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王先强著作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歷歷在目》37.學醫與養生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歷歷在目》39.賀局長
·《歷歷在目》40.何處拾回青春
·《天堂夢醒》一、初抵乍到
·《天堂夢醒》二、新的生活
·《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天堂夢醒》四、助人為懷
·《天堂夢醒》五、恭喜發財
·《天堂夢醒》六、這般現實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天堂夢醒》九、身心疲累
·《天堂夢醒》十、賢慧妻子
·《天堂夢醒》十一、風雲突變
·《天堂夢醒》十二、悲歡離合
·《天堂夢醒》十三、下場可悲
·《天堂夢醒》十四、自由何物
·《天堂夢醒》十五、夢無了時
·《香港雜事》1.住
·《香港雜事》2.假結婚
·《香港雜事》3.吃
·《香港雜事》4.看病
·《香港雜事》5.馬照跑
·《香港雜事》6.貪
·《香港雜事》7.錢之煩
·《香港杂事》8. 八九民运
·《香港雜事》9.黃雀行動
·《香港雜事》10.反共基地
·《香港雜事》11.這種變異
·《香港雜事》12.娼的辛酸
·《香港雜事》13.林鄭媽媽
·《香港雜事》14.外部勢力
·《香港雜事》15.記你老母
·《香港雜事》16.林鄭媽媽的歉你老母
·《香港雜事》17.拼了生命反送中
·《香港雜事》18.連登仔的創新和功績﹝上﹞
·《香港雜事》19.連登仔的創新和功績﹝下﹞
·《香港雜事》20.遍地開花和前僕後繼
·《香港雜事》21.「鴨」
·《香港雜事》22.獨一無二的企業家
·《香港雜事》23.木屋純情
·《香港雜事》24.清潔工陳姐
·《香港雜事》25.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上﹞
·《香港雜事》26.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下﹞
·《香港雜事》27.香港的狗
·《香港雜事》28.九七回歸
·《香港雜事》29.要賺內地的錢
·《香港雜事》30.這裏也有殘殺
·《香港雜事》31.這裏的自殺更多
·《香港雜事》32.反對23條立法
·《香港雜事》33.街市裏的趣味
·《香港雜事》34.喊打喊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在同学们之中,也有不成文的分类:进步份子和落后份子。出身好的,争取入团或入了团的,便都是进步份子;出身不好的,入不了团的,自然便是落后份子了。这种分类与阶级斗争的分类,息息相关。
   我出身地主,母是劳改犯,毫无疑义是属于落后份子之列;我也从来安份守己,对进步不抱奢望。
   想不到的是,有人居然看好我,想改造我,把我变得进步起来。那是班上的女同学、团员、且是团支委员庞道花;她在团里提出培养我入团,因此还有信件发到我家乡,调查了我的家庭状况。
   龎道花不嫌弃我身份低微,还希望我入团,对我可是情至义尽了;她对我抱有某种的殷盼。因此,无论如何,我感激她。坦白说,如撇开政治因素不谈,情窦初开的我,也是有点仰慕她的。


   我与庞道花有了进一步的、又是隐秘的交流;这种交流除了日常有机会时就多说一、两句之外,更多的是眉目的交流,在特时特地,你望我一眼,我望你一眼,互相心领神会。我们有几次悄悄的、偷偷的单独见面。有一次,她低着头、含蓄的对我说:「我愿意把我的一切奉献给你。」我第一次听到一个少女的、如此温柔绵绵的语言,受宠若惊。又有一次,她似乎在犹豫之后,果决地、轻轻地牵起我的手,历时十多分钟。我第一次接触到一个少女的、主动伸过来的手,像触电般的,麻震了,但却又真实地感觉到那手的柔软、温热,心也立即热了;在那一霎时,我真想搂抱她一下,但终是不敢动,没有作为。假期时日,我们倒是通信频密,在书信上谈了一些肤浅的感情之事。
   我与龎道花之间的牵扯,算是一种少男少女之间的、朦朦胧胧的初欢吧!
   庞道花期盼我入团,只是她的一厢情愿,最终当然是吹了;没有人与我谈过入团之事,我也从未去要求入团,我仍是我,我安份守己。
   初中毕业后,各考了不同的学校,庞道花离开了我,我们的交往也就结束了。不太久,她嫁了。她的丈夫居然是我的小学同学──他比我大好多岁,小学未毕业就参革命,是县公安局的党员干部。
   团员嫁给党员,这是门当户对,是当时的正统、正道。要是贫下中农、团员、党员等,对上地、富、反、坏、右,对上落后份子等,那就是异端,不可思议了。因此,我想到我与庞道花之间,虽说因她不顾我身份卑贱而成,而交往,却同时也已注定了她会因我身份卑贱而败,而结束;结束是必然,把人分门别类的社会就是这样!我看通透这个道理,充份理解庞道花;我衷心祝福她找到了一个好归宿!
   然而,不管怎样,对那段最初的、朦胧的、不顾一切人为罅隙的男女感情,我仍觉得是可贵的,值得珍惜的;我对庞道花勇于与我交往的感激,永留在我心间,随着光阴流失,便是越加怀思。二十多年后,我的环境有所改变,处于另处文明、繁华城市,恰遇从故乡来的早年同学,便买了一只金戒子,托他带回去送给庞道花,以作纪念。此后,庞道花也主动的、不时的在电话上与我联络,互道平安。她大概也并不忘我!
   又过二十年,我回去,有机会探访庞道花。在旅馆的房间里,我与她见面,互相拥抱。我本想亲吻一下她的额头,但是,她已经放开手,离身了,我未了心愿。这一个拥抱,历时不到十秒,却震撼心灵。四十多年前,我就想搂抱一下她的;但目前这个拥抱,又已经不是当年所想的那种搂抱了。
   我们交谈,或许是感触都错综复杂,竟然谁也不提旧事,最后是出去吃一餐饭。在饭桌上,庞道花问我缺不缺钱花;她表示可以赠与我一笔钱。我知道,她的独子在银行工作;他们有几层楼,有私家车,应该很有钱。我想笑问钱从何处来?但我终究没开口。她显然是有心关照我;我感谢她,诚挚的说,不要你的钱,你留着花,你过得好就好!随后又是各散东西。
   又过了几年,不幸地,我得到庞道花独子患上肝癌的消息;再过些日子,我连庞道花都联络不上了──她的电话号码变成空号。我很为她揪心。
   一次短暂的牵手,一个忽促的拥抱,中间相距竟是四十多年;还有下一回吗?应该是没有了。这牵手,这拥抱,历尽沧桑,当中是甚样意味?我说不清楚,想来庞道花也说不清楚,或许,这是特定环境下的、一段别具意思的人之情;这种情,以情理论之,也难得、珍贵!
   这情纠纒在时局之中,却又有真情,有苦情,有悲情,缤纷杂陈,百般滋味,叫人细品慢尝不胜唏嘘!
(2018/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