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张杰博闻
·安慰剂将会使习近平和中国走进灾难
·为什么我既反对中共又反对郭文贵?
·监察法草案遭遇法律阻击战
·李克强为什么要留任总理?软弱无能还是隐忍?
·习近平开展“扫黑除恶”严打,公共知识分子将因言获罪
·中印冲突会引发战争?为什么习近平需要一场战争?
·扯下郭七条画皮 郭文贵爆料的真实动机?
·王岐山反腐红色娘子军团损失惨重
·朝鲜变脸会对中国哪些战略目标下手?
·回首十八届第七次会议公报 习近平新时代呼之欲出!
·“保卫改革开放”已成人民心声 习近平对手终于现身了
·揭秘郭文贵侮辱、强奸妇女的异常心理
·撩裙子撩出了两个共产党 孙政才和栗战书的命运
·保卫改革开放:两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碰撞
·王沪宁入常仕途凶险 这杯苦酒难喝
·郭文贵的代言与北京之春的底线
·杨舒平辱华了吗?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张知本,字怀九,1881年2月20日出生于湖北省江陵县。张知本少年家境贫困,但聪敏好学,张知本13岁就考取秀才,15岁考入武昌两湖书院。1904年,张知本由湖广总督张之洞以官费派往日本入法政大学攻读法律。1905年,中国同盟会在东京成立,张知本三次拜访孙中山先生,经时功玖介绍加入同盟会,成为中国同盟会早期成员之一。法政大学毕业后归国,张知本任同盟会湖北支部评议长。1911年武昌起义后,湖北军政府成立,张知本起初被任命为湖北军政府政事部副部长。1911年10月25日,军政府决定将原隶属政事部的司法局改为司法部,张知本当选为首任司法部长。上任之后,他首创法官公开考试制度组建司法部民事司、刑事司、监狱司、总务司等机构,积级开展部务,加紧司法建设。10月30日,张知本签发了鄂军政府司法部第一号司法布告。它的颁布对迅速筹建各级民主审判机关,安定民心,维护武昌的社会秩序,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民主权利发挥了积极作用。数月之间,江夏临时审判所及分所、临时上诉审判所、湖北高等审检厅和汉口、沙市、宜昌地方审检厅等各级司法机构相继设立,使湖北军政府的司法建制初具规模。司法机构的相继建立,所需司法人员亟待增加,为此张知本首创了法官公开考试制度,规定:外国法政、法律学校毕业或本国法政、法律学堂三年以上最优等毕业,及曾充法政学堂教员三年以上,或于司法服务确有经验的,可免考接洽录用;投考推检,须有法政学堂二年以上之证书;投考书记官,须有普通法律知识。消息传出,报考者众多。可以说张知本首开我国司法考试之先河。
   
    革命军占领武昌不久,清军曾几次反攻。一次,清军炮轰武昌,军政府中弹着火。都督黎元洪和军政府职员多外出避难。当时城中人心惶惶,张知本为此忧心忡忡。晚上,坐卧不安的张知本到军政府探视,发现偌大的军政府仅有秘书和参议二人。张与二人商议,决定直接以都督名义通电全国,决心死守武昌,等待全国各地响应。通电发出,张知本仍不放心,想到城中四处巡视一番。时值深夜,一时找不到马车,只找到一匹骡子,张即跨上骡子,手提写有“司法部”的灯笼,大街小巷走了一遍。城中军民见司法部长夜晚出来巡视,很受鼓舞。纷纷说:“都督还没有走,我们放心了!”武昌起义后湖北军政府颁行了一系列具有进步意义的政策、法令。这些政策、法令对动员人民、瓦解敌人,建立和巩固共和民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作为司法部长的张知本,积极公开选拔司法人员,重建司法机构,推行新法制,可谓功不可没。
   
