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安得广厦千万间?]
BURMA-缅甸风云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得广厦千万间?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村外乡外、大小城镇区外郊外,大多是高脚竹杆撑托人字形茅房顶,再稀稀疏疏围之以竹片墙、铺之以竹排地板——简简陋陋。
   


   乘坐日本赠送的仰光环城旧火车,轰隆轰隆、呜呜呜呜地前进时,不也见到郊外有贫民窟,一堆堆的茅房不是简陋得不能再简陋吗?
   
   
安得广厦千万间?

   
   季节风雨一光临,高脚茅屋底就积满泥污潴水,从竹排缝隙吹入的清风,却声如吹横箫吹直笛,时缓时急;风大则整个茅屋摇晃度大,吱吱喳喳声更响;风吹水涨时,土丘高地爬虫毒蝎、蛇鼠蚊蝇无不远爬高飞;若遇飓风台风或狂风暴雨,则茅屋顶先被吹飞,竹排墙朝风部分倒塌;若滚滚激流涌入屋内,则鸡飞狗走,锅、盆、桶、箱等随波浮沉漂流;污臭积水受日晒,蚊蝇杂虫就滋生繁殖,居民起先皮肤、鼻孔、咽喉奇痒红肿,接着痢疾等肠胃病发作而上吐下泻,随后登高热、脑膜炎、疟疾、流感等传染病就冒现……真祸不单行、苦不堪言也!
   缅甸基础建设差、电力奇缺,一向被谐音称之为“免电”或“没电”。凡入不敷出的村民,煮饭炒菜只能上山入林伐木砍柴来烧;收入够吃够用的乡民镇民,才向山民樵夫买木柴木炭做燃料。若有一家粗心大意,柴火不慎燃着竹片地板或竹片围墙,或火苗飞上屋顶点燃了干燥茅盖,火神爷就大显神威了!火势越旺风力就越强,乡村没有水龙头、自来水、灭火工具、消防队或救火设备,火势一发就凶猛得不可收拾,于是穷苦人家口诵佛经,大大小小肩扛手提仅有财产,扶老携幼惶惶然慌张逃跑。
   这些风灾水灾火灾 + 长年内战难民,凡有亲戚有空间接待的,暂可跑去挤挤,大家过过穷开心的日子;只有穷亲戚且无法接纳的,就只好投奔村头村尾和尚庙或村中心学校求短暂栖身——出家僧人普渡众生为怀,因而总会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但乡村简陋学校是整乡整村童男童女求学改造命运的弹丸宝地,当然会处处捉襟见肘、遇瓶颈而诸多不便了。
   
   记得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吗?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

   
   上图仅仅是马圭省Thikyidaw村的火灾难民的悲惨困境,大人小孩挤困于村寺院或村学校的走廊或空间——仅仅是风灾水灾火灾 + 长年内战难民的缩影而已。
   这些较幸运的灾民们愁眉苦脸地说:
   *寺院和尚把化缘得来的饭菜分给我们——所以吃喝充饥没有问题;
   *乐善好施者与救济组织捐助我们白米、食油、厨具——可以自己动手煮饭捞油填饱肚子。
   *寺院地方大,只要不打扰和尚念经拜佛打坐——就问题不大。但学校学生多,大家挤在小地方,而我们受苦受难的小孩老人病痛多,没地方安静坐卧歇息;走路、讲话、呻吟、哭泣、大小便等无不影响老师学生们的上课授课下课休息——大家真问心有愧、心如刀割。
   *问题是我们根本没钱重建简陋居所,因此紧急仰望政府的援助——这首先需要耐心等待开会、讨论、研究、由上而下层层通过、批文、拨款…最后民主监督执行。
   但国家百废待兴,急需处理的国家大事、七省七邦燃眉急事,很多很多很多!
   我们不争先恐后,也不强国家所难,我们更不伸手要立即批款或给现金以救燃眉之急。
   我们最希望社会上有钱人——不论个人或集体,能施舍赠送我们灾民以建筑材料,如茅屋盖或铁皮盖、竹隔板或铁皮板,一片也可以,几片或成堆也行,聚少成多、分给大家嘛!
   我们灾民全家大小要自己动手盖居所,简简单单,能遮风挡雨就行——既省时省力省钱,也可尽快离开寺院与学校,还给施主们恩人们以清净无阻,当然大恩大德我们永记心头。
   
   
   

此文于2018年03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