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美貿易新策逼中共改弦更張]
謝田文集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貿易新策逼中共改弦更張

   美貿易新策逼中共改弦更張

   商管智慧(第559期 20171130)AddThis Sharing ButtonsShare to FacebookShare to LINEShare to TwitterShare to WeChatShare to Copy LinkShare to 電子郵件

   美國對華貿易的全新策略,勢必給中共以極大壓力,迫使中共改弦更張、放棄共產統治。圖中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參與2017年APEC會議。(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總統川普訪問中國歸來,手持近3000億美元的訂單,收獲似乎蠻大的。而且,中方還同意擴大外資在金融行業的准入,這是前幾屆美國政府一直在追求、但一直沒能實現的目標。在中方看來,美國似乎又一次被「搞定了」,美國官員對此應該歡呼雀躍才對。

   但讓中共跌破了眼鏡、始料不及的是,這些可能讓克林頓或奧巴馬欣喜若狂的「盛宴」,對川普來說只是小菜一碟,川普胃口太大,大的超出中共的想像。美國對中共的示好沒什麼感覺,反應冷淡,並且認定中共行動太慢、力度太小。美國要求的是一個完全公平和互惠的市場准入,不是千億美元檔次的交易,而是萬億美元級別上的。

   目前,美國政府的貿易代表辦公室正在權衡利弊,預計今年底或明年初做決定,直接展開針對中共的貿易執法。幾項主要措施包括:以國家安全名義禁止鋼鐵和鋁材進口;保護國內生產商,遏制廉價商品進口,尤其是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按《1974年貿易法》宣布對中國啟動301,調查中共通過不正當手段迫使美國公司以知識產權換取中國市場准入的不公平貿易行為。《華爾街日報》對此的解讀是,「美國開始大膽博弈,兩國關係的未來可能坎坷不平。」

   美國鷹派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是川普在對華貿易強硬回應的幕後推手。萊特希澤在川普這次亞洲之行中,隨行左右,擔任首席經濟顧問。萊特希澤在對華貿易上一直秉持強硬態度,他在公開演講中劍指中共,指出中國經濟模式對世界貿易體系構成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克林頓和奧巴馬對中共縮手縮腳,不敢直接面對,被中共玩弄於股掌之中,是囿於自己的政治立場和政治理念,因為民主黨人受社會主義思潮的影響,不敢面對共產主義的中共政權。川普沒有這個包袱,反而,川普堅決反擊共產主義的立場,給了他以道德上的制高點和道義上的勇氣,讓他在面對邪惡的共產政權時毫無畏懼。川普對古巴共產政權的態度,對北韓共產政權的態度,和對中共政權的態度,一脈相承。

   萊特希澤今年70歲,與川普相仿,他曾是里根總統的貿易副代表,是美國貿易政策制定中的重要人物。里根時期,美國通過配額和懲罰性關稅,成功的減少了日本的巨額貿易順差,遏制了日本產品的大肆湧入。後來,日本企業不得不通過直接投資美國、在美國生產的方式,確保自己可以繼續攻占美國市場。如今,日本知名企業如豐田、本田等,在美國銷售的汽車都是在美國土地上生產和裝配的。

   在作為美國貿易副代表期間,萊特希澤代表美國談判了二十多個雙邊國際貿易協定,涵蓋鋼鐵、汽車和農產品。川普提名萊特希澤擔任美國貿易代表,參議院在通過他的聽證會上,還通過了對他的一項豁免。並且,就任僅僅三天之後,他就向國會提出了重啟談判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計畫。

   萊特希澤可能是讓中共非常頭疼的談判對手,因為他自己說過,他的談判風格和許多美國人不同,「我是那種在談判中非常友好和善的人,不會有戲劇性的大起大落。但是,談判中能夠說服人的藝術在於,知道你的槓桿在哪裡。」「我們跟中共的貿易逆差本身就是一個重大危機。」顯然,萊特希澤和川普都知道,中美貿易的槓桿在美國一方,中共是受不了的,雖然貿易戰雙方都會受損,但中共的損失更大。

   川普新美國政策的核心,是讓美國再度偉大、強大,而阻擋美國再度強大的因素,是軍事力量、經濟實力和政治影響力的削弱。當今國際社會勝者為王、敗則為寇,國際政治的實力和影響力,主要是通過軍事和經濟手段實現的。對美國來說,軍事科技領先毋庸置疑,它甚至領先其他國家好幾代。但軍事技術落實到裝備上,在民主國家,首當其衝的就是預算。美國國會已經給川普打開了綠燈,2018年度國防預算甚至給的比川普要的還多,川普要70架F-35戰機,國會給90架;川普要14架F/A-18超級大黃蜂噴氣式戰鬥機,國會給24架,總數達7000億美元。

   要實現美國軍事上的強大,需要美國經濟的強盛,而實現美國經濟強盛,必須讓製造業回流,讓出口強勁增長,讓貿易逆差迅速消失,而實現這三項經濟和貿易策略的最大障礙,就是中共的不公平對美貿易和市場保護、市場補貼,及市場扭曲。美國對華貿易的這些全新策略,準確的擊中了中共的軟肋,直接襲擊了中共的錢囊,並直接會導致中共的覆亡。習近平新政權面臨的挑戰,就是如何應對美國經濟和貿易的新挑戰。

   平心而論,美國政府和人民沒有對不起中國,沒有對不起中國人民,因為美國對華貿易的新策略,對中國百姓很有好處,會帶來優質、低價的美國產品和服務。但這些新政策對中共政權的核心,中共的利益集團,對掌控了中國經濟的紅二代、紅三代來說,是致命的,是會危及他們的財富和權益的。

   如果審視習近平19大政治報告中的經濟部分,人們不難發現,在中共一貫的空洞口號和宣傳之外,報告其實透露了中共政權的軟肋。中共說經濟發展要「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正好透露了中國經濟質量低、效率低、和缺乏動力的現狀。中共說要堅持「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正好說明中國產能、庫存大量過剩,槓桿過高、債務沉重,創新能力差的局面。中共說要努力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發展」,也正好說明中國經濟缺乏持續發展的動力,社會的不公,已使國家發展難以為繼。

   此時此刻,川普新貿易策略橫空出世,不啻是對中南海當頭一棒。只要中共繼續抱有幻想,不解除利益集團在中國經濟中特殊、壟斷和腐敗性的特權地位,不解除中共對中國經濟的持續淘空和掠奪,當美國貿易大棒如301條款落下時,脆弱的中國經濟一定不堪一擊。紅朝呢,可以未雨綢繆、改弦更張,熬過這一難;也可以繼續強撐,但越來越支撐無力,直到轟然倒塌的一霎那。◇

(2018/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