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BURMA-缅甸风云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貌强 Maung Chan (南洋伯)
   
   读到小弟在胞波网写:
   


   ~海外华侨华人必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勿在所在国大张旗鼓、肆无忌惮地爱国快闪、爱国升国旗、爱国聚会、爱国游行、爱国…、、
   ~勿开口闭口“有强大靠山腰杆硬,啥都不怕!啥都敢做可以做”——狐假虎威、拉大旗作虎皮…….
   ~不要把华侨华人的价值观,强加在当地人身上
   
   南洋伯读后感概万千,思潮起伏:
   想南洋伯未出世前,祖(籍)国(大清帝国)眼见列强船坚炮利远洋而来,不居安思危、取长补短、撤消海禁、追赶时代、发展工业,也不面向蓝色海洋、开发海洋业、航海业——却以天朝自居、倚老卖老、自高自大、睥睨四周蛮夷、目空一切。
   结果:
   *1839-40年鸦片战争,被西方英国打得摇尾乞怜——割让香港、开放五个通商口岸、赔偿2100万元。另列强此后大胆侵华、八国联军进攻北京、火烧圆明园、御和园,在华所有租借地,狗与华人不许入内,而海外华侨华人则沦为任人宰割对象。
   *明治维新后的东方日本帝国,1894年甲午战争把大清帝国打出纸老虎原形,割去了台湾岛、澎湖群岛等,并强迫开放7个通商口岸与索赔两亿两白银…、、日本从此耻与东亚病夫为伍,唾弃汉字汉文化,积极加速脱亚入欧。
   
   南洋伯出世时,日本皇军刚被“诚邀”到缅甸攻打英军、消灭中国远征军、堵死滇缅公路,置中国于死地。东南亚华侨华人因爱国反日而被日军逮捕、鞭打、灌水入肚后再踩踏毒打、酷刑逼供、屠宰。而祖(籍)国那边呢?仅仅在南京,同胞就被屠杀了30多万…、、老一辈爱国华侨对日本更加恨之入骨。
   
   南洋伯上小学时,是上世纪50年代缅甸黄金时期,父辈母辈除了黑夜倦极呼呼大睡之外,其余所有时间都用来打工、劳动,并省吃俭用——华侨华人终于勤俭致富、安居乐业。
   当年,华侨华人上一辈督促与培养我们:
   *学好当地语言文字,尊重当地文化
   *报考当地大学
   *学好本领,为当地服务,为两国人民友好贡献力量
   
   于是,优秀华人实业家就如雨后春笋,在缅甸医学界、工程界、商贸界、教育界纷纷冒现。
   极不幸的是——1960年代之后,华侨华人被诬蔑为剥削阶级、吸血鬼、暴发户、外来人,家店、企业、工厂、学校等都被“依法无偿收归国有”,各行各业各部门也开始歧视华侨华人…、、
   
   1967年发生了华侨华人学生戴毛像章上学事件。
   当时南洋伯因办出国留学手续而由教育部获悉:“下周开始上课时连国父昂山将军像章都不准戴——违者将从严查办、绝不留情”。
   没想到南洋伯转告并提醒补习班学生积极分子,却被疑神疑鬼为汉奸特务,接着就见他她们从使馆 获得更大的毛像章,显眼戴着去上学….
   1967年26-27日开始,“暴徒”大肆烧杀抢掠仰光华侨华人区、火烧教联、火攻中国使领馆与新华社、屠杀华文补习班老师、提刀爬入使领馆杀害中国援缅技术专家…、、
   
   
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华侨华人扶老携幼,就如丧家之狗惶惶然逃难逃命——庆幸郊区缅甸亲友与寺院僧伽,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并尽力保护掩护。
   南洋伯见到上下两幅灾民落难图,联想到当年遇难华侨华人而老泪纵横,脑中浮现“异曲同工”四字而深感同命相怜。
   
   
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南洋伯被保送往德国留学深造时并不忘初心,本着也为德中缅三国人民友好服务的精神,课余就“上山下乡”,向德国荷兰华侨华人与缅甸学生与难民“访贫问苦”,帮助解决他们所面临的当地问题。德国老华侨激动地说:“真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四海之外皆同胞也!”缅甸人则两掌合十,祝愿胞波U Chan安康长寿。
   当地华侨告诉南洋伯:
   *我们虽没留着小辫子,但还是被“最优秀民族”归类为“东亚病夫”。因每天工作10多小时太劳累,在街上轻一步重一步走得慢,后面的“最优秀民族”——没教养的就用脚踢屁股,较文明的则手拍肩膀,提醒我们“让路”。他她们一般都挺胸凸肚、健步如飞。
   *学童们在街上见到黄皮肤眯着眼的我们,常跑到背后看看有没有小辫子,还探问“家里妻女是否缠小脚?”。
   *足见祖国长期一穷二白、赶不上时代,人民长年兵灾人祸、知识水平低——不仅受洋大人歧视,连天真的洋孩子都起误会、另眼相看我们。
   
   呜呼!日耳曼族泛谈中国人留长辫、爱随地吐痰、爱吃臭豆腐与辛辣饭菜、少刷牙、咽喉多痰、妻女三寸金莲、洋汉学家则深谈炎黄子孙的阴阳八卦、奇门遁术、蚩尤巫术、孙猴儿大闹天空、猪八戒贪吃贪色、海外华侨华人任人宰割….再加上弱国无外交——哀哉!哀哉!
   
