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徐水良文集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徐水良


   

2018-2-7日


   

   
   反郭挺郭两派核心队伍,基本阵营,都是中共特线。参与两派内斗的,基本都是特线人物。狭义民运圈也早已经是沦陷区。(本人从郭曝料一开始,就已经无数次明确指出这一点,参见本文后附1附2)。郭文贵事件的正面意义,只在于中共两大派内斗,具有以毒攻毒的意义。这一点上,希望海内外朋友,尤其是国内朋友们,别被中共两派及其特线内斗搞得混头昏脑,被骗得团团转。大家还是丢掉幻想,踏踏实实做工作,不要期望救世主。一切靠自己,靠广大民众。
   
   其实,郭文贵先生自己,也早已经承认,郭阵营的核心力量,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力量。(例如,郭文贵2017年10月23日与“澳纽挺郭后援会”视频通话中就自己承认:“我最擅长的天生本事,这二十八年,都是与情报人员打交道,咱们现在真正的核心力量,还是在情报部门”。)
   
   郭文贵曝料中拿出那么多料,这个事件一下子闹这么大,一下子出来那么庞大的特线力量和可疑力量的支持,没有背后中共某系情报机构强大支持,显然是不可能的。包括早已经暴露的特线头目何频及其领导的海外特线力量,除陈军等少数,以及被郭文贵攻击抛弃的那些人以外,一下子几乎全部站到挺郭阵营一边。其中有的人,一再“忍辱负重”,在郭文贵对自己不断羞辱中,仍然坚持完成其挺郭的艰巨任务。这一切,显然是中共情报机构背后运作的结果,是中共情报机构调动力量,支持自己王牌特工的结果。
   
   否则,如果中共王牌特工郭文贵,真的是反叛中共,那么,那么多的特线,能够都站到郭文贵一边,一起反叛中共,真的敢于背叛他们的组织关系,放弃他们的经济来源和其他好处,这可能吗?
   
   回答显然是不可能。
   
   可惜,在中共情报机构煽惑下,那些被欺骗的郭卫兵,眼看郭阵营力量人多势众,也一起随大流,丧失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当然,大批郭卫兵,根本不了解过去情况,却把早已暴露的海外特线头子何频,以及回归北京中宣部的多维,还有仍然在海外的明镜(明镜刊物、书籍,甚至都在中共海外新华书店发行,而且是每天放在门外临街大量展售,并不避讳其亲共特线网站和出版商的身份),以及他们旗下的大批特线,都进入郭阵营,把郭文贵与他们,一起认作救世主。
   
   这个事实,与过去中共情报机构伙同他们的地下势力,花瓶民运,唱双簧,捧抬他们自己的特线人物,打压真正的民主派,很短时间内就把这些特线人物捧为世界闻名的民主英雄,并把真正的民主派压下去、边缘化,等等,无数事实,说明中共情报机构及其地下势力,造假左右民主阵营舆论能力,极其强大。而民主阵营的大批一般民众,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却非常有限。
   
   当然,这与博讯,纽约民主论坛,以及民主党全委会,及至整个花瓶民运,这反郭阵营一边,也同样是早已暴露的特线控制的阵营有关。很多头脑简单的人,以为反对中共某系及其特线阵营,就是反共英雄,就是民主力量。他们不知道,从薄熙来事件以来,中共两系及其特线阵营,一直斗得你死我活。不知道这种矛盾和斗争,不见得就是正义光明的民主力量,与黑暗邪恶的专制力量的斗争,而是中共两系黑吃黑的内斗,双方都不是正义力量。人们当然也更难知道,这一次,竟然是中共内部两大头目习、王之间的内斗。
   
   我也是及到去年九月,才看清楚,原来郭文贵和何频,都已经是属于旧政法系投靠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中共王牌特工,而不是我们过去认定的坚持旧政法系阵营立场的特工。原来的政法系特工,是像郭文贵及何频那样,投靠习系国安会,还是坚持旧的政法系反习立场,这从何频与陈军,陈军与叶宁之间的差别或对立,也可以看出来。
   
   前二天,有人在推特上赞叶宁抨击陈军说:“赞叶宁,同是上海人,一个天一个地。天知道有多少以前的民运人士现在被、甚至是主动被蓝金黄的!”
   
   本人回推说:陈军是我国内就知道的小痞子和老牌卧底。叶宁是我到海外后,海外民运朋友纷纷告诉我的典型的特线人物。都是一路货,不过是属于中共及其情报机构不同派系而已;无论是演戏还是真打,都打得不可开交而已。
   
   这一次也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动向。其中一个,就是与民联倒王事件一样,中共吸取波兰共产党过分相信团结工会瓦文萨等等大特线,导致团结工会成气候,最后导致波兰共产党下台的教训,竟然连花瓶和特线民运也不放过,不再捧抬特线和花瓶民运,而是利用郭文贵曝料事件,大力打压特线花瓶民运,从而把整个中国民主运动,贬得一钱不值。
   
   在这种情况下,力量弱小的真正的中国民主运动的中坚力量革命民主派,有必要在与中共两系两大特线阵营保持距离的前提下,审时度势,采取机动灵活的策略,来维护中国民主事业的利益,以便打击中共两系及其特线势力。
   
   

附1: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开头部分)

   
   徐水良
   
   2017-3-9~11日
   
   一、在邮件组谈郭文贵爆料等问题:
   
