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羞辱我就像猫折磨老鼠]
shenmecaishiminzhu
·川普彈劾調查 民主黨跨大步 黨領袖反對:易造成分裂
·特朗普要被弹劾?首场弹劾听证会将于9月17日举行
·美民主党候选人辩论:需要解决中国问题
· 德国总统公开赞扬斯诺登“应受到尊敬”
·德国民众视斯诺登为英雄
·斯诺登之父反对其子接受德国政治避难
·联合国工作组裁定:阿桑奇被强制拘禁
·俄外交部:瑞典和英国应倾听联合国工作组对阿桑奇案的意见
·联合国下属机构批评剥夺阿桑奇人身自由非法
·若英国瑞典执行联合国决议 阿桑奇案将在2016年解决
· 厄瓜多尔总统:阿桑奇最终应离开厄国驻伦敦大使馆
· 欧洲国家元首列队访华 知情人士曝惊人内幕
· 欧洲人权被指处于冷战以来最糟糕时期
· 欧盟领袖同意就欧盟未来政策进行检讨
· 中情局公开50份解密文件 虐囚细节触目惊心
· 美国中情局“黑狱”曝光 酷刑令人发指
· 斯诺登在新书中解释泄密原因:媒体是美国政府第四权力
· 要离开俄罗斯?斯诺登:希望马克龙提供庇护
· 俄罗斯待够了?斯诺登:希望德国、法国能提供政治庇护
· 斯诺登希望法国政府提供庇护
· 流亡俄羅斯6年 史諾登出書盼獲法國庇護
· 美司法部起訴史諾登 稱其新書違反保密協議
· 人权观察:法国不该再对中国人权继续可耻地沉默下去
· 祝贺马克龙先生夺得法国大选总统职务
· 提请法国总统马克龙注意保护斯诺登不得有误
· 葫芦:特朗普为维吾尔人发声 中国拘捕联邦快递飞行员
· 巴黎地铁工会号召无限期罢工
·普京是魔需驱逐?西伯利亚萨满巫师被送精神病院
·中国判他无期徒刑维吾尔学者获沙卡洛夫奖提名
·国际特赦:港警以报复性武力和酷刑对付示威者
·黄背心第45场 巴黎两处森林首次禁止游行
·因示威多并防黄背心 花都多个地点谢绝参观
·新疆穆斯林被判刑消息曝光 公安进村抓人追查泄密者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获友谊勋章 侯芷明批北京混淆利益与友谊
·法国再次拒绝给予斯诺登政治避难
·纪念曼德拉 在罗本岛种下101棵树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去世
·联合国秘书长反驳人权组织对其新疆立场的批评
·五家人权组织呼吁联合国秘书长就新疆问题谴责中国
·美官员:美国压力在香港问题上奏效
· 提请法国总统马克龙注意保护斯诺登不得有误,否则你将会成为一名小丑发生
·穆勒促众院提供证词 川普顾问史东恐遭起诉
·下台救伊凡卡 他爆川普可能辞职因为
·川普推文:基金會遭解散為司法雙重標準
·涉利用职权令家族生意获益 美众议院调查运输部长赵小兰
· 涉“推翻川普未遂”美前FBI局长或被诉
· 為了這件事!前司法部長霍爾德:川普下台恐被起訴
· 法国再次拒绝给予斯诺登政治避难
·这是恐怖分子总统马克龙遭到历史报应的开始
·请先把你们各自的屁股擦干净发生还我人权再说!
·美国军人意见调查:中国是安全威胁头号国家
·美国务卿:一个中国政策是美国两党的共同立场
·美国参院批准废医改第一步 川普恭喜
·利益交换 川普家族已经被北京搞定了?
·美防长人选:美多届政府长期持一中政策
·川普首认 普京应为攻击美国大选负责
· 特朗普正式就职,宣告“讲空话的时代”结束
· 美国退出联合国!川普前顾问在国会提案
·道德监督组织发声明:川普十分可疑
· 美国法律界人士欲起诉特朗普,称其违宪
· 华盛顿道德观察组织起诉川普违宪
·川普就职当日 奥巴马暗中给巴勒斯坦2亿美元
·川普真的要“拼”了?一定比奥巴马更累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序言部分(2)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序言部分(3)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序言部分(4)
·川普执政第一周将签一系列政推行新政策
·晤国会领袖 川普又扯非法移民投票
· 美参院民主党领袖促川普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 美16州司法部长誓言“让特朗普屈服于美国宪法”
· 特朗普的谎言将危及美国信誉
· 川普上任仅8天 反对率超过50%
·川普批法官 戈萨奇也感到“泄气、沮丧”
·美国会民主党人要求彻查川普团队与俄关系
·美参院决裂:民主党以缺席阻挡任命被骂
·抗議川普七國禁令 紐約數百名穆斯林關店禱告
·特战司令:政府乱得难以置信
·川普一鸣惊人:911是美国制造的大骗局
·美媒:川普上任33天 平均每天撒谎4次
·川普炮口转欧洲 第一弹瞄准默克尔真够胆
·民主党将向川普发起全面战争?
