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张杰视频“ 习近平的真正敌人“文字版]
张杰博闻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谁是金正恩的中国恩师?茅台酒有毒?
·李克强向习近平交权 党领导经济的灾难重演
·为什么中共害怕《圣经》传播?迫害基督教的后果是什么!
·大多中国人并不反对共产党 改变中国的是否已不可能?
·中美贸易战是一触即发还是偃旗息鼓?
·博鳌论坛风云突变 习近平要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吗?
·"内涵段子"英年早逝 新新人类与习近平狭路相逢
·江青会被平反吗?从当红女星到红都女皇再到白骨精
·国航CA1350航班发生劫持事件 外科手术式新闻管制将成新常态
·朝鲜为何突现改革龙卷风 金正恩要成为邓小平吗?
·别了,郭文贵先生!
·板门店金正恩握手文在寅 高调和平背后隐藏着什么?
·王毅外长为何急于访朝 美朝峰会的地点确定在中国?
·上万武汉特警保卫习近平竟与一件往事相关
·中共罕见痛批鲁炜 习近平和川普期待同一样东西
·张杰博士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的公开信
·为什么北大校长林建华应该辞职?不是读错词而是有更严重的问题
·中共祭拜马克思迫于无奈 真实的原因难以相信
·习近平、金正恩大连会面的玄机 美朝谈判中朝鲜的谈判底牌
·吴称谋对《张杰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公开信》的修改建议
·习近平身边潜伏的“两面人”军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杰视频“ 习近平的真正敌人“文字版


   
张杰视频“ 习近平的真正敌人“文字版

   
    十九大后,习近平心里很美,因为大权在握,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政治局变成了习家军,心腹之患孙政才和胡春华,一个扔进了监狱,另一个吓得不敢进常委。自己的思想写进了党章,鬼见愁王岐山也即将重返江湖,武警也给收编了,再也用不着晚上睡不着了。习近平开始一门心思准备十三届人大,他要让这朵塑料花像真花一样鲜艳夺目。但人算不如天算,习近平有三个没想到。一个没想到是蔡奇中看不中用。去年底,本想让心腹蔡奇露露脸,在北京整治一下,让老百姓看看习家军可不是吹拉弹唱的文艺班子,但没想到蔡奇太急,皇城根下连放三把火,整出个暴力驱赶低端人口事件。第二个没想到是年届八十有余的中国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把憋在心里的话直通通说了出来:《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该文一出,全国老百姓如梦方醒,对啊,共产党可不是要共产吗?可不是要打土豪分田地吗?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第三个没想到是十九大前就确定的严打活动,头脑发热推出的太早了。习近平原计划去年通过反腐集权,打压官员,满足老百姓仇官心理;
   

