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张杰博闻
·中国经济冰川正在崩裂 海啸随时会席卷而来
·货车司机雄起 习近平峰会尴尬 星星之火何以燎原?
·刘路新:中华民族最需要的是思想解放而不是伟大复兴
·川普与金正恩握手言欢 “全面,可核查,不可逆转”弃核任重道远
·中共走向不归路的三个关键点
·美朝声明与雅尔塔宣言的惨痛教训 川普与金正恩具有的共同性格
·暴风雨Z:一场暴雨 曝光了整个中国的良心
·暴风雨Z /中美贸易战:中国掀桌子,老百姓的利益散落一地 作者:
·中国变革风暴袭来,要与人民站在一边
·嘲笑为民生和社会热点发声的人使中国变得越来越坏
·中国启示录:正在到来的溃败和难以避免的分裂
·易中天:不进行制度变革 中国教育和足球都没有希望
·金正恩访华核心一件事 王岐山魔咒将在朝鲜应验
·孙立平:当前中国必须解决的三个问题: 国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老百
·从银行行长到律师 心灵觉醒的震撼历程: 一篇在网络上流传的博士论文后记
·老兵喋血镇江 习近平船破又遇顶头风
·上海外国语小学惨案 令人悲愤的不仅是幼小生命的凋谢
·暴风雨来临 海航董事长王健为何蹊跷死在法国?
·弱女子董瑶琼泼墨单挑习近平 中国男人在哪里?
·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 习近平惧怕的对手不是川普
·中美贸易交战 金正恩火线出击 谁能终结金家王朝?
·陈杰人被刑拘是与习近平结下了梁子
·“我不是药神”就是一部颠倒黑白的烂片
·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终会沦为一场闹剧
·梁家河水浅王八多 习近平、王沪宁真要挂?
·穷途末路,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和温家宝都与习近平翻了脸?
·北京枪声?习近平下台、中南海政变的传闻是如何出笼的?
·习近平出访 栗战书火线救主 定于一尊必毁于一旦
·贸易战疯狂升级 房产税成救命稻草 经济危机一触即发
·恐怖的疫苗:官商对丧失正义感民众的谋杀
·许章润: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平地惊雷要变天 习近平的船要沉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一场惊心动魄的巨变到了
·流泪的棺材:为什么老百姓入土为安这样难?
·习近平的第五大天敌到了!新新人类出征 中共寸草不生!
·孙文广教授直播被抓 中美贸易战再升温 中国经济死局难解
·为何习近平要雪藏王岐山?分道扬镳还是生死之约?
·北戴河波谲云诡 习近平政局的衰败为何如此之快?
·北戴河浊浪滔天 习近平要借机拿下李克强?
·“一带一路”到底侮辱了谁?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吗?
·中南海火拼:李克强拂袖 王岐山垂帘 邓朴方反目
·中共恐惧的事快到了 子弹也击落不了它
·重蹈邓小平、赵紫阳覆辙 刘鹤两件事惹恼习近平
·陋兰:面对罪恶,请别和我谈辩证法
·习近平出访朝鲜要完成一件大事 另一场战争一触即发?
·滴滴顺风车成少女杀手 寿光洪水滔天竟是人祸
·8900万中共党员要反了 习近平孤木难撑
·当中国人读懂中国逻辑 中国的天就快亮了
·昆山恶霸行凶反被杀 中国为何走不出丛林时代?
·昆山反杀事件震动中南海 蔡奇、刘奇、陈全国惊恐不安
·血色奢华下的盛世蝼蚁: 习近平撒币600亿 刘强东性侵
·为何习近平是撒币中的战斗机?
·共产粉刘强东的无耻是既性侵又不愿与人共享奶茶妹妹
·川普、习近平遭遇隐身劲敌 美国无事而中国出大事
·生死时速:李嘉诚撤离 马云卸任 民营企业的大限到了!
·惊心动魄 习近平的政变和他身边正在发生的政变
·“私营经济离场论”使习近平大怒 是谁泄露了天机?
