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曾节明文集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现今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中,尤其是理工科出身的异议人士中,好些人有一种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观念,而此种歧视在美国社会是闻所未闻的:
   
    比如,认定出身理工科的人就是智商优等,出身文科的人就是智商低等;理工科就是真学问,文科就是假学问;理工人就是有头脑有判断力,文科人就是共产党洗出来的脑残、、.
    带着这种观点,这类人常常自命不凡,或在政治异议的网站上,显摆数理知识,借以抬高政治异议的份量,或在网上以“理工男”自矜,莫名其妙地对出身文科的异议人士,极尽偏见挖苦贬损之能事。
   
    这类人以螺杆、踏并和某教授为代表。
   
   
    此种文科歧视的观念是完全荒谬的:因为“隔行如隔山”,一个人擅长理工科,并不表示他(她)就擅长人文社会学科(反之亦然),更何况,同样是学理工科的,擅长化学的人,不见得就擅长物理、、.甚至一个理工科的天才,在政治上却是白痴,也并不稀罕,物理学天才爱因斯坦就是一个典型:
    “十月革命”后,爱因斯坦曾狂热赞颂这个“伟大的革命”,赞扬它是一次对全世界将有决定性意义的、伟大的社会实验,表示:“我尊敬列宁,因为他是一位有完全自我牺牲精神,全心全意为实现社会正义而献身的人。我并不认为他的方法是切合实际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象他这种类型的人,是人类良心的维护者和再造者。”(见《爱因斯坦全集》第一卷)爱因斯坦对列宁的尊敬,至死未变。
    可见,理工科天才爱因斯坦,在政治上完全是白痴。
   
   
    文科歧视者闭着眼睛竭力捧抬“理科男”,贬低“文科生”,但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出身理工科的异议人士或从政人士,要比出身文科的人来得优秀,而相反的例子倒比比皆是:
   
    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反对派人物,几乎都是“文科生”:伟大的反共异议人哈维尔是学戏剧出身的,典型的“文科生”,南非杰出反对派领袖曼德拉是文学学士、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是神学院毕业生、昂山素姬是文学学士、中国诺奖得主刘晓波是文学博士、异议人士中的拔萃者高智晟、许志永均为律师出身、、.这些人都是“文科生”。
   
    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家,都是“文科生”:
    破天荒地把自由民主的阳光带给俄国人,主动拆毁前苏东共产极权铁幕的戈尔巴乔夫,是法学学士;
    公认的美国最伟大的总统林肯,只上过三个月的学,自学法律成为律师,当然算“文科生”;
    引领新自由主义潮流,加速“苏东”极权阵营覆亡的美国总统里根,学的是社会学;
    卑斯麦之后最伟大的德国总理科尔,学的是法律和历史、、.
    他们都是“文科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前德国总理科尔,科尔数学很差,高中时曾创下全班数学最低分纪录,但是就是这样一位螺杆之流深为蔑视的“文科生”、“数学盲”,却演绎了一道高难度的“数学”大题,那就是“1+1=1”:
    科尔出色地把西德和东德,合并为一个国家,以至于一心阻挠两德统一的极右种族主义反德分子撒切尔惊呼:“德国又卷土重来了!”
   
    不知,螺杆、踏并之流,如何解释科尔现象?
   
   
    见此,文科歧视者类顾左右而言他说:西方国家的文科,与中国的不一样!
    那请问:戈尔巴乔夫和哈维尔,拿的是西方国家的文凭么?(当年的共产捷克斯洛伐克,算西方阵营么??)
   
   
   
    螺杆、踏并之流大搞文科歧视、以“理工男”自矜的同时,不知如何面对一个讽刺的事实:
    李鹏、江泽民、胡锦涛、周永康、罗干、、.都是“理工男”,罗干还是东德弗莱贝格矿山工业大学镀了金的“理工男”。
   
   
   
    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一个人在反对派事业或政界是否优秀,是完全不能凭他(她)学的是文科,还是理工科来判断的,因为知和行,不是一码事。
    更兼,为学文科的人,有许多庸才和蠢材,学理工科的人,也有许多庸才和蠢材,难道理工科的庸才和蠢材,就不是庸才和蠢材,比起所有的文科人来说,就是英才或天才了?
   