·川普推文搞砸美事 遭呛“将是你的噩梦”
·特朗普总统最终完全彻底暴露了自己的圆形发生向危险发展方向迈出了步伐
·独立检察官穆勒先生, 我给你提供犯罪证据
·美国防部原副部长悔称当年太好骗:不该扶持中国
·美学者: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一开始就设定错误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我为什么访华
·美智库:中国间谍组织庞大,西方会遭凌迟处死
·纽时:一个拥护特朗普的美国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 特朗普的胜利 是共和党和美国的灾难
·宣誓就职前 川普恐要先上法庭
· 预测特朗普胜利教授再次预测:特朗普将被弹劾
· “态度惊人逆转” 川普同意巨资和解川普大学欺诈案
· 美国撕裂:川普当选,加州人宣称要脱离美国
· 环球时报:如果破坏一中原则 不惜与美断交
·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带来震惊和转折
· 联合国安理会罕见通过谴责以色列决议 美国弃权
· 美众院共和党人撤回限制道德办公室权限计划
· 美国军人意见调查:中国是安全威胁头号国家
· 他就是中共当局代理人曾参与策划发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其中一
· 写给美国人民的第三份公开信(中篇)序言部分(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羞辱我就像猫折磨老鼠


   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羞辱我就像猫折磨老鼠
   大中小 2015-12-29 23:54:09
   多维历史 http://history.dwnews.com/news/2015-12-29/59706974.html
   

   戈尔巴乔夫在2001年接受采访时说:“猫是如何收拾被逮住的老鼠的:老鼠已经流血了,猫还在不断折磨它,却又不想马上把它吃掉,只是想羞辱它。叶利钦就是这样对待我的。”本文摘自《苏联的最后一年》,作者罗伊•麦德维杰夫,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
   
   1991年8月23日,戈尔巴乔夫从克里米亚岛监禁归来几天后,面对俄罗斯议会,受到议会和总统叶利钦彻头彻尾的斥责
   1991年8月22日午夜2点,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及 其随行人员的专机降落在莫斯科伏努科沃2号机场,警卫人员尽力推挡着包围在总统身边的人们。而就在戈尔巴乔夫在机场回答记者提问的同时,按照俄联邦检察院 签署的命令,刚从克里木返回莫斯科的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和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被逮捕了。同一天被捕的还有巴甫洛夫、亚纳耶夫、斯塔罗杜布采夫和瓦连尼科 夫,巴克拉诺夫、舍宁和博尔金也于晚些时候被关入铁窗,几天后,卢基扬诺夫也锒铛入狱。
   戈尔巴乔夫在机场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似乎回到了另外 一个国家。”但是,他当时并没有深刻地体会到,在短短几天里,莫斯科、俄罗斯甚至整个苏联已经发生了剧变。莫斯科的实权已经掌握在俄联邦总统叶利钦的手 中,而他并不打算与其他人分享这份权力。被叶利钦“挽救”的苏联总统返回莫斯科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并博得了公众的同情,许多人认为戈尔巴乔夫 不仅遭受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侮辱,而且目前处境极其危险。人们在机场迎接戈尔巴乔夫时所表现出来的热情和敬意是真诚的,但没有持续多久。
   经过短暂休息之后,戈尔巴乔夫来到了克里姆林宫,迎接 他的有克里姆林宫的警备司令和警卫、戈尔巴乔夫的助手和顾问、办公室工作人员,以及部分苏联最高苏维埃的成员。当戈尔巴乔夫在第三次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上当 选为苏联总统的时候,他没有成立一个像叶利钦后来组建的总统办公厅那样的管理机构。1990-1991年期间,整个国家的事务实际上是通过部长会议、各部 委、苏共中央、克格勃,以及国防部等机构共同管理的。而“8月事件”之后,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的工作已陷于瘫痪状态,克格勃、总检察院、最高法院和其他权 力机关的工作也都陷入停滞状态,戈尔巴乔夫于是决定成立一个新的权力控制中心,而这理所当然地要从强力部门入手。根据苏联总统令,原总参谋长米哈伊尔•莫 伊谢耶夫大将被任命为国防部长,原克格勃第一总局(负责对外情报工作)局长列昂尼德•舍巴尔申中将被任命为克格勃主席。当时,因为苏联部长会议已经集体辞 职,所以戈尔巴乔夫考虑任命一位新总理,但是助手们建议他等到8月26日召开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时再做决定。因此,时任俄联邦部长会议主席的伊万•西拉耶 夫被任命为苏联临时代总理。