·川普加税再发威 钓鱼台突爆惊雷 刘鹤避祸拂袖而去
·习近平处境堪忧 李克强蓄势待发 得人心者得天下
·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很无耻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习近平与川普翻脸 自力更生将使中国遭遇奇灾大难
·范冰冰声泪俱下舍财免灾 习近平围猎富人一箭双雕
·彭斯出手 铁幕降下要变天 习近平新极权召来新冷战
·抓捕孟宏伟的真实原因:新疆事件与第二个王立军
·孟宏伟反了 习近平要栽 机密文件的震撼力将远超王立军事件
·中国历史上最好的四十年
·鲁莽抓捕孟宏伟闯大祸 中共官员被逼上梁山 习近平的结局比崇祯更惨
·中国必须接受十大残酷现实
·弧度度:中国人不愿同船共渡而愿自相残杀?
·王立军死了?酷吏是如何炼成的?习近平身边的王立军现身
·网红女主播哼唱国歌不违法 打压言论自由违宪 美国对焚烧国旗案如何判决?
·经济哀鸿遍野 朱镕基露面、刘鹤救火 习近平四中全会难挽败局
·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死于乌龙 习近平为何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上只说一句
·重大抉择!习近平的抑郁与改变中国命运的二次南巡
·中日两国分手七年再牵手 习近平四面楚歌下的外交突围
·四中全会因重大分歧延期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四中全会谁会打出“翻云手”? 习近平的“吸星大法”无法逾越的坑和山
·习近平给民营企业家吃的是定心丸还是断魂散?
·博览会习近平明批川普暗喻中共结局 王岐山火线出击难挽败局
·生死时速,中国正像重庆狂奔的公交车即将坠江 如何自救逃生?
·摊牌倒计时!三大精英集团逼宫 习近平何去何从?
·习近平外事活动照稿读透露出不寻常信息:中共高层决裂不可避免
·抉择:中美冷战爆发 中共是义和团上阵还是改弦易辙?
·D&G辱华事件点燃了爱国热情吗?真正的全民风暴即将到来
·李克强绝地反击 习近平阵营涣散 四中全会将是中共政局分水岭
·谁是爱国者,谁是真正辱华者?
·张凯律师:我们敌人总是那么多
·习近平溃败的原因找到了 戊戌年凶兆再现 命悬一线
·习近平的三大酷吏以及他们令人唏嘘的结局
·中美休战谁被戴上了紧箍咒?川普在等习近平的另一只靴子落地
·中南海惊雷要变天 习近平的船要沉
·孟晓舟被捕会使中美翻脸吗? 美国司法管辖的手能伸到加拿大吗?
·孟晓舟被捕会使中美翻脸吗? 美国司法管辖的手能伸到加拿大吗?
·中国打响报复孟晚舟案第一枪 中美贸易战会战火重燃吗?
·孟晚舟逃脱监押难逃引渡 习近平四面楚歌腹背受敌
·从贸易战到政治追杀 “一碗粥”引发的三国战争
·四十周年大会背后刀光剑影 习近平阵营惨遭重击
·谁迫使大权在握的习近平低了头?习太阳何时落山?
