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徐水良文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徐水良


   

2018-2-4日


   

   (有少量技术性修改)
   

一、关于备忘录

   
   川普公开备忘录,攻击FBI,包括攻击猎巫之类,将像上世纪攻击麦卡锡一样,伤害美国反渗透反间谍能力。美国应该为麦卡锡平反。
   
   随着历史进展,随着历史事实的暴露,俄国和东欧档案的解密,证明麦卡锡案完全是冤案,必需平反。否则,攻击美国情报机构的人们,永远会以麦卡锡案为例子,攻击和伤害美国此种反渗透反间谍能力。
   
   川普攻击FBI,就是用麦卡锡做例子来进行的攻击FBI的。他们把FBI此类行动,攻击为麦卡锡主义。
   
   过去,是左派为主攻击麦卡锡和美国情报机构,现在反过来了,以川普为代表的表面上的右派来这样做了。
   
   当然,左派、右派,民主、共和两派两党中,都有人这样做。尤其是与中俄有利害关系被红黄蓝了的那些政客,会支持这种做法。
   
   中俄及他们在美国的渗透势力,他们的代理人或特线,当然会暗中支持这样做,以便伤害美国的反渗透反间谍反情报能力。
   
   上世纪,主要危害美国的共产主义势力,是俄国渗透势力;现在危害美国的渗透势力,中共已经大大超过俄国。
   
   有网友评川粉AlphaQ的帖子说:“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本人跟帖:川普和川粉喜欢胡说。这Q大爷,与牛乐吼一样风格,靠插科打诨,吸引思想浅薄的眼球和粉丝,真像一个人。
   

二、关于郭文贵陈军等等

   
   苹果:何频推特“红粉知己”穿越时空
   
   苹果:夏朵不简单,认识公主,与陈军是知交,最早获悉陈小平妻子信息
   
   徐水良:这些人,估计有可能都是中共特线系统大团伙成员。
   
   文章笑拳:郭爆“胡评”老同志:陈军欲谋害文贵事件以及与陈小平何频的关系
   
   格丘山:窝里斗,又与胡平斗起来了
   
   徐水良:两大系特线内斗, 顺便再次抹黑扫荡早已是沦陷区的狭义民运圈而已。
   
   =====
   
   杨巍:阿贵末日来临,黔驴技穷,政庇无望,监狱难逃。故出此下策。
   
   民运宿敌阿贵效力国安日久,自然知道陈军是八九民运的实际点火人,此刻早已淡出民运,无派五党复无言,故选此人下手打击,图立新功,好回中国。居然说得出什么“陈军说一句话,民运无人敢放一个屁。”笑翻民运界了。
   
   一帮郭狗,如赵郭等人渣,如获至宝,吠影吠形,见利忘义,必然自取其辱。
   
   徐水良:陈军应该是79、89的老牌卧底。其名声在民运圈中实在不佳。
   
   我1998年出国后,立即仔细研究海外民运圈,认真研读《民联十年史》,对海外民联竟然大吹特吹陈军,把他说成89民运签字发起人等等,觉得非常非常可笑。
   
   杨巍:阁下的“研究”一向非常非常可笑,早就蜚声海内外。
   
   徐水良:你大概物伤其类立场类似,为陈军张目,把民联十年史可笑胡话说成事实。我在国内时,问过许良英先生:“陈军这个小痞子,与学者与科学家不搭界,怎么竟然变成89签名发起人?”
   
