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谢选骏文集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谢选骏: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灾难!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2018年2月27日 转载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中共中央2月25日公布了修宪建议,除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入宪及增设国家监察委员会等外,还废除了宪法对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的限制。官方喉舌《环球时报》社评说,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不代表恢复终身制”。有北京市民对此表示反对,并建议删除中共21条修宪建议中有关序言和共产党的条款,删除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建议。


   
   中共中央将在下周揭幕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提交中国宪法修正草案,而修正案于本周日突然率先公布修宪内容。在这份长达四千余字的建议草案中,中共中央委员会建议的修宪内容有21项。在宪法序言加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及增设国家监察委员会及各级监察委作为国家机关等。但在修宪建议第14条中,修改了中国国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删除原有的“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任期限制。
   
   当天深夜,官方新华网发表网评称: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反映了中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意志和根本利益。而中共中央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2月25日发表评论文章引述“权威解读”称,修宪有助进一步完善党及国家领导体制,不意味恢复国家主席终身制;并声称“中国会已成功解决国家领导层有序更替问题”。
   
   对此,北京学者查建国认为,中国虽未从法律上确定某个领导人职位终身制,但如果有人想搞终身制,那么现在已成功减少了法律的障碍和宪法的约束:
   
   “原来在毛时代,在宪法上就没有关于任期的规定,所以毛(毛泽东)、周(周恩来)是终身制,一直干到底。接受了这个教训,在邓小平时代才废除了终身制,这是一个历史的进步”。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2月26日称,邓小平曾表示,废除终身制是他在任期内做的最后的一件事情,但他本人实际上未放弃终身制:
   
   “邓小平确实说过他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竖立了一个主动下台的榜样。但是邓小平这句话不准确,实际上邓小平还是终身制。他南巡讲话就是终身制。他自己确实没有身体力行”。
   
   鲍彤说,邓小平1992年在广东发表南巡讲话时,已经辞去了中央军委主席职务。他还说,根据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中国那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与领导人权力终身制有直接关系:
   
   “如果实事求是的要总结教训,必须把权力更替规范化,使任何领导人都受任期限制的束缚”。
   
   官方的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接受香港《明报》采访时表示,不认为是制度“倒退”,认为目前中共党总书记及中央军委主席的职权也无列明任期,国家主席则有,故提出修改是想制度“合理化”。
   
   北京学者查建国2月25号当天向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五点公民建议。查建国建议将“中共建议”中关于修改宪法序言的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不列入“宪法修正案议案”。建议宪法序言全部删除。建议将“中共建议”中关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五条不列入“宪法修正案议案”。建议宪法第一条全部删除,以及关于国家主席任期的第十四条不列入“宪法修正案议案”。
   
   谢选骏指出: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说明六四镇压在事实上已经遭到了推翻。这是好事不是坏事。众所周知,隔代指定的荒谬制度,本来是用在祭祀和坟墓上的,结果在六四镇压之后,竟然用在了“党和国家”继承制度上。真亏邓小平想得出来,这只能说是“帕金森综合症的设计师”。结束这个荒谬,即使不算进步,也算不上是退步,彼此彼此而已——否则,岂不早给六四的死难者们一个说法了吗。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说明一个时代真的彻底结束了。尽管,没有人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新时代。但愿新的总比旧的好。
(2018/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