·习近平的九宗罪和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
·民主生活会非同寻常 四中全会习近平磨刀霍霍
·博闻社、博讯评选出2018年中国十大新闻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摘要: 任期制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要求与内在逻辑,是政权和平交替的制度规范。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在改革和完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中,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实行任期制从党的主张转化为宪法规范,成为1982年《宪法》的重要特色与贡献。
    关键词: 宪法 任期制 终身制 民主 权力监督
   
   

   1982年12月4日,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完成了新中国第三次宪法的全面修改,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简称1982年《宪法》),至今已施实35年。本次全面修改在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宪法的形式明确规定了国家领导职务的任期制,废除了长期以来实际存在的“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健全了党和国家的民主制度,强化了宪法对国家生活的规范功能,使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实现了宪法化,强化了国家主流价值观,推动了中国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本文以1982年《宪法》规定任期制的过程为中心,探讨任期制的规范内涵及其意义,诠释1982年《宪法》的民主与共和精神。
   一、任期制规范的形成背景
   所谓任期制,又称“限任制”,是指对特定公共职务的任职期限与任期届数予以严格限定的制度。就其历史渊源而言,任期制起源于古希腊与古罗马时期,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与西塞罗等均对其做过一定论述。[1]而作为一项宪法制度,任期制一般被认为产生于美国关于总统任期限制的宪法实践。1787年颁布的世界上第一部成文宪法——《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简称美国1787年《宪法》)虽规定了总统任期4年而未对其任期届数作出限制,但经由华盛顿、杰斐逊等美国开国先贤所开创的“总统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宪法惯例,任期制成为了美国最为重要的宪法制度之一,并在1951年生效的宪法第22条修正案中得到了正式的宪法化。[2]
   与美国1787年《宪法》的规定相类似,新中国前三部宪法因种种缘故,仅对部分重要的国家领导职务的每届任期作出规定(如1954年《宪法》第39条第2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任期四年”),并未专门对其作过任职届数的限制,[3]这在事实上造成了国家领导职务的终身制。直到20世纪80年代,基于对“文革”教训的总结,人们开始关注这一问题,并从完善党的领导体制与同家制度法制化的高度进行讨论。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随着全面拨乱反正的展开,人们开始反思“文化大革命”的教训。其中,涉及到了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这一政治体制弊端。
   1980年8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邓小平作了《党和同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重要讲话,指出政治生活中实际存在着“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明确提出以法律方式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的问题,并把它作为随后进行的宪法修改的重要内容。[4]他指出,“干部领导职务终制身现象的形成,同封建主义的影响有一定关系,同我们党一直没有妥善的退休解职办法也有关系……五中全会讨论的党章草案,提出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现在看来,还需要进一步修改、补充。关键是要健全干部的选举、招考、任免、考核、弹劾、轮换制度,对各级各类领导干部(包括选举产生、委任和聘用的)职务的任期,以及离休、退休,要按照不同情况,作出适当的、明确的规定。任何领导干部的任职都不能是无限期的。”[5]邓小平认为,“领导制度的改革必须在宪法上得到反映,由国家根本法予以保证”,[6]并在讲话中明确,对于相关问题“中央将向五届人大二次会议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7]
   1981年6月,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简称《决议》),对建国32年来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进行了科学的分析和正确的总结,实事求是地评价了建国以来的重大历史事件,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教训。《决议》指出:“党决定废除干部领导职务实际上存在的终身制,改变权力过分集中的状况,要求在坚持革命化的前提下逐步实现各级领导人员的年轻化、知识化和专业化,并在这些方面着手做了一些工作。”该决议不仅将邓小平同志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中关于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的讲话精神上升为全党意志,而且成为了1982年宪法修改国家领导职务任期制的重要依据,直接影响了任期制在现行宪法中的确立。[8]
   二、任期制规范的形成过程
   1980年8月30日,中共中央正式向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主席团提交了《关于修改宪法和成立宪法修改委员会的建议》,宪法修改被提上日程。在随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宪法修改委员会充分讨论了实行国家领导职务任期制的问题,并在任职期限上达成了一致意见,但对于届数限制的分歧较大,主要包括三种观点:(1)认为所有国家领导职务连续任职均不得超过两届;(2)认为相较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和国家主席的德高望重,国务院总理领导政府工作,需要有一定的政策连续性,以便于积累经验以保证政策和工作的成熟,因此单独主张国务院总理、副总理连续任职不超过三届为宜;(3)还有少数人不同意限制国家领导职务的任期限制,主张视个人能力而定。[9]