   当时有两份签名,科学院科学家一份,学者一份。科学院那一份,一直许先生在搞。当然与陈军无关。
   
   至于学者那一份,许先生说:这事与陈军没关系,是签名那天,不知道陈军怎么知道了,竟然也来了,竟然也签名了,签了名,就把签名信拿走了。结果,外面就变成陈军是发起人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回事。发起签名信这个事情,与陈军没有关系。
   
   许先生也与我一样,认为陈军是小痞子。
   
   我知道的,朋友告诉我的情况:79民运时,上海一个主要民刊,七个负责人,三个中共卧底。陈军是七分之一,据说也是三分之一。后来陈军就拿了大家筹集的民刊经费,不辞而别,把经费贪占了,这对该民刊是一个重大打击。上海朋友气极,但毫无办法,只好再凑集经费,继续搞民刊。所以,陈的此类事迹,从79民运起,在上海一带民运中,就很有名。当然,后来连这个民刊的主要负责人,也叛变当线人了,那是后话。
   
   此外,陈还有其他许多轶事在民运中流传。
   
   攻击我的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总是搞夸张的人身攻击,反诬反咬,不讲事实不讲道理。你杨巍不过是沿用这个习惯而已。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这种办法,只能靠人多势众,散播流言蜚语。真正要论战起来,恐怕只能以失败告终。
   
   胡安宁与陈军打过交道,也知道陈军不少轶事,他对陈军认识也是入木三分。大家不妨问问胡安宁。当然,我上面得到的消息,不是来自胡安宁,胡安宁不见得会认同。
   
   =====
   
   文章笑拳:郭Media获得瑞典一家基金公司投资30亿美元,郭文贵特别兴奋
   
   徐水良:有大后台背后运作,不要说30亿,再翻十倍也不成问题吧?谁要是眼红这类资金,必然上当。并且有可能步夏业良、唐柏桥、李洪宽等等后尘。
   
   ======
   
   这些事情和相关的人,都扑朔迷离,需要慢慢搞清楚。
   
   郭事件,两大系特线内斗,别一下子介入太深。
   
   现在参与内斗的,绝大部分是特线。但袁健斌,盲流子,没证据证明他们两个也是。这两个人倒很有可能不是。但盲流子似乎有点赖,不是太正派;而袁健斌听不进不同意见,又与纽约民主论坛,博讯,民主党全委会那些特线搅在一起,也无法交往。
   
   随他们去吧,超脱一点,除非必要,以旁观为上。
   

三、宗教准宗教信仰问题

   
   新大陆人:孔老夫子说不得错,敬鬼神而远之,世界潮流也。有图为证。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99205
   
   (图)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徐水良:美国比例太高。需要进一步降低到加拿大德国英国水平。中国非宗教世俗传统,使中国历史上曾经长期领先于世界,成为当时西方启蒙运动反基督教政教合一专制、争取世俗民主运动的学习榜样。这是中国的优点,不是缺点。日本和台湾,都类似。所以日本和台湾优势明显。中国大陆千万不要把这个优点丢掉了。韩国几乎把这个优点丢了,基督教信徒比例30%,结果邪教林立,问题不少,把总统朴槿惠也搞倒了。
   
   图中其中第一名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早的基督教国家,第一个基督教国家,比罗马帝国成为基督教国家还要早。迄今绝大多数居民信奉基督教。这个国家也是一定程度盛行伊斯兰的国家,除了绝大多数居民信奉基督教,其他居民大多信奉伊斯兰。这个国家还曾经成为马列共产专制的社会主义国家,1990年共产主义阵营崩溃,才宣布放弃社会主义。
   
   如果按照相信一神教马列教的比例来算,上面图中的趋势和规律,应该更加明显。
   
   虚怀若谷:中国的超强国家专制模式从来没有“长期领先于世界”
   
   国的超强国家专制模式——专制国家独大,社会不存在其它足以平衡的组织形态,包括宗教——,从来就没有“长期领先于世界”,可以说,这方面一直是落后的政治文明形态,并导致中国整体上越来越落后于世界。对中国在世界历史上的地位,不可估计过高。
   
   日本一直有自己的神道教,这方面的形态一直像欧洲,不像中国。至于台湾,现在问题不是暴露的越来越多了,越来越让人怀疑能否抵制中共的渗透和侵略了。华人的无神论传统,缺乏宗教精神和组织,是不是也对此有一定的责任?
   