    公正司法

   
    张知本任司法部长伊始,审理的第一大案为唐牺支案。唐牺支是湖北军政府委任的荆宜施鹤总司令,为当时鄂西数十县最高军政长官。一天,张知本到司法部上班,只见一老妇人身背白布冤单在大门前高声喊冤。原来老妇人来自宜昌,为其屈死的儿子叫冤。张知本看完白布冤单上的内容,感到事情重大,随即派人前往宜昌调查,很快得到调查结果:老妇人的儿子是一名水手,经常将宜昌土产随船带到上海赚取外快。唐牺支的部属检查这艘轮船,发现有水手带有私货,就想从中敲诈。这名水手不从,唐的部属竟将水手枪杀。水手的母亲悲痛欲绝,但在宜昌案件得不到审理,只得到武昌省府喊冤。听完报告,张知本心想:“过去清廷杀一个人要经过刑部秋审处详细审判后才能执行,现在我们推翻清廷,建立民国,应该以保障人权为重,岂能随便加一个罪名杀人?如果是这样,那我们革命就没有意义了。”想到这里,张知本即向军政府呈送了一个报告,要求组织特别法庭审讯唐牺支。在张知本的主持下,军政府组织了一个特别法庭传讯唐牺支。唐接到传票,未予理睬。张知本认为唐牺支“违抗命令,藐视法律”,并向军政府呈送了报告。都督黎元洪对唐牺支的蛮横也十分恼怒,即派兵舰专程赴宜昌传讯唐牺支。一天凌晨1时左右,正在熟睡中的张知本被军政府公务人员叫醒,说是都督有要事相请。张以为是军务大事召开各部部长紧急会议,即刻匆匆赶到军政府。大门口无车马,不像开会的样子,张知本于纳闷中走进客厅,只见都督黎元洪和唐牺支二人在座。黎元洪对唐牺支说:“你有什么话,可直向司法部长讲好了!”唐牺支站起来对张张知本说:“部长说牺支违抗命令,藐视法律,这个罪名太大了,牺支实在不敢。”接着唐陈述其部属枪杀水手时,他本人不在宜昌而在沙市,并举出许多人证和事证以说明。张知本听完唐牺支一个多小时的陈述后,对唐说:“你是一个革命军人,我们当然是很相信你,但今天夜晚你对都督和我所说的这些话,都是白讲了的。”唐、黎二人听完张知本的话,都以惊奇的眼光看着他。张知本接着说:“都督是管理军事的,军事上对不对,你可以处理。这件事情关系到国家法律问题,都督管不着。”接着又说:“我是管司法行政的,审判的事务我管不了。所以我说你今天夜晚对我们两人所说的话,是白说了的。现在既组织了特别法庭,你最好将今天夜晚对都督和我所讲的话,留到明天特别法庭上去讲。如果特别法庭认为你讲的话都是实在的,那你并没有刑事的责任,最多只是一个行政处分,至于我在报告上说你违抗命令,藐视法律,你如果到了法庭,这两个罪名也就没有了,假若你不肯到特别法庭,那就是违抗命令,藐视法律。”第二天,唐牺支到了特别法庭。特别法庭对此案作出审判结果:唐牺支由军政府记大过两次;唐牺支部属的那名草菅人命的参谋长,被判刑5年。唐牺支案审结以后,张知本令人将《判决书》张贴在军政府门口,并公开宣布:“司法独立,为国家要素之一。所有军人等,均应严格遵守,倘有妄肆干涉司法者,严惩不贷”。一时家喻户晓,拍手称快。当时正在湖北的章太炎,曾阅览此案的全部材料,回沪后给黎元洪写信说: “(张)怀九(知本)性刚而气和,民国司法庆得人矣”。
   
    宪政创建者
   
    1912年任江汉大学校长,次年当选国会参议院议员。1926年4月,张知本任国民党(西山会议派)第二届中央委员,同年任上海法科大学校长。1927年任武汉政治分会委员,同年12月任湖北省政府委员兼主席。1928年3月,筹建武汉大学。1933年1月,任国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兼宪法起草委员会副委员长,主持《五五宪法草案》的起草工作。张知本一生著述颇丰。主要有《宪法论》、《社会法律学》、《破产法论》、《宪政要论》、《宪法僭拟》、《辛亥革命论》、《张知本先生言论选集》、《中国立宪故事简编》等,译著有《民事证据论》、《土地公有论》等。其中《社会法律学》是中国学者写的第一本有关社会学专著,揭开了法社会学在中国发展的序幕。《宪法论》是张知本最主要的一部宪法学专著。该书根据孙中山的五权宪法思想和《建国大纲》所设计的政治主张,参照了外国宪法学家尤其是日本宪法学家的相关著作,运用分析比较的方法,对宪法学的基本理论和基本制度作了深入细致的阐述,并集中反映了作者本人的宪法思想和主张。
   
