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谢选骏: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修宪立君王,中国倒退无底线》(2018年2月17日 转载苹果日报):
   
   明天就要踏进农历新年,以天干地支纪年的话是迎接另一个“戊戌年”。近代史上最有名的戊戌年当然要数一百二十年前。在那一个戊戌年,清王朝来了一次重大的政治社会改革,在光绪皇帝及康有为、梁启超等推动下,以政令引入大量现代化新政,从政革科举到成立京师大学堂到开放议政都有。只是,这个实验来得急走得快,不过百日就被以慈禧太后为首的保守势力推翻,光绪被软禁,康梁流亡海外,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自此以后,体制内改革之路走不通,不管甚么党、甚么政治主张的人都只想搞急风暴雨式的革命,从国民党到共产党都如是。


   
   修宪立君王 中国倒退无底线
   
   百年过后,一场场暴烈革命带来的不是更开放,更尊重个人尊严与权利的政府,而是一个个独裁政权,先是蒋介石式的右翼军事专权,然后是毛泽东及中共的红色专政直到现在。不客气的说,现时的情况连康梁“戊戌维新”的目标还未达到,甚至相距越来越远。
   
   康梁的维新至少想走向君主立宪体制,希望以宪法约制君主的权力;至少想开放报禁,让仕子、民众退可以自由接触吸收各种思想,进可以议论时政大事,算是比较接近现代国民的待遇。一百二十年后另一个戊戌年,中国走向的却是把宪法变成“君主”工具之路,却是不断收紧思想、言论空间与自由之路,中共还想把这样一套倒退、强控制的管治模式推向香港、海外以至世界。
   
   前不久中共在十九届一中全会通过修正宪法草案,把习近平思想写进中国宪法内,令他权势进一步上升,成为超邓赶毛的最高领袖,只差一点便成为像北韩金氏祖孙三代那样的伟大英明领袖。中共向来党领导一切,党最高权力机关通过后,下月举行的人大会议肯定照单全收,高票通过,正式成为宪法的一部份。要知道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把习近平思想写进去不但令他个人的权位有宪法的认同,也令他的一思一言有形同法律的地位。
   
   可习近平思想究竟是甚么其实谁也说不清,只有习近平个人说了算,只有他个人的解释才算数。这跟前清时代,封建王权时代朕即天下、朕即法律是同一路货色。一百二十年前的“戊戌变法”至少想推动君主立宪,一百二十年后中国却来个“修宪立君王”,把习近平变成凌驾宪法、法律的“皇帝”,中国的倒退可真是没有底线。
   
   大力箝制教育 严厉监控传媒
   
   再看当年维新的重点包括教育与开启报禁。设立京师大学堂,改革教育,开放报禁,想的是让中国士大夫、庶民有机会广泛接触中学、西学,不会有禁区,不会受到官方的束缚,可以真正解放思想,跟全世界接轨及齐头并进。但习近平掌权以来行的却是大力箝制教育、言论与思想,加强党委党干部对大学的控制,筛走涉及普世价值的教材与内容,歪曲窜改历史说法(包括抗战历史)。有独立思考、敢言的教授及讲师不是被灭声就是被解聘,相对独立的书店、知识分子组合不是被封锁就是被监视控制,根本活动不得。
   
   对传媒的监控更是史无前例的严厉,从硬件到软件无孔不入。内地网络,讯息传讯基建早就在掌控中,原以为有点发言、讨论空间的互联网在中共“网络警察”全天候监控下反过来成了文字狱陷阱。再加上严限外国网络、媒体的防火墙不断“加高加厚”,稍微说一点“异见”就会被查问甚至被拘捕,敢反抗或坚持的则来个日夜审问精神虐待,迫令上镜认罪悔改。若果康梁及戊戌六君子生于当世,只怕早已像高瑜、桂民海那样“被认罪”了!
   
   最可怕的是这股以“法律”加强专政的歪风正透过中国上升的政经影响力推向全世界,香港更是首当其冲;原本受《基本法》保护的个人权利与尊严不断被削弱,周庭等参选被选举主任随意DQ就是典型例子。
   
   到新一个戊戌年元宵过后,习思想就会正式写进宪法,令中国大陆以至香港进入朕即法律的可怕时代,实在教人慨叹历史弄人。
   
   谢选骏指出:上文慨叹历史弄人,而丝毫也不检讨到底是历史弄人还人弄历史——其实在我看来,历史就是被这些人给弄坏了,却把责任归给历史,趁机逃避了自己的责任,反而说成是历史弄人。可笑。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个国家的命运,是这个国家的人“种”出来的,怪不得别人,更怪不得历史。
(2018/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