   在1982年2月27日提交的《宪法修改草案(讨论稿)》中,第二种观点得到了宪法修改委员会多数委员的支持。关于领导职务任期届数限制的规定初步表述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第66条),国主家席、副主席(第80条),最人高民法院院长(第126条)、最人高民检察院检察长(第133条)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国务院总理、副总理(第90条)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三届。”[10]
   在1982年3月宪法修改委员会第二次会议讨论期间,陈慕华、方毅等不少同志仍然主张,总理、副总理的任期应当同国家主席副主席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的任期一致。这种观点得到多数与会者的赞同。方毅认为,废除终身制,是从十年动乱的惨痛教训中得出的,连任三届,就是半终身制。[11]至于政策连续性层面的考量,多数人也认为,连续任职两届已经能够较好地完成各项政策的平稳过渡。而且,由于我们党是执政党,在选举国家领导职务人选时已然考虑到了政策连续性的问题。与之相应,在党的领导下,个人掌权的时间越长则越容易出问题。[12]
   1982年10月25日上午,经由邓小平、彭真等中央领导同志会议讨论,决定吸收宪法修改委员会的多数意见,总理任期最后确定为两届。[13]在最后提交大会表决并通过的宪法草案中,除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副主席的任期因军事领域的特殊性没有对其任期作出明确的限制之外,所有国家领导职务的任期届数一律改为“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14]宪法条文中的这一细节变动,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修宪者对于国家领导人终身任职的忧虑已超过了对于优秀领导人个人能力的信任。换言之,国家领导职务任期制的确立目的即在于消除职务终身制及其可能造成的政治生活不正常、个人集权等弊端,实现国家权力交接的平稳与政治秩序的有序运行。35年来的实践表明,1982年《宪法》实行的领导职务任期制对国家权力的法治化起到了积极作用,使宪法更加贴近生活,成为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基本规范。
   三、任期制规范的内涵
   1982年《宪法》第60条、第66条、第79条第3款、第87条、第124条第2款与第130条第2款共同构成了国家领导职务任期制的规范体系。由此,国家领导职务任期制的规范具体包括规范对象、任职期限与任期届数三方面内容。
   (一)规范对象
   根据上述条款,宪法中明确通过任期制予以规范的对象,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国家主席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也就是所谓的“最高国家领导人”。[15]以上领导职务行使国家最高权力,传统上存在滥权风险;特别是在1982年宪法修改对国家机构组织原则予以发展的背景下,[16]由于首长负责制等原则的引入使得前述领导职务的权力愈发集中,若不通过任期制予以限制,将对我国的政治生活带来不必要的风险。
   在宪法修改委员会讨论时,还有人曾提出过对国务院各部部长以及各省省长的任期加以限制的问题。对此,宪法修改委员会中的主要观点认为,“省长、部长连续任职超过两届的极少,做这样规定的实际意义不大。”[17]而且,从规范层面来说,在单一制之下,地方权力由中央授予;“在总理责负制下,部委首长经常变动”。[18]这两方面的领导职务可能引起的专权风险及其对宪法秩序所造成的威胁远不及前述国家领导人来得严重。因此,宪法并未对地方领导的职务与各部部长的任期作出限制规定。
   1982年《宪法》对于国家领导职务任期届数限制的唯一例外为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副主席。作为国家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军委主席行使重要的军事权,特别是在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指导下,该职务在应然层面理应受到任期届数的限制。但考虑到军事委员会在国家权力体系中的特殊性质与功能,《宪法》第93条第3款仅作出了“中央军事委员会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的规定,并未对其连任届数予以限制,理论上可以连选连任,直至终身。这固然有其历史渊源以及军事领域特殊性等原因,[19]但是,出于国家政治制度的稳定性考量,仍有必要在适当的时机通过宪法修正案将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的任期届数限制予以规范化。[20]
   (二)任职期限
   根据《宪法》第60条第l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五年”的规定,以及《宪法》第66条、第79条第3款、第87条、第124条第2款与第130条第2款关于各国家领导职务的任期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的表述可知,上述国家领导职务的每届任期通常为5年。这一表述方式符合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宪法地位,由它代表人民统一行使国家权力,行使相应权力的最高国家机关亦由其产生,对其负责,受其监督。换言之.各国家领导职务的正当性直接来自于本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因此其任期亦必须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任期保持一致,而不能单独列明。
   这里出现一个例外情形,根据《宪法》第60条第2款“如果遇到不能进行选举的非常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以全体组成人员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通过,可以推迟选举,延长本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任期”的规定,由于各国家领导职务“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任期相一致”,其各自任期亦应当相应延长。
   (三)任期届数
   宪法上任期制的意义不仅是对于领导职务每届任期的明确规定,更在于对该职务任职届数的严格限制。因此,解释现行宪法的任期制,关键在于如何正确理解宪法条文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范内涵。条文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范内涵较为明确,并不禁止相应的国家领导职务的连任。但是,职务的连任存在届数上的限制,即最多只能连任一届。换言之,同一领导人选担任该领导职务的最长时间为10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