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徐水良文集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以下文章基本正常,未破坏)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徐水良


   

2018-2-14日


   

   
   对于过去郭文贵在美国记者面前表现与中南海电话联系一事,有网友说:“美国记者见过大市面,西方媒体一眼就能看透这个在中国环境下如鱼得水的精明人的把戏。”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郭想透露自己是习系国安会第二渠道曝料棋子。但却被不了解中共专制阴谋习惯做法的外国记者,认作郭违反自由世界习惯的公布信息的常规办法,而故意造假撒谎。
   
   中共搞阴谋,用第二渠道曝料时,往往对此种曝料来自官方,不做公开承认,却故意在私下透露这第二渠道曝的料,来自官方。这是中共专制当局使用国、内外“小道消息”第二渠道曝料时的常规做法。这第二渠道曝料,包括使用海外渠道用“小道消息”方法曝料,是中共专制的习惯做法,但却是自由世界生活的记者无法理解的。
   
   前二天,国内有网友说:“说实话,郭昨晚视频说的这些话,是有些欠妥,我听着也不舒服”,“但我不会因为他个人的什么立场去否定爆料的意义”,并表示坚决反对民运中的伪类等等一些意见。我回答说:
   
   “没有立场,材料就只是一些事实的堆积,没有价值,甚至有可能一钱不值。土工上层知道的情况,应该是郭的材料的百倍千倍万倍。而且土工媒体也在天天选择性曝反腐材料,总体公布的材料,比郭的选择性爆料还多得多。可是,那些料,对民主事业并无大用。如果没有立场,郭的爆料,不过是站在习系中共官方立场的、中共习惯上的第二渠道爆料办法之一。也就是不便国内正式公布的材料,就通过海外特务或媒体透露信息的第二渠道来曝料。邓反华国锋以来,土工一直这么做。”
   
   “实际上,郭完全站在习系中共立场,郭的爆料,就恰恰不过是土工专制当局官方习惯的、第二渠道的曝料而已。”
   
   我已经多次重复我的意见:
   
   郭文贵曝料中拿出那么多料,这个事件一下子闹这么大,一下子出来那么庞大的特线力量和可疑力量的支持,没有背后中共某系情报机构强大支持,显然是不可能的。
   
   郭文贵一口一个“老领导”,难道那“老领导”不是中共情报机构的领导,倒是与他一起反叛中共的?
   
   郭那些材料,不是中共情报机构提供的,倒是凭郭一个人能够搞来的?如果是郭自己搞来的,那“老领导”凭什么不断指示他爆料这个内容,不爆料哪个?“老领导”有什么权利下指示?而且,“老领导”难道是神仙,郭自己搞来的材料,他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所以,毫无疑问,郭的曝料材料,来自中共情报机构。
   
   至于“伪类”问题。郭是国安部的,国安部对民运情况很熟悉。郭利用的是国安部材料。他说的伪类,到目前为止,大部分也没有说错。问题恰恰在于他所属的阵营和立场,不是民主,而是坚持土工和习明君立场。他最多不过是参与两系内斗。郭卫兵把他当民主英雄、救世主,一致赞成郭七条,赞成他拥护习明君,坚定不移拥护土工,支持他搞丢車保帅,丢王保刁保土工阴谋的立场。但郭的立场,完全错误。
   
   郭的后台是习系国安会。他是国安会王牌特工,根据有人披露的郭自己的政庇材料,郭自称89年秘密党员,安全部秘密特务,军队学校(间谍学校?)受训,授衔将军,带任务捣毁海外民运。
   
   郭文贵先生自己,也早已经承认,郭阵营的核心力量,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力量。(例如,郭文贵2017年10月23日与“澳纽挺郭后援会”视频通话中就自己承认:“我最擅长的天生本事,这二十八年,都是与情报人员打交道,咱们现在真正的核心力量,还是在情报部门”。)
   
   去年11月,我根据当时材料,推测郭文贵事件的大致整体轮廓:
   