   南洋伯也曾以德国荷兰食品科技法规专家学者身份,帮祖(籍)国商检局拜访德国荷兰有关当局,追问、探讨、解决“为何中国食品常被禁止进口,并频频被罚款”?
   *德国荷兰海关与商检局都解释:不存在任何歧视,中国食品主要是标签、食用有效期、菜蔬蘑菇含硫量、罐头含锡量等不符合德国荷兰食品法规定。
   中国食品出口厂得到南洋伯的中文翻译与科学详述来龙去脉之后,经注意、改正、严查——问题就越来越少了;因价廉物美,就越来越受欢迎了。
   *路过阿姆斯特丹与鹿特丹唐人街,老荷兰商人与海关人员都笑说“欧洲大萧条时期解雇了不少华人船员,他们上岸并蜗居在这些港口附近唐人街,叫卖碳烘蒜味花生、五香花生、花生糖等维生。他们有时沿街穿巷叫卖,用不纯正的荷兰话喊着“花生,花生,好吃,好吃”。
   南洋伯明白当年他们飘洋过海到西洋,比我们先辈到南洋更人生地不熟、语言文化风俗习惯更差异更峰回路转、因国穷民贫又是海外孤儿,更多灾多难——但盘古开天辟地、自力更生、发奋图强精神却一脉相承!
   没想到:当我们在街上“考察民情,东张西望”时,竟然听到荷兰学童们遥遥笑喊“花生!花生!好吃!好吃!”。原来荷兰学童们平时两耳听惯了祖辈父辈言传口述的失业华人船员奋斗故事——觉得太有趣了,据此穿起李小龙式唐山装,在脑后拖条假辫子、头顶再戴上瓜皮帽,不伦不类地参加学生游乐节目,上台表演“花生!花生!好吃!好吃!”小戏剧——博得师生轰堂大笑而高分获奖。
   *吃中国餐时,餐馆老板委屈地对我们说,洋大人们见豆豉、酱油、黑木耳等乌黑可疑可怕,常问能吃吗?清洁卫生吗?金针菜、冬菇、竹笋等有否名列毒菜毒菇表内?他们对美味杂碎、叉烧、肉丸赞不绝口,但常问有否掺杂狗肉猫肉鼠肉?他们还相信华人少刷牙或刷牙不科学,又爱吃辛辣煎炸食品或臭豆腐,因而咽喉经常病菌多顽痰多,所以常问:
   “知否李鸿章曾一口浓痰疾如子弹,飞射英国/荷兰欢迎满大人(Mandarin官僚)而特铺的红彤彤大地毯上”?
   他们甚至还追问中餐厨师薪水低、工时冗长、太辛苦,心理必定不平衡——会不会吐粘痰在香喷喷的佳肴内呀?
   有时德国/荷兰媒体或汉堡包、麦当劳、肯德基等对手代言人,要中国餐馆解释清楚所提供的花茶是否菊花茶或带菊花?因杀虫药是由菊花提炼出来的;皮蛋是否含铅而毒害大脑、易得痴呆症?味精、酱油、咸酸菜、四川榨菜、卤水鸡、红烧鸭、北京烤鸭、脆皮烤肉等会不会引发三高症?能否科学证实并不危害食客健康?……老板们赶紧央求南洋伯去科学性释疑,以免被杯弓蛇影、胡说八道而严重影响他们的生意。
   老板们很赞赏缅甸华侨华人富同胞情、人情味、慈悲心,过年过节一定要南洋伯去他们家吃团圆饭、节日餐、谈家常——当南洋伯是一家人。缅甸人则特煮鱼汤米粉或椰鸡面大饱口福时,就诚邀胞波U Chan一同分享。
   
   改革开放不久,1985年邓小平说“让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和帮助其余地区、其他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
   现在,祖籍国已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先富地区与人民也已带动广大地区人民日渐富裕;全国不断带小资产阶级向中产阶级一日千里突飞猛进——中国快成为繁荣富裕的小康大同强国了!
   
   我们衷心希望已勤俭致富的祖(籍)国人民:
   *在国内,让郊区、农村、山区人民完全脱贫,引导全国早日进入小康大同国度
   *在国外,和未发达、欠发展国家地区平等合作、扶贫脱贫、互助共赢。
   *当然,首先让一带一路沿途未发展或少发达国家与人民,齐齐先走向小康大同!
   *然后再接再厉,让全世界进入均富大同!
   
   最后,
   请先重温当年南中华中老师长们和老侨领老前辈们的谆谆教导::
   ~不要伤害缅甸人民的自尊心,不要损害中缅两国人民的胞波友谊与感情
   ~要面向当地,心怀祖国
   
   然后,再重复小弟的锵锵之言来结束本文:
   ~海外华侨华人必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勿在所在国大张旗鼓、肆无忌惮地爱国快闪、爱国升国旗、爱国聚会、爱国游行,
   ~勿开口闭口“有强大靠山腰杆硬,啥都不怕!啥都敢做可以做”——勿狐假虎威、拉大旗作虎皮…….
   ~不要把华侨华人的价值观,强加在当地人身上
   

此文于2018年03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