改朝换代,而是要建立包容万有共存共融全赢的新社会新国家。目的决定手段,内容决定形式。面对今日现代化军事手段和即时通讯等科学技术装备条件,除非有足够挑战的军事实力,难以通过暴力成功变革现存体制。对现存体制只能智取不可力敌,不能驱民送死,不能搞枭雄黑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暴力屠杀相互杀戮,不可能建立民主国体制度。何况实力极其悬殊,实力根本不可比。暴力革命当下根本发动不起来,遑论成功。历史条件和命运,注定当前中国只能尽可能走民主化和平转型之路。要相信民主化是不可抗拒的世界历史潮流,中国民主化是迟早的事。不要为了自己身家的荣华富贵急于求成。我在形成《特权论》民主革命思想理论体系的时候,就反反复复深入思考过这些问题。所以给自己确定了【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和座右铭。所以,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不是犯贱乞求中共,而是站在历史高度和前列,引导中共,努力促成自上而下的民主化和平转型。这是社会成本最小的胜算,而不是无原则无尊严的乞求。因为我本身在看到有可能获得军事实力举行武装起义的时刻,就曾经毫不犹豫地奋不顾身付诸实践,早在毛泽东厉行国家恐怖主义的文化大革命中,就敢于不顾身家性命冒着被枪毙的危险,撰写出《特权论》深刻批判、剖析和抨击共产专制独裁制度,提出第二次武装革命,大军区起义,宫廷政变,新革命党纲领。。。决不是干大事而惜身的懦夫!何况
   
   5、五请问阁下:上书建言难道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吗?难道民主就是要强迫人人都跟着你去空喊打倒推翻的口号吗?难道强迫你的老师、你的老F,非得跟在你屁股後面去发疯,才是正道,才不是乞求民主吗?难道这就是你曾节明的民主风范吗?
   
   尽管我到中央机关胡耀邦智囊团工作时间不长,就遭逢9号文之变。但是,《特权论》其实已经深刻地影响了中共11届3中全会以来的中国改革开放政策。除了三权分立、两党制。。。等革命性主张之外,几乎所有属于改良性质的政策主张,事实上都已经为中共四十年来几代领导人所接受所实行,有力地推动了社会进步。作为奉行【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和座右铭的我,甚感欣慰。不会因为我自己如此凄凉的遭遇,而放弃对国家民族应尽的责任。处江湖之远而心在庙堂之上,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义所在。某虽不才,不敢稍忘。
   
   6、六请问阁下:我对习近平的错误有没有给予了及时的尖锐的有力的抨击和批判?你为什么看不到甚至抹煞我在这方面如此大量的工作?并且无视这些大量事实和努力,大肆一而再、再而三地诬蔑我,羞辱我,诽谤我是什么“作贱”?难道你只有这样把《特权论》作者彻底打翻在地,糟蹋、侮辱、欺凌到底,你才能够迎合泛滥于广大民众中的“左派幼稚病”盲动仇共抗共伐共之心,做彭明第二,号令天下,当上中国暴力“革命”改朝换代的掌舵者领导人,登基做“中华联邦共和国”的大总统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