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勝負乃兵家常事]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 周有光先生逝世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勝負乃兵家常事

   在3月11日的立法會補選中,特別是地區補選部份,民主派在事前一致看好的情況下,遭遇了頑抗,在三個位置中只能取得兩席,其中西九龍部份,則被認為大熱的姚松炎,以輕微的2400票輸給了民建聯的鄭泳舜。

   再加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園境界功能組別補選中,建制派的謝偉銓當選,於是在四個席位中,民主派僅能取其二,成功率為一半,大失眾人之所望。在鏡頭前,民主派人人灰頭灰腦,如喪考妣。

   筆者認為,不需如此失望。首先,勝負乃兵家常事,立法會選舉四年一度,相當頻密,現在還有補選,時間相隔更短。在這麼多的選舉中,實在難以保證逢選必勝。同時也要知道,對手也是實力強勁,而說到資源的充足和調動,對手更比民主派勝出不知多少倍。其過去在地區直選中落後於民主派,只是因為人心向背而已,但後述這點已開始變化了。

   現在有許多談論,關於姚松炎為什麼輸了這一仗,所列出的種種原因,例如空降囉、街站囉、單張囉、宣傳方法囉,等等,我認為都是事後孔明。事實上,假設姚松炎勝出的話,這些反過來說都可以是有利的因素,也因此是成功而非導致失敗的因素。

   姚松炎和鄭泳舜的對抗,是一場硬仗。大家看看投票結果,是107479票對105060票,相差只2400票而已。超過二十萬的票,2400票只是其中的百分之一而已,可稱雙方實力相埒,誰勝都有幸運成份,而誰負也都會覺得不值,並非‘技不如人’。

   所以,是偶然的因素決定這次西九補選的成敗,並非是競選策略。如果一定要追尋落敗原因,我覺得姚松炎自我覺得有名氣,以及旺角騷亂,這兩者會是較為深刻的因素,前者影響姚的整個競選策略和資源配置,後者則令部份選民對政治選舉失去興趣。

   我們知道,民主派的資源十分有限,不若左派的源源不絕,要人有人,要錢有錢。左派必要時,還可調動大陸的人力和黑社會份子,這點民主派是‘望塵莫及’的。因此,姚絕對有需要根據自己一方的情況調撥其資源,及決定資源的投放重點。這裡,似乎沒有什麼對和錯的問題,對方有地區實力,加上無限的資源,只是輕微勝出,反映其民意基礎薄弱。

   事實上,鄭泳舜的勝出,據說是左派的立法會單議席單票的第一次得勝,因此是破紀錄的,他們為此而沾沾自喜。但是,想深一層,他們在香港回歸後漫長的二十年的立法會選舉中,以他們出動的人力物力的巨大,到現在才有此突破,他們應該感到慚愧才是,確是有負亞爺的‘厚望’。

   不過,對於往後的立法會地區選舉,就民主派而言,筆者卻不樂觀。回歸二十年了,在這二十年間,建制派和民主派的力量對比,是此長彼消。此二十年,政治生態和政治文化也有所改變。這歸功於在這期間中共的全面滲透香港,而另方面民主力量卻逐漸分散和碎裂。大家試看中共在港勢力仍然‘定於一尊’之時,民主派已經化身為‘非建制派’了,而所謂‘非建制派’,便是涵蓋了從前的泛民和這幾年浮現的本土和港獨。這些派別極難聯成一片。以青少年為主體的本土和港獨,不會和傳統民主派結盟,因為訴求不同。這次選舉中,投票人數比前大減百分之十,可能和這批對建制的立法會不抱希望因而前往不投票的青少年選民有關。

   最後,無論前景怎樣,筆者希望民主派不要因姚松炎的失利而互相指責,應知道有選舉便可能有勝有敗,以後也會這樣,儘量吸取教訓便是。

(2018/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