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酒 虫]
东方安澜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三说郭问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酒 虫

             酒 虫

   我喝酒有些年头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一点是肯定的,我没有坐在好公大腿上蘸着筷头开启喝酒历史的记忆。但小时候,我一定偷喝过酒。据说,从小培养喝酒的好习惯,能激活成年后的酒量。所以我猜,小时候偷喝的那一口酒,激活了我与生俱来的酒肚肠。又因为仅仅只偷喝了一口,所以激活的程度不高,酒量不大。天生的酒肚肠没能使我成为酒缸、连酒甏也算不上,最多只能算个酒中馋虫。

   所以可见,从小培养喝酒的好习惯多么重要。也因为我的喝酒没有经过从小的培养,所以一喝就醉。好在我脾气好,喝醉了只管睡觉,倒也没有人讨厌我。我酒风好是有口皆碑的。正式喝酒是学了木匠出师以后,手底下的活,差不多可以独当一面了,老师傅倒酒给你,这酒里就多了一重认可。这个酒喝的自信满满,但不能放开了肚量喝,得夹着尾巴喝,古法匠人讲规矩,得节制。

   适可而止的酒喝着不爽。后来喝得狼形籍状,是喝自己掏钱的酒。二十岁,辗战在上海的工地上,除了干活就是睡觉,喝酒就成了业余爱好。喝的最多的是小白天鹅啤酒。夏天的夜晚歇了工,灌下两瓶啤酒,消耗一些过剩的精力,就可以稳稳的躺尸了,一惚到天亮。更多时候是小兄弟聚餐,喝个六瓶八瓶不在话下,人多热闹,兴致自然就上来了。酒也多喝。喝自己的酒也无所顾忌。整个人都敞开了胸怀,工地洋溢着青春的声音。尽管这样,掏自己的钱,喝自己的酒,还是遭到了长辈的训斥,说我拆烂污,不积存点钱。我不管不顾,依然故我,放肆的喝。酒里,有挥霍的青春,与之相伴的,是挥霍的工资。工地边上小店里的老太婆看到我们,笑脸上能开出花来。

   酒里,埋藏有我的青春。细数我这大半生,一事无成,把酒喝得昏天黑地,是我唯一的骄傲。冬天的时候,上海市面上买不到低度酒,我就自己带了“醉蟹”,一带就是好几瓶。“醉蟹”吃好,馋虫上来,只能退而求其次,小店里能买到的乙级大曲、粮食白酒,也凑合着喝,慢慢的,练出了喝高度酒的能耐。青春年少精气足,有那么一两次,竟然能扛下一瓶,这是酒虫最好的记录。那些日子,我们宿舍拐角的酒瓶,总要堆到一人高,后来,三天不喝酒,胃里就干嚎,这是一个不值得庆贺的现象,叫酒痨,可惜当年无知,还为此沾沾自喜,认为这是老资格酒虫的标志。

   一起的小兄弟结婚,我们把酒喝的头重脚轻,于至于在宅基后面的麦田里躺了一夜。薄雪覆盖的麦田唤不醒酒虫的狂放。麦田的主人家和我们开玩笑,要我们赔偿损坏的麦苗。麦苗没赔,青春却不见了。我和青春的约会因为酒的插足闹掰了,我是看着青春不慌不忙溜走的。酒慢慢在我生活中变得不可或缺。结婚以后,我不忘初心,继续喝酒。三天不喝酒,酒肠痒到家;五天不喝酒,酒虫咬断肠。于是,红木厂下班,东张老街的小酒馆,三天两头,就有我的身影。小酒馆的河鲜、江鲜,特别鲜。酒后,就有了干坏事的狂胆。我的荒唐在酒中崛起。好在记挂着酒后的节目,少了烂醉如泥的狼狈,这不知是不是失之东隅的哲理,不知道。反正我知道,那些日子,酒没少喝,荒唐事没少做。

   我的荒唐时光也埋藏在酒里。人到中年,虽然没有长辈再来训斥你,但青春不再,喝的是沉稳酒。上了城,做起了正经人,酒量没有增加,酒瘾没有戒掉,倒是白吃酒的次数多起来了。多亏朋友们厚爱,让我有机会偿到了各类名酒。不过我脸薄,碰到精神好、酒瘾到的日子,也不好意思狂喝,我比较喜欢润物细无声的喝个小酒。独个儿自酌,两三人对饮,这两三人,还必须是讲得来的;人太多了,容易闹酒。我讨厌劝酒,所以一般的聚餐,我不参加,能推脱就推脱掉。中年冲淡,酒里又埋藏了我的性气。我讲求吃神酒,有人吃酒是生意经,酒有无数种,喝与吃不同!喝酒和吃酒产生了分野,所以我和大多数同事交不和,有人说我心气高,其实我知道我是无所作为的老屌丝,不过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也不想辩解,这样一来,我在单位就站不住脚。酒能成事,也能败事。我的酒,没有帮我助过威。

   油腻中年男的最大特征就是有心无力,想戒酒,又戒不掉。在诸暨,因为开车,我决心戒酒。但几次三番,总是决心大收尾小,没奈何,只能做到少喝。有时实在熬不过酒瘾,心心念念想的都是酒。半夜醒来,还是忍不住要提个东北烧,到楼下的沙县小吃,二个鸭头,两个卤蛋,几个豆腐干,杀杀酒瘾,唯一的坏处是钱花的容易,跟以前自己半夜煎个蛋、抓把花生米比起来,不实惠。诸暨物价高,偶尔排场一下,就去渔仓米缸,要两个衢州鸭头,一个小菜,消磨一黄昏。虽然一个人的酒,但逍遥自在,整个世界在我的酒里风轻云淡。在诸暨喝酒还有一个好,我的同事老朱家隔壁,就是酿酒的,他从家里带出来的糯米烧,最对我胃口,本来我是个客气人,但碰到了老朱的糯米烧,不知不觉露了本相,老朱不在,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拎了酒桶往食堂跑。

   在酒里,我找到过自得其乐,也找到过荒唐满足。快乐时光总是很短暂,回常熟以后,因为长无积蓄,无奈,挖空心思想多赚点钱,有生之年豁出去搏一下,考虑去远洋捕捞船上打工。尽管别人都说风险很大,我却执意要去。老板要求体检,我去医院后,被告知体内转移酶过高,使我本来就脆弱的小心脏碎了一地,原来我的身体已经不再棒棒的啦。曾经以为自己是崖畔一枝花,岁月把我磨砺成了人海一粒渣。自我良好的感觉在突如其来的阴影下显然不堪一击。

   为此,思考良久,我下定决心要戒酒!

                           2017年12月30日

(2018/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