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谢选骏: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他们“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盼亡国灭种》(2018-02-25 环球网)报道:
   
   2015年成都漫展上,几名“精日”军服迷身着旧日军军服入场,右起第一人疑似为唐某。

   
   23日,南京警方发布通告,对日前在南京抗日碉堡遗址前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拍照的两名男子,予以行政拘留15日处罚。当晚,最初爆料这两名男子行为的网友在微博上表示自己被“人肉”,评论中,有人惊呼“‘精日’反扑了!”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指精神上把自己视同为日本人。 它并非官方词汇,而是互联网上一部分人给予某个特殊群体的称谓,并因类似前述作秀事件而流行。
   
   人们犹记得:去年8月,四名男子身着二战日军军装,在着名抗日遗址上海四行仓库合影;前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两名青年在大屠杀发生地扮日本武士拍照……
   
   令国人感到耻辱,不怕触犯众怒,这些“精日”分子究竟是怎样的一撮人?环环(ID:huanqiu-com) 近日通过调查采访,得以一窥这个极端群体的概况。
   
   在百度百科中,“精日”一词的解释很短,仅列出字面意思。在主流媒体报道中,除了几例事件,关于该群体的资料少之又少。可以说,除了极少数热点,“精日”群体长期游离在公众视线之外,若隐若现。
   
   
   在QQ群查找功能里,输入“武运长久”“东亚共荣”等关键词,能搜出数十个相关结果。除去一些“人烟稀少”的“荒群”,有些群介绍之翔实令人吃惊。一个名为“大日本军事交流基地”的群赤裸裸地注明:“热爱日本文化,日本历史,以及日本军队以及领导人都可以加入,欢迎一切亲日人士的加盟!”(原文如此)然而,当环环尝试提交入群申请,却被提示“该群群主拒绝添加任何新成员”。
   
   该群主的昵称也很有“特色”:“樱花的决绝无人能懂”。环环点击其个人资料,发现封面有一张日本甲级战犯寺内寿一和畑俊六在徐州的合影。在另一个名为“武运长久”的群标签里,赫然有“忠诚于天皇”“大东亚共荣”之类的字句。同样,环环发出的入群申请如石沉大海。
   
   在网络上,人们容易把“精日”跟喜欢日本文化、科技的“哈日”群体相混淆。“我给出的判断标准是‘崇拜日本达到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群体”——这是知乎上关于“为什么会出现精日这个群体”的一则高票回答。 这名答主还进一步作说明:一张侵华日军用刺刀挑起中国孩童的历史照片,一名“精日”分子百般“洗地”,一会儿说被害儿童是“干尸”,一会儿说两个士兵“不像是日本人”。
   
   在国内绝大多数语境中,“精日”都是一个带有贬义的称谓,或许是这个群体相对封闭,或许是其群体太小,在现实生活中寻找“精日”并非易事。不过也有例外,因为有些“精日”只是热衷于现今的日本文化,在他们心目中“精日”也许是褒义或中性的。
   
   “我曾有个朋友,日语流利到能在东京街头冒充日本人。有一天我们几个人讨论‘精日’这个词时,他竟然说‘精日就是精神日本人啊!那我就是’。” 军服收藏爱好者钟爱华对环环讲述道:“当时我们都沉默了。虽然我知道他与那些美化日本侵华战争、向往军国主义的人绝非同类,但感情上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曝光人揭秘三类“精日”圈
   
   “他们开始人肉我,威胁我的家人了。”两天前,福建的孟先生给环环发来微信。他的微博账号名为“上帝之鹰_5zn”,是去年“四行仓库日军军服合影事件”和本次“紫金山日军军服合影事件”的爆料人。对普通人而言,“精日”难以触及,而孟先生则身处曝光“精日军服迷”的第一线。
   
   “精日分为有组织和无组织,无组织的大多是一些‘中二’(日语对‘初中二年级’的称呼,网络上常用‘中二病’形容青春期的少年过于自以为是、言行特别)的小孩,他们对历史的认识非常片面,又处于叛逆期,所以会有出格举动。”孟先生对环环说:“但我们这两次曝光的‘精日’都是有组织的。”
   
   为什么如此肯定?孟先生表示,首先这些人的衣着非常“专业”。“仔细看他们的照片就知道,他们的衣着装备比国内抗日电视剧专业得多。这种日本军服知识是一般人所不具备的,这样的军服也非常昂贵,一套几千元甚至上万并不稀奇。” 孟先生认定这些“精日”有组织的另一个理由是,选择的拍照地目的性明确。“你自己私下爱穿日军军装是一回事,但跑到抗日遗址去留影,性质就非常恶劣了”,孟先生说。
   
   孟先生向环环提供了一份网友“经略幽燕我童贯”整理的起底资料,上面显示,这次南京事件与去年四行仓库事件中的参与者,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大多互相认识,有些人关系相当密切。 他们曾前往侵华日军华北驻屯军总司令部旧址(原段祺瑞执政府所在地)、侵华日军华东地区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旧址(对面即为日军海军医院旧址和日本海军军官俱乐部“慰安所”)、上海日租界“小东京”旧址等地,多次做出扮演侵华日军的行为。
   
   环环注意到,此次南京紫金山事件中的“精日”唐某曾在2015年成都CD展(成都地区较有影响力的大型动漫展会)穿日军军服出现过,他和同伴在现场的展板上涂鸦,口呼“大东亚共荣”等军国主义口号,造成极坏影响。成都CD展险些因此被取缔。
   
