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谢选骏文集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谢选骏: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网文《袁征: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2018年2月24日 转载悦读馆)这样说:
   
   我们越来越明白,对人类文明威胁最大、破坏最惨烈的,是不受制约的权力;其次才是自然灾害和人类的无知。把权力关进笼子,才是文明社会的核心价值和人民幸福的牢固基石。


   01
   
   1783年,美国独立战争接近尾声。
   
   这一年的12月23日,对于硝烟刚刚散尽的美国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大陆会议决定这一天在安纳波利斯(Annapolis)举行仪式,美国独立战争之父、大陆军总司令华盛顿将军将在这里交出委任状,把总司令之职,交还给当时象征着人民权力的大陆会议。
   
   八年前,大陆会议授予他“独裁北方”特权时,他曾说:“我将时刻牢记,剑是我们捍卫自由的最后手段,也是我们获得自由后应最先放下的东西。”
   
   在地球另一端,华盛顿的对手、英国国王乔治三世正跟画家韦斯特(Benjamin West)闲聊。
   
   乔治三世问:“华盛顿打赢后,他会干什么?”韦斯特回答:“听说他要回自己的农庄。”乔治三世感慨:“如果真是那样,他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02
   
   权力交还的仪式是由华盛顿的弗吉尼亚同乡托玛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专程从巴黎赶回北美设计的。
   
   华盛顿最后的讲话十分简单,他说:“现在,我已经完成了赋予我的使命,我将退出这个伟大的舞台,并且向庄严的国会告别。在它的命令之下,我奋战已久。我谨在此交出委任并辞去我所有的公职。”
   
   大陆会议议长则答道:“你在这块新的土地上捍卫了自由的理念,为受伤害和被压迫的人们树立了典范。你将带着同胞们的祝福退出这个伟大的舞台。但是,你的道德力量并没有随着你的军职一齐消失,它将激励子孙后代”。
   
   整个仪式十分简短,前后只有短短的五分钟,却被史学家誉为人类文明史上伟大的五分钟。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不依靠外在压力,仅仅依靠内心的道德力量就自觉放弃了在为公众服务的过程中聚集起来的权力。
   
   在它以前,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形形色色的逊位、下野、惧怕各种祸乱而“功成身退”的例子,在它以后,人类历史上还将出现无数以杀戮、屠城为代价而权倾四海的英雄豪杰,但因为这五分钟,那些大大小小争权夺利、不惜弑父杀子的英雄故事黯淡了;那些装神弄鬼、沐猴而冠所谓“领袖”黯淡了;那些千方百计延宕、推诿,甚至在垂暮之年还死死抓住权力之柄就像抓住救命稻草的“伟人”黯淡了……
   
   也从那一刻起,美国人就明确了这样一个理念:一个国家是不能靠武力来管理的。这象征着国家武装力量对文官政府的服从。美国就此避免了君主制和军政府。
   
   华盛顿离开了安纳波利斯,回到弗农山庄,在葡萄架和无花果树下,过起了一种心满意足的乡绅生活。
   
   03
   
   华盛顿辞职后,美国是什么样子?
   
   当时的美国是十三个独立国家的联盟,叫“邦联”,也就是货真价实的“乌合之众”。整个国家一盘散沙,动乱频起。没有统一的货币,没有统一的法律,没有统一的海关和税收,没有国家元首,也没有真正的政府。
   
   各州只好派出代表,开会讨论解决之道。这就是历史上被称为“制宪会议”的1787年费城会议。制宪会议开了116天。代表们唇枪舌剑,作为大会主席的华盛顿却一直沉默不语。
   
   华盛顿为何不说话?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声望,他不想影响任何条款的制订。他以无声方式表明,大会主席与其他制宪代表,应政治平等、人格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大会主席无政治、思想、言论之特权。他把民主意识深深的埋进每个美国人的心中。
   
   这次制宪会议,意义极其重大:
   
   第一:它制定了美国联邦宪法。
   第二:它建立了总统制、联邦制、代议共和制相结合的国家制度。
   第三:它确立了主权在民、三权分立等原则。
   
   这三项成果,为美国迅速崛起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提供了制度保证。
   
   会议结束后,华盛顿就回家种田去了。
   
   04
   
   宪法制定后过了一年,宪法得到足够支持,正式生效。
   
   各州按照宪法规定,推举总统选举人,选出美国总统。
   
   华盛顿没有竞选,天天在家过田园生活,1789年4月却收到通知——他全票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
   
   四年后,华盛顿再次全票当选美国总统。1796年,在大家极力推荐他连任第三届总统时,华盛顿果断拒绝了,并发表了告别演说《致合众国人民书》:“我已下定决心,谢绝把我放在下届被选之列……”
   
   1797年任期一满,他就回家酿酒去了。
   
   华盛顿坚决拒绝连任第三届国家总统,开创了摒弃终身总统、和平转移权力的范例。
   
   05
   
   华盛顿辞职的历史意义,在他身后一点点呈现出来:
   
   “我们越来越明白,对人类文明威胁最大、破坏最惨烈的,是不受制约的权力;其次才是自然灾害和人类的无知。”
   
   “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始终伴随战争、奴役、掠夺、破坏的阴影,究其原因,不是因为科学落后、技术低下、艺术匮乏、思想缺位,而是因为权力不受制约。”
   
   把权力关进笼子,才是文明社会的核心价值和人民幸福的牢固基石。华盛顿就是这一基石的奠基人。
   
   华盛顿的伟大:不在他的进取,而在他的退让;不在他的功成,而在他的身退;不在他的掌权,而在他的交权。
   
   他为自由留下的是路标,而不是墓碑。
   
   06
   
   1998年6月29日,克林顿访华期间在北京大学演讲时,他提到一件作为 “150年前美中两国关系沟通的见证”的历史事件。
   
   克林顿说:“从我在华盛顿特区所住的白宫往窗外眺望,我们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纪念碑高耸入云。这是一座很高的方尖碑,但就在这个大碑邻近有块小石碑,上面刻着,‘美利坚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籍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这些话并非出自美国人,而是由福建巡抚徐继畬所写,1853年中国政府将它勒石为碑作为礼物赠送给我国。
   
   “我十分感谢这份来自中国的礼物。它直探我们作为人的内心愿望:拥有生存、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也有不受国家干预的言论、信仰等自由。这些就是美国220年前赖以立国的核心理想。这些就是引导我们横跨美洲大陆登上世界舞台的理想。这些就是美国人今天仍然珍惜的理想。”
   
   谢选骏指出:上文无知,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迫使华盛顿这个凡人做出了不凡的选择。因为华盛顿本根就没有孩子,他就算想要充当国王,把权力交给谁呢?可见,华盛顿的“自由意志”,不是内心的道德临场使然的,而是上帝的拣选预先准备的。在这一点上,他算是效法了耶稣基督的榜样。看看中国,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都有孩子,所以无人能及华盛顿,无人能够摆脱家族主义的魔咒。孙中山和蒋介石还声称自己是基督徒,其实并非。而那些带着家族成员们嬉戏白宫的其实都是华盛顿总统的叛徒。就像珠光宝气的教皇都是耶稣基督的叛徒。美国宪法应该做出这样的修正案:只有没有孩子的人,才能竞选美国总统!这样他才能够继承华盛顿的事业,不会画虎不成反类犬。
   

此文于2018年02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