   从8月22日开始,红场上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 坐落于老广场的苏共中央委员会大楼和捷尔任斯基广场上的克格勃总部大楼前,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莫斯科人。而在“白宫”附近则举行了规模宏大的“胜利者”集 会,当时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人民代表正前往“白宫”参加紧急会议。当天的主角无疑是叶利钦,他的出现赢得了群众的热烈欢迎。苏联领导人当中 只有寥寥数人与会,其中包括“8•19”事件前曾任苏联总统顾问的雅科夫列夫,他后来宣布退出苏共。当天,戈尔巴乔夫并没有出现在“白宫”,他只是在电视 台的《时间》栏目中发表了一个简短声明,然后他主持了一个电视直播的大型新闻发布会,来自苏联、俄罗斯以及外国的记者参加了这场活动。
   这次新闻发布会由总统的新闻秘书伊格纳坚科主持,主题 是苏联总统在福罗斯三天的监禁生活,伊格纳坚科格外偏爱外国记者,所有人都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总统的新闻秘书没有给任何一家苏联和俄罗斯媒体提 问的机会,这些媒体在8月19日都曾被查封,8月22日被解禁,直到24日曾被“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查封的媒体才恢复发行报纸。戈尔巴乔夫当时并没有回 答所有的问题。“我不能将全部的事情说出来,”他沉默了片刻又补充说,“任何时候我都不能将全部的事情说出来。”戈尔巴乔夫重复了他不久前在机场上说的 话:他从福罗斯回来后的感觉像是回到了另外一个国家。戈尔巴乔夫又补充说,回到莫斯科之后他好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表示,他并不准备改变自己的信念, 他仍然是社会主义的坚定的拥护者。戈尔巴乔夫激烈地抨击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领导人,而对苏共采取的行动则尽力维护,他还对已经宣布脱离苏共的雅科 夫列夫表示不满。戈尔巴乔夫试图使与会者相信,他仍然控制着整个国家和莫斯科的局势,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事实并非如此。正如一年后伊格纳坚科所言:“戈 尔巴乔夫没有预见、也没有预感到自己的下台。他始终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只要自己大笔一挥便可以阻止任何事情。”
   但是,1991年8月的局势并没有按照戈尔巴乔夫预想 的方向发展。8月22日傍晚,大部分的示威游行人群转移到了老广场和卢比扬卡广场,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捷尔任斯基雕像旁的草地上、通往广场的柏油路上以及 周围的草坪上。示威者群情激昂,不久前曾保卫“白宫”的人们组成了人墙。为了做好准备以保护克格勃总部大楼免遭破坏,舍巴尔申立即召集克格勃总部的工作人 员,要求他们必须坚守岗位,但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卢比扬卡2号楼的正面聚集了大约2万人,他们高呼口号,唱着歌颂马加丹的歌曲,在大楼的墙壁上 涂写着各种攻击和谩骂的标语。晚上5点以后,示威群众开始试图用钢索拉倒“捷尔任斯基”的铁制雕像,这一举动引起了莫斯科市政府的恐慌。紧急前往广场的莫 斯科副市长斯坦克维奇向示威群众解释说,如果几吨重的雕像倒塌下来,不仅会阻塞交通,而且会影响到地铁隧道。他向人们保证说:“莫斯科苏维埃今天决定拆除 所有类似的雕像,我们将立即采取行动。”“现在就干,马上!”人群呼喊着。
   舍巴尔申和莫伊谢耶夫在自己的新岗位上只待了一天,叶 利钦知道戈尔巴乔夫任命强力部门的领导之后便大发雷霆。8月23日凌晨,叶利钦打电话给戈尔巴乔夫,要求他取消已经颁布的任命。叶利钦说:“莫伊谢耶夫参 加过骚乱,而舍巴尔申是克留奇科夫的人。”但他的要求遭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拒绝,因为这一任命已在电视新闻中播出,并且第二天的报纸也将公布这一消息。8月 23日上午,叶利钦来到克里姆林宫与戈尔巴乔夫会面,这是两人自“8月事件”以来的首次会面,此次会见的气氛相当紧张。叶利钦强烈要求苏联总统在进行任何 人事变动的时候必须要与俄罗斯总统协商。
   戈尔巴乔夫答应“考虑”撤销自己的命令,但叶利钦却声色俱厉地表示,只要莫伊谢耶夫和舍巴尔申还没有被解职,那么他就不会离开苏联总统的办公室。戈尔巴乔夫被迫接受了叶利钦的最后通牒。
