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安得广厦千万间?]
BURMA-缅甸风云
·临时协议是让缅甸多走一段路
·中国人不是瑞苗胞波吗?
·克伦民族联盟KNU声明
·有关缅甸果敢内战的舆论
·果敢战乱是侵犯国家主权吗?
·走向更完整的联邦制
·大缅族主义情绪被煽动起来了
·由缅甸王朝末日说起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由普京的锵锵之言讲起
·缅甸军队展开冷血进攻
·缅甸革命元老德钦丁米雅逝世
·缅甸军政府长寿百年?
·缅甸为民请命的名律师 U Aung Htoo
·中国为首迅速崛起
·缅甸UNFC对目前和谈与陆空攻击发表声明
·赛万赛谈最近缅甸和谈进展
·缅甸全国停火在拐弯爬行
·成龍——100%龙的传人
·缅甸果敢:温2009年知2015年
·停战!建设缅甸Federal邦联!
·缅甸全国停火会议五月初续开
·缅甸边签全国停火协议边打内战
·缅甸佤邦五月初续开全国停火会议
·缅甸UNFC主席给登盛总统的公开信
·缅甸众少数民族维护果敢兄弟
·缅甸佤邦五月初和平会议困难重重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得广厦千万间?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村外乡外、大小城镇区外郊外,大多是高脚竹杆撑托人字形茅房顶,再稀稀疏疏围之以竹片墙、铺之以竹排地板——简简陋陋。
   


   乘坐日本赠送的仰光环城旧火车,轰隆轰隆、呜呜呜呜地前进时,不也见到郊外有贫民窟,一堆堆的茅房不是简陋得不能再简陋吗?
   
   
安得广厦千万间?

   
   季节风雨一光临,高脚茅屋底就积满泥污潴水,从竹排缝隙吹入的清风,却声如吹横箫吹直笛,时缓时急;风大则整个茅屋摇晃度大,吱吱喳喳声更响;风吹水涨时,土丘高地爬虫毒蝎、蛇鼠蚊蝇无不远爬高飞;若遇飓风台风或狂风暴雨,则茅屋顶先被吹飞,竹排墙朝风部分倒塌;若滚滚激流涌入屋内,则鸡飞狗走,锅、盆、桶、箱等随波浮沉漂流;污臭积水受日晒,蚊蝇杂虫就滋生繁殖,居民起先皮肤、鼻孔、咽喉奇痒红肿,接着痢疾等肠胃病发作而上吐下泻,随后登高热、脑膜炎、疟疾、流感等传染病就冒现……真祸不单行、苦不堪言也!
   缅甸基础建设差、电力奇缺,一向被谐音称之为“免电”或“没电”。凡入不敷出的村民,煮饭炒菜只能上山入林伐木砍柴来烧;收入够吃够用的乡民镇民,才向山民樵夫买木柴木炭做燃料。若有一家粗心大意,柴火不慎燃着竹片地板或竹片围墙,或火苗飞上屋顶点燃了干燥茅盖,火神爷就大显神威了!火势越旺风力就越强,乡村没有水龙头、自来水、灭火工具、消防队或救火设备,火势一发就凶猛得不可收拾,于是穷苦人家口诵佛经,大大小小肩扛手提仅有财产,扶老携幼惶惶然慌张逃跑。
   这些风灾水灾火灾 + 长年内战难民,凡有亲戚有空间接待的,暂可跑去挤挤,大家过过穷开心的日子;只有穷亲戚且无法接纳的,就只好投奔村头村尾和尚庙或村中心学校求短暂栖身——出家僧人普渡众生为怀,因而总会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但乡村简陋学校是整乡整村童男童女求学改造命运的弹丸宝地,当然会处处捉襟见肘、遇瓶颈而诸多不便了。
   
   记得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吗?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

   
   上图仅仅是马圭省Thikyidaw村的火灾难民的悲惨困境,大人小孩挤困于村寺院或村学校的走廊或空间——仅仅是风灾水灾火灾 + 长年内战难民的缩影而已。
   这些较幸运的灾民们愁眉苦脸地说:
   *寺院和尚把化缘得来的饭菜分给我们——所以吃喝充饥没有问题;
   *乐善好施者与救济组织捐助我们白米、食油、厨具——可以自己动手煮饭捞油填饱肚子。
   *寺院地方大,只要不打扰和尚念经拜佛打坐——就问题不大。但学校学生多,大家挤在小地方,而我们受苦受难的小孩老人病痛多,没地方安静坐卧歇息;走路、讲话、呻吟、哭泣、大小便等无不影响老师学生们的上课授课下课休息——大家真问心有愧、心如刀割。
   *问题是我们根本没钱重建简陋居所,因此紧急仰望政府的援助——这首先需要耐心等待开会、讨论、研究、由上而下层层通过、批文、拨款…最后民主监督执行。
   但国家百废待兴,急需处理的国家大事、七省七邦燃眉急事,很多很多很多!
   我们不争先恐后,也不强国家所难,我们更不伸手要立即批款或给现金以救燃眉之急。
   我们最希望社会上有钱人——不论个人或集体,能施舍赠送我们灾民以建筑材料,如茅屋盖或铁皮盖、竹隔板或铁皮板,一片也可以,几片或成堆也行,聚少成多、分给大家嘛!
   我们灾民全家大小要自己动手盖居所,简简单单,能遮风挡雨就行——既省时省力省钱,也可尽快离开寺院与学校,还给施主们恩人们以清净无阻,当然大恩大德我们永记心头。
   
   
   

此文于2018年03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