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谢选骏文集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谢选骏: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日本制造”必须走下神坛,因为它本来就不在那个上面。但是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因为这个民族很踏实,小孩从小自己背书包,不会耍赖要大人抱,这样的民族是不会垮掉的。中国人只要学了日本人的一半,中国就将是两个美国那么强大,就将真正“无敌于全球”了。但是我悲哀地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中国人就会羡慕嫉妒恨,进而自相残杀,这样的行为是天理不容的。但是话说回来,也许正是因为中国的生存环境如此残暴,迫使中国人不断逃亡,所以中国都是亡国期间反而得到了扩张的机会。盛世只会让中国人腐化堕落。这就是“黄河心理”的奇妙作用。中国的黄河心理,一种典型的受虐狂。
   

   《“日本制造”为何走下神坛?》(2018年2月8日 转载华尔街日报)报道:
   
   日本在二战后打造的制造业模式帮助该国经济成功转型,被全世界的企业奉为教科书式的典范。日本品牌也成为“优质”的代名词。然而随着高田、神户制钢、日产汽车等一众名企接连曝出质量丑闻,曾经被竞相效仿的“日本模式”如今黯然失色。
   
   在日产汽车去年爆出质检丑闻后,该公司首席执行长Hiroto Saikawa在11月份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鞠躬。 图片来源: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精湛的制造工艺和生产效率曾帮助日本经济在战后成功转型,不仅颠覆了全球商业行为,各种大谈日本制造业的管理手册和经商宝典也应运而生。然而现在,曾经的典范正在崩塌。
   
   最近几个月,神户制钢所(Kobe Steel Ltd.)、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Mitsubishi Materials Corp.)和斯巴鲁(Subaru Corp.)均承认存在质检造假行为,不过也都表示没有出现过安全问题。去年高田(Takata Corp.)宣布破产,此前该公司承认在美国供应了超过5,000万个存在缺陷的汽车安全气囊。三菱汽车(Mitsubishi Motors Co.)则承认瞒报汽车隐患并篡改燃油经济数据。
   
   去年9月份,全球第五大汽车企业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披露,其日本工厂让无资质人员对出厂前部分新车进行最后的质量检查,这个问题从上个世纪90年代就开始存在。日产汽车称,遇到审计时,领班通常会让培训生佩戴持证检查人员的工作徽章。
   
   一名熟悉流程的知情人士称,新车的质检结果被记录在纸上、然后装订起来保存在文件夹中,所以要搞清楚究竟有多少辆汽车涉及质检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日产汽车在日本召回了120万辆汽车,几乎相当于截至2017年9月份的三年里生产的所有汽车。日产汽车表示,从未在安全问题上妥协。
   
   公司行为失当是个全球性的问题,但日本的公司丑闻破坏的是该国产品畅销不衰的核心秘籍,以及支撑日本自我定位的根基。日本品牌曾是优质的代名词,在很多质量调查中得分很高,但在过去两年J.D. Power的《Initial Quality Study》被美国汽车制造商超过,其它产品制造商也在赶超日本。
   
   这些丑闻有可能加剧日本制造商品全球市场份额的流失,为其主要竞争对手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再添动能。日本的管理和制造理论的影响力在全球数一数二,然而也因为日本公司的丑闻而受到质疑。
   
   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社长Akira Takeuchi(左三)在去年11月的新闻发布会上鞠躬。该公司此前承认一家附属公司篡改了质量数据。 图片来源:AKIO KON/BLOOMBERG NEWS
   
   被《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等刊物称赞的日本模式主要依赖kaizen法(意为持续改善),在实践中即为取消不必要的活动,降低过剩库存,发生问题时利用团队精神解决问题。
   
   日本模式把日常经营管理和创新的巨大责任放在车间现场的生产线工人身上。这些工人被很多日本人视为匠人,传统上享有终身铁饭碗,作为回报,工人对企业目标全力以赴。
   
   人们常举的一个例子是,无论何时发现严重问题,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的工人都有权拉动警报停止生产线运行。车间螺丝或工具乱放被认为是重大违纪,必须纠正。
   
   当前的问题在于,工厂技术工人终身雇用制成了许多日本公司负担不起的奢侈品。据了解情况的管理顾问和公司律师称,过分放权给生产线工人不仅让公司容易出现欺骗和偷工减料的现象,也让高管有了推卸责任的藉口。
   
   东京律师Hideaki Kubori的专长是处理公司丑闻,他说,现场(genba)已经沦陷,由于公司失去了对现场的掌控,日本产业已经陷入某种危机之中。
   
   总部位于大阪附近的神户制钢所生产用于火车、汽车和火箭的高端钢制品。该公司近期承认伪造了质量认证文件,事件涉及为500多个客户提供的数十万件产品。
   
   据去年10月份完成的内部报告显示,为了保持盈利水平,该公司要求生产线工人超时工作,高管也不了解工厂的生产情况。
   
   24岁的Takashi Ueda在神户制钢所一家分包公司工作,负责对用于汽车发动机弹簧的金属线进行最终质检,他称,上述问题在旺季更加严重。他说,在交货压力大的时候,尽管他指出有些产品可能无法满足质量要求,但神户制钢所员工还是批准发货。他说,在某些情况下,不得不为快速交货牺牲质量。
   
   神户制钢首席执行长Hiroya Kawasaki在去年10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鞠躬。 图片来源:SHIHO FUKADA/BLOOMBERG NEWS
   