   戈尔巴乔夫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试图证明任免命令都是由他 个人作出的决定,但巴卡金在回忆录中却写道:“8月23日上午,我们被紧急召到克里姆林宫,我们知道,叶利钦当时就坐在戈尔巴乔夫的办公室里,新任命的内 容都是在叶利钦的授意下产生的,叶利钦不仅任命了新的克格勃主席,而且他还授权其对克格勃进行彻底改组。”叶利钦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也指出,他一开始就用命 令的语气与戈尔巴乔夫交谈,他希望苏联总统明白,从现在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改变了。叶利钦写道:“戈尔巴乔夫盯着我,这是人被逼到墙角时绝望的目 光,我当时别无选择,形势要求我必须采取果断而坚定的立场。”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的双重政权制度已经结束了,尽管戈尔巴乔夫还需要几周时间才能彻底接受这 一事实。
   8月23日上午,应叶利钦和哈斯布拉托夫的邀请,戈尔 巴乔夫到“白宫”参加于前一天在此召开的俄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当戈尔巴乔夫抵达“白宫”门口时,围观的人群表现出了极不友好的态度。许多人高喊: “辞职!辞职!”戈尔巴乔夫在主席台上发表了讲话,他与俄罗斯人民代表的这次会见还进行了电视直播。由于各种原因,戈尔巴乔夫在此次直播节目中的发言给多 数人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他的讲话缺乏连贯性,时断时续,随后他的讲话演变成了由叶利钦发起的带有侮辱性的质询。叶利钦首先试图强迫戈尔巴乔夫公开批准 俄罗斯总统于8月19-21日签署的所有命令,俄罗斯总统在这些命令中已经行使了苏联总统的职权。而戈尔巴乔夫当时甚至还没来得及看到这些命令,他恳求 说:“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我们还没有商量好要马上公开这些命令,这些都还是秘密。”叶利钦反驳道:“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这件 事是严肃的,这些命令是由整个集体专门起草的,我们称之为‘在被困围的苏维埃大厦中通过的命令和决议’。我们现在把它们交给您!”
   随后,叶利钦交给戈尔巴乔夫一份速记记录,并称这是苏 联部长会议宣布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一份会议记录,他要求戈尔巴乔夫在会上公开宣读。实际上,8月19日举行的苏联部长会议是在部分成员缺席的情 况下召开的,而且当时开会时并没有人做记录,也没有通过任何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决议,只是通报了巴甫洛夫总理宣布国家实行紧急状态的消息。叶利 钦交给戈尔巴乔夫的记录很有可能只是某一位部长的会议笔记。几分钟之后,叶利钦再次打断了戈尔巴乔夫的讲话,他对最高苏维埃的代表说:“同志们,为了缓和 局势,请允许我审议签署关于停止俄共活动的命令……”(大厅里又响起欢呼声和叫喊声“太好了!”,“万岁!”)戈尔巴乔夫惊慌失措地喊道:“鲍里斯•尼古 拉耶维奇……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但叶利钦却装作没听见并大声说道:“我正在签字,命令已经签署完了。”大厅里再次响起“万岁!”和“太好了!”的叫 喊声。
   戈尔巴乔夫试图反对:“我不知道这项命令的名称和内 容,如果真像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所说的那样,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最高苏维埃未必应该支持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总统,尽管我个人非常尊重他对此的 看法……(大厅里响起尖叫声)。静一静,并不是整个俄共,也不是所有的共产党员都参与并支持了了叛乱(大厅里又响起尖叫声),因此,如果能够证明俄共委员 会和其他州的委员会支持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活动,那么我会同意这项命令。我认为,禁止俄共的活动无论是对于民主的最高苏维埃,还是对于俄罗斯总统 来说,这都将是一个错误。所以说,这个命令是否应该签署?”叶利钦回答说:“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不是禁止俄共,而是在司法机关调查清楚俄共是否参与 这些事件之前暂停其活动,这是完全合法的。”戈尔巴乔夫说:“这就另当别论了。”(大厅里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