    张知本不仅在学术方面造诣精湛,同时也积极参与立宪实践,以实现宪政国家的理想。张知本与宋教仁、居正等根据同盟会的三民主义政治纲领和《革命方略》的精神,按照《中国同盟会中部总会章程》规定的“以推覆清政府,建设民主的立宪政体为主义”的宗旨,并借鉴美国、法国等国的宪法,起草了《中华民国鄂州临时约法》。这部约法是中国资产阶级的第一个具有宪法性质的文件,它将资产阶级共和国的理想、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精神,首先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对于推动资产阶级革命的发展、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起了重要作用。同时也成为后来南京临时政府颁布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的蓝本。张知本推崇孙中山的五权宪法思想。他强调指出:“五权宪法是孙先生的创造,是化学物,不是2加3等于5的混合物。其中考试、监察两权虽然是参照中国的旧制,可是考试制度不是科举制度;监察制度不是御史制度。”他认为孙中山提出的建国三时期:军政、训政、宪政,他认为三者都不能离开法治精神。离开法律,不能谈政治。法律不是政治的工具,而是政治的灵魂。1933年,张知本担任宪法起草委员会副委员长,主持《中华民国宪法草案》(即“五五宪草”)的起草工作。他强调制定宪法应当以体现孙中山宪法思想的《建国大纲》为依据,贯彻孙中山的“五权宪法”思想。在宪法草案初稿中,张知本明确提出了两项主张,一是军人不能干政,二是国家领土必须采取列举方式。关于军人不能干政问题,他主张军人退职未满三年,不得为行政长官;现役军人不得作政治主张。他在《中华民国宪法起草意见》中提出,为了防止防害民权的军阀政治复活的可能,应该防微杜渐,在宪法上禁止军人干涉政治,限制军人充任行政元首,并因此而得罪蒋介石。张知本认为保障人民的自由与权利是宪法的基本目的和应有之内容。他在《宪法草案委员会之使命及草案中应行研究之问题》一文中认为,起草宪法“就是建立一种拥护人民自由平等得强大的法律力量之开始”。陶希圣曾这样评价张知本:“先生于我国宪政之贡献,如富兰克林之于美国宪政。”
   
    宏毅谦恭
   
    张知本为人正直,一生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早在1913年众人推举他当司法部长之时,他以年少无经验为由,再三请辞。武昌起义的同仁极力勉励他说:“这是责任,不是权利,义不容辞。”张才接受了这一职务,统辖全省司法行政,开中国资产阶级司法之先河。在就职之日,他特意写下“维持秩序,整肃纪纲”八字悬挂于机关大门左右,以明责任;并写下“不侮鳏寡、不畏强御、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以自警。他对人极为谦恭。有人评价他说:“自养者深,宜其待人之厚”。他常提到孔子的话:“士不可不弘毅。”他说:“弘就是广大,毅就是坚强;毅就是坚持原则性,弘是运用灵活性。”深厚的学识与谦恭的作风,树立了张知本在学术界与政界崇高的威望。张知本的至交杨玉清曾说:“张居正是湖北江陵人,史称张江陵。在明末,锐意改革,整肃纪纲,有文治,有武功,确定了明朝的天下四十年。张知本也是湖北江陵人,但他不是江陵的后代,而其宅心处事,确有与张江陵近似的地方!”1943年2月张知本出任国民政府行政法院院长。1946年11月当选为制宪国民大会代表兼任国务会议法制审查委员会委员。1948年当选为行宪国民大会代表。1949年3月任司法行政部部长。南京解放前夕去台湾。1950年被聘为台湾政权“总统府”国策顾问。1960年改聘为“总统府”资政。1976年8月15日叱诧风云的一代辛亥功臣张知本在台湾病逝,终年95岁。张知本曾留有诗云:“我生飘荡去何求,再过龟山岁五周,身行万里半天下,僧卧一龛初白头,地隔中原劳北望,潮连仓海入东游,元嘉旧事无人记,故垒摧颓今在不”。
   
   
   参考文献:
   
   《张知本先生年谱》;
   
   《张知本先生访问纪录》;
   
   《湖北省志·司法》;
   
   《贺觉非、冯天瑜:(辛亥武昌首义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