   目前中共两派斗争你死我活。导致中共特线两派斗得你死我活。
   
   这里朋友们关心和提到的特线,包括盛雪在内,不过是民运下层特线。
   
   目前何频明镜网加陈小平带郭文贵,对吴征和博讯韦石带西诺,两边相斗,才是指挥民运的特线上层不同派别的互斗。
   
   到目前为止爆料的材料,可以看出:海外,与民运相关的政法系一线,主要头目有何频等,这一系的国内后台和头子应该是郭文贵说的“老领导”等等。郭文贵不过是这系被逼拼命自保的一个人物。赵岩等等一大批,其实不过是这一系比较重要的人物。而被中央系抓回去的阿海,还有没有抓回去却被攻击爆料的他的同伙盛雪之类,不过是一些非常小的低等角色。国内根本不认识盛雪的特务出来力挺盛雪,也应该是政法系为主的低档特线,水平大致都很低。那盛雪照片的暴露,明摆着是中央系骇客或者微信的腾讯网站管理层提供的材料。民运中应该不具备此种骇客技术。腾讯微信系统,后台保留微信的所有通讯材料,即使使用者马上删除,其通讯,仍然保留在微信后台。所以,中央系要找盛雪此类材料,易如反掌。这一切,与我们过去掌握的情况很吻合。
   
   这次郭文贵爆料的重要内容,就是把中央系海外重要头目吴征暴露出来。这中央系的轮廓,也大致显露出来。其国内后台,是中共正规组织,如中纪委等等。
   
   当然,海内外特线还有许多派别,有的并未在两系中选边站队。有些则脚踏两头船。有些外围特线组织或他们控制的团体,媒体等等,更加努力不介入两系内斗。
   
   像亲共的世界日报等,虽然过去一直亲何频等政法系,但不见得就能把他们归入某一系。
   
   轮系特线等等,应该有自己单独的系统,不一定受上述两系指挥。但目前,该系统比较一致倒向中央系。
   (下略)
   

附2:4月份到8月份本人关于郭文贵曝料问题的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徐水良
   
   2017-11-26日
   
   从郭文贵爆料开始,本人写了许多评论文章,这里摘录4月份到8月份有关这个问题原则方面的小部分意见。
   
   显然,当时还没有认识到这是中共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阴谋。及到9月份,19大开始前一段时间,才开始发现并认识到,这可能是一个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阴谋,郭文贵的后台和幕后指挥者,有可能是习系高层。
   
   “博讯应该是中央系中宣部系。相反,郭属政法系。
   
   实际上,正是中共两派及其特线内斗,才能暴露一部分真相。
   
   虽然是中共内斗,但凡是揭发黑幕,都应该支持。
   
   斗得越厉害越好
   
   海外中文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几乎全部是中共控制。在那里出风头的,什么教授学者,几乎都是中共特线。把他们看作中共某派别的代表就可以了。
   
   千万不要盲目相信这些教授学者。
   
   到现在为止,反对郭围着郭的,两边都是特线。不是特线的,不在这里边。
   
   不是特线的,支持郭爆料,但现在都在圈外。两边圈子里的,都是特线在表现。非特线目前只是在圈外观察和评论。
   
   郭是政法系,政法系搞情报,当然有料。
   
   我已经说了,在中文媒体包括重大网络媒体出风头的,几乎都是特线。谁迷信他们,最后必然失望。
   
   支持郭爆料,大力传播郭爆料揭发的中共黑幕。但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世界没有救世主,不要有盼望救世主情结。”
   
   “说穿了,围绕郭爆料的问题展开的博讯和明镜那两派斗争,是中共两系内斗,只有了解这一点,才能了解和解释一切。
   
   纽约论坛和博讯属于一系,郭文贵和明镜,属于另一系。”
   
   “有网友说他们是狗咬狗。但我觉得,特务咬特务没有什么不好。”
   
   “中共政法系和中央系两系内斗,就是近来很多现象的根本原因。包括何频带领的明镜与韦石带领的博讯,郭文贵与吴征,中共在民运中的特线江系政法系和习系,等等。这里的特线概念,包括专业特务,以及与情报机构有不同程度联系的线人两部分,合起来的简称。
   
   对中共各派系及其特线的内斗,这里有一个策略问题。
   
   一般说来,中共两系各派及其特线搞内斗,如果纯粹是狗咬狗,那民运和反对派就不应该倾向一派,反对另一派。
   
   但是,如果某一派有一定反叛倾向,对中共有严重杀伤力,例如目前政法系和郭文贵爆料,揭露中共贪腐问题,对中共有重大杀伤力。那民运和反对派就有必要给他们一定程度的支持,甚至视情况需要,可以结成一定程度的联盟。但反对派必须严格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中共对郭文贵爆料的激烈反应,说明郭文贵爆料是真的,且意义重大。中共正在努力抓他回国,反对派必须努力帮助他,防止郭被中共抓回去。不管郭文贵是什么人,他揭露中共坏事丑事,都是好事。”
   
   “反对中共,就必须首先反对掌握军权搞独裁的派系。像法轮功和陈泱潮那样,不断公开献媚吹捧投靠习,就是公开而正规地投共。”
   
   “郭文贵自己、何频、章立凡等等,属于国安部。当然,郭先生应该不是编制内正规特务,而是国安部非常重要的特殊线人。”
   
   “毫无疑问,民主力量必须争取两派特线中其中的一派,来对付掌握实权的更加专制的另一派暴君。”
   
   “政法系有无把郭文贵捧作反对派领袖的目的,目前虽然有许多迹象,政法系许多特线人物也在做这种努力,但他们恐怕不见得有能力实现这个目的。”
   
   “郭文贵爆料刚开始,我就指出:双方的对立斗争,属于中共两派内斗。本人的各种评论,都建立在这个基本判断的基础之上。”
   
   针对曾节明说法:“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本人批评:“中国民运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总把严肃的国家大事当作过家家。不仅仅是民运,而且包括其他反对派,包括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都是这样,可笑透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