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麻原彰晃四女: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文学博
·郭文贵骗贷5.88亿
·揭秘郭文贵的四次逃亡路
·郭文贵三哥被杀之谜
·三千华人纽约抗议郭文贵
·纽约上千人抗议强奸犯郭文贵(1027视频)
·纽约华人大规模抗议郭文贵(1)
·千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6)
·上千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2)
·上千华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1)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1天(1030视频)
·邪教是怎样破坏家庭的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98天
·“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美国华人社团持续抗议郭文贵达100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3天(1111视频)
·郭文贵离孤家寡人会越走越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8天(1116视频)
·郭文贵机关算尽,已经失去了人与人之间的最基本信任
·郭文贵离孤家寡人会越走越近
·郭跳梁小丑,原形毕露
·郭文贵这粒老鼠屎
·郭文贵你能做的,真的也就只能是这样了。
·郭文贵的六大罪状
·郭文贵指使他人销毁会计资料 非法拘禁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2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7天(1125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5天(1203视频)
·“法轮功”骚扰电话让人好心烦!
·“法轮功”满世界扰民犯众怒(图)
·“全能神”真能治病?
·看看这些邪教头目的下场(图)
·从佛学正信看“心灵法门”的邪心与痴心
·邪教控制成员的手段——信息封锁
·杜特尔特儿子辞任家乡副市长 达沃市连遭天灾人祸
·法轮功神韵演出在美国北卡州遭冷遇
·“神韵演出”遭遇NO!NO!NO!
·希腊雅典音乐厅拒绝“法轮功”“神韵演出”
·希腊雅典音乐厅拒绝“法轮功”“神韵演出”
·“神韵晚会”在韩国大邱惨淡落幕
·“神韵晚会”遭台湾民众呛声
·摩尔多瓦政府禁止“神韵演出”
·具“法轮功”背景的杀女腌尸案主犯被判22年
·“神韵演出”无关传统实则洗脑
·“法轮功”替猪代言为哪般?
·认清“神韵晚会”的真面目
·陈星桥:略论宗教界在防范邪教工作中的地位与作用
·潘兴旺牧师:积极发挥基督教在反邪教中的作用
·宗教界要担当社会责任发挥积极作用
·岳清华:基督教深受异端邪教之害
·杀女腌尸的“法轮功”罪行罄竹难书
·海外华人警惕啊!披着文艺外衣的邪教毒流正在污染着海外的文化市场
·开封苹果园小学纪念“法轮功”集体自焚受害者
·邪教法轮功李洪志所说圆满的背后,法轮功人员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
·王进东女儿:李洪志是自焚事件的主谋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76天(0123视频)
·李洪志邪说经文,教唆放弃生命
·有识之士是怎样揭穿“神韵演出”丑陋面目的。
·神韵在纽约遭抵制,神韵是借传统文化之名而进行反华宣传的政治工具
·神韵在美国遭抵制,美国人民已经渐渐看清神韵的真面目
·李洪志邪说经文,教唆放弃生命
·谎言就是谎言极力掩盖的背后一定有一个不争的事实
·法轮功神韵演出的套路
·从自焚事件可以看出法轮功是邪教无疑
·123事件的铁证,“主佛”是多么的狠毒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郭文贵进入第179天(0126视频)
·“心灵法门”邪教在香港非法敛财被举报
·“心灵法门”邪教在香港非法敛财被举报
·华裔男子创办“心灵法门”年敛财数亿
·“神韵晚会”的“法轮功”背景引关注
·“神韵演出”为何不受欢迎
·浅析“法轮功”“神传文化”的邪教本质
·“法轮功”在美国的宣传真管用吗?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注定走不了多远
·“神韵”自始至终是骗局
·“法轮功”为何全力搞“神韵演出”
·“神韵”香港夭折并非偶然
·扒一扒“神韵”的囧事
·神韵演出利用虚假广告掩盖邪教宣传,想看中国文化的人小心上当
·神韵演出利用虚假广告掩盖邪教宣传,想看中国文化的人小心上当(转)
·这场晚会不过是想说所谓的“法轮功”好,中国政府不好(转)
·太难看了,空洞,说教,洗脑,你知道是什么演出吗?(转)
·剽窃和“戏不够,神仙凑”是神韵晚会的两大法宝(转)
·神韵在美国演出很多年了,今天才知道原来和法轮功有联系(转)
·包容是抚慰邪教受害者心灵的良方
·为邪教受害者的反戈一击点赞
·“法轮功”在新西兰占道扰民引发的思考
·旗帜鲜明地支持反邪教人士
·揭露“法轮功”点赞!
