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漫谈西澳警察]
非智专栏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谈西澳警察

   
   非智
   
    西澳警察办事无力,甚至怨怪者称之为无能已是多年,因为,西澳的治安多年来一直存在着很大问题,特别是火车站、城区广场及北桥等地已成了案件频发之处。故此,每次新一届政府就职后,都极力宣告要重整西澳警力,要让西澳有一片安全平和的天空,要塑造一个无犯罪、少犯罪的美好环境。但是,最近不断出现在火车站、公园或街上的袭击事件,令生活在柏斯的我和我周围的朋友、同事不免焦心起来,难道柏斯将会出现像有人在微信上所说的,在伦敦晚上九点之后就不敢在街上走的可怕?
   


    《西澳达利亚人》报今早才以《一个妇女被袭击受伤躺在维多利亚广场》为题,报道一个妇女被袭击,多处受伤躺在维多利亚广场,虽然被发现后,已送到皇家医院,但尚不知道事故发生原因,报道说警察正在调查。不久前的1月21日,柏斯一个19岁男孩在到阿美戴线路的火车上头部被人袭击,结果处于生命危险状态。从网上找到了西澳从2015年至2018年同期犯罪率比较报告,可以清楚地看到,在5年里,西澳犯罪率呈上升趋势。5年来,在西澳对人身攻击的犯罪率平均上升了6%,家庭暴力上升了17%,最厉害的是吸毒犯罪,则上升了19%。
   
    在各种伤人、家庭暴力及吸毒犯罪上升的压力下,我们的柏斯警察却还能悠游自在地追踪超速,花大钱治理违规驾车。同样今天的新闻,还爆出了警察拦查过路汽车,同驾车者发生肢体冲突,成为暴力执法,目前警察内部正在调查此事。我不明白为什么西澳警察如此仇视驾车者,动不动测速拦截并开出罚款单,而不去追捕袭击无辜路人的罪犯及盗劫者,我想,如果西澳警察更努力去维护治安,对伤人、偷盗、及吸毒犯罪等加大打击力度,即便他们仅仅拥有着抓超速或驾车违规一样的热情,我相信,西澳的犯罪率在过去的五年里是会下降,而不是上升的。
   
    我所服务的公司在距离柏斯一千多公里的拉莫顿镇矿区有个营地,从去年的圣诞节到今年3月初,就连续被窃贼闯入6-7次,几乎每次都报警,而且警察也多次到现场,但就是没有结果,不仅没有结果,抓不到窃贼,而且,窃贼似乎还毫无畏惧地继续作案。当然,我们可以说西澳的拉莫顿镇地大人稀,警力不够,破案很难,可是,在人口密集的柏斯市区,在北桥或北桥周边地区所发生的偷盗伤人案件,到目前为止,多数没有破获,警局里也还悬挂着许多没有头绪的档案,尤其是那些破屋而入的偷窃案,则少有听到有窃贼被抓。
   
    是不是警察工作的思路有错?还是抓超速及驾车违规容易,钱也来得快,因为,每一次的罚款,钱都落入政府腰包,最重要的,抓超速和违规驾车,还省时省事,极少有难度或生命危险。而抓小偷窃贼,则是为个人追回钱财,或为保险公司省钱,这种事听起来不爽,干起来也不带劲。我认为,之所以警察署安排那么多警察上路测速,抓超速违规,而且精神抖擞,恐怕原因在此。
   
    我对柏斯警察的办案能力和追捕盗贼的热情,有所失望已久。虽然,近年来每一届新的政府上台,我都希望警察的工作重点能够转移到阻止及减少犯罪这方面来,但是,几乎,每一年都希望落空。最多的是听到警察怎样认真地提高测速能力,以及怎样地增加了抓罚超速者。前几天,也是在《西澳大利亚人》报上,报道了一个测速人员自己在一个原来车速是110公里,但临时只能开80公里之施工处,开了110公里的速度,被两位警察逮住并开出严厉的罚单,不服的测速人员选择上诉,结果在法庭上获得法官的恩典。法官根据事实指出,在时速要求改变后路标不明显的情况下超速,是情有可原,是不能被处于罚款,故此,法官当场判定警察出具罚单是不符合法律要求。据我所知,如果同警察发生对抗冲突,最后到法庭在法官面前,获胜的,多数一定是被警察起诉的被告或对警察出具罚单不满的上诉者,这已是有着不同的许多案例在说明这个问题。
   
    我记得,报纸上曾报道过,有一位法官在法庭上对一个办案警察说:我相信只有你可能欺负个人,而不可能个人欺负你。因为你的背后有着强大势力,而一个个人怎可能同强大势力对抗?即便有对抗,我看,也只是一种本能的反抗而已。我觉得,这位法官说得对,因为代表国家势力的警察力量,当落实到个别警察身上,就可能出现这些警察以势欺人的现象。当然,我可以说大部分警察是好的,是遵纪守法,是为人民做事的,但是,我们,包括我也遇到过不友善,甚至借势压人的柏斯警察。记得一次,在丁字路口,我已是观察许久才迅速将车开出,没想到,刚开出,就被躲在一边的巡逻警察截停,说我没有停车观望再将车驶出,我觉得我有理由,于是争辩了几句,不料,这警官即刻便说,如果你不接受罚款,我就马上将你的车贴上黄牌。我知道,一旦车被贴上黄牌,就意味着这辆车就不能上路,必须到车行花钱维修,还得去车检所检查,费用昂贵,手续麻烦,而且到车检所检查,难有一次通过的。这些我知道,故此,我选择不同警官争论,默认罚款。当然,我是服了罚款,但内心固然不服。同类的事也曾发生在我知道的一位华人身上,汽车被警官拦住,可能是超速,警官当即要华人司机交出现金150元罚款,这位华人司机不干,同警官有争执,这位警官将脑袋探入车窗扫了车内几眼,然后说,如果你不接受罚款交现金,我会由于你在驾驶台及后面窗口处摆的公仔对你罚款,一个公仔一百,看你怎样?在警官的威胁下,这位华人司机,不得不交出现金150元。由于这华人刚到西澳不久,英语不好,对澳洲法律一概不通,不懂得可以由此投诉警察,也许是在国内被警察敲诈多了也习惯了,对此,也就不了了之。当然,现在我们听起来有点愤怒,但作为当事人,休事宁人最重要。
   
    我始终认为,保障居民区的治安环境,积极防范和抓捕犯罪分子,远远比之抓捕驾车违规来的重要。如果柏斯警察能放更多时间用在抓捕罪犯,防止偷盗,把更多精力用在柏斯的治安上,而不是用在处罚超速或违规的驾车者身上,我一定有理由相信柏斯,甚至整个西澳的治安会变好,犯罪率会下降,人民的身心财产安全会更有保障。
   
   2018年3月21日
(2018/03/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