    今年通过扫黑除恶,收拾民营企业家,既解决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又满足老百姓仇富心理,并借势警告公共知识分子,不要得意忘形,刀把子可在共产党手里。但没想到起草文件的官员没脑子,把话说得太白了,说要铲除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这偷学薄熙来的打黑除恶运动,就被老百姓看出来了。习近平不由感叹既生瑜何生亮。其实,晚一点推出严打更好,待老百姓过完年,老王重出江湖后可从容操刀。这三个没想到都是因为操之过急,冲动是魔鬼啊,国乱思良将,家贫思贤妻,姜是老的辣,没有老王就是不中。习近平这三个没想到倒是让老百姓,特别是中产阶级开始琢磨了,这习近平要干嘛?要没收私有财产搞公有制?要回到老毛子的文革时代?改革开放就这么结束了?这好日子就没过几天,又要折腾了?
    今天,清华大学法学家许章润教授的一篇文章在网络上迅速传播,那就是“保卫改革开放”, 它说出了老百姓特别是中产阶级的心声。所以,文章一登出来就马上被网信办屏蔽了。许教授在文章中说了些什么啦?他说了以下观点:第一,现代中国经历了三波改革开放浪潮,第一波是1860-1895年,历时35年的洋务运动;第二波是1902-1937年,历时35年的清末变法;第三波是1978-至今,历经40年的改革开放。这三波改革开放是秦汉大转型之后,两千年来中国历史上最为重大的变革。时至今日,本当是最后收官时段,却没想不进则退,打着改革旗号的“反改革”,从怀念毛泽东时代起步,已发展到公然否定“改革开放”的地步。所以,必须首先奋起保卫“改革开放”,捍卫“1978”。第二,四十年改革开放使中国人已经就政治文明达成了共识,如公平相处,相互尊重;注重民生,淡化意识形态;集体领导逐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反对个人崇拜和专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外交上韬光养晦等。但现在这些共识正在被抛弃。第三,近几年国家主义盛行,公民社会被取消,言论自由遭到重创,而党政一体、党国一体、军政一体、经政一体的国家形态,大步回归,某些领域已形成某种“准军管状态”。第四,中国“改革开放”积攒的家底子,近几年来对内的折腾和对外的大撒币,已挥霍得差不多了。照此下去,终有难以为继之日。第五,近来“打土豪分田地”风声鹤唳,加之“彻底消灭私有制”的叫嚣,令好不容易刚刚过上几天好日子的老百姓胆战心惊。第六,红色权贵家族“政治后裔”们已变成今天“改革开放”红利的最大占有者,毫无政治激情,不再有任何推动改革开放的政治德性和道德动机。利益格局锁定,坚守基本盘,表现为“打江山,坐江山,吃江山”的心理结构,使得“进一步改革开放”已不可能。第七,中国的中产阶级必须自觉实现政治成熟,担当起主导性社会政治力量的历史职责,尽速登上中国历史舞台。第八,习近平“既集大权,请办大事” 大事不是什么“解放台湾”,也不是什么反美抗日,而是最终完成历史大转型,在实现“民族国家—文明立国”的基础上,建设“民主国家—自由立国”的现代中国,实现“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许章润教授的文章可以简要概括为:中国现处在第三波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本应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实现宪政民主的政治转型,融入世界文明社会,但现在却出现了大的挫折,逆历史潮流而行。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中国人应站起来,保卫改革开放,保卫1978。许教授的文章说出了中国人民的心声。十九大标志着中共将告别近四十年的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进入一个新的时代,那就是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时代。但历史的潮流和中国人民期盼的却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即宪政民主时代。中国人厌恶折腾,渴望安宁;厌恶暴力革命,渴望和平、发展和宽容;厌恶宏大理想,渴望脚踏实地。
   
    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的敌人?我的看法是:一是,世界政治文明潮流。孙中山先生百年前就说道: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习近平、王岐山想阻碍历史潮流,只可能是螳臂当车。二是绝对的权力。习近平执政五年已查处百万贪腐官员,已说明中共无法靠自身解决腐败问题,必须改变政治制度。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争斗。三是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中国人民。正如章教授所言:作为改革开放的共同受益人,“中产阶级”是中国最为稳定也最希望稳定的社会力量,从而,也最有可能担负起政治责任。中国中产阶级的阶级意识的培养和觉醒,就是作为这个国家的主要纳税人应当享有相应的代表性的权力意识。
   
