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别太抬举孙中山]
东海一枭(余樟法)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给高智晟打个电话吧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狂者与乡愿
·梦中说梦两重虚----驳斥不绣钢老鼠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我的人生、文化及政治之态度--我不是儒家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两项基本道德原则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原儒认同好色,大儒何妨狎妓----为理学辨诬之四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快乐的哲学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孔子教我怎么爱
·拥护"爵位制",自荐"新天子"
·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
·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李肇星,你算谁?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
·文化昆仑横一角,群山俯首尽儿孙!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孟教导:大人说话可以不算数!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太抬举孙中山

别太抬举孙中山

   一、革命品质要重估二、赞美洪杨太荒唐三、三民主义非正理四、虚尊道统亦何有结语

   一、革命品质要重估百年来大量词语被毁坏,革命一词就被毁得很彻底,与造反成了同义词。其实革命与造反,性质和对象都大不同。革命针对暴君暴政,高度正义,高度道德。“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顺乎天,畏天命,就要以儒家为指导思想;革命成功之后,就要制礼作乐进行良制建设。而造反是反政府、反社会、反秩序的作乱。

   孙中山曾自比于汤武革命,然而,他的革命必要性和正义性都非常有限,与汤武革命没有可比性,有必要对之进行品质和价值的重估。

   革命品质的高低,有四大衡量标准:指导思想的正确性、领导集体的道德性、革命手段的正义性和革命结果的文明性。

   孙中山的革命,首先是指导思想有问题。革命是为了吊民伐罪、讨伐暴君、革除暴政,与自己和对方是什么民族没有关系。故革命只能仁义本位,不能民族主义即民族本位。任何民族的民族主义,包括白人主义,黑人主义,雅利安主义,少族主义,汉族主义,都不是好东西。

   其次,革命不许杀害无辜,更不许针对贤良。“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孟子》)而所谓的革命党,对清廷改良派深恶痛绝,甚至诉诸于暗杀,仅此一点就严重违反仁义原则和革命精神。

   暗杀是一种特别下流的政治行为,别说王道中华,一般蛮夷政权亦不屑为,民国衮衮诸公却屡屡为之。尚未掌握全国政权的革命党就热衷使用暗杀方法,来对付清政府和内部持不同意见不同派系者,从此形成路径依赖,使政治暗杀伴几乎伴随着民国所有时期。

   孙中山的革命,显然品质不高。如果说马列主义革命是伪革命,实为造反,三民主义革命就是低质革命,领导人、干部队伍、指导思想、革命过程都是低质的,结果更是不堪,其革命的成功开启了百余年的内忧外患人祸天灾,至今未有穷期。

   革命结果可以反证革命品质。如果革命成功之后,文明重续,制度重建,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展开新一轮盛世,这是高品质革命的特征。如果结果不佳,政治更黑、社会更乱、天翻地覆,至少说明革命品质很低。

   民国不如春秋。春秋时代,虽然礼崩乐坏,颇有礼乐碎片,有以力假仁和尊王攘夷的霸主。民国既不能尊王道,任凭倒孔反儒、灭王悖道的恶潮泛滥成灾;又无力攘夷狄,甚至与北狄勾勾搭搭视之为政治同盟军,一再认贼作友;与东夷卿卿我我以之为革命根据地,直到引狼入室。

   孙中山革命成功,是中国浩劫开始。文革被称为十年浩劫,其实浩劫何止文革,何止百年,五四以来皆浩劫也。四九之后不用说,民国粉所向往的民国,何尝非浩劫哉。始而内乱不断,继而日寇入侵,继而两党逐鹿,无不攻城掠地,杀人盈城盈野。

   对辛亥革命持批判态度的民国文化人,似唯钱穆。他说:

   “一民族政治制度之真革新,在能就其自有问题得新处决,辟新路径。不管自身问题,强效他人创制,冒昧推行,此乃一种‘假革命’,以与自己历史文化生命无关,终不可久。中国辛亥革命,颇有一切推翻故常而陷于‘假革命’之嫌。”(《国史大纲》)