·揭秘邪教“天堂之门”
·记者卧底亲历“科学教”健康课程骗局
·澳洲作家:我在一个跨国邪教的经历
·澳媒:“摄理教”尤其看重美貌女性
·“上帝之子”前成员性侵儿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5天(0201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0天(206视频)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七:唐柏桥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六:刘刚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五:李洪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麻原彰晃四女: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核心提示:日本奥姆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的四女2017年11月21日在东京召开记者见面会,公开表示已向横滨家庭法院申请废除推定继承人身份。横滨家庭法院于上月31日认定了她的申请。四女表示“想和父母断绝关系”,“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原题目《麻原彰晃四女向法院请求废除推定继承人身份 并表示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日本奥姆真理教教祖松本智津夫(麻原彰晃)死刑犯(62岁)的四女(28岁),2017年11月21日在东京召开记者见面会,公开表示已向横滨家庭法院申请废除推定继承人身份(译者注:推定继承人是《日本民法典》中的一种特定称谓,是法定继承人的一种),横滨家庭法院于上月31日通过了她的申请。四女表示“想和父母断绝关系”。
     代理人泷本太郎律师表示,四女在2015年12月提交了该项申请。其奥姆真理教教祖的父亲松本死刑犯、原教团干部的母亲(59岁)都未提出异议,并且在原定今年8、9月进行的法庭审问中未曾露面。


     家庭法院因其父母犯有杀人等罪行,属于“明显不正当行为”,对四女的申请予以认可。根据四女的陈述,松本死刑犯对她的“虐待”,奥姆事件后被母亲逼迫继续信教,这些都得到了法院的重视,并被认定为“对她产生了重大不利”。
     见面会上,四女说“我从2006年离开家族,从此和奥姆信仰诀别。父母虽然有生育之恩,但是没有养育之恩。(死刑)是必须执行的”。
     今年5月,东京拘留所向家庭法院提交了关于松本死刑犯的报告,认为他“没有明显的精神障碍,运动和洗澡时都能随叫随到,但是会面被他言辞拒绝”。泷本律师评价说“松本死刑犯被认定为有能力履行家事手续的可能性较大”。
     关于推定继承人的废除
     被推定为继承人的家庭成员,如果遭到被继承人的虐待、严重侮辱等明显不正当行为,可以向家庭法院申请剥夺继承权。被继承人若有遗言要求废除,也可以由遗言执行人向家庭法院提交申请。根据最高法院的统计,去年日本全国申请废除的案件共有209起,家庭法院予以认可的50起,驳回的91起。
   
     松本死刑犯的四女(东京记者手塚耕一郎摄影)
    四女答记者问,“我想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现在也好过去也好,我都不认这个父亲。”
     四女:2006年1月我离开了家族,从此和奥姆信仰诀别,独自在社会上生存。
     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后,父母和信徒纷纷被捕,那时候我才5、6岁。我从2、3岁开始就被一个人关在没有窗户的仓库里,因为生下了弟弟,母亲说“这里已经没有你住的地方”。至于父亲,现在也好过去也好,我都不认这个父亲。在我出生时,他就已经是奥姆真理教的教祖,是“老大”了,我从未叫过他“父亲”,他从一开始就是尊师。
     他给我吃混有(瓷器)碎片的煎蛋,大冬天让我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室外站几个小时,好几次因父亲的命令差点死掉。
     父母被逮捕后,我在信徒的抚养下过着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生活。从8岁到10岁,我都24小时戴着头套,每天吃的只有鸡蛋粥,个子长不高,瘦得皮包骨头。
     看电视是被禁止的,屏幕上24小时播放着父亲的录像带。
     从7岁起我被要求泡热水澡,随着年龄的增长,水温和时间也逐渐增加。他们按着我不让我离开水池,直到我失去意识,如果我那时死掉也并不稀奇。现在回想起来,那16年简直不像活在现代的日本,每天都笼罩在因反抗而被杀死的恐惧中,如同在战场一样。
     我是教祖的孩子,成长环境还如此恶劣,其他信徒的孩子一定更艰苦吧。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任何一个孩子在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中成长。
     现今日本还没有和父母断绝关系的制度,在现行法律可以操作的范围内,仍留有许多问题。比如在户籍关系上还是一家人,也登记着父母的名字。我希望有制度能允许在严重情况下,和父母彻底断绝关系。
     对父亲犯下的一连串奥姆事件的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我常感到十分愧疚。我希望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能够真诚地道歉和赔偿,并且早日解散以消除社会的不安。
   
     记者见面会上的四女(2017年11月21日 手塚耕一郎 摄)
     “想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情”
     ——申请被通过有什么感想?