    螺杆之流以其特有的脑残思维,咋咋呼呼地说:中国的文科生,都是因为理工科不行,才去读文科的,因此文科生的智商比理科生低一等!
    那么同样的话不可以反过来说么?即:中国的理科生,都是因为文科不行,才去读理科的!(试问,如果不是学文科吃力,多数人愿去学作业更多的理科么?)但是,能因此说理科生的智商比文科生第一等么??
   
    螺杆之流造谣说:中共偏爱“智商更低”的文科生!
    事实完全相反,因为人文领域更薄弱的理工科生,更容易被中共洗脑,而且理工科生对具有工具的实用性质,因此中共向来更偏爱理工科人。中共向来刻意压制文科生的招生编制,招考一贯向理科生倾斜,且一度大力鼓吹:
    “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文革”中,被整得最惨的也是社科院及大学的文科系,中科院及科学家群体受的冲击就相对小得多。
   
    螺杆之流犯浑说:理工科是真学问,文科生受共产党洗脑更严重!
    试问:理工科是真学问,社会人文学科就不是真学问?你难道能因为中共的社会人文学科遭到中共的扭曲,就把社会人文学打成“伪科学”?
    再则,中共国的理科生就不需要上政治课么、考政治考试么?理科生的政治课课程,就比文科生少么?
    事实恰恰相反,理科生因为大部分时间用于与社会、政治完全无关的理工课程,很少时间来进行社会人文思考,所以普遍更容易受共产党政治洗脑;
    而文科生由于课业较少,比较悠闲,所以有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广泛的涉猎、思考社会、政治问题,因而反而容易对中共的体制和意识形态产生质疑、对中共洗脑产生逆反心理,尤其是新闻、法律和外语专业的人。
   
    所以“六四屠杀”后,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咬牙切齿地骂道:这些动乱学生,以新闻系和外语系的最反动!
    这的确是事实。如,广西大学新闻系因为参加“八九”游行的学生人数最多,“六四”后遭停招一年的惩罚。
   
   
    综上可见:那种以文、理科出身论政治反对者优劣的观念,极其荒谬,且与事实完全不符。以文、理科出身论政治反对者优劣的观念,就和“文革”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血统论观念一样荒谬绝伦。
   
    虽然出身文科还是理工科,与政治反对者和从政者的优劣没有直接关系,但因为人文学科与社会政治的关系,要比理工科密切得多,因此,文科出身的从政者,要比理工科出身的从政者多得多——美国和西方众多的总统和政客,都是律师出身,便是明证。而数量是质量的基础,因此,最杰出的大政治家和反对派领袖,几乎清一色是文科出身,也就不足为奇了。
   
   
   
    螺杆、踏并等人为什么竭力兜售文、理科出身论歧视?这其实是他们在社会、政治、历史、经济等人文领域不学无术、底气不足的反映,他们生怕被人瞧不起,于是只好拉大旗做虎皮、打肿脸充胖子,竭力冲外行晃荡他们所学专业的半瓶子醋。
   
    近来某教授煞有介事、乐此不疲地在政治异议论坛上显摆其数学知识,也是类似的心理:
    由于在社会、政治领域向来缺乏眼光、评论乏善可陈,甚至挺谁谁倒、赞谁谁死、预测什么,什么就不会发生、、.无奈,只好利用其教授头衔,特意向外行卖弄自己高深的数理知识,以曲线获取政论的“权威”。
    这就好比一个被同行瞧不起的庸医,特意跑到一群裁缝面前显摆自己的"妙手回春"医术,已获得几分成就感. 
   
   
    这也反映出当今华人,尤其大陆华人,普遍的无神论拜科学教迷信,好像谁只要懂了“科学”(理工),其他的都无师自通了;任谁只要在“科学(理工)”上能够舞几个把式,也不管是真功夫还是花架子,更不管这与反对派事业、与社会、政治领域的真知灼见有毛关系,就立马刮目相看,甚至当作泰斗北极星来供奉。
    更没有几个华人注意到:理工男即便天才如爱因斯坦,在政治上仍然是白痴。
   
    这是华人亟需克服的顽症。
   
   
   
   
   
   曾节明 于2018.2.20戊戌甲寅癸未深夜冷雨纽约上州
   
   
(2018/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