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下)]
謝田文集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下)

   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下)

   

   電視劇《瑯琊榜》展示了複雜的權術,也隱含了喻世箴言。圖為《瑯琊榜》的劇照。(網路圖片)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琅琊榜》揭示了中國人的社會中,權力鬥爭的血腥和殘酷,也揭示了結黨營私和黨爭的危害。可惜的是,中國(大陸)人直到今天,還沒有完整走出權力轉移和政權更迭的怪圈。皇權社會、君命神授的體制被打破後,在世上絕大多數國家都實現了和平、公平和有序的權力轉移及政權更迭之際,中國十幾億民眾,仍然由於上層權力更迭的不確定性,受到諸多困擾。中共剛過去的19大,上層殺得你死我活,咎由自取;但害得普通民眾在逛街、開窗、買菜刀等方面都失去便利,便令人唏噓不已。

   《琅琊榜》對權術的揭露,往好裡說,在告誡世人不要參與政爭,不要攪政治的渾水;但往壞裡說,它也毀壞了「政治」這個本來不是什麼壞的名詞的真正內涵。「政治」的真正涵義,按中山先生的說法,就是眾人之事,服務大眾的工具。在正常國家,雖然「政治」(Politics)和「政客」(Politician)等已經失去了正面的內涵,但優秀的「政治家」(Statesman)仍然能給人以希望,對社會起到正面、積極的作用。中共邪惡、自私、殘暴的極權政治,泯滅了政治正的內涵,只剩下其駭人的一面。人們因為害怕而遠離政治,也因為政治的陰暗對涉及任何「眾人之事」的社會事務敬而遠之。更糟的是,有良知的人因為恐懼,在目睹權鬥黑暗之後,會覺得就讓中共放手去做吧,也不需要反對暴政了。

   《琅琊榜》中用「冰續草」治療火寒毒症,頗有深意。這是個治療絕症的方法,但代價高昂。對正人君子如琅琊閣的梅長蘇、少閣主藺晨來說,是不能用的法子。對參悟修佛、修道之人,用十個人的命和氣血,去換一個人的生命,是萬萬不能做的。當然,「冰續草」和「火寒毒」可能是虛構的,但關注中國現實的人,不免由此浮想聯翩;知道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會聯想到,中共恰恰就是這樣做的!紅朝高官及其子女,包括最近披露的案例,他們為延長自己的生命,換器官甚至多次換,用了許多人鮮活的生命,來換得自己的一條命。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慄。

   縱觀《琅琊榜》全劇,就是一個朝廷製造冤案、民間發掘冤案、呼籲平反冤案的過程;是一個許許多多的人,從皇家到平民,紛紛的、積極的尋找真相、發掘真相的過程;也是惡皇、惡官、惡人掩蓋真相、磨滅真相的過程。赤焰軍和滑國的冤案,是冷酷的天子的心事和心病,他絕對不能予以平反、不允許翻案。皇帝最重視的,是其地位和聲名。劇中借用靖王和梅長蘇為赤焰軍翻案。映射中國的現實,民間社會希望將中共歷年所犯下的罪惡都一一昭雪、翻案的用心,昭然若揭。

   中共製造的最大冤案,當屬迫害法輪功和鎮壓六四,這也是全中國人民念茲在茲的心願,是中共揮之不去的心病。滑國者,「華國」也,這顯然在暗指中華之國。《瑯琊榜》強調,絕不能等到老皇帝死去(共產黨垮臺)之後再翻案,而必須在老皇帝還活著(共產黨垮臺之前)就翻案,才有實質意義,才算真正的平冤昭雪!此話說的真是不錯。看來,許多人都在催促習近平動手啊!

   電視劇《瑯琊榜》與《那年花開》,有個對應關係。一個在個人、家族層面,一個在朝廷、國家層面。國人歷來都把「國」和「家」聯繫起來。國家國家,沒有國,就沒有家;既要齊家治國,也要保家衛國。近年大陸古裝劇的一個中心話題,劇情的中心,都是以仇恨、報復、奪權、謀殺為主要目的;為一個死去的人復仇,就不介意殺掉許多人;為一個團體自己的目的,就不惜殺掉更多的人;為朝廷或王位,更不惜殺掉帝王之下所有的人!過程中所用的陰謀、詭計,一個比一個惡,一個比一個鬼,一個比一個奸,一個比一個不擇手段。

   老皇帝為了自己的「江山社稷」,不惜殺一個個只要他覺得值得懷疑的人,這與中共何其相像?中共只是因為首腦江澤民懷疑法輪功要「威脅」政權,就大開殺戒,血腥鎮壓了十八年。《瑯琊榜》中,皇貴妃最後對老皇帝義正詞嚴:「處心積慮的謀求,就是求真相!你雖然是皇帝、天子,也改變不了天下人的定論,後世的評說!」「若無百姓,何來天子?若無社稷,何來主君?天下,乃是天下人的天下!」這不啻是對共產黨的棒喝和通牒,是平反六四、平反共產黨罪惡的陳情書。

   大梁朝的「懸鏡司」,或取自「明鏡高懸」,是《瑯琊榜》中虛構的衙門,主要負責查辦隱密案件,對皇帝一個人負責。這算個什麼機構呢?似乎相當於明朝的東廠、西廠,清朝的粘杆處,和中共的中紀委。大梁皇帝蕭選,可以啟用懸鏡司首尊夏江;中共首腦,也可以啟用王岐山;但東廠、西廠、粘杆處,都世代為人詬病,中紀委也似乎要被國家監察委取代。可見,沒有制度上的徹底改變,非常機構的效用,終究有限。

   奄奄一息的大梁老皇帝預言,「無論景琰(逼宮的太子)現在怎麼樣,一旦他坐在這把龍椅上,他也會變的。」是啊,中國人都知道,中共坐在中南海,也變了,早就變了。電視劇分明是在提醒中國人民,不要相信領導人的承諾,不要相信共產黨的承諾,必須用制度來制約權力,必須把權力困在籠子裡,才會有社會真正的公平。

   大梁內部權鬥惡化,導致外患大舉降臨,邊境八方告急。不修德的結果,自然是內憂外患不止。中國由於中共內部的權鬥,也導致在國際社會上備受蔑視,四面樹敵。大梁老皇帝最後被迫下旨,重開審判,重審自己以前的誤判、罪惡。老皇帝不得已的下臺謝罪,是給中南海的暗示,應該審判共產黨的罪惡,拋棄舊日的包袱,換取自己和尚有良知的共產黨員們,一個平和的未來。 ◇

(2018/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