   徐水良:不知道你是不是信了基督教,以及相信了神棍的说法。这些说法违反历史事实和客观事实。
   
   新大陆人:中国历史只是中间领先一下,前落后于耶教前的希腊罗马。
   
   徐水良:古希腊古罗马都很先进。后来崩溃落后,原因应该是基督教成为国教。此后基督教一教专制统治欧洲,欧洲就长期落后。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批判基督教,搞政教分离世俗民主,欧洲才大幅度超前。不料,一神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传统改头换面,马列继承并继续了一神教一教专制传统,搞出一个准宗教马列教一党专制,把中国蒙古朝鲜越南印度支那三国,带入马列教一党专制。
   
   虚怀若谷:古希腊一直到普遍衰微被征服,也没有信仰基督教。显然基督教和希腊的崩溃落后没有关系。古希腊崩溃衰落后,才接受的东正教。古罗马帝国的崩溃,是没有处理好蛮族入侵的问题,和信奉基督教无关。入侵的蛮族,普遍接受了基督教,反而等于文明上被古罗马同化,接续了欧洲文明,今天的欧洲人还是这些接受基督教的蛮族的后代。
   
   欧洲从来没有真正的政教合一过。所谓政教合一,政教分离,是从欧洲语境而言。如果真正横向对比,中国是绝对的国家强权控制宗教,才叫真正的政教合一。中国从来没有产生过欧洲的国家和教会并行抗衡的形态。
   
   马列邪教不是基督教传统的延续。恰恰相反,是否定了欧洲政教并立的传统,和中国式的政教合一反而很相似。此所以,作为欧洲旁歧畸变的马列邪教一党专制,从未能在欧洲真正的扎根,反而在东方的中国得到更大的发展。因为其和中国的那种真正政教合一的政治传统有内在契合性。
   
   徐水良:你的历史一塌糊涂。古希腊早被古罗马征服,几百年后基督教才成为罗马国教,古希腊和基督教,处于不同的历史时代,两者当然不会有直接关系。
   
   东正教是在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以后,罗马帝国分裂,基督教也一分为二。西罗马帝国的基督教,成为罗马教廷领导下的天主教。东罗马帝国、即巴占廷帝国的基督教,自称正教,也就是东方正教,简称东正教。意思是只有他们才是正教,西方罗马教廷不是正教。然后,西罗马帝国灭亡,几百年后,又有西部基督教分裂成新教旧教的事情。
   
   你把东正教的历史,与东正教以前好几百年前古希腊衰落时期混为一谈,就把历史彻底搞乱了。其实,古希腊早在罗马共和时期,就被古罗马共和国灭亡了。那时候基督教还远没有产生。然后才有罗马进入帝国时期,这时,才有基督教的产生。然后基督教被罗马帝国迫害三百多年。然后在古希腊灭亡五百多年后,基督教才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然后,才有罗马帝国分裂成东西两部分,和基督教分裂为天主教和东正教东西两部分。然后,几百年上千年后,东罗马帝国即巴占廷帝国被伊斯兰奥斯曼帝国灭亡。后来俄国成为最强大的东正教国家。
   
   你说“古希腊一直到普遍衰微被征服,也没有信仰基督教”,“古希腊崩溃衰落后,才接受的东正教”。基督教是在古希腊灭亡以后,一两百年以后,才产生。古希腊灭亡大约五百多年后,基督教才成为罗马国教。这时,古希腊早已经不存在了,它怎么去信基督教,东正教?
   
   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强大,都得益于伟大的古希腊文明。
   
   而罗马帝国分裂、衰落、崩溃,以及整个西方的衰落,应该与基督教脱不了干系。否则,即使古罗马分裂并被蛮族灭亡,也不过类似中国的三国、以及五胡乱华,马上就会有隋唐复兴。更可况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化,优于中国春秋到南北朝时期的同时期文化。如果没有基督教毁灭古希腊古罗马文化,欧洲本来应该仍然处于领先地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