   但钱穆对孙中山推崇过度,对清朝贬斥过甚。论文化水平、儒化程度和政治品格,孙中山和国民党远不如清朝。于道统,清朝是偏离,虽然严重,毕竟在儒家框架内;孙中山则是脱离儒家道统而另辟三民主义蹊径。其革命成功所开启的持续百年至今未已的人道灾难,是清朝三百年望尘莫及的。

   取代家天下君主制,当以君主立宪制最为合适,保留君主之名,追求宪政之实。故清末最为适宜的制度选择应该是君主立宪制,这是儒家可以开出来的一种良制,可以成为新礼制或新王道政治。儒家文化认可但并不局限于家天下君主制。在上古,曾开出“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禅让制,此制落实主权在民,颇富民主色彩,被孔子和历代儒家视为最高政治理想。(详见《主权在民论》)在清末,又差点可出君主立宪制。可惜由于清廷的颟顸和孙党的激进而被迫中断。

   孙中山发明的三民主义党国体制,不伦不类,建设无功,御寇无力,成事不足,成恶有余,最有利于恶人恶势力的成长和成功。其党国体制不仅远逊于君主立宪制,甚至不如日本天皇制即所谓的二元制君主立宪制。

   中华文明绝于何时?或以为绝于崖山,或以为绝于崇祯。不知元清两朝,都能以儒立国,各有所长,都曾让西方惊艳。清朝之亡,中华文明才真正断绝。

   二、赞美洪杨太荒唐集汉族主义、极权主义和邪教恐怖主义为一身的太平天国是典型的造反。孙中山却对之高度赞美,称太平天国为“民族革命的代表”,以“洪秀全第二”自许。在《太平天国战史》序中,孙中山将朱元璋与洪秀全相提并论说:“无识者特唱种种谬说,是朱非洪,是盖以成功论豪杰也。”

   朱与洪,一尊孔一灭儒,一革命一造反,正邪之别彰明昭著,是朱非洪理所当然。这不是“以成功论豪杰”,而是以正邪论英雄。孙中山自己才是正邪不分地谬说。

   受孙中山影响,蒋介石也同声高赞:“太平天国之历史为十九世纪在东方第一光荣之历史。”(《增补曾胡兵语录注释》序)1929年南京国民党中央政府居然《禁止诬蔑太平天国》,规定:“嗣后如有记述太平史实者,禁止沿用粤贼诸称,而代以太平军或相应之名称。”禁止在一切书籍杂志报刊教材读物上攻击太平天国,将太平天国“正名”为“民族解放运动”。

   关于太平天国,还是马克思有眼光,直斥太平军为“魔鬼的化身”。《清史稿》评价洪秀全也比孙蒋靠谱些:“唯初起必讬言上帝,设会传教,假天父之号,应红羊之谶,名不正则言不顺,世多疑之;而攻城略地,杀戮太过,又严种族之见,人心不属。此其所以败欤?”

   或谓孙中山赞扬太平天国是革命的需要,只是手段和权道,即使不妥,可以理解。这类辩护纯属狡辩,没有意义。一个正人正党,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赞扬邪教,任何理由都不成立。革命事业与邪教造反天地悬殊,正义目标与邪恶手段绝不兼容。赞扬邪教,就非正义。

   由于孙中山巨大的政治社会影响,孙中山对洪杨帮的赞美,起了一个很坏的作用。从此历代暴君、屠夫、乱贼和邪教主纷纷大翻身。连残暴嗜血的黄巢、张献忠之流都被当做爱民如子的“农民革命领袖”来歌颂和崇拜。

   第一流人崇拜孔孟,二三流人崇拜释老,或者崇拜柏拉图康德之类西哲,七八流人崇拜明星和金钱,只有最下流、最下贱的社会,才会流行盗贼崇拜。

   三、三民主义非正理秋风《反思辛亥:论孙中山之道统自觉》一文,将孙中比拟为大禹、文王、周公等上古圣王,认为晚年孙中山先生思想中已经“形成清晰而坚定的道统自觉”,认为孙中山以三民主义承载道统。对孙中山和三民主义抬举得太离谱。三民主义于道统不是承载,而是严重偏离,近乎背离—虽然背离的程度不如马学之甚。