   一位在神户制钢供职30年的员工称,车间的压力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之后开始加大的。该员工既担任过该公司工厂的经理,也在该公司总部工作过。
   
   他表示,质检员成为首批被裁员的对象之一,因为他们似乎不像生产线工人那么忙碌。这位员工称,生产线工人被要求自己检查质量,而在公司暂停招聘后,一些质检工作被外包。
   
   他说,参与数据造假的工人感到别无选择,因为他们需要维持生产,而一些有紧急订单的客户有时也会接受未达到技术指标的产品。
   
   神户制钢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管理层对实现利润的要求以及赶工期的压力是造成不当行为的根本原因之一。该公司称已委托第三方展开一项独立调查,以便为该公司提供改革建议。
   
   神户制钢在去年11月的一份报告中承认,导致这场丑闻的是一种“封闭的文化”。在这种文化中,工厂工人经常在没有公司高级管理人士参与的情况下自己处理问题。而公司的管理人士则否认在问题曝光之前知情。
   
   神户制钢首席执行长Hiroya Kawasaki在去年10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问题的普遍性超出了他的想象。
   
   神户制钢去年12月21日将三位业务部门主管降职,称他们早在2009年就察觉到数据造假。神户制钢称,多数已发货产品尚未发现安全问题,但仍在调查。
   
   斯巴鲁让无资质人员对在本土销售的车辆进行出厂前最后的质量检查。 图片来源:BLOOMBERG NEWS
   
   日本仍是制造业大国。据联合国数据,日本制造业产值位列全球第三,仅次于中国和美国,但高于德国。
   
   日本每年出口价值约7,000亿美元的商品,其中主要是机械、汽车和零部件,例如iPhone的屏幕和存储芯片,以及为波音公司(Boeing Co.)制造的飞机机身。日资工厂在美国也是一股制造业力量,这些工厂在肯塔基州、得州及其他地方为日产和丰田品牌制造产品。
   
   支撑日本工业的力量源泉是二战后打造的一种制造模式,当时日本企业设法通过提高面向全球客户的产品质量而崛起。日本企业高管采用美国管理大师Edwards Deming的理论来提高产品质量,Deming建议企业通过让车间工人时刻集中精力解决问题来提高产品质量。
   
   这种办法与日本人勤奋工作和注意细节的职业精神十分契合,得到广泛采用。
   
   1980年丰田时任董事长Shoichiro Toyoda称,他没有哪一天不在思考Deming建议的含义,Deming的建议是丰田管理的核心。
   
   从1950年到1990年,日本的出口价值增长逾130倍,如此巨大的成功令美国公司艳羡。
   
   围绕日本公司如何智胜美国对手所进行的各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考察了禅宗佛教、武术以及日本推崇共识的文化所带来的种种影响。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等美国公司曾试图复制日本模式的某些方面,比如强调压低存货水平以控制成本。
   
   但日本模式也不乏缺陷。管理咨询大师德鲁克(Peter Drucker)在1981年刊于《哈佛商业评论》的专栏中写道,日本公司的高管在运营事务上投入的时间甚少,他们把精力主要集中在管理与客户、银行家还有政府官员的关系上。
   
   时至今日,也鲜有日本制造业高管接受过正式的管理培训,他们出身一线,严重依赖工人来解决一线车间的问题。东京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管理学教授Atsushi Osanai表示,制造方面的问题很少会上升到管理层层面解决。
   
   韩国和中国等国家已经吞噬了日本在船舶和电子产品出口方面的市场份额。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日圆走强也减少了出口产品的收入。
   
   日本制造商开始用临时工替代正式的一线员工。正式员工有带薪假期和退休金等福利,但临时工不会像正式员工那样为了企业的长期成功而努力。松下电器产业公司(Panasonic Co., PC)表示,目前家电部门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一线员工为正式员工,希望这一趋势能够逆转,否则可能有损其长期业务前景。
   
   旭硝子公司(Asahi Glass Co.)首席执行长Takuya Shimamura曾表示,过去10年间,该公司每年都会进行一项调查,询问员工是否会按照其负责人的指示帮助掩盖产品缺陷。他称,给出肯定答案的员工数量之多令人意外。
   
   Shimamura表示,减少招聘终身雇员的代价正在显现,并称他会定期视察该公司的工厂,要求雇员遵循正确流程。在Shimamura作出这一表态数周之后,旭硝子宣布旗下一家子公司在未进行必要检测的情况下,为一种玻璃管提供质保证书。该公司为此致歉,并表示将解决这一问题。
   
   Toray Industries修改了用于汽车轮胎的纤维的出货质检数据。 图片来源:BLOOMBERG NEWS
   
   由于一些业务被海外对手抢占,一些日本制造商转向了技术含量更高的产品。塑料、化学及其他工业产品生产商Toray Industries Inc.的利润创下纪录水平,得益于其高端产品,包括用于汽车轮胎的纤维制品等。
   
   东京附近的文教大学(Bunkyo University)日本制造业专家Hiroshi Osada表示,对于这些特殊产品的需求使得车间一线工人面临压力,需要加速创新并提高质量控制。
   
   去年11月底,东丽集团(Toray)称旗下一家子公司修改了用于汽车轮胎的纤维还有其他产品的出货质检数据,修改数据的做法最早可追溯至2008年。该公司称其做法并不违背任何法律,也不会引发安全问题。该公司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评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