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曾节明文集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改开”以来,“沙甸事件”一直被官方涂抹成“林彪”、“四人帮”推行“极左”路线,酿成的流血冲突悲剧事件,这种描述吞吞吐吐,漏洞百出,一团浆糊,自相矛盾,结果是谁也不满意,国际社会叹为观止。
    其实“沙甸事件”就是一起镇压回民屠杀汉人和武装叛乱的事件。
    当然,事件的背景,有“文革”中“支左”宣传队关闭清真寺,“亵渎”伊斯兰教的因素,但并不能改变沙甸事件的屠汉和叛乱性质。
   
   
    事件的直接起因,是1975年1月,沙甸当地阿訇判处一名养猪的回族女青年石刑(即以石头活活砸死),导致军宣队进驻沙甸,但军宣队的成员,遭沙甸村民肢解惨杀。
    此后,当地伊斯兰教哲合忍耶派(俗称“血脖子教”,即沙特瓦哈比派)回民,在阿訇马伯华一伙的领导和组织下,迅速行动,抢劫了邻近几个县的人民武装部枪械,并且自制枪炮进行武装,随即宣布成立“沙甸伊斯兰共和国”。
   
    其实马伯华一伙蓄谋已久,早在1974年元月,就成立了上千人回民民兵武装,四处抢枪,甚至袭击解放军士兵,云南当局欺软怕硬,一度极力“大事化小”;屠杀军宣队后,马伯华趁热打铁,指挥回民武装,围攻沙甸县委、县政府、武装部,大肆屠杀汉民、、.
   
    1975年3月,对局势已无力掌控的云南省委,被迫向中央请求军队镇压,1975年五月,解放军野战军合围叛乱势力,并派出一个非武装排,进村去做回民工作,结果全部被回民武装砍头杀害!部队被气疯,王洪文、邓小平闻报大怒,拍板动用重武器镇压。
    开炮之前,解放军仍然网开一面,通牒回民中的老弱妇幼撤离期限,结果精明的瓦哈比派原教旨穆斯林,放出了老弱妇幼两千多人,作为今后复兴的火种。
    随后,面对疯狂顽抗的原教旨穆斯林武装,原计划三小时的战斗,居然打了八天七夜,最后在一百多门“152”榴弹炮的轰击下,马伯华被轰毙于地道里,身边还有五名全副武装的穆斯林美女尸体,一千多人的叛乱武装,只有三人被俘,解放军阵亡两百多人。
   
   
    沙甸事件的起因,虽有文革政治迫害的背景,但阿訇以石刑处死回民女青年,无论在哪国,都是谋杀刑事罪;而回民武装大量杀害军宣队员,和非武装的解放军进村人员,在再自由民主的西方国家,也是不可容忍的屠杀刑事罪;
    马伯华一伙武装建政,宣布成立“沙甸伊斯兰国”,即便在自由民主的西方,无论哪一国,都是会遭到武装镇压的叛乱行为。
   
   
   
    但在胡耀邦那里,这一性质明确的事件,居然被搞成了一头雾水“奇葩”:
   
    1979年2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云南省委和昆明军区党委发出《关于沙甸事件平反通知》,说:甸事件”并不是反革命叛乱,采取军事解决是错误的,“原定以沙甸为中心的反革命武装叛乱的结论正式撤销,事件中涉及的广大回族干部、群众,应予平反”,对被打死和错杀的群众要一律平反,并给予家属、子女抚恤,伤残的给予治疗或救济。1987年8月,中共云南省委又撤销了《通知》中个别的不正确的结论,“沙甸事件”得到彻底平反。(摘自《维基百科.沙甸事件》)
   
    奇葩之一在于:牺牲的解放军是“烈士”;发动武装叛乱、成立伊斯兰国的马伯华之流,也成了“烈士”。
    那么,谁是坏人?“林彪”、“四人帮”么?那么,死亡的解放军和马伯华,难道都是在与“林彪”、“四人帮”作斗争中牺牲的???
   
   
    非但如此,胡耀邦还拨出1.3亿人民币,为沙甸原教旨回民修建了一座更堂皇的大清真寺。
    在胡耀邦“开明”、“善良”的关照下,沙甸事件,其实以穆斯林的大获全胜而收场:
    如今的云南沙甸,回民人口已比1975年增长了十倍,沙甸地区已拥有了十座清真寺,成为回教圣地,其中的大清真寺是东亚地区最大的清真寺之一。
   
    今天的沙甸,犹如“国中之国”,清真寺权力大过政府,在清真寺的主导下,女人戴面纱,全区禁酒……今天的云南红河州个旧市沙甸区,每天都迴荡着清真寺阿拉伯语的唱经声,当地居民对记者称,回民的生老病死都与清真寺有关,
    而声望低下的当地共产党的区委、区政府,不作为,也不敢对回民作为。
   
   
    这就是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笔者无意否定胡耀邦推动“改开”的贡献,以及推进中国政治民主化的满腔热忱。
    但胡耀邦做的每一件事,客观上都收取了相反的效果,凸显了毛左给他的“胡乱邦”绰号,并不冤枉。
   
    胡耀邦的后半生,经典地验证了孟子的古训“徒善无以为政”:
    作为一个政治家,要想成就自己的改革大业,首先得有权力,但老好人胡耀邦,却在“粉碎四人帮”后,把华国锋给卖了,把邓小平、陈云、薄一波、李先念等老人“解放”出来骑到自己的头上,最终酿成“六四”的悲剧,诚可谓作茧自缚。
    胡耀邦要是有一点政治头脑,就应该追随华国锋压制邓小平、陈云等即将过气的老人,然后发展自己的势力、、、、、、
   
   
    很多时候,一个国家走错路,是因为时机到来的时候,没有正确的人。这恐怕是天意了。
   
   
   
   
   
   曾节明 于2018.2.12丁酉甲寅丙子阴寒下午
   
(2018/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