    习近平的新时代是走不通的,因为时代不同了,中国人民尽管功利、恐惧,但并不愚昧。已经打开的改革开放大门是不可能再次关闭的。习近平的真正敌人不是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也不是孙政才,而是世界文明潮流、绝对的权力和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中国人民。
    附:许章润:保卫改革开放
    作者:许章润,著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
   来源:2018年1月9日在“2018新年期许论坛”上演讲修订稿
   1978年重启的大转型,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次改革开放”,连同此前两波“改革开放”,一个半世纪里,它们风雨兼程,构成了秦汉大转型之后,两千年来中国历史上最为重大的变革。时至今日,本当是最后收束时段,期期于踢出临门一脚,却没想不进则退。不仅“改革空转”,虚与委蛇的“假改革”流行,而且,打着改革旗号的“反改革”,不期然间,均同时出现。犹有甚者,“WG”势力沉渣泛起,从怀念那个扭曲时代的审丑起步,已到公然否定“改革开放”的地步。实际上,不惟难见“进一步改革开放”,而且,政道理念与治道策术方面多有倒退之迹。因此,号曰“改革开放”四十年,改变中国,影响全球,可照此后退之趋势,大家不得不担忧会否回到M时代,那个亿万国民觳觫偷生的酷烈人世。因而,当下时代急务,如执政党及其领袖所宣谕,既在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则必须首先奋起保卫“改革开放”,捍卫“1978”。否则,不进则退,伊于胡底。
   为何必须“保卫改革开放
   在“改革开放”这面大旗下,过去四十年间,基于现代性方案、旨在解决“中国问题”而逐渐凝聚成型的基本共识,不少已然遭到颠覆或者抛弃。例如,全体国民政治上和平共处而非敌我两分的国族理念,着重于民生而非仅只国家主义光荣政治的价值导向,集体领导的权力配置与逐步走向政治改革而非重归个人崇拜与强化威权统制的大转型进路设计,内政导向的富强国策及其以建设与发展为中心而非过早大投入介入全球治理的立国路线,积极融入并建设现代世界体系而非东怼西怼的国家理性,凡此种种,这几年间均且多所修正,甚至名存实亡,而偏离了根本解决“中国问题”的“改革开放”路线。事实证明,上述共识基于百年立国的生聚教训,实为国族自强更张、文明复兴的底线,而颠扑不破者也,岂能扭曲抛弃。由此,它催逼出了必须保卫“改革开放”这一时代急务。
   “民权元年”以还十年,高层看起来大致谨慎,在庇护金字塔尖的百分之一大捞特捞的同时,却又多少展示了努力与社会和解的基本善意。也正是在此时段,社会与思想乘隙获得了一定的发育空间,权力与权利的平衡意识逐渐影响官民两界,而这就是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理念起步,也是以“高抬贵手”的方式在夯实其社会基础。最近几年间,(某些地方基层)执政风格仿佛一改前辙,公子哥派头羼杂地痞习气,而日益粗鄙化。它立基于公开的血统论,诉诸制造公民等级的社会达尔文主义,铺张赤裸裸的国家主义,强化旨在排斥大多数公民分享政治的专政格局,而分享政治与政治的分享性本当为逐渐趋近之公民理想,也是必当恪守兑现之国家理性。置此情形,中国遂成“政治后裔”们的政治殖民地和Z家大观园私宅。权力过度伸展之际,社会发育终止,思考自由遭受重创,而党政一体、党国一体、军政一体、经政一体乃至于君师一体的国家形态,却大步回归,在此百年难逢之和平时代的某些领域造成了某种“准军管状态”,实乃匪夷所思。由此,它催逼出了必须保卫“改革开放”这一时代急务。
   犹有甚者,大家必须清醒认识到的是,中国过往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积攒的家底子,几年来支撑起了政制铺展及其外向格局,实际上却多所挥霍。照此内政日紧趋势与外向型国家政策取向,钱不会自动从天上掉下来,终有难以为继之日。鉴于萧条前景的现实可能性,可见未来时光里,会不会出现诸如委内瑞拉式的家当挥霍殆尽之情形,而导致全面萧条,实在亟令吾人高度怵惕。此刻有钱,是过去几十年慢慢积攒下来的,皆为民脂民膏,自当首先用于内政民生。而目前的外向型政策,伴随着民资外逃、民企投资断崖式下降、国企效率不振、国民经济信心低落等等,坐吃山空,是早晚的事。那时节,收不上银子,不仅难言维*稳,遑论民生,还可能引发非常政治重来。时不时的,“打土豪分田地”之嚣嚷震天而风声鹤唳,以及更为不堪之“彻底消灭私有制”云云,令好不容易刚刚过上几天好日子的良善国民胆战心惊,其因在此。实际上,1978年之重启“改革开放”,其动机之一,也是一种权宜之计,就是以“改革开放”为“聚财之道”,而终究指向富强愿景。如果连这一条基本共识和维系政治合法性的兜底之处都难再保的话,那么,吃紧之际,面对财政困境而利用“打土豪分田地”的狂躁以竭泽而渔,杀肥,亦且绝非不可能。置此情形下,不明就里与别有用心地缅怀“WG”,回到“WG”,就可能成为一种选项。君不见,有人鼓噪“建国一百周年时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废除私有制,进行第二次公有化”,以及什么什么理想“就是废除私有制”等等,凡此一经发酵,与失意草根的愤懑两相激荡,而可能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乱,亦非耸人听闻。由此,它催逼出了必须保卫“改革开放”这一时代急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