   三民主义有两大问题。首先,三民主义意味着三本,蕴藏着内在冲突,民族主义与民权主义就难以兼容。其次,民族民生民权都无主义的资格。民族主义是集体主义之一种,民生主义民权主义与民主主义一样,可纳入民粹主义范畴。三民主义不仅与儒家格格不入,也与自由主义背道而驰。

   民族民生民权当然都很重要,仁爱民族、重视民生、维护民权是政治三大要素和重心,然而它们本身不能主义化。敬天保民,顺天应人,两者缺一不可。三民主义只知民权民生,不知敬天顺天,彰明天道;只知顺应民意,不知导之以德,齐之以礼。三民主义不知自由的价值高于民主和平等,远不如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半斤八两。对于愚民暴民刁民,只有讨好之窝囊,毫无引导之力量。

   钱穆认为三民主义是西方民主与中国传统的较好结合,事实恰恰相反,三民主义于西学是弃其精华得其糟粕,于中国传统精华则一无所得。儒家重视民生民族,但以仁为本;自由主义重视人权民权,但以自由为本。三民主义从儒家中取来民生民族,从自由主义中取来民权,然后将它们本位化,最根本的仁和自由却被抛弃了,就像秦法家从儒家中取来法却背弃礼一样。

   儒家强调敬天保民,唯有敬天,才能真正地亲民、仁民、以民为本;唯有敬天,才能真正地“正德,利用,厚生,惟和。”真正地爱民爱族,做好民生民权工作。三民主义不知天命,不遵循大人之道和圣人之言,撇开天道信仰、王道原则和正德工作,把民族民生民权本位化,其民族之爱和对民生民权之重视都是无根的。

   论文化品质和正义性,三民主义很低。其上无形上信仰,其内无道德根基,是一种无头的学说,介乎正邪之间。换言之,这个学说不中不西不好不坏。不坏,故可与传统、西方文化兼容并存;不好,借以捣乱或有余,用来建设却不行。故它占据宪位,民粹主义大行其道,大陆时期乱象不断,台湾民主品质低下。

   国民党的政治品质就是由三民主义的文化品质决定的。国民党政治凝聚力、社会控制力低下,既搞不定大陆,也搞不定台湾,只能欺负欺负孤儿寡母的清末小朝廷。清廷革掉儒家六君子的命之后,人心尽失,孤儿寡母,被孙中山捡了个大便宜。这种便宜可一不可再也。

   国民党之颟顸无能,根本原因就在于三民主义不行,不好不坏。不好,团结不起更培养不出大德君子;不坏,对于刁民暴徒没有吸引力。三民主义取代儒家道统成为指导思想,无异于“小人而乘君子之器”,必然上乱政治下乱社会,最易招致外寇培养内贼。国民党对于民众,无德以导之,无礼以齐之,反而逢民之恶,纵民为恶,方便不良势力以民族、民生、民权的名义反政府反社会。在文化意义上,国民党对外是引狼入室,对内是养寇自毙。

   注意,台湾民主化成功,并非三民主义的功劳,而是传统与西方文化架空三民主义的结果。蒋介石晚年发起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让传统和儒家有所复兴,只可惜人亡政息,后继无人。后继者疏离儒家,局面又重新恶化。

   民进党最热衷民权、自由、民生、经济等话题,这是民进党的制胜法宝,亦民权主义、民生主义有以启之也。这些问题政府应该关心,必须关心,甚至不妨以此为大,但不能唯此,在维护民权、解决民生的同时,不能放弃文化启蒙、道德教化的责任。这方面国民党政府从陆到台都是失职的。

   或问我对于蒋介石先生在思想上应该看待和定位,我的回答是杂家。蒋介石既信奉儒学,又信仰耶教,政治上尊崇的三民主义,本就是一种中西缠夹、古今夹杂的杂学。故此君学问无头,道德无根,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不伦不类,不上不下,不坏不好,不邪不正,枉称中正。这个评价也可以用在孙中山身上。比较而言,孙中山还不如蒋介石,更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