   郭说他给89民运捐献(按当时标准郭,应该是)巨额财产,因此入狱。郭这个说法,应该很不靠谱,不可信。
   
   (我的这个推测,为郭文贵自己的政庇材料所证实。)
   
   但这次入狱,却成了郭文贵的发家契机。
   
   根据熟悉郭文贵的人披露的郭文贵材料,郭在狱中认识一个狱友。在狱友帮助下,郭认识了香港一个富婆,靠色相引诱和欺诈,郭和該富婆打得火热。然后,通过該富婆,又结识台湾商人,然后,靠欺诈,转移财产和一系列流氓无赖手段,夺取他们的投资而起家。
   
   后来,郭与中共情报机构紧密合作和勾结,为国安部立三次一等功。能够为国安部立三次一等功的特线,毫无疑问应该成为国安部的王牌特工之一。(这功劳,包括与邓文迪合伙搞定布莱尔。)
   
   然后,郭就与中共情报机构及其官员勾结,进一步巧取豪夺,掠夺他人财产,欺压一般被拆迁的民众,来积累扩大他自己的财产,成为巨富。
   
   随后,与郭勾结的贪官被王岐山查处,郭文贵得到消息,出走海外。但利用这些财产,依靠这些财产在海外取得的地位,继续承担国安部的许多海外特线任务。
   
   然而,郭文贵国内企业和亲属,却继续遭到王岐山及其部下查处。
   
   后来,习近平与王岐山产生矛盾。兼之习需要为自己的某些失误和反腐引起的仇恨,寻找替罪羊,转移党内仇恨方向。于是,习系决定调查、了解和掌握王岐山情况。这事,必须极端秘密地进行。于是由习属下(国家安全委员会等等习系最高层人马)寻找合适人选。郭文贵属于国安部高级王牌特工,又被王岐山查处,于是被他们选作调查王岐山的合适人选之一。
   
   随着19大来临,习急于剥夺王岐山权力。这个工作,直接由国内来做,19大以前,肯定是做不好的。于是,由习系情报机构制定了一个先由海外爆料,搞丢车保帅,倒王保习保中共的特大阴谋,借助这个阴谋,解决王岐山问题。其曝料主角,就由郭文贵担任。由于郭文贵被王岐山追查处理,也急需解决自己的问题,当然非常地积极配合和参与这个阴谋。
   
   为了实行这个阴谋,又不暴露和牵涉习近平。就必须把郭文贵打扮成属于被迫爆料的反政府反抗势力的样子。一是这样做,容易取得国内国际的信任。中共信誉差,大家不相信。但打扮成反政府反抗势力,大家就相信。另外还有后面说要到的诸多好处。这就是:
   
   二、可以借助民运和反对派势力,来支持这次曝料。
   
   三、可以把郭文贵打扮成反对派领袖,给中国民主运动强加一个中共现行高级特务作领袖,便于控制中国民主运动。
   
   四、可以借机进一步搞乱中国民主运动,大力攻击,污蔑,贬低和围歼中国民主运动,把中国民主运动进一步边缘化。
   
   五、可以轻易欺骗头脑比较简单的一般民众。
   
   六、可以乘机组建和壮大习系特线力量、特线队伍。
   
   七、有时,还可以故意采用拖延战术,以及用“给我三年时间”等等办法,来拖过中共现在的困难时期,延长和维护中共统治。
   
   越来越多的事实,已经证明、或者将会证明,我上面的那些推测是正确的。
   
   有网友说:支持文贵先生,就是支持民主事业。
   
   我不同意这个意见。在我看来,郭曝料,事实上是习系第二渠道曝料。郭胜就是习胜。难道你们赞同郭的意见,包括习是千年明君,不能反工,不能反习,民主见他妈的鬼去,等等等等这些意见?并且赞同他不断攻击污蔑别人反工反习?
   
   至于郭媒体,按逻辑,很可能受郭后台习系国安会及其老领导控制,我还是要再次提醒大家提高警惕。
(2018/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