   “玩其他国家军服的爱好者只是单纯对军服的鉴赏,但这一撮‘精日’军服圈的人其实是以扮演侵华日军的角色来寻求快感,他们从心底认同日军侵华。”接受环环采访时,研究“精日”群体多年的网友“经略幽燕我童贯”说:“除了‘军服圈’,我们还把这些‘精日’分子分为‘键政圈’(经常在网上发表政治观点)、‘恶俗圈’等。
   
   以‘键政圈’为例,他们在网络上‘带节奏’(影响舆论)不会超过三个话题:首先是‘日本实力很强’,无外乎夸赞日本经济发达、日本人素质高,谈到自己国家动辄以‘贵国’‘你国’相称;第二个是‘日本军事很强’;最后一种论调是‘日本的人种优越’。”
   
   环环向他提到曾想打入疑似“精日”群而无下文,“经略幽燕我童贯”表示这很正常,因为这个圈子成员虽然遍布全国,但相对封闭,平时圈里人会主动去各大动漫展物色和发展成员,“圈外的人要进这个圈子,得有熟人带。另外,他们是有‘切口’(暗号)的,如果答得不对,肯定不行。”
   
   根据微博账号名为“上帝之鹰_5zn”的孟先生提供的起底资料,他曝光的这几名“精日”军服迷从网络上的所谓“商家”等处,添置、购买了大量伪装成所谓“北洋军服”、带有日本军国主义符号的服装道具。按照资深军服收藏者钟爱华的话,这些人对军服的考据确实下了很多功夫,“比国内绝大多数影视剧强百倍,仅从服装角度来看,如果把他们拍摄的照片做旧,冒充历史照片问题不大”。
   
   环环在淘宝网上输入“日军军服”,搜索结果基本全是几十到上百元的廉价戏装,没有孟先生所说的那种昂贵服装。“这些都是卖给影视公司的”,钟爱华说,“不妨换个关键词,比如‘北洋军服’‘将校服’。”果然,在买卖二手商品的“闲鱼”App上,记者搜到有卖家卖二战日军的原品军服,一套军帽、大衣、上衣、马裤、马靴标价2.6万元。有意思的是,从商品名到介绍,竟没出现“日军”“日本”等词。
   
   “其实,‘精日’圈最高档次的服装都来自日本,也就是他们所称的‘原品’。”“经略幽燕我童贯”说,所谓“原品”其实也多为高仿,因为真正的原品在那些经常在靖国神社搞表演的右翼势力手里,国内“精日”搞到的最多是“复刻版”。当然,能在日本制作这些衣服的人,还能是谁呢?
   
   “经略幽燕我童贯”告诉环环,国内生产的军服面料和颜色跟原品很接近,但细节需要圈里有点艺术天分的人来处理,“比如这次被抓的唐某,他的画画功底很好,上次四行仓库事件中没有露面的刘某也一样,他在某大学读艺术,画工很不错,同时具备一些服装剪裁设计的知识,他们设计好后就到一些地方去下单,然后做一些加工,伪装成其他军服如‘北洋军服’销往各地”。
   
   根据孟先生提供的线索,环环在一个名为“轴心国画室吧”的贴吧里,发现了疑似唐某的ID“隆美尔的兔子”。环环注意到,该账号在贴吧上传了一些萌化二战侵华日军的作品,比如日军被画成持枪的日系少女,看上去可爱又无辜。在另一幅作品中,一名日本海军士官的形象同样非常正面。
   
   据“经略幽燕我童贯”估计,“精日军服圈”不会超过千人。“我的估计是有依据的。我们曾关注过他们的一个据点,是个贴吧,这个吧有2700关注者,除去一些打酱油的,成员不超过千人应该是可信的。”
   
   “‘精日’并不是国家认证的概念,它是对一种现象并不精准的概括或总结。”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对环环说,猎奇心理、寻求刺激又缺乏正确的三观让这些“精日”分子走入误区,他们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外围的好奇者,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基于从众心理,单纯觉得酷炫、好玩;再往里一层是情绪发泄者,想要流量、名声,至于是好名声还是骂名并不在意,这跟网络空间价值观缺失及教育缺失有关。 当然,也不能排除少数人产生扭曲的国家认同,自我认知错乱。
   
   在接受环环采访时,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提醒说,要把极少数“精日”和广大喜欢日本文化的群体区分开。“有些‘精日’追求标新立异,但政治意识欠缺,浑浑噩噩,不知道尺度在哪儿。于是就把日本文化中一些比较有吸引力的东西投射到整个族群中,对其产生认同感,最后做出触及民族底线的行为。”
   
   在此次舆论风波中,一些正常的军服爱好者也被殃及。对此,钟爱华有些无奈:“很多男孩子从小就有个参军梦,对军装感兴趣。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支付能力有限,我们只能收藏一些国内的军装。后来,对外军军服感兴趣的人渐渐多起来。”“军品爱好者们应主动站出来和那些垃圾划清界限”,钟爱华说,“错误的不是收藏军服本身,甚至收藏日军军服也不一定是错误的,真正错误的是少数人的思想、目的以及表现出的行为。对这些人,军品收藏爱好者们也在努力与他们切割。”
   
   对于“精日”群体从日本动漫和游戏爱好者中发展成员,沈逸认为,网络空间治理和青少年教育切忌在无动于衷和“一棒子打死”之间摇摆。“这类事件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我们现在看到他们浮出水面(电视剧),说明他们已经形成一定规模。同样,也要反思我们的抗日故事为什么不能做得跟日本漫画一样有吸引力。(着名军事题材漫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成功,说明一部好作品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扭转舆论态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