     四女:我的内心一直有种看不见的束缚,或者说是障碍,这次审判让它们消失了。
     ——当初申请时是怎样的心情?
     四女:我也不想用这种方式行使自己的权利,但是权利是相互的。我也曾苦恼,但是为了自己能够生存,这个决定是必须的。
     ——现在对父母是怎样的感情?
     四女:我感激他们生了我,但是他们毫无养育之恩。他们不是称职的父母,在我心里完全没有父母的样子。对于死刑的执行,我倒不是盼着父亲被执行死刑,但他实在罪大恶极,除了执行死刑外没有别的方法来追究他的责任,所以我认为他应该被执行死刑。
     ——你希望和父母构建怎样的亲子关系?
     四女:在我14岁的时候父亲就被判了死刑,对于构建亲子关系,我从未抱希望,想都没想过。母亲在我很小时就放弃了对我的照顾,尽管她经常说很过分的话,但我仍然希望她出狱后,能像普通的母亲那样对待我。她被逮捕后,对她的记忆多少得到了美化,我以为她在出狱后会变得和从前大不一样。但是母亲出狱后不仅没有离婚,还继续带我在教团中生活。如果她能改变,或许我会认这个母亲。
     ——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想法?
     四女:过去承蒙了很多人的照顾,我也想为社会做出贡献,想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情。
     ——过去和现在有哪些改变?
     四女:改变的地方很多,虽然说不清楚,但就是一种习惯吧。在奥姆真理教的生活和平常社会是完全不一样的,即使解除了洗脑,有些习惯也很难改变。比如说,过去从未看过电视,一下子让它进入生活,都不知道该如何操作;想去美容院,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16岁第一次去美容院时,想做简单的项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新闻截图“父亲罪大恶极,除了执行死刑外没有别的方法来追究他的责任。”
     “决不要相信奥姆后继团体的话”
     ——对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有什么想说的?
     四女:比起父母,我和照顾我的信徒相处时间更长,被他狠狠地洗脑。比如他总是说“孩子你没有接触过社会,是无法在社会上生存的”等等,从不让我离开他的视线。让我24小时听(奥姆真理教)的歌曲和教义录音,导致后来即便我离开了教团,脑海里也经常出现那些东西的幻听,一直到22、23岁左右才消失。
     ——为什么不能解除洗脑?
     四女:即使离开了教团,也总觉得自己无法堂堂正正地做人,无法挺起胸膛说,我就是我。从小就遭到洗脑,被告知那是唯一真实的、正确的东西,尽管如此,却总是无法堂堂正正地说出口。后来,我便不想成为和他们一样满口谎言的人。
     ——对那些不了解奥姆事件的年轻信徒有什么想说的?
     四女:随着时间的流逝,事件一定会渐渐被人淡忘。奥姆真理教从事件发生之前就编造了诸多谎言,现在人们即便抱有疑问,他们也会拿“这是过去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同了”来进行劝诱。他们满口谎言的本质,用性和暴力支配人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决不要相信奥姆教后继团体的话,要自己去调查和判断。
     ——对你的父母想说什么?
     四女:我想对母亲说,请让弟弟普通地成长,不要断送他的人生。我想对父亲说,尽管在法庭上事件已经很清楚,但是背后的动机并不明朗。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做这件事的,是心血来潮,还是打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对那些支持你的人想说什么?
     四女:我曾因精神不稳定想要自杀,朋友告诉我“事件和你并没有关系,如果你想补偿,也请你务必活着”。正因为有他们,我才摆脱了洗脑,后来他们还一直给我帮助。
     ——今后还想和奥姆扯上关系吗?还是完全断绝关系?
